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5095

黎耀楠又在集市中逛了一圈,买一些极为便宜的山货,最后目标定在七里寨,打算过去瞧瞧。 “主子!”张成欲言又止,犹犹豫豫。 黎耀楠挑眉:“有话就说。” “七里寨山路难行,骑马恐怕有所不便。” 黎耀楠点点头,表示了然:“咱们先往前面去,不能骑马再徒步而行。” 张成愁眉苦脸:“小的倒是没什么,只是徒步而行,至少需要两个时辰,我怕主子熬不住。” 黎耀楠默然,并没有思考太久,淡淡道:“还是去看看。”如果没有身临其境,他永远体会不到山民的难处,一支百年人参,居然才卖二十两银子,一张虎皮也才十两,云南处处都是宝,为何还会如此贫困,既然他打算改善山民的生活,那就必须先了解当地的环境。 张成苦劝无果,犹豫了一下:“主子您稍等等,小的去买些东西。” 黎耀楠颔首应允,不一会儿,张成回来的时候,手中多了一些药草,膏药,还有几双鞋子与草帽。 “你这是......”黎耀楠诧异地看着他。 张成提着东西笑了笑:“大热天的,主子准备准备在走,您这鞋,怕是走不了山路。” 黎耀楠轻笑一声,当即就换上鞋子,戴上草帽,他不是那种不听劝的人,也不是一个能吃苦的人。 一行人策马而行,没多久,狭小的山路变成陡峭的大山,一条两人宽的道路,顺着大山蜿蜒而上,一边是悬崖,一边是山岩,只看着就觉得头晕眼花。 张成瞧见主子的神色,咧嘴一笑,坚决不会承认他是幸灾乐祸,解释道:“七里寨以路程为名,沿着山路上去大约七里,寨子就到了。” 黎耀楠蹙眉,下了马,四处瞅了瞅,心中微微有些明白,山里人为何那么贫困,现代就有一句俗话,想要富,先修路,这里山路难行,山民们赶集一趟不容易,全靠自个背来背去,又有多少东西能卖。更何况,集市也不是日日都有,山民们没有太多时间,只图赶紧把东西卖完,价格自然上不去,只便宜了一些商贩,转手就是大价钱。 “去看看。”黎耀楠狠了很心,最终还是决定前往。只留下一个年幼的下人,让他带着马匹先回镇上。 六月的天气很热,太阳晒在人身上火辣辣的疼,走了不到两里路,黎耀楠就热得不行,脚底板也隐隐作痛,很庆幸张成有先见之明,事先准备了鞋子与草帽。 “主子喝口水。”王大勇把水壶递过来。 黎耀楠接过水壶,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半,完后还将水淋在身上,这才感觉舒服一些。 “咦!主子你看?”王大勇指着不远处,两个山民正火速前行,跟自己的龟速相比,黎耀楠汗颜了一把。 “喂,你们要去哪儿?”姑娘看见他们,远远招呼起来。 “我们要去七里寨。”黎耀楠定睛一看,原来还是熟人,不久前自己才从他们手中买了两块皮毛。 “你是要去找哪个,咱们寨子里,可没有富贵亲戚。”姑娘精明干练,说话间,两人逐渐走近,很快来到他们跟前。 黎耀楠笑了笑:“听说寨子里山货多,我想过去看看,夫郎怀了身子,我打算买些东西给他补补。” 听他说起怀孕的夫郎,姑娘态度亲切了一些,摆了摆手道:“你们还是别去了,山路难行,就你们几个人。”姑娘上下打量了他们一眼,嫌弃道:“弱的跟个鸡似的,山猪都抬不动,还是赶紧回去吧,需要啥子,明天俺让柱子哥给你们送下山去。” 黎耀楠绝倒,风中凌乱了半响,弱鸡,他居然成为弱鸡了。 “梨花!”汉子急忙斥道,满怀歉意地看着他们:“梨花心直口快,你们别往心里去。” 黎耀楠抗压能力很强悍,很快恢复镇定,笑着说:“无碍,都走了一半路程,回去不甘心,你们要是不嫌弃,大家同行可好?” “家里还有地没......唔唔唔......” 汉子急忙捂住她的嘴,热心道:“俺给你们带路。” 姑娘刀子眼射向汉子,黎耀楠只当看不见,有个当地山民带路,总比他瞎摸乱撞好,了解情况也方便,笑着道:“那便有劳了。” 汉子摸摸脑袋,不习惯他这文绉绉的话,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你别客气,应,应当的。” 黎耀楠弯唇浅笑,一边慢慢往前走,一边跟汉子说起闲话,问起他当地的情况,以及有些什么土特产。 汉子听后很高兴,一一为黎耀楠解答,希望他能多买一些东西,这样村民也可以改善改善生活。 黎耀楠心中颇为感叹,汉子的要求还真低,同时他也了解到,汉子口中根本没有任何官府的概念,有事找村长,有纠纷同样找村长,遇到村长解决不了的问题,那就找当地乡绅,至于官府是什么,抱歉,汉子只诚实的摇摇头,俺没钱。 黎耀楠心情沉重,说不出是什么滋味,官府腐败成这样,究竟是谁的错。 有了他们这一行拖油瓶,汉子的路程慢了许多,姑娘刚开始还干着急,后来聊着聊着,她也不生气了,反正汉子是什么性子她知道,真要是生气,那她还吃不吃饭了,气都被气饱了。 黎耀楠看着这对欢喜冤家,沉闷的心情略为缓和,下午的时候,一行人终于到达目的地,几个侍卫还好一些,黎耀楠却是累的精疲力尽。 由于他是大买主,汉子将他带去村长家中,一座泥巴与稻草混合盖起的土房,屋顶铺着厚厚的稻草,地上坑坑洼洼还有漏水的痕迹,比起富贵人家的猪圈还不如,然而放眼望去很明显,村长家已经是山寨最好的屋子。 黎耀楠皱了皱没,四下打量了一眼,山民的生活环境,比他想象中更差。 村长大概五十左右,长期的劳作让他显得更加老迈,只是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,却有着令人不可忽视的精明与睿智。 村长热情地招呼他们,目光却盯住他们的衣着打扮,下午还准备了丰盛的晚宴,当然所谓丰盛的意思,就是有菜有肉,黎耀楠只随意吃了几口,刚刚放下碗筷,村长家的小孩就狼吞虎咽。 黎耀楠微微一怔,心中不由得感叹,村长家的孩子教养不错,哪怕环境如此之差,明明已经馋的流口水,依然忍到客人用饭之后才开吃。 “让您见笑了。”村长的态度很尊敬,面对他们很热情。 只是黎耀楠从他脸上看不出任何欢喜,村长的眼睛里面,反而透着淡淡紧张与谨慎。 “村长无需客气。”黎耀楠笑着说道,四下打量了一眼,特别注视了一下几位属下,目光盯在他们腰间挂的大刀上,心中哑然失笑,果然姜还是老的辣,原来在这里露了破绽。 既然已经被看穿身份,黎耀楠也不再装腔作势,指了指身旁的位置:“坐。”开门见山道:“村长跟我说说寨子的情况吧。” 村长顺势坐下,态度越发小心翼翼:“咱们寨子共有三十八户人家,两百五十三口人......” 黎耀楠蹙眉,决定还是自己发问,否则听他扯这些有的没的,不知何时才能进入正题,淡淡道:“今年种了多少地,预计收成如何?山里有些什么土特产,往年有没有想过修路?每年平均收入有多少?” “这......”村长斟酌了一下:“今年种了总共七十八亩水田,每家每户不足三亩,收成还不够村民吃,大家平日多靠打猎,或是卖草药赚钱,这还多亏伊管家帮衬,咱们每年能吃饱就不错了,哪还有余钱。” 黎耀楠无语,听村长的意思是在叫穷,他又不是欺压乡民的土匪,用不用如此警惕。 “伊管家是伊家人?”黎耀楠含笑问道,心中微微有些不爽,村长提起伊管家,那语气竟跟救苦救难的活菩萨一样。 “正是。”村长点头应道,神情不动如山。 黎耀楠这时才反映过来,村长是想拿伊管家压人,让自己有所忌惮。 黎耀楠被气笑了,今日方知伊家竟如此势大,毫不客气地说道:“你可知,一张虎皮外面至少一百两,更甚者能卖到上千两,一支百年人参,没有五百两银子买不下台,并且供不应求。” 村长吓了一跳,长满褶皱的老脸微微抽动,吃惊道:“一,一百两?” 黎耀楠点了点头,对于村长的反映并不意外,古代又不跟后世一样交通发达,讯息便捷,作为土生土长的山民,哪怕他是一村之长,又哪里会知道外面的行情。 村长唇角蠕动,明亮的眼神很快暗淡下来,试探道:“大人有何吩咐?”无论伊家也好,面前这位大人也罢,其实又有何区别,无论可以卖多少银子,前提是必须有买家,他们这穷山沟沟哪个商家愿意过来,何况还有衙门的人虎视眈眈,相比起眼前的陌生人,他更相信伊管家。 黎耀楠沉思了一会儿,没指望一两句话,就能打动村长,决定先放下一个诱饵,笑着说:“暂时没有,等会儿你带我去寨子里转转,难得来一趟,正好带些山货回去,另外你仔细想想,如果修路的话,山中可有捷径?” “修路?”村长背脊挺得笔直,双眼紧紧盯着他,似乎在辨认真伪, 黎耀楠颔首而笑:“我是新上任的玉溪通判,村民的生活本官也要负责,我以为交通是富民的关键,否则山货运不下去,积累坏了反而可惜。” 村长狐疑地看着他,似是不信他会那么好心,提醒道:“修路得不少银子。” 黎耀楠哈哈大笑:“放心,不用你们掏银子,只不过人力必须你们出。” “人力倒是没问题。”村长多了几分真心实意,只是也没有完全相信,官府给他的印象从来不干实事,这位大人说的话,且先听着,反正村民也不吃亏,究竟是不是夸夸其谈,还要再做定论。

上一篇   94094

下一篇   96096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