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4084

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,黎耀楠累得不行,别看他在宫里很淡定,其实却一直紧绷着精神,每说一句话,每做一个表情,全在心里斟酌了又斟酌,一言一行不敢行错半步,感觉脑细胞都死了大半,特别是还在御书房里站了一下午,身体累,心也累。 万幸皇上还算有良心,没有让他饿着肚子回来。踏入黎府大门,看见熟悉的景致,黎耀楠心里放松下来,只有这里才能让他卸下一切的伪装与防备。 林以轩打着扇,坐在小花园的亭子里纳凉,时不时左顾右盼,等得心焦不已,直到下人飞跑着来报,姑爷回来了,林以轩倏然从凳子上起身,来不及多做反映,疾步飞奔迎了出去。 “夫君。”明明才一天没见,他却觉得仿佛过了很久,不知夫君今日顺利不顺利,姓王的贱人有没有得逞?哪怕明知夫君给了他保证,可他还是忍不住担忧。 黎耀楠缓缓一笑,张开双臂将夫郎抱在怀里,安抚地拍拍他的背,轻声道:“让你担心了。” 林以轩摇了摇头,又点了点头,关切道:“饿了没?要不要摆饭?赶紧进屋歇会儿,今日你肯定累了。” 黎耀楠拉着他的手,慢悠悠往屋里走,笑着说:“别忙了,我在宫里吃过,你陪我一起说说话。” 林以轩连忙点头,任由夫君牵着。 黎耀楠心中暗笑,今日的事情若不告诉夫郎,只怕他一晚上都要睡不着了。 两人来到屋里,清凉的舒适的感觉,瞬间侵袭全身,黎耀楠懒洋洋靠在软榻上,让夫郎坐在自己身旁,这才将白日的事情娓娓道来。 林以轩一会儿喜一会儿忧,听得他又是无奈,又是好笑,又为夫君的大胆而紧张,只是心里升起最多的,却是一阵阵感动,从未想过夫君竟是如此信任自己,他可知,如果自己说了半句假话,皇上查证无果,他又将会面临怎样的境地。 黎耀楠唇间噙着一抹浅笑:“你我夫妻一体,我相信夫郎爱我,如同我爱夫郎。” 短短一句话,林以轩猛地瞪大眼睛,湿漉漉的眼眶泛起红晕,夫君说爱他了,这是第一次,成亲以来第一次,夫君直言不讳的说爱他。 “好了,乖,今日身体可有好些,上了药没?”黎耀楠心中叹息,将他的小夫郎揽在怀里,决定以后多给小夫郎一些定心丸,若不是今日早晨的一席谈话,他居然从不知道,夫郎心中如此不安。 林以轩破涕为笑,心里就像抹了蜜,一直甜到心底,点了点头道:“我没事,上过药就不疼了。” 黎耀楠紧紧抱住他,承诺道:“以后再也不会了。” “嗯。”林以轩乖巧地依偎在夫君身旁,精巧的面容有着说不出的恬静,眼睛闪闪发亮,端端一个小狐狸的模样。 黎耀楠低低笑了,爱极了夫郎此时的灵动,情不自禁俯□,亲吻在他的眼睛上。 夫夫两又说了一会儿话,林以轩见夫君眉宇间隐含疲惫,急忙叫人送了水来,很体贴的不再缠着夫君说话,让他早点洗洗睡,明日还要上衙门。 黎耀楠轻笑着点头,并没有拒绝夫郎的好意,他今日确实有些累了。 次日一早刚到翰林院,黎耀楠便得知了一个不算大的消息,王宏远被革职查办,目前在家中闭门思过。 翰林院众人窃窃私语,看见他来立马噤声,除了张启贤和刘大人,其余同僚对他退避三舍,杨明华看他的眼神,更是像看仇人一样。 黎耀楠对此不以为意,明哲保身乃人之本性,况且自己跟他们不算深交,这样的朋友不要也罢,黎耀楠并不觉得可惜,只安安分分做自己的事情,至少目前的状况,比他初入翰林院要好太多。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,气氛越来越紧张,黎耀楠在翰林院成了独来独往的独行侠。手上的事情渐渐变少,不再如从前一般忙碌。 黎耀楠心里明白,这样才是正常情况,以前旁人怕他请教,所以才额外分派给他事情做,如今空闲下来,正好他预备三个月之内将上古演义完稿,这一次自己捅了大娄子,很有必要在皇上面前多刷一些存在感。 翰林院的生活很安静,朝堂风云牵扯不到他们这些芝麻小官,只能感觉到一种暴风雨前的宁静。 两个月后,山东查证结果出来,奏折乘放到御前,皇帝雷霆大怒,朝堂上风云迭起,众多官员措不及手,皇上怎么也没想到,区区一个知府贪污案件,竟然牵扯到江南大半官员。税收上,盐运上,贪污的银两触目惊心,全部都是一些国之蛀虫,让他忍无可忍。 朝堂上的关系错综复杂,大臣之间的姻亲盘综错节,皇帝看了心中暗恨,一种危机感油然而生,哪里还能忍得住,干脆一锅端,罢官的罢官,抄家的抄家,一时之间朝堂之上人心惶惶。 太子又惊又怒,这一次的事情他损失了大半人手,更可恨的是,这一大半人手,牵扯到的幕后人居然不是他自己,这简直让他不知是该庆幸,还是该恨。 “岂有此理,岂有此理!”太子怒不可遏,当天,东宫的瓷器茶具又碎了不少,太子阴沉着脸,东宫的下人换了一半。 柳侧妃心中窃喜,前些日子受到威胁,让她吹吹耳旁风,那时她心里又惊又惧,只是如今看来似乎并不是一件坏事,太子殿下对她更加疼宠,只要再能怀上个孩子,太子妃身份高贵又如何,还不是不下蛋的母鸡。 只不过,那个丫鬟的来头要好好查查,她绝对不会允许,有任何把柄流落在外。 听见下人来报,说是太子来了,柳侧妃急忙换上一张笑脸,殷切地迎了出去。 大皇子身在边关,生母又出身卑贱,这一次的事情与他无关,剩下的皇子当中,二皇子,四皇子尚好,若是没有一点小小的牵扯,皇上反而要怀疑,六皇子那边却是损失惨重,一桩桩一件件,就像是专门针对他而来,手上明里暗里的人脉损失过半,最严重的确是,他的行为将会被呈现在御前。 六皇子忙得焦头烂额,忙不迭地为这次的事情扫尾,若不是他行事严密,身旁几人又确实是心腹,他几乎要忍不住怀疑,是不是出了内鬼。心里对太子恨得咬牙切齿,一心认定此事是太子搞得鬼,否则又怎会那么巧,太子居然被摘得干干净净,而自己却成了那替罪羔羊。 景阳侯府将黎耀楠恨得要死,事情爆发得太突兀,牵扯得太过广泛,就连准备都来不及准备,作为六皇子一脉,景阳侯府同样损失不小。 皇上脸色暗沉,看着手中的谍报,他儿子一个一个长大了,翅膀硬了,惦记他身下的位置了。对于这次太子干干净净,皇上心里并没有多少欢喜,正是因为太子的清白,他才感觉到难受,太子到底是他心爱的儿子,他不想去怀疑,可又忍不住去思考,这次的事情是不是与太子有关,为了皇位排除异己。 皇家人的心思,朝堂上的波谲云诡,外面翻天覆地的变化,一切的一切都与黎耀楠无关。 这位点火人,现在悠哉得很,无事逗逗儿子,抱抱夫郎,跟李明章或是周潜相约喝点小酒,哪怕一些人将他恨得要死,这时反而动他不得,黎耀楠作为点火人,谁要是现在动了他,岂不是不打自招,告诉旁人心里有鬼。 朝中勋贵将他恨之入骨,但在清流当中,黎耀楠名声鹊起,文人大儒谁不赞他一个好字,为民请命不畏强权,里里外外将他赞了个遍,瞬间翻身成为天下学子之楷模,也是朝中官员之榜样。 谁又能够想得到,这件事情的开端,其实只是一个小小的算计。 黎耀楠对于旁人的赞扬,毫不愧疚地全部笑纳,名声那可是一个好东西,虽然也会受到不少掣肘,但他认为相比起得到的好处,那一点点瑕疵万全可以忽略不计。 皇上办事雷厉风行,一个月不到,将事情处理的清清楚楚,除了太子之外,几位皇子不轻不重受到了一些小责罚,可谓高高举起轻轻放下,唯有六皇子被剥了亲王爵位,降为恭郡王。 六皇子失魂落魄,这时哪还有心思挂念他的白月光,黎耀楠对这个结果很满意,赵承睿毕竟是皇子,哪怕犯下滔天大罪,皇上也不会处置得太过份,降了爵位对于想要争位的人来说,已经是最严厉的处罚,想要再次爬起来,估计难上加难。 事情尘埃落定,黎耀楠居然毫无损伤,翰林院同僚又开始同他恢复来往。 黎耀楠镇定自如,面对同僚的亲近来者不拒,旁人演他也演,只当先前的冷待从未发生,又不是至交好友,面子上过得去即可,他还要在翰林院里混几年,孰轻孰重他分得清,为了无关紧要的小事计较不值得。 后来,当黎耀楠官居一品,刘大人青云直上,张启贤也成为一方大员,某些人才开始后悔,当初翰林院多好的机会,竟被他们的谨慎白白错过,然而悔之晚矣。

上一篇   83083

下一篇   85085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