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5085

生活渐渐恢复平静,可喜可贺的是,周潜凭借这次朝堂风波,终于将他老子惹毛了,彻底被扫地出门,尽管分家时只得了一间小院,但他却觉得心满意足,比起在周府的生活,搬出来住哪怕贫苦,他也心甘情愿,日子仿佛有了盼头。 搬家过后,周潜邀请李明章与黎耀楠前去家中做客,两进小院并大,位置在北城,出入人群比较杂乱。 李明章来了以后,首先便是皱眉,倒不是嫌弃周潜家中贫寒,而是有些愤愤不平,周御史家中虽不是家财万贯,但也不至于庶子分家只给这点家产,真真令人心寒。 黎耀楠对此没有太多概念,旁人给的永远不如自己赚的好,周御史给的越少,周潜出人头地以后,越是理直气壮,周御史休想在来指手画脚,否则传出去也不好听,周御史那么爱面子,绝对只会噤口不言。 周潜的想法显然和黎耀楠一样,这些年他存了不少私房,日子凑合着也能过,何必再受周家恩惠,况且他那嫡母也不是一个大度的人。 “周兄以后可有打算?”作为至交好友,黎耀楠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关心一下,毕竟他在朝中人脉少,只有身边的人越好,他将来的路才会越广。 周潜怅然地摇了摇头:“先读书吧。”原先只想搬出府,现在搬出来后却无所事事,距离下次科举还有两年,他打算用心苦读,要考他就要独占鳌头,也算是为他这些年的委屈出一口气。 黎耀楠沉思了片刻:“我与夫郎在京中有几家产业,周兄要不要参一份?” 周潜一愣,婉拒道:“多谢黎兄好意,只是这事休要再提,我与黎兄真心相交,切莫牵扯到这些俗物。” 黎耀楠洒然一笑:“周兄想哪去了,此举帮你是其一,其二却是在下京中根基不深,人脉不如周兄广,原本就要送些出份子出去,多周兄一个不多,更何况在下两年以后准备外放,有了周兄帮忙,在下也可放心。” 周潜婉拒了几次,最终抵不过李明章与黎耀楠的劝解,还是应承下来,心中的感激自是不提,对黎耀楠的事情从此以后全部放在心上,那些产业他也没有白得,总得来说黎耀楠做了一桩稳赚不赔的买卖。 几人又聊了一会儿,李明章成亲在即不宜久留,下午的时候相继告辞。 回到家,黎耀楠便跟夫郎商量,京中刚置办的几家产业,送一些份子给周潜。 林以轩略一思考,想了想周潜上辈子有恩必报,有仇百倍奉还的性子,很爽快点头应承下来,正如黎耀楠所言,京中达官贵人多,那些产业他们自己也吃不下,分出去一些反而是好事。 黎耀楠对夫郎很好奇,上次的事情其实就连他也没有想到,牵连竟如此广泛,夫郎竟像是未卜先知一样,一步一步算得恰到好处,偏偏又让人寻不出任何蛛丝马迹,一切看起来都那么巧合。 然而黎耀楠深信,这个世上最不可能的事情,便是巧合。 “夫君,你看这件衣裳好看吗?”林以轩拿起一件小小的衣裳,甜甜地回头浅笑,眼中满满的爱慕与依恋。 看见这样的夫郎,黎耀楠哪还忍心问他一些隐私,很大度容许夫郎保有小秘密,反正夫郎也不会害他,只当这些秘密是他们夫夫之间的情趣,笑看了夫郎一眼,面色变得略显古怪:“你打算给旭儿穿这个?” 林以轩点点头:“旭儿越大越像你,我想让他穿的和你一样,然后咱们画下来,等旭儿将来长大了,再拿出来欣赏。” 黎耀楠戳了一下他的脑袋,笑着道:“你这坏东西,想看旭儿笑话吧。” 林以轩昂首一笑,理直气壮地瞥了他一眼,确实是那个意思。 黎耀楠低低笑了,上辈子他从未想过,自己会有如此幸福的时刻,听着夫郎家里长短,心里只觉得很宁静也很温馨。儿子和夫郎比起来,黎耀楠很自然偏向夫郎,所以可怜的小旭儿,为了让夫郎高兴,你就贡献你伟大的丑态吧,黎耀楠毫不犹豫将儿子卖了。 林以轩高兴地抱着夫君亲了一口,现在天气渐渐转凉,正是秋高气爽,黎耀楠带着夫郎与儿子,去了凉亭里玩耍,看见活蹦乱跳的儿子,浅笑盈盈的夫郎,黎耀楠突然来了兴致,让人拿出笔墨来,认真地为他们作画。 黎耀楠画技原就不错,只是缺少灵感,今日不知是兴之所至,还是心有所感,心头浓烈的感情,一笔一笔出现在画中,色彩间的阴影描绘,参差了不少西方技巧,小旭儿笨笨的模样,小夫郎眉开眼笑,竟是画得跟真的一样。 “夫君。”林以轩惊喜万分,小心翼翼抚摸着画卷,小旭儿都顾不上,急忙拿去收藏,夫君的画技他又如何不知,今日这一幅画,不仅代表了夫君对他的感情,更让他感动的无以复加,或许这辈子再也得不到如此完美的作品,他又哪能不珍惜。 黎耀楠淡淡笑了,今日作画让他对自己的画技略有体会,看见小夫郎高兴,他觉得自己或许可以在练练,预备以后送给小夫郎惊喜。 日子不咸不淡地过着,平静而又温馨,历时两年,黎耀楠的上古演义终于完稿。乘交给皇上一个月后,各大书肆开始刊印,黎耀楠再次狠狠赚了一笔。 林以轩数钱数得很开心,黎耀楠暗暗开始思考,自己要不要也去做个什么营生,小夫郎数钱的模样很可爱。 其实林以轩并是爱钱,而是夫君将钱交给他的举动,让他高兴的简直想要飞起来,再也没有什么能比他此时此刻更幸福。 翰林院那边,常和辉又来找过黎耀楠几次,两人互相打着太极,半点没入正题,常和辉也是好耐心,黎耀楠说得口干舌燥,心里窝火得很,那厮居然纹丝不动,东拉西扯一大堆,不知内情的还会以为他们关系多好。 听见外面的传言,黎耀楠心知不能在这样下去,哪怕他跟太子一脉什么关系没有,常和辉这样一搅合,自己怕是想清白也清白不了。 “黎大人。”常和辉含笑招呼,缓缓走了过来。 黎耀楠现在一听见他的声音就头痛,他觉得自己已经很无赖了,没想到有人比他更无赖,拱了拱手,强颜欢笑:“常大人。” “今天天气不错。”常和辉随意拉着家常。 黎耀楠翻了个白眼,他就不能说点有营养的,点了点头道:“是不错,今天雨下的不大。” 常和辉丝毫没有觉得尴尬,继续说道:“还没恭喜黎大人完成大作,我家几个子侄对黎大人敬仰万分。” “常大人过奖。”黎耀楠打起精神,半点口风不露,常和辉狡猾得很,他可不想一不小心钻进哪个套里,就算要收弟子也得要他看得上眼才行。 “黎大人年轻有为,怎会是过奖,青年俊才唯尓能当。”常和辉送上一顶高帽子。 黎耀楠心中更加警惕:“常大人此言诧异,在下只是适逢其会,恰巧知道一点消息,换成任何一位朝廷命官,看见难民衣衫褴褛,定也会跟在下一样,实在担不起大人夸奖。” 常和辉心中很遗憾,探花郎年纪轻轻,行事却十分老道,说话做事滴水不漏,他探了几次口风,也未听出这次的事情是否与探花郎有关,只是直觉告诉他,世上没有那么多巧合。 这一点上不得不说,常和辉和黎耀楠的心思一致,只是黎耀楠是真不知道,所以常和辉问了也是白问,黎耀楠只从夫郎平日的举动中,猜出一星半点,自己点火夫郎煽风,他觉得他们两个还真是绝配。 眼见常和辉又要长篇大论,黎耀楠故作惆怅,直言叹道:“常大人的好意本官知晓,只是本官尚有自知之明,还请大人不要再费唇舌。”再这样跟他聊下去,不出几日自己就要打上太子的标签,这事坚决要不得。 “黎大人何出此言?”常和辉一愣,没想到黎耀楠会这样说,他只是觉得黎耀楠是个人才,现在又得罪了京中权贵,正好太子是未来储君,拉拢过来可以对他庇护一二,自己这也是一番好意。 黎耀楠唉声叹气,蹙眉道:“我夫郎出自景阳侯府。” 常大人立时不说话了,由于黎耀楠坚定地和景阳侯府撇清关系,这次六皇子一脉又损失严重,让他险些忘了,黎大人是景阳侯府的哥婿。按照他对太子的了解,太子如今疑心病更加严重,纵然将黎大人拉拢过来,太子也不会重用,难怪黎大人总是顾左右而言。 常和辉心中微微有些了然,虽不至于全部相信他的话,但黎耀楠的心思他却能够理解,科举为官,谁不是为了出人头地,明知没有出路,黎大人又怎会一头撞进来。 常和辉心中惋惜,倒也没有多言,摇了摇头自顾自地走开,看样子以后也不会再来当说客。 黎耀楠松了口气,总算解决了一桩大麻烦,常和辉实在不好糊弄。 至于太子那边,听到常和辉的汇报后,反而大笑一声,称赞黎耀楠有自知之明,毕竟黎耀楠不是不愿投靠,而是心中惭愧不敢投靠,两者之间的含义天差地别。 太子对此并不在意,这次六皇子虽然栽了,但他依然气恨难平,若是不是山东事发,他居然从来不知,自己手下会有那么多吃里爬外的东西,对于能给六弟添堵的事情,太子乐见其成,无意中也给黎耀楠形成了一道保护,让他在翰林院里安然无虞。 六皇子气得牙痒痒,想拿黎耀楠开刀却是无可奈何,更何况他现在自身难保。 京中权贵也不满意,只是他们更加清楚,这是太子的下马威,专门做给他们这些左右摇摆的人看。 黎耀楠心安理得享受太子的庇护,这一点在他意料之中,他现在也不过是一个筹码,一颗棋子,所以不存在什么恩情不恩情,他效忠的永远只会是皇上。 不久,林以轩听见一则消息,景阳侯府的七小姐,进入太子府里为庶妃。 林以轩简直想仰天长笑,没想到兜兜转转,景阳侯府还是走了这步老棋,就不知这一次的结果会怎样,七小姐也就是他同父异母的庶妹,香姨娘所出,性子可是奸猾得很,上辈子同样嫁入高门府邸,不仅生了三子一女,还将正室死死压住,给景阳侯府添了不少助力,就不知这辈子,这位庶妹会如何选择?

上一篇   84084

下一篇   86086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