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9089

随后黎耀楠开始交接手头的事情,不管翰林院的同僚真心假意,黎耀楠对他们的道贺一一接受,黎府还摆了一次宴会庆贺。 李明章和周潜得到消息,专程前来找他话别。 周潜分府之后,整个人看起来开朗不少,目前正奋发图强,脸上再无一丝颓废,反倒李明章神色郁郁,很显然驸马的生活并不惬意。 “东临兄,经此一别,不知何日才能相见,预祝你一路顺风。”周潜举杯祝贺。 “多谢。”黎耀楠一饮而尽,他在京中两年,真正交到的朋友也只有三人而已,这份情谊他记在心里。 “云南边境不太平,东临此次前去还望善自珍重。”李明章笑着说道,从怀里掏出一本小册子,这是他整理的一些关于云南的风情地里。 “多谢文渊兄。”黎耀楠再次真心谢过,几人谈天说地,畅所欲言,仿佛回到了曾经江南的时候。 那时他们意气风发,一个个志气高昂,如今才不过短短两年,变化却翻天地覆,除了黎耀楠之外,他们所行之路完全背离轨道,若说周潜还有奋斗的机会,李明章却是早就远离梦想。 李明章喝得醉醺醺的,脸上的神情似喜似悲,还记得当初自己畅谈朝政,一腔热血,没想到如今竟是物是人非。 “李兄将来可有何打算?”黎耀楠仔细思索了片刻,他觉得凭借李兄的才华,纵然不在朝中为官,定然也不会被埋没。 “还能有何打算。”李明章淡淡一笑,平静的脸上无悲无喜。 “李兄才学出众,就此荒废颇为可惜。”黎耀楠好意提点,顿了顿接着说道:“明微书院看似势大,其实早已引起皇上的忌惮,李兄若是闲来无事,可办一座书斋,也可著书立传,总能找到有意义的事情,何必如此消沉。” 李明章长叹一声:“东临的想法,为兄何尝没考虑过,只是身为驸马,办学院皇家不允,著书立传,你当我像你呢,哪有那么容易,况且以为兄这样的身份,若不是小说传记,其余书籍想要刊印又谈何容易。” 当了皇家女婿,从古至今谁能真正混出头,更别提...... 想起公主府的天之娇女,李明章摇了摇头,他不幻想如黎兄一般夫妻之间琴瑟和鸣,但那样的卑躬屈膝,不仅令人耻辱,更令人感觉到压抑,他不知自己还能忍耐多久,他只怕自己再也坚持不住的时候,会跟其他驸马一样,从此变得荒诞度日。 “李兄切莫灰心,真正的文人大儒,又几人在朝为官,办不了书院,可办书斋,我记得李兄家中藏书颇多,何不供给天下学子阅读,只需列个章程出来,李兄坐馆结交天下学子,传出去岂不是一段佳话?” 李明章心中一动:“还请东临详谈。” 黎耀楠笑了笑:“李兄觉得我那有间茶楼如何?” 李明章面色一正,点点头:“有间茶楼奇思妙想,黎兄的布置自是很好。” 黎耀楠轻笑了一声:“李兄若是效仿有间茶楼会如何?” “这......”李明章迟疑起来。 黎耀楠再接再厉:“除了李兄之外,旁人再不敢如此行事,若将书斋布置成学子交流场所,又有李兄你这位状元坐镇,想必定会名满京城,更甚者名满天下,李兄此乃一大善举。” 周潜略一思索,立马拍案叫绝,按照黎耀楠的说法,李明章驸马的身份,不仅不是妨碍,反而成了一道□□,毕竟除了驸马之外,谁又敢明晃晃的结交天下学子而不引起皇上的忌惮。 “让我想想。”李明章心里很不平静,真恨不得将黎耀楠的脑袋掰开来看看,为什么他总能口出惊人之语,敢想人所之不敢想,敢为人所之不敢为,往往总是给人一种醍醐灌顶之感。 黎耀楠笑笑并不接话,李明章的身份很尴尬,可以说是贵重,也可以说无足轻重,自己即将离开京城,无论是为了他们之间的友谊,还是为了将来的打算,他都希望李明章能有一条出路,而不是如现在这般颓废。 三天后,黎耀楠交给李明章一份计划书,帮人帮到底,他只希望当他回京的时候,李兄可以一扫今日忧郁,成为京中真正的有学之士。 清流大儒的名声,可比功勋贵族好,李明章就算不能当官,但他儿子绝对是投资对象。 黎耀楠这次也算是放长线,钓大鱼,有了儿子之后,他就不得不为儿子考虑,且不说他跟李明章的交情,若只出个主意,就能让自己将来添一助力,他又何乐而不为。 时间过得飞快,转眼到了月底,林以轩将一切都打理整齐,黎耀楠在翰林院的事情也交接完毕。 这次前去云南,除了林以轩和小旭儿以外,林母跟杨毅也随行,林致远所在军中距离云南不远,林以轩离开以后,林母在京中无甚意义,于是干脆和哥婿同行,最重要的是远儿年纪不小了,毅儿也能嫁人了,乘着远在边关,由她这位母亲做主,赶紧把他们的婚事办了,免得落到景阳侯府手中陡生波澜。 黎耀楠和林以轩都很赞成,林母毕竟已经和离,杨毅又是双儿,倘若哥婿也不在,家中没有个男人顶立门户,受到欺负怎么办,让他们如何安心。 离开前,林以轩还吩咐冬雪,联络了一次七妹,两人相约福运来会见。 林以轩一大早就收拾整齐,穿着一件月白色衣衫,发丝披泻而下,只绾着一支价值不菲的白玉簪,身上除了一块玉佩以外,再无其他饰物,看起来却更加清丽脱俗,眉目间的柔软与笑意,无一不彰显着他的幸福。 黎耀楠大大惊讶了一把,好奇地打量夫郎:“打扮这么漂亮要去哪儿?” 林以轩高兴的看着他,身体在镜子前转了一圈:“真的很漂亮吗?” 黎耀楠无语,这不是重点好不好,酸溜溜地说道:“嗯,迷死人了,你这是要去干嘛呢?” 林以轩笑眯了眼,对于夫君的醋意很受用,下巴微微一扬,直言道:“要去见七妹。” 黎耀楠恍然大悟,心里也不吃醋了,只觉得啼笑皆非,夫郎这是要去摆显吧。 小夫郎又照了照镜子,给自己打了一个完美,他现在的幸福,就是对曾经小看他的人最好的报复。 林以轩吧唧一下,亲了自家夫君一口,跟黎耀楠道别了一声,乘坐骄子前往福运来。 黎耀楠对于这种摆显心态表示理解,反正即将离开京城,小夫郎爱咋滴就咋滴罢! 林以轩来到包间,七妹还没有到,随意点了几个小菜,打开窗户,浅浅笑了起来,他会帮助七妹夺得太子的宠爱,会让七妹在太子府里站稳脚跟。他会竭尽所能,告诉七妹自己知道的一切,最好能让七妹早日产下麟儿,四姐如今尚无儿子,他很期待,当七妹有了儿子以后,太子与六皇子,景阳侯府究竟会站在哪边。 林以轩从来都不安好心,七妹可不是好相与的,且让他们狗咬狗,就看谁更胜一筹!至于二伯母的绝育药,也只能骗骗自己这白痴,林以轩毫不怀疑,七妹绝对不会中招,有香姨娘的教导,七妹若不是一个狠角色,前世又怎会儿女成群,风光了一辈子。 当然,就算七妹中招了也无所谓,绝育药是二伯母所下,七妹的报复心不能小瞧,同样是景阳侯府狗咬狗,为了给七妹增添筹码,自己这位亲哥哥理所当然要帮忙。 等了没有多久,帘外一阵香风拂动,一位美貌少妇款款而入,给人的第一印象是美,第二印象还是美,一蹙一笑透着说不出的风情,水汪汪的眼睛欲语还休,难怪前世能把安南侯迷得晕头转向。 “九哥!”少妇朱唇微启,娇媚的声音令人酥麻入骨。 “收起你的那一套。”林以轩丝毫不感冒,淡淡瞥了她一眼,与林静茹的矫揉做作相比,林以轩红润的脸庞,唇边含着清浅的笑容,悠然自得地坐在那里,更显得令人嫉妒。 林静茹也不再做作,目光变得冷然,她和这位九哥关系向来不好,今日前来也是出于好奇,九哥夫婿近些日子闹得沸沸扬扬,就连她都有所耳闻,真不知他们是自作聪明,还是愚蠢,竟然胆敢大放厥词,同侯府脱离关系,她原以为今日九哥会有事相求,只是从他的神态来看,自己似乎料错了。 林以轩四下瞅了一眼:“你们退下。” 几个下人不动如山,林以轩浅浅一笑,并不在意,对于这位七妹,帮她自己纯粹不安好心,不帮其实也无所谓,反正不会有任何损失。 林静茹挥了挥手,让身边的几位下人退出去,几年不见九哥变了很多,或者说从他私奔的那一刻开始,从前那位天真幼稚,令她觉得可笑的九哥就已经不复存在。 林以轩并不多言,他同这位七妹交情不深,尽管同父所出,但嫡庶之间又怎么能和谐,推出一本小册子给她,这是自己花了一晚上时间整理出来的。 林静茹先是漫不经心,随意翻开册子,紧接着瞳孔骤然收缩,纤细的手指紧了紧,慎重道:“九哥这是何意?” 林以轩淡淡一笑:“你是我嫡亲妹妹。” 林静茹毫不客气地指出:“你连父亲都不认。”又怎么可能认妹妹。 林以轩略为惊诧,眼中流露出一抹赞赏,七妹确实聪明伶俐:“看完之后烧掉,为兄期待七妹的表现。” 林静茹咬了咬牙,看见九哥气定神闲,很不甘愿的承认她嫉妒了,探花郎的痴情人尽皆知,九哥怎就那么好命,明明已经被逐出家门,却能嫁到一位如意郎君。 不管林静茹怎么想,心绪多么复杂,时间片刻不敢耽误,她知道九哥离开之前,自己若没看完,九哥说烧掉,肯定会将册子烧掉,虽不知这些隐秘九哥从何而来,但这份人情她记下了。

上一篇   88088

下一篇   90090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