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3083

宫里消息传得快,这话确实不假,前脚皇上在御书房里说话,后脚太子就得到准信,心里正是恼怒的时候,常和辉的手信到了。 太子面色阴沉,暗骂常和辉没用,身在翰林院竟然察觉不出探花郎的动静,拆开信封一看,脸色立马变得铁青。 “放肆!”太子怒火中烧,心绪起伏不定,“哗哗啦啦”砸碎一地瓷器。 “太子息怒。”周围人立马跪了下来,生怕一不小心被迁怒。 “谁给他的胆子。”太子狠狠看着信,眉宇间戾气尽显,倘若信中事情属实,自己岂不是白担了一个罪名,好处却便宜了旁人,究竟是他的哪位兄弟的手笔。 “太子息怒,可是榜眼有何不妥?”旁人猜不出太子心思,只能顾左右而言,扯到常和辉身上。 太子狞笑了一声,将信一扔:“你们自己看?” 蒲正阳一目十行,迅速将信浏览完,气得脸色大变:“欺人太甚,简直欺人太甚,王宏伟当真一是条好狗。” 伍思成却有不同见解,蹙眉道:“榜眼会不会弄错了?” 蒲正阳反驳:“这样的事情哪会弄错,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,量他也没这个胆子传假话。” 太子挥了挥手,让无关紧要的人退下,屋中只余几位心腹,冷冷道:“蒲大人所言不错,此事宁可信其有。” 蒲正阳拿着信,翻来覆去地看,犹豫道:“殿下是否当真决定前去认罪?” 太子冷冷一笑:“孤又何罪之有?” 蒲正阳心念一转,立马笑了起来:“是极,还是殿下说的对,王大人之事与东宫又有何干系。” 伍思成紧接着说道:“事情尚未查证,倘若......” 蒲正阳不满意道:“伍大人就是思虑太多,此事查证又如何,不查证又如何?” 伍思成语结,他向来小心惯了,且不论探花郎与景阳侯府有姻亲,榜眼无凭无据,只单单的一封手信,这让他如何相信其真伪。 廖俊友打起圆场:“山东一事既然爆发,皇上肯定会严查,目前当务之急是将殿下摘出来。” 太子点了点头:“这事交给你去办,务必不留任何把柄,山东知府那里,暂时不用管了。” 廖俊友恭敬领命,心中却是一寒,听太子的意思,不管王宏伟是否无辜,此事均要他来扛。 蒲正阳静默不言,既然选择了太子,他们已经没有退路,只能一步走到黑,万幸皇上对太子偏爱有加,只要太子登基,他们少不了从龙之功,他觉得富贵险中求,一切为了将来,值了! “孤这就去见父皇。”太子整了整衣衫,三位大人依次告退,太子出到房门外,在看他的模样,端端君子贵如玉,浑身上下尊贵非凡,面容丰神俊朗,哪还有一丝阴霾。 与各方人马的紧张不同,黎耀楠这个点火人,此时反而很悠闲,只对众位同僚的态度无语,他们将自己避如蛇蝎,要不要做得太明显。 王大人从昏迷中醒来,得知黎耀楠居然状告自家大哥,顿时一口气没喘上来又晕了。 杨明华气得干瞪眼,眼睛里火光直冒。 黎耀楠对此视而不见,他没那么善良,旁人算计他后还心怀同情,王大人或许可怜,因为区区小事而遭罪,但山东的平民百姓呢?难道他们就不可怜,王家从始至终都不无辜。 过了大概一个时辰,皇帝身边的公公传话:“宣黎耀楠御书房觐见。” “下官领命。”黎耀楠恭敬磕头,紧跟在公公身后。 王公公点了点头:“皇上心情不好,探花郎觐见,说话可要仔细了。” “多谢公公提点。”黎耀楠心中诧异,王公公是皇上身边的红人,没想到还会提醒自己。其实他哪知道,这还多亏了上古演义,皇上空闲下来,没事喜欢看两章,王公公对黎耀楠自然耳熟能详,能帮也会帮上一分,反正是顺水人情。 所以说,宫里的人,没有一个不是人精。 黎耀楠想了想,终究没给王公公送礼,皇上身边伺候的人,哪会缺少俗物,只笑着跟王公公说起闲话,以一颗平常心对待。 王公公从一开始警惕,到后来有说有笑,两人来到御书房,王公公明显对他赞扬有加,黎耀楠心知目的达到,道了声谢后,安静地站在外面等待。 王公公进去没多久,再次出来一脸严肃,一副公事公办的架势:“皇上宣黎大人进去。” “是!”黎耀楠应了一声,心里有小小紧张,这还是他第一次来御书房。 王公公面色略缓,冲他安抚地点了点头,低眉顺目走去皇上身后。 黎耀楠神情肃穆,恭敬地跪下行礼:“微臣参加皇上。” 皇上并没有叫起,淡淡地注视着他,莫名的威压令人心头一紧。 黎耀楠目不斜视,依然恭敬地跪着,只在脸上显露出几分年轻人的倔强。 皇上皱了皱眉,心中一叹,探花郎到底太年轻了,眼中的疑虑却是散去几分:“起来吧。” “谢皇上。”黎耀楠这时才发现,御书房内除了卞大人和叶大人之外,太子跟都察院御史也在。 “听闻山东知府贪污赈灾银两,探花郎,你从何处得知。”皇上拉长了音调,不紧不慢地说道,平缓的语气听不出任何情绪。 黎耀楠心里明白,皇上这是怀疑了,也是在试探,皇上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事情超出控制范围,自己官位太小,牵扯的事情又太大,皇上会产生疑虑理所当然,此时任何辩解,都等于一种掩饰,皇上会在心中猜测,自己究竟是谁的人,这是上位者的通病。 黎耀楠一脸错愕:“皇上居然不知?” 皇上眼神一暗,淡漠的声音透着说不出的威严:“黎爱卿此言何意?” 太子也满怀深意地看着他,想从黎耀楠的表情里探出几分究竟,只可惜一无所获。 卞大人拧巴着眉头,翰林院的时候,黎耀楠胆子大得很,这会儿怎么像是老鼠见了猫。 黎耀楠吞吞吐吐,做出一副犹豫了模样,无辜道:“此事当地百姓人尽皆知。” 皇上面色一沉,众人很明显发现,皇上这是发怒的前兆。 “给朕说清楚。” “启禀皇上,下官籍贯扬州,前来赶考的路上途径山东,当地难民怨声载道,此事已经不是秘密,只要随便派个人前去打听一二便知。” “碰!”皇上一掌砸向桌子,他气的不是山东知府贪污,而是如此大的事情,自己作为天子居然被蒙在鼓里,山东官员究竟有多大胆子,难道还想只手遮天不成。 “皇上息怒。”臣子急忙跪下磕头。 “父皇息怒。”太子也跪了下来,心中恨得咬牙切齿,他知道山东有灾民,也知道官员贪污,可他半点不曾得到消息,此事竟人尽皆知,倘若查明事情真相与他有关,证据确凿之下,难堵天下众人悠悠之口,父皇还如何保得住他太子之位。 太子心里阴谋论了,将一系列事情进行脑补,倒不会怀疑黎耀楠什么,这样的弥天大谎,除非他不要脑袋了。 黎耀楠轻轻松松将自己给摘出来了,他这个升斗小官,目前还没有说话的能力,他只需要放火就好,其余事情自有皇上来办。 “禀皇上,二皇子,四皇子,六皇子求见。” 太子面色一沉,没想到他这几位兄弟,来的如此迅速。 “宣。”皇上到底是皇上,喜怒不形于色,很快恢复面无表情。 黎耀楠眼观鼻鼻观心,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,他知道自己此举捅了大篓子,不过他觉得很值,事情尚未查明之前,至少他是安全的,事情查明之后,只要太子无事,他也会是安全的,说不定还能得到几分庇护,皇宫里除了皇上之外,就是太子的地盘。 “儿臣参见父皇。” “起来吧。”皇上面对孩子,脸色略为缓和:“你们也来听听,看看如何处置,明日交一篇策论上来。” “是!”几位皇子恭敬应道。 黎耀楠很敏感的发现,六皇子似乎对他含有敌意,想起景阳侯府,黎耀楠心中了然,唇边弯起一抹冷笑,如果他记得没错,夫郎仿佛说过王宏伟是六皇子的暗线,就不知六皇子打算如何善了。 黎耀楠恭敬地将事情又说了一遍,客观的语气不含任何个人感情。 皇上对他的叙述很满意,众位皇子找不到任何理由反驳,明明无凭无据,却让人挑不出错,黎耀楠的言行太过光明正大,将一切摊开在阳光之下,大胆到让人随便去查,这样的说辞可以抵过无数证据。 接下来的事情,黎耀楠是小透明,大事轮不到他讨论,小事,皇上这里又怎会有小事,皇上、皇子、大臣激烈讨论,他则安安静静立在一旁当背景板。 等到皇上想起他,天色已经黑了。 太子诧异地看他一眼:“黎大人怎会还在此处?” 黎耀楠无语,皇上没发话,他又哪敢离开。 皇上很仁慈地大手一挥,赏了他一顿御宴。 其实不怪皇上粗心,而是黎耀楠的存在感太小,将自己隐藏得太好,他们商议正事,硬是忘了旁边个还有闲人。 事情暂时就此落幕,官员怎么查证,太子怎么安排,六皇子又怎样运作,一切都与黎耀楠无关,他只需要等待结果就好。 只是他们谁都没想到,这个结果不仅让皇上大吃一惊,更让太子大吃一惊,朝堂上掀起千层浪,怎么也没想到,一个知府的贪污事件,竟然如同滚雪球一般,牵连如此广泛。

上一篇   82082

下一篇   84084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