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3093

花开两朵,各表一枝。 黎耀楠走了之后,林以轩静下心来养胎,身边有旭儿还有林母和杨毅陪着倒也不显寂寞,只是心中挂念夫君得紧。 一行人在永洲租了一个小院,吃住有下人伺候,比在客栈里方便,短短一个月时间,林以轩养胖了许多,小旭儿整天缠着爹亲要弟弟,大眼睛充满好奇:“弟弟为什么还不出来呢?” 林以轩浅浅笑了笑,摸摸儿子脑袋:“旭儿乖,弟弟再过一些日子就出来了,旭儿要当好哥哥知道吗?” 小旭儿拍拍胸膛:“我是好哥哥,要带弟弟一起玩儿。” 林以轩心中暖暖的:“嗯,我们旭儿长大了,是个好孩子。” 小旭儿眉开眼笑,他最喜欢长大了。 林以轩轻轻抚着小腹,站在窗口瞭望远方,不知夫君走到哪儿了?云南一切是否顺利?他可知自己心中思念。 另一头,林母也瞭望远方,手中拿着针线,这是给婴儿做的小衣裳,九儿再次有了身孕,她心里高兴啊,只要九儿能生,哥婿不纳妾旁人也说不出闲话,果真是个人有个人的法缘,谁又能够想得到,九儿错有错着,竟然嫁了一位好夫君,不仅对待九儿好,对自己也很尊敬,并且还很有出息,年纪轻轻就已经是正六品,前途可谓不可限量。 “唉!”林母深深叹了口气,九儿现在是好了,她只担心儿子,也不知远儿何时能到。 “姨母,您怎么又坐在窗口。”杨毅一进门,便见姨母愁容满面,心知姨母是担心表哥,其实他又何尝不想念。表哥身在贺州一带从军,距离永州并不远,为何已经一个月了还不见踪影。 林母招招手,让杨毅到她身边来,仔细端详着眼前的孩子,没想到一转眼也成大人了,拍拍他的手,笑着说:“等你表哥来了,姨母一定将你们的婚事办了,姨母啊,现在别无所求,只希望你和远儿能赶紧给我生个孙子。” “姨母——”杨毅跺跺脚,羞得满脸通红。 林母心中好笑,打趣道:“害什么羞,你们迟早要经过这一遭,远儿如今年纪也不小了,就不知两年未见,他是胖了,还是瘦了。” “表哥一定会照顾好自己。”杨毅坚定地说道,也不知是安慰自己,还是在安慰姨母。 林母叹息了一声,原本预计儿子半月能到,谁知已经过了一个月,竟然没有半点音讯,这让她如何不着急,大晋日前虽然并无战事,但山寇匪类同样不少,她就怕儿子有什么闪失,受了伤可怎么是好。 林母猜的没错,林致远这次确实受了伤,胸前被砍了两刀,幸好不在要害,修养了十多天,目前已经能下床行走。今日一大早起来,他便不顾下属阻拦,坚持要去上峰那报道。 连景辉一看见他,心里气不打一出来,怒道:“受了伤还乱跑,你不要命了。” 林致远扯出一抹笑容:“别担心,我没事。” “谁担心你了。”连景辉气得吐血,但见他一副虚弱的模样又无可奈何,指挥着旁边士兵吼道:“还不赶快扶他坐下。” “哦!”两个小子一愣,急忙端了椅子来,搀扶林致远坐好。 连景辉心里生气,见他坐稳之后,立马破口大骂:“你说说你,那么拼命干嘛,你让我怎么跟父亲与伯母交代,受了伤还不好生休息,你要干嘛。” 林致远低眉敛目,老老实实听训,他知道师兄也是关心自己,只是他有不得不拼命的理由。 “说吧,又有什么事情想求我。”连景辉不耐烦地说道,拿这个闷葫芦没辙,头一次看见这么拼命的侯门子弟。 “我想调任去云南。” “云南——”连景辉不自觉提高音量,挥了挥手让旁人退下,心中略一思索,立马明白林致远拼命的原因,心里怒火中烧,伸手扯住他的衣领:“你,你......” 林致远疼的倒吸一口凉气,连景辉赶忙把手松开,骂道:“就因为你想去云南,所以才拼命剿匪,然后把自己弄的一身伤?云南究竟有什么好,难道会比我手下轻松,比在我这儿更有前途?” 面对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兄,林致远也不隐瞒,正色道:“弟夫在云南任职,家母随行再侧,云南边境不太平,那一带夷族较多,我不放心。” 连景辉深吸口气,忍住心中的怒火:“所以你为了都司的位置,就连命都不要了。” 林致远垂下眼帘,态度等于默认,只有都司才能执掌一方军权,只听从兵部调令,他不愿在旁人手下做事。 连景辉皱了皱眉,明白多劝无益,淡淡道:“云贵总督与我不熟,他是皇上安插的人。” 林致远默然,连将军手掌一方大权,皇上不安插几个人手又怎会放心,不以为意道:“总督府与我并无牵扯,我只做好分内的事。” 连景辉狐疑地看着他,不屑道:“怎么,拼命三郎不拼了?” 林致远淡淡一笑,语调中透着一抹自信:“从军是我理想,也是为了母亲与九弟,如今他们一切安好远离京城,我又须再拼命,凭借我的本事,难道还怕升不上去?” 连景辉点点头,叹道:“你能这样想最好,咱们从军的人,身上总会有暗伤,年轻的时候看不出来,等到老了就会后悔,军功一步一步慢慢来,路还长着呢,你如今也不过二十有三,别急。” 林致远蹙眉,想起了师傅的身体,两年不见也不知他老人家身子可还硬朗。 连景辉似是知道他想些什么,哈哈笑道:“父亲他身子不错,你弟夫也就是去年的新科探花吧,咱们今年军饷充足,可还拖了他的福。” 林致远心中莞尔,回想三年前那一次扬州相见,怎么也没想到,那位弱不禁风的书生,竟会如此有出息。 “行了,你的事情我记下了,这几天好生修养,其他以后再谈。” 林致远急了,母亲还在永州等着呢,并且小表弟也在,他的小表弟终于长大了,可以嫁人了。 连景辉摆了摆手,让他住口,淡淡道:“别再废话,若不把身体养好,其余的事情免谈。” 林致远心中郁闷,然而也无可奈何,他知道师兄向来说一不二,只能拖着重伤的身体回去修养,决定这几日要好吃好睡,争取尽快把身子补回来,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。 且说林以轩这边,或许是心情的缘故,这次的宝宝很听话,害喜的情况并不严重。尽管心中思念夫君,但他更清楚孰轻孰重,只有保重自己的身体,他才能尽快和夫君相聚。 每日他都会逼着自己多吃一些,闲下来以后他会逛逛街,或者陪林母说说话,小旭儿很喜欢出去玩儿,每次到了街上,总会兴高采烈,为家中的气氛增添不少欢乐。 林以轩心里明白,母亲与表弟是思念哥哥,随着等待的时间越来越久,就连他也忍不住担心起来,哪怕明知哥哥不会出事,但他还是生怕有个万一,这辈子跟前世已经所有不同,哥哥若是出个什么闪失...... 林以轩不敢再想下去,只能尽量转移自己的注意力,他肚子里还有宝宝,不能思虑多度,然而无论怎样安慰自己安慰母亲,家中的气氛还是一天比一天沉重,就连林母脸上的笑容也少了很多。 直到都司旗下派了一队士兵前来送信,林母这才松了口气,林以轩心中却是一紧,哥哥要调任云南,怎么事先也不透个口风,想起再过四年云南边境的战事,林以轩如今唯有苦笑,原本还指望夫君三年以后离开,谁知哥哥又凑了过来,还真是麻烦不断。 不过如此也好,跟随黎耀楠久了,林以轩现在思考事情也变得大胆起来,所谓富贵险中求,哥哥的愿望便是战场,能够让哥哥一展长才,想必他心里定会欣喜万分。 理智告诉林以轩自己的想法正确,感情却让他忧心不已,战场上刀枪无眼,明知自己该相信哥哥的本事,但他还是忍不住担心,不怕一万就怕万一。 林以轩心中烦躁,决定出去走走,他知道自己不该为尚未发生的事情胡思乱想,思绪却止不住游神天外。万幸哥哥现在升任都司,地方军务由他掌管,除了总兵以外,没人能在他头上指手画脚,布局起来也不会受到太多阻拦。 简直是一团乱麻,林以轩牵着儿子,脑海中默默思考,怎样才能给夫君与哥哥提醒,让他们提前做好准备。 “爹亲,爹亲,你看,有坏人。”小旭儿指着不远处,好奇地不停张望,只可惜个头太矮,什么也看不到。 林以轩扑哧笑了,让人抱起儿子,皱了皱眉,看向儿子所指的方向。 “滚滚滚!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。”一位衣着光鲜的管家,趾高气昂责骂一位落魄书生。 “在下不敢高攀,只求取回父母信物。”书生面色阴沉,仔细一看,半张脸竟是毁了一大半,旁边还有小孩吓哭。 林以轩急忙捂住孩子眼睛,小旭儿甩甩脑袋,不满道:“我是男子汉。” 林以轩失笑,也就由着他了,没心情多管闲事,淡淡道:“走吧。” 小旭儿撅着嘴巴表示抗议,奈何自己正在奶娘怀里,只能很郁闷的表示,自己不能当英雄了。 林以轩瞥他一眼,也不嫌弃儿子年纪小,反而有条不紊的跟他讲道理:“多管闲事之前,旭儿要量力而行,懂吗?” 小旭儿似懂非懂,不过看了看自己小胳膊小腿,大致明白了爹亲的意思,小小的心灵非常懊恼,他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呀!

上一篇   92092

下一篇   94094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