97097

当天,黎耀楠雷厉风行,换了管辖范围之内五个衙役,除了阿柱子和沙仔外,他还安排了三个身手不错的侍卫进衙门。 高兴的他们喜不胜喜,其余人纷纷钦羡,嫉妒虽有,更多却是祝福,办起事来愈发认真,黎耀楠是公开选人,让他们不能不服,自己技不如人,哪里还敢说闲话,幸好主子放了话,只要他们用心干,不怕没有出路。 黎耀楠这也算是萝卜政策,放个诱饵在前面吊着,下面人自然会加倍用心,如此也避免了他们勾心斗角给自己添乱,一切只依靠实力说话。 衙门里被黎耀楠的举动吓了一跳,衙役正庆幸通判大人没脾气,平日也不使唤他们,谁知通判大人突然发难,被换下的几个衙役,不是没有吵过,闹过,然而全被黎耀楠强势镇压,笑话,作为一方官员,难道还会怕了他们。 古代官员权利很大,平民百姓扰乱公堂,辱骂官员均可定罪,刑事看情形而论,衙役虽在衙门里做事,说穿了仍旧是一介布衣,黎耀楠想要治他们,根本轻而易举。 黎耀楠的下马威,顿时将人唬住了,并且换下的那五个人,平日均不干实事,虽不说作恶多端,但借用官差的便利,也从百姓手中拿了不少好处,罪名一搜一箩筐。 黎耀楠当即就给人了定罪,快的让所有人来不及反映,那五人能在衙门里做事,背后总会有一些扯扯绊绊的后台,他们的家眷如果不吵不闹还好,但凡想在衙门口闹事,黎耀楠全部下令炒家,冷酷的语言没有丝毫犹豫,反正那些人家中全部是不义之财。 随后,衙门里安安静静,再也没有人敢乱来。处理几个衙役而已,真正的大人物不会放在心上,若是真的后台强硬,他们也不会在衙门里当差,黎耀楠安插人手很顺利。 他的这一举动,让人看出不少端倪,不说衙门里的人紧绷了精神,就连几大家族也警惕起来,贺知府最近又收了不少贺礼,众人均等着黎耀楠下一步行动。 让人跌破眼睛的是,处理了几个衙役之后,黎通判似乎安静下来,除了隔三差五继续在衙门里换人,居然不见半点动静,一时之间让人摸不到底。 时间不紧不慢地过着,黎耀楠似乎又回到前段日子无所事事的时候,每日去衙门喝喝茶,写写书,悠闲不已。 然而贺知府和李同知却明白,现在的情况只是表象,若不是前几天黎通判跟他们详谈过一次,估计他们也会被蒙蔽,不过,管他呢,无论黎通判想干什么,只要不是太过份,想起最近又鼓起的腰包,黎通判爱干嘛干嘛,他若不弄点事情出来,又怎显得出自己的用处。 且说林以轩这边,千呼万盼之后,终于等到林致远姗姗来迟。 两千余人的军队浩浩荡荡,林致远一身盔甲,骑在高头大马之上,更显得威风凛凛,城外安顿扎营之后,人还未到,传话的人先到。 门口下人听说少爷到了,连跑带爬直往林母院子飞奔,一边跑一边大喊:“夫人,夫人,少爷快到了,少爷快到了。” 林母皱了皱眉,不喜院子喧哗,轩儿不是在房里吗?只是紧接着,林母立马瞪大眼睛,脚步蹒跚飞奔出去,与此同时林以轩和杨毅听见声响,连忙从屋子里出来,聚集正院。 “你说什么,可是远儿来了?”林母激动地看向来人。 下人跑得气喘吁吁,他身后还跟着两位将士,先跟林母行了一礼:“回禀夫人,林都司正在城外扎营,稍后便到。” “好,好,好。”林母连叫三个好字,近些日子的愁绪瞬间变得雨过天晴,赶忙吩咐下人,带这两位将士休息,一手扶着杨毅,一手扶着林以轩,匆匆赶往大门口迎接,小旭儿则是爹亲的小尾巴,奶娘牵着他,慢腾腾地跟在身后。 等了没有多久,林致远的身影遥遥在望,一支三十余人的马队出现在眼前。 林致远如今看起来尤其沉稳,五官比之从前多了几分冷冽之气,只有看向亲人的时候,面部表情才会不自觉的柔和下来。 “远儿,远儿。”林母定定看向来人,泪水涔然而下。 林致远飞身下马,三步并作两步,疾步奔至林母前面,双膝一软,跪在地上:“娘,孩儿不孝,让您担忧了。” 林母仔细端详着他,一会儿哭一会儿笑,激动的难以自持:“快起来,快起来,外面跪着像什么样子,赶紧进屋。” 杨毅歪着脑袋,发现表哥更有男人味呢,眼睛闪闪发亮看着他,脆生生地唤道:“大表哥。” 林致远眼中闪过一抹笑意,他的小表弟长大了。 林以轩浅浅一笑,牵着儿子上前,先唤了一声:“大哥。”然后转头看向儿子:“这是......” “我知道,你是舅舅。”小旭儿很能干地抢先回答,昂首挺胸展现自己最好的一面。 林母笑开了脸,小外孙实在惹人疼,不过是多提了舅舅几次,没想到小家伙居然记住了。 “乖!”林致远大步上前,将小旭儿抱了起来,看着弟弟柔和的脸庞,心中不由得感叹万分,自家弟弟变的懂事了,犹记得当初送嫁,他还颇为担忧,如今看来弟弟日子过的不错,不仅当了爹亲,身上的戾气也烟消云散,整个人都透着一层柔和的光芒。 回屋之后,林母拉着儿子左看又看,嘴上不停抱怨,说是儿子瘦了。 林致远无奈苦笑,其实养伤这段日子,他认为自己应当胖了许多,只是对于母亲的关心,他依然觉得很受用。 杨毅抿嘴浅笑,在林母看不见的地方,狠狠瞪了大表哥一眼,都怪他不好,害得自己整日心神不宁,就怕出个什么闪失。 小旭儿听不懂大人说话,乌溜溜的眼睛东张西望,时不时伸出小手,摸一摸舅舅的盔甲,他觉得自己好喜欢舅舅,舅舅骑马的样子很威风,只比父亲差一点点。 黎耀楠要是知道旭儿的想法,一定会感动万分,自家儿子简直太可爱了。 一家人聊了很久,用过饭,林母不再留儿子,只没好气的瞥了他们一眼,别以为自己没瞧见,饭桌上儿子与外甥挤眉弄眼,她也不是那坏婆婆,于是干脆由得他们去了。 林母现在是红光满面,见了儿子,只觉得哪儿都舒坦,特别是从儿子口中得知,将要去益州定居,她心里立马开始盘算,安顿下来以后,一定要尽快将儿子的婚事办了,看见小旭儿惹人疼,她已经迫不及待想抱孙子了,唯一只有些遗憾,不能常跟九儿见面,万幸玉溪离益州并不远,来往倒也方便,儿子为了此事一定煞费苦心吧。 一行人并没有在永州停留多久,林以轩如今胎儿安稳,林致远也有职务在身,需去总督府报道,然后才能走马上任。 三天后,打点好一切行礼,一行人外加一支两千余人的军队,浩浩荡荡往云南出发。 林以轩心情很好,孙瑞思伤好以后答应留下,这一次也在随行队伍当中,有了他,林以轩觉得一定会给夫君如虎添翼,就连哥哥见了孙瑞思也直叹可惜,此人若不是容颜尽毁,来日定可当一方大员。 林以轩不是没想过帮他报仇,然而孙瑞思却婉言相拒,自己的仇,他一定要亲手报回去,哪怕现在无能为力,但他会等,等到有实力的那一天。 刚开始,他是因为无处可去,再加上救命之恩,以及和黎耀楠的友谊,才会答应前去云南,只是见了林致远以后,孙瑞思的想法变了,虽然同样对林以轩充满感激,心底却多了一层野心,有军队,黎兄又是皇上的人,哪怕云南再困难,他也充满信心,会将那个地方治理好,真正将自己和黎家绑在一条船上,再不是从前那种报恩的心思,预备随时离去。 林以轩因为他的表现,也对孙瑞思更是高看一眼,不管他前世如何狠辣,孙瑞思的才能毋庸置疑,他很高兴能帮夫君拉拢到一个人手。 林致远这两天日子不好过,小表弟一看见他就生气,真是愁的头都大了。 林母只当小两口闹别扭,也没放在心上,林以轩却多了一分心思,能让小表弟生气,肯定不是小事,从哥哥那套不出话,林以轩心念一转,干脆从小表弟入手,小表弟面对亲人从来不会掩藏自己的心思,三言两语之后,林以轩这才知道哥哥竟然受了伤。 杨毅一脸懊恼,狠狠瞪了九哥一眼:“你诈我。” 林以轩撂了下眼皮:“难道你们还想瞒着。” 杨毅撅着嘴巴一脸不乐意,九哥怎能套他话,只是想起大表哥的伤势,心中又一阵难受,那道丑陋的疤痕,如今还没完全愈合,那么深,那么长,那得多疼啊。 “行了,别生气了,这事必须瞒着母亲。”林以轩笑了笑,急忙给小表弟顺毛,谁让他的心事都写在脸上,自己猜出结果并不难。 杨毅哼了一声:“暂时不跟你计较。” 于是,林致远在两位双儿的轰炸之下,一路上开始了水深火热的日子,军队里锻炼出的铁血面容,变得毫无威严,简直是痛并快乐着。 历经一个月之后,总算抵达云贵总督府,尽管外面天气炎热,依然阻止不了林以轩的好心情,又离夫君近了一些。 林致远先去云贵总督府述职,一切办理的很顺利,云贵总督朝贵为廷一品大员,虽不用给景阳侯府面子,但也没必要得罪,况且林致远这次前来,既不占用他手下的位置,也不需要他拨兵马,连将军确实好本事,云贵一带原本设有三个都指挥使司,如今加上林致远则成为四个。 一般都司旗下,均有五至八个千总,林致远如今手中只有两千余人,能不能发展起来,端看他本事,不过无论如何,此事对于总督府来说有益无害,等于白白送给他一队兵力,他又何乐而不为。

上一篇   96096

下一篇   98098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