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6096

随后,村长带他去山中走走,又看了看田边水稻。 黎耀楠指着一处坡地:“那边为何不种稻谷?” 村长瞥他一眼,目光中的含意显而易见,把他当成五谷不分的大少爷,解释道:“坡地较高,无水灌溉。” 黎耀楠郁闷,他虽然确实五谷不分,但没吃过猪肉,还没见过猪跑吗,疑惑道:“为何不引渠灌溉,这里地势不错,应当可以建成梯田。” 村长淡淡看着他:“梯田乃是何物?” 黎耀楠语结,眉头紧皱成一团,梯田他虽然见过,也知道大概原理,但他对农务一窍不通,却不知该如何详细解释。 村长不再言语,更将黎耀楠当成初涉世事的大少爷。 黎耀楠想了想,折下一根树枝,在地上画了几笔,尽量用简洁易懂的话语说道:“梯田就是在适应的位置垒石筑埂,形成地块雏形,同时在用一道道堤坝涵养水源,你看,比方这是坡地,梯田一层层缓缓而上,渠道则顺着水田挖掘......” 村长越看,眼睛越亮,心中惊诧不已,没想到这位官老爷年纪轻轻,还真有几分本事,只不过,村长摇了摇头:“高处无水,何来堤坝,纵有渠道,同样无法灌溉,梯田不可行。” 黎耀楠皱了皱眉:“附近的水源在哪里?” 村长领着他,一路慢悠悠地走过去,一边走,一边介绍当地民情,不少村民看见他们,还会热情的上前打招呼,姑娘更是对黎耀楠指指点点,面颊羞的嫣红,时不时地看过来。 虽然现在是下午,河边依然有不少姑娘洗衣服,有的姑娘还冲黎耀楠唱起山歌,急的小伙子干瞪眼,看向黎耀楠的目光非常不善。 村长一路板着脸,见黎耀楠目不斜视,这才松缓下来,官老爷的规矩他不懂,但村子里的姑娘,他是绝对不会让人糟蹋。 殊不知黎耀楠现在正庆幸,幸好有村长在身边,大胆的姑娘简直让人吃不消。 来到河边,黎耀楠四处看了看,这里与其说是河,还不如说是一条小溪,水流很清澈,水面不宽,约有三米左右。 黎耀楠踩住几块石头,观察了一下周围地形,顺着溪水的方向往上□□走,直到可以纵观整个山寨全貌才停下,用手稍稍比划了一下,叫来村长,指着几处小瀑布:“若是在这里装上水车,那边在挖几个大池塘,你觉得蓄水是否可行?” 村长思索了片刻:“水车乃是何物?” 黎耀楠无言以对,顿时有些泄气,摆摆手:“罢了,村子里可有木匠?” 村长点头:“有的,阿瓦家手艺不错,年轻的时候还在镇上给人干过活。” “可有笔墨?”黎耀楠突然问道,语气颇为无奈,心里其实不报指望。 村长思考了半响,迟疑道:“废纸行不行?” 黎耀楠抽了抽唇角:“行,废纸就废纸,一会儿我画一张图,你让木匠照着做,试试水车效果如何,如果村长觉得可行,路的问题我来解决,但是种田的问题.......” 村长立马接口:“梯田如果可行,老朽自会说动村民。” 黎耀楠点点头,眼见天色不早,当即就跟村长一起回去,他可没有兴致在这里住一晚上,不说山里蚊子多,也不是他太过矫情,而是真的住不惯。 回去后,黎耀楠分派属下收山货,他自己则画了一张图纸出来,详细讲给村长听,告诉他安装及使用办法。 村长到底是农民出身,经过黎耀楠一解说,随后便举一反三,瞬间看出水车的好处。 黎耀楠心里总算有点安慰,如果村长仍旧一问三不知,他觉得自己快要抓狂了。 水车的事情弄好之后,黎耀楠跟村长要了两个人,均是身手不错的猎户。 村长也没多问,知道黎耀楠开出三两银子的月利,毫不犹豫推出两个健壮小伙,其中一人正是他们之前遇到的阿柱子,村长直到此时此刻才相信,眼前这位官老爷,是真想为他们做些好事。 黎耀楠心满意足,继而问道:“附近可还有什么村子山路难行,村长帮忙打探打探,修路的话,我会注意大家便捷,不会只顾谋一个山寨。” 村长听了他这话,反而更加放心,保证道:“官老爷放心,这事老朽一定办好。” 黎耀楠点了点头,叮嘱道:“对了,事成之前,记得不要走漏风声,本官不想有人阻挠。” 村长心头一凛,急忙点头:“老朽定不会将事外传。” 黎耀楠颔首而笑:“倒也不必如此紧张,村长若是有事找我,只管让阿柱子传话,另外别的山寨,村长若是得闲,还请帮忙联系,最好能多寻几个壮丁,我的衙门里正好缺少衙役,本官初来乍道人生地不熟,若有本地人指引,办事会方便许多。” 村长自动脑补,只当官老爷有心做事,中途却遭遇阻拦,当即便拍拍胸口,说了一大堆的保证。 黎耀楠但笑不语,虽不知村长脑补些什么,但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,目前他要解决的问题,首先便是手中无人可用,对付本地人,自然得用本地人,千万不能小看山民的力量。 只要将山民的利益连在一起,他不怕破不了几大家族的势头。 来的时候两手空空,回去的时候满载而归。 黎耀楠愁眉苦脸,彻底体会到山民的难处,搬个东西下山不容易啊,幸好村长又派了几个人护送,要不然他怕一晚上都走不回镇上。 一行人连夜赶路,晚上听见山林里鬼哭狼嚎,黎耀楠疲乏的脚步,瞬间变得健步如飞,回去的时候,比来的时候快了将近一个时辰,人的潜力果然都是被逼出来。 来到客栈以后,黎耀楠让人安排好客房,由于已经是晚上,店家随意整了些东西,大家吃吃喝喝,赶紧洗洗睡了。 黎耀楠回到卧房才发现,自己脚底磨起好几个水泡,这还是在擦了药的情况下,若不然恐怕更严重。电视里的官老爷体察民情,游山玩水,吃喝玩乐,伸张正义,然后再玩一招霸气侧漏,绝对都是骗人的。 次日,黎耀楠请山民大吃一顿,之后又购买了不少礼物,下午才送他们离开 赶回通判府,时间已经是晚上,阿柱子跟沙仔还是第一次来到这样精致的府邸,一路上东张西望小心翼翼,生怕碰坏了什么。 黎耀楠宽和地笑了,让他们不用紧张,性情尽可能随意一些,过几天自己就为他们安排差事。 怀着忐忑的心情,阿柱子和沙仔在通判府邸落了户,穿的是绸缎做的衣裳,吃的也是香喷喷的大米,每天还有肉,他们觉得简直就跟做梦一样。 两个憨实的小伙子,对黎耀楠那是顶顶的崇拜。 然而,黎耀楠心里却清楚,事情还没完,无论他有多少想法,如果不能实施,一切都是纸上谈兵。 修路必须要有钱,户部肯定不会拨款,所以还得自己想办法,让人心甘情愿的掏腰包,其实黎耀楠的目光,早就盯住了几大家族,只不过他现在手中无人可用才一再迟延。 黎耀楠拿出整理好的地图,轻轻在七里寨上画了一笔,目光紧接着移向周围分布的几个村子,他给自己一个月时间,务必要将七里寨附近所有的乡镇拉拢,修路之后,首先他要剔除的,就是临县县令,如此无用的东西,要他作甚? 第二天来到衙门,黎耀楠就跟知府商议,想弄几个人来衙门当差。 贺知府心中了然,黎大人这是想安插人手,对此他并无异议,官场上这种事情屡见不鲜,只要不妨碍到自己就好。 同知却不愿意了,不悦道:“衙门人数有规定,哪能随意添加,黎大人莫不是连规矩都不懂。” 黎耀楠淡淡一笑,并不生气:“下官明白,所以通判管辖准备换人。” 李大人被噎住了:“衙差从未出错,黎大人如此行事怕是不妥。” 黎耀楠勾了勾唇角:“既是同知的人,下官哪好意思使唤,还是还给大人比较妥当。” “你.....”李学真气得脸色黑如锅底。 贺知府事不关己高高挂起。 黎耀楠漫不经心地说道:“日前刚跟皇上去了奏折,云南的情况确实不如人意。” 贺知府心中一惊:“本官为何不知?” 黎耀楠轻轻一笑:“本官上的是密折,哪敢劳烦知府大人。” 贺知府面色微沉,心知黎通判另有渠道。 李同知脸色也不好,黎大人如此说话,等于把他放在对立面,冷冷道:“黎大人前来玉溪上任,还没拜见巡抚吧。” 黎耀楠皱了皱眉,对此并不意外,淡淡道:“无碍,我夫郎出身景阳侯府,想必巡抚会给几分面子。” 李同知面如土色,他自己也是靠老婆上位,虽然瞧不上黎耀楠,但面对京城显赫世家,心中钦羡的同时又有几分嫉妒,为何他就娶不到那么好的夫人,哪怕是个夫郎也行。 黎耀楠并不介意让他们产生几分忌惮,这样自己才好办事,人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,他足足忍了一个月,这把火当然要烧得更浓,更旺! “黎大人究竟何意?”贺知府目光微暗,他明白黎大人不可能无缘无故提起皇上。 李同知转头看过来,哪怕心中再不满,通判毕竟是皇上心腹,背后又有景阳侯府撑腰,怎么也要给几分面子。 黎耀楠微微一笑:“下官别无所求,只希望下官办事的时候,两位大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行了。”顿了顿,补充道:“两位大人放心,下官不会太过份。” 贺知府松了口气,他向来是个糊涂人,和稀泥用的炉火纯青,这一点对他来说并不难。 李同知略一思索,满脸笑容应了下来,所谓此一时彼一时也,黎耀楠那么有后台,不管他有什么动作,自己妻子是夷族千金,总归牵扯不到自己身上,说不定还能捡到不少好处,其余管他呢,反正黎大人也说了,行事不会太过份。 黎耀楠见好就收,毕竟强龙不压地头蛇,他明白自己的话,顶多能让他们忌惮,实际却起不了大作用,不过,这样已经足以!

上一篇   95095

下一篇   97097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