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009

林以轩收拾好面部表情,心平气和的说道:“你们放心,我心里有数。” 杨毅怒目而视:“你心里能有什么数?”每每看见他这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,他心里就难受,究竟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能说出来,难道那个男人就那么重要?重要得让他连自己的终身大事也不顾? 倘若当初事发的时候,那个男人能够站出来,九哥也不用这样随意被嫁出去,虽然还是难免被责罚,但至少可以有情人终成眷属。 那个男人,就是个孬种,根本不值得九哥如此。 姨母为此不知流过多少眼泪,四哥暗地里有多着急,他难道看不见吗? “小毅——”林志远嗓音暗沉,生怕小表弟又说出什么口无遮拦的话。 杨毅气鼓鼓的转过脸,把头迈向一边,恨恨的扯着旁边花盆里的菊花,不一会儿花瓣枝叶就落了一地。 林以轩轻笑了一声,看见小表弟还如此鲜活,他觉得真好,打趣道:“小毅,你再这样扯下去,这盆西湖柳月可就没了。” 杨毅瞪他一眼:“没了就没了,亏我还为你担心,既然你不领情,那就当我自作多情,以后再不理你了。”这些日子他早出晚归,就怕九哥嫁得不好,整日守在黎府门前,只为了见那黎家二少爷一面,为九哥相看相看,他实在不想让九哥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嫁出去。 没有谁,比他更明白双儿的艰难,杨毅脸上闪过一抹黯然,旋即又掩了下去。 林以轩心头泛起一阵淡淡的感动,他不是不知道小表弟这些日子忙前忙后为什么,只是真的没必要,嫁给谁不是嫁呢,双儿的命运早在出生的那天就被注定,他觉得这样其实挺好,至少逃离了京城那暗流涌动的旋窝。 “我知道你是担心我,放心吧,无论黎家人怎么样,表面上他们不敢为难我,再说,我也不是吃素的,我不求跟黎耀楠夫妻和睦,只唯愿大家能相安无事,你们能平平安安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”林以轩说完,眸底有道凌厉的光芒闪过,冰冷的眼眸在看向小表弟的时候才缓和下来,浮现出浅浅的暖意。 “我们能有什么事。”杨毅不满地皱皱鼻子,瞥了自家九哥一眼,很认真的说道:“我今天问过了,哥夫说不会对双儿有意见,既然成了亲,就会对夫郎好。” 林以轩嗤之以鼻,男人的话,又有几个是可信的,也只有小表弟不解世事才会被骗,黎府这些天状况,他们又有几件不知道,小表弟这几天上窜下跳,只怕把黎家二公子每天吃些什么都打探出来了,听说那黎二少爷是个书呆子,在府中无甚地位,大前天还吐血昏迷,今天就...... 总而言之,他是万万不相信的,更何况,他的心也早已经满目苍夷,实在没有精力,不想,也不愿,再去做那无用之功。 “我是说真的,今天我还打听到,黎二公子跟继母把产业要回来了,说是要交给你保管。” 那就更不可能了,恐怕那只是借口,一个以他为名的借口,林以轩眼眸暗了暗,唇角勾勒出一抹嘲讽的弧度,愈发觉得这黎家二少爷不可信。 林志远却听进了心里去,心中微微一动,问道:“你说真的?” 杨毅眉眼一弯,自信地扬起下巴:“那是当然,今儿早上发生的事呢,还费了我三十两银子,听人说哥夫今天还把房里的丫鬟打发了,更拒绝了继母安排通房,婚事既然已成定局,我只希望九哥能过得幸福。” 林以轩平静如水,眉宇间堆满了漠然,只是却也不愿辜负表弟的好意,只得默不作声。 林志远“扑哧”一声笑了出来,揉了揉小表弟的脑袋,莞尔道:“改日我把银子补给你。” 杨毅一巴掌就拍了过去,不乐意道:“男人的头不能碰,走开。“顿了顿,又继续说道:“银子还是要记得补上。”他的月利才十两,存点私房容易吗,既然有人要当冤大头,他自然不会拒绝。 林志远顿时就乐了,上下打量了小表弟一眼,还男人呢,毛都没长齐,小表弟是真不把自己当双儿了对吧。 杨毅恼羞成怒,面颊涨得通红,哪会不知四哥目光中的含义,瞪大了眼睛,怒视着他:“看什么看,没见过男人啊!” 林志远哈哈大笑,脸上的阴郁一扫而空,这段日子以来,因为弟弟的糟心事,他仿佛好久都没这样笑过了。 林以轩看着嬉闹中的两人,唇边泛起浅浅地笑意,心情似乎也因为他们的笑声变得欢快起来。只是没过多久,他的脸色又沉了下来,眼中浮现出一抹忧虑,回想起曾经的事情,林以轩迟疑了一下,还是决定要提早解决:“四哥,你的婚事,别在拖了。”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,笑声戛然而止,花园里的气氛瞬间变得沉重。 林志远俊朗的面孔阴沉下来,脸上的神色晦暗不明,避开这个话题,心不在焉地说道:“咱们不谈这个,现在你的婚事最重要。” “我的婚事就那样,我不会让自己太难过,现在最主要是你,原家那边不会再拖下去。”林以轩面露狠色,不给他任何逃避的机会。 杨毅脸色变了变,向来都充满朝气的小脸暗淡下来,勉强扯出一个笑容:“我先回去了,你们聊。”说完,也不等他们回应,就像背后有什么在追赶一样,急忙跑出庭院。 林志远欲言又止,眼睁睁看着表弟离去,转过身,深深看了林以轩一眼,不满道:“你怎么无端端提起这事?” 林以轩弯起唇角,毫不相让:“怎么?你生气了?” “林以轩!”林志远皱了皱眉,脸色板了下来。 林以轩轻轻一笑,知道四哥是真生气了,否则也不会直呼他的名字,淡淡道:“难道你真想娶原家那个女人?” “这事我自有分寸。”林志远面无表情,声音却沉稳有力。 林以轩相信他确实自有打算,可他不信,林家和原家的人会轻易放过他,拖字诀是绝对成不了事的,眼中的恨色一闪而过,林以轩冷冰冰地说道:“不想娶就退婚,大不了先斩后奏,先把事情闹出去,牛不喝水,难道还能强按着牛的头不成。” “你......”林志远吃了一惊,脸上的神色渐渐凝重,严肃地看着林以轩:“告诉四哥,你到底经历了什么?为什么会有这种伤敌一千,自损八百的想法。”并且言辞之间,轩儿对家族也不甚尊重,虽然家主对他的处罚是重了,但那也是他有错在先,能得到现在这样的结果,祖父已经手下留情,为什么他身上的戾气竟如此严重。 “我怎么了?”发现林志远探究的目光,林以轩勃然变色,整个人都变得尖锐起来,破口便说道:“原家没一个好东西,林家人也是,一个一个都打着如意算盘,你既然要娶原绣如,那你让表弟怎么办?你是要坐享其成,让他当侍君,让他委曲求全,让他最后死无葬身之地吗!” “轩儿,你冷静一点。”林志远吓了一跳,急忙扳过弟弟身子,让他看着自己,正色道:“你怎么会有如此想法,我不会娶原绣茹,但也不会退婚,原绣茹毕竟是无辜的,退了婚对女孩子有损声誉,我打算等你成婚之后就去军中历练,在战场上呆个几年,原家自然会为女儿重新择婿,这样也不会有损林、原两家的颜面。”更重要的是,那个时候小表弟也长大了。 “你要去战场?”林以轩低低喃语,上辈子为什么没有这件事情,是了,上辈子的这个时候,他早就入了太子府,四哥又怎会扔下他远去战场,这样说来,还是他害了四哥,也害了表弟。 林以轩脸上的表情似喜似悲,他知道自己刚才情绪过于激动,只是他实在忍不住,只要一想起四哥看他的目光,他就浑身颤栗,那种冰彻刺骨的寒冷似乎侵入骨髓,微微垂下眼帘:“我以为四哥嫌弃我恶毒,责怪我太过阴狠。” “你是我弟弟,一母同胞的亲弟弟。”林志远咬文嚼字,一字一顿的说道,心中颇为诧异,他自觉得对这个弟弟百般疼爱,为什么他还会有这样的想法。母亲只生了他们两个,自己不疼爱他疼爱谁,当然还要加上小表弟。一想起小表弟古灵精怪的样子,他心里就暖意融融,自己要去战场消息,仿佛还没告诉过他,也不知到时候,小表弟会不会哭鼻子,会不会舍不得,还有会不会想他! 不过目前最重要的还是以轩,他觉得以轩的心态很有问题,似乎对周围的一切都充满了不确定,只有在面对他和母亲,还有小表弟时才会缓和,他实在想不明白,只不过一天时间,弟弟的转变怎么就那么大。 记得事发当天,上午的时候他还和弟弟说说笑笑,还打趣将来要给他找一个好夫婿,结果晚上就闹出弟弟与人相约柳树林,私奔未遂的事件。 他永远都不会忘记,当他匆匆赶到祠堂时,看见弟弟狼狈的跪在地上面对众人责难时的神情,是那么无助,绝望,茫然,仿佛不知置身于何地,却又那么怨愤,狠厉,就像是从地狱而来化身的恶鬼,对周遭的一切都充满恨意,双目迸射出仇恨的光芒,耀眼得令人心惊,明明那么矛盾的气息,却又给人一种本该如此的感觉。

上一篇   8008

下一篇   10010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