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80

林以轩依偎在夫君怀里,柔声道:“王大人的兄长,似乎与济南通判关系不错,济南通判与盐运使司有姻亲。” “嗯?”黎耀楠蹙眉,低头看向怀里的脑袋。 林以轩顿了顿,抬起头,扬起一抹浅笑:“山东盐运使司,师从明微书院,夫君或许可跟太子提醒一声。” 黎耀楠拍拍他的肩,迅速思索起来,他相信夫郎绝对不会无缘无故说这话,近些日子在朝中,他将一些人际关系摸得七七八八,明微书院从来就是一个党争之地,若是他记得没错,范鹏翼的祖父,仿佛就是明微书院的院长。 林以轩见夫君明白了,眼眸微微一暗,继续道:“去年的赈灾银两,少了十之七八,进入太子口袋的,似乎只有十之一二,稍微运作一下即可抹平。” 黎耀楠大吃一惊,心中的情绪起伏不定,也不知是为了民间百姓,还是为了那些为官之人的贪心:“你是如何得知?” 林以轩浅浅一笑:“你忘了,咱们进京的路上,途径山东,这事地方百姓谁不知,只不过没有传到皇上耳中。” 黎耀楠仔细回想,确实不记得还有这回事,转而问道:“还有十之五六去哪了?” 林以轩唇角浮起一抹冷笑:“官官相护,一半进了官员的口袋,一半则入了六皇子囊中。” 黎耀楠恍然大悟,王大人一家原来是根墙头草,没有再问夫郎,这些隐秘的事情他是如何得知,夫郎有自己的小秘密,他一直都心知肚明,他同样有自己的秘密,他觉得这些只是无关紧要的小事,只要不妨碍他们之间的感情,没必要斤斤计较,事事都弄那么清楚。 林以轩轻轻笑了,原本他只打算暗地里让六皇子吃个小亏,阴他一把就算了,毕竟两者之间实力悬殊,他没把握在不暴露自己的情况下,让六皇子一脉损失严重,只是现在嘛,六皇子很成功将他惹怒了,前世今生的仇恨,正好一起报,也是时候给旁人点颜色瞧瞧,免得还有人打夫君主意。 两人商量了一下对策,天色逐渐变得大亮,春纤急匆匆地通报,表少爷来了。 黎耀楠微微一怔,看样子自己昨夜走后,确实有事发生,不然表哥不会这么急着前来。 简单梳洗了一番,将夫郎按在床上:“你先睡,事情我会处理。” 林以轩不依,倔强地看着他:“我也想知道。”有人算计他丈夫,他又怎能不打探清楚,张启贤来得正好。 黎耀楠无奈,轻轻抱了他一下:“乖,夫君稍后告诉你,现在乖乖休息,嗯?” 林以轩撇嘴,他身体确实不舒服,但也没那么严重,刚才装过头了,现在砸到自己的脚,小脸懊恼得五颜六色。 黎耀楠暗暗好笑,将自己的小夫郎哄好,这才转身去了前院花厅,张启贤难得表现出着急的神色,在屋里来回走动,一看见黎耀楠,心里立即怒了:“你怎么才来。” 黎耀楠挑眉一笑,慢吞吞地说道:“表哥今日一大早前来,可是有什么要事。” 张启贤气得一个倒仰,敢情皇帝不急太监急,看见小表弟不紧不慢的样子,他心里就来气:“还不是为了你的破事。” 黎耀楠顺手将茶碗推至他面前,笑着道:“表哥消消气,慢慢说。” 张启贤无可奈何,心里又气又恨,但又不可能真的撒手不管,干脆懒得看他,径直将昨晚抓奸的事情说了一遍。 黎耀楠听完以后,沉默了半响:“表哥可否再说详细一些。” 张启贤瞪大眼睛,气得心肝胃疼,他已经说得口干舌燥,还要怎样详细。 黎耀楠蹙眉深思,手指有一下没一下轻轻敲打着桌面:“所有细节,我要知道所有的细节。” 张启贤见表弟脸色慎重,咕咚咕咚灌了碗茶,又将事情经过,包括谁说了什么话,看见什么,全部详详细细又说了一遍。 黎耀楠勾起唇角,心中迅速有了对策,果然是细节决定关键。 张启贤心里微微一松,他知道表弟心里灵敏,看样子恐怕是有了主意:“表弟可想出什么好办法?”坏了人家公子的名节,他本人以为,纳个小妾回去并无大碍,只不过被人算计,却绝不允许。 黎耀楠但笑不语,装模作样道:“本官清清白白,哪需要什么主意,三表哥切莫胡思乱想。” 张启贤被噎了一下,气闷地扭过头,真真是好心没好报,不过他也并不着急,反正去了衙门总会知道。 黎耀楠先去跟夫郎叮嘱了一声,眼见天色不早,这才和表哥一起进宫。 黎耀楠走后,林以轩急忙起床,招来身边的心腹丫鬟,一条条命令颁布下去,此一时彼一时,适时暴露一些底牌,他觉得或许会是一件好事。 “冬雪。”林以轩面容冰冷,透出几分阴狠。 “奴婢在。” “你让永康前去一趟山东,立刻,马上,让他给我快马加鞭,山东那边的布局,即刻开始运作,告诉杨诗诗,如果她事情办得好,我不仅既往不咎,还会给她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。” “是。” “秋鸾。”林以轩转过头,眼中的冷意森然,这辈子他依然不懂阳谋,只不过各地官员的把柄却不少,他就不信,有了太子帮忙,还对付不了一个皇子。 “奴婢在。”秋鸾心头一紧,赶紧上前半步,恭敬地垂下头。 “你吩咐扬州商队,让他们悄悄把证据送到督查使手上,记得给我做得干净点,不留任何痕迹。” “是,奴婢领命。” “夏雨。”林以轩眼眸一暗,太子性情暴戾,他知道自己此举无异是与虎谋皮,只是他忍不了,也不想再忍下去,况且,按照他对太子的了解,只要自己运作得好,区区一个探花郎,太子应当不会放在心上。自己这边虽然借刀杀人,但太子那边也不是没得好处,还是夫君说得对,没有永恒的利益,也没有永恒的朋友,他这辈子做梦也想不到,自己竟然会借太子刀。 “奴婢在。”夏雨恭敬地应了一声。 林以轩淡淡说道:“你去跟太子侧妃街头,让她吹吹耳边风,她若不从,你只管道‘一霎黄梅细雨,娇痴不怕人猜,携手藕花湖上路’。” “是。”夏雨心中狐疑,虽不解这句诗词何意,但主子向来神秘,她也不敢多问,只心中暗暗责怪姑爷,快把她温柔可亲的主子还回来。 林以轩挥挥手,让她们退下,这时身体才感觉到一阵疲惫。不想回忆的往事,纷纷涌上心头,那位太子侧妃,曾经将他弄得生不如死,整整一年时间关在冷院,吃的残汤冷饭,睡的烂布稻草,院子里遍布蛇虫鼠蚁,求生不能,求死,娘和哥哥会被拿来要挟,当初的日子,他不知自己是怎样熬过来的。 一步步变坏,变得心狠手辣,似乎顺理成章,说起来还要感谢这首诗,否则自己又怎会抓到柳侧妃的把柄,又怎会知道她从前竟有一位情郎。 这句诗,让他在太子后院翻身,也让他变得再也不是自己,如今回想起来,心中那种浓烈的恨意,似乎仍然无处宣泄。 林以轩沉侵在自己的思绪里,莫名的哀伤让他不能自抑。 “爹亲,爹亲。”小旭儿这时已经起床了,慢腾腾地走过来,小脸上洋溢着天真的笑容。奶娘在旁边干着急,生怕小主子绊倒。 林以轩猛地抬起头,旭儿软软的声音,仿佛是一道救赎,打入他的心间,整个人瞬间变得明亮,是啊,他有儿子,有夫君,有一个温馨的家,上辈子的事情早已经成为过去,如今他只是利用前世所知,为自己谋福利,又怎能被前世的情绪影响。 林以轩唇角绽放出一抹美丽的笑容,姣美的面颊如雨过天晴一般光彩照人。 “乖,到爹这边来。”林以轩逗着小旭儿,手中拿了一块点心。 “爹亲,爹亲。”小旭儿咯咯笑了,刚学会走就想跑,然后摔跤是肯定的,小小的身体往前一扑摔倒在地上,小旭儿委屈地看向爹亲,瘪瘪嘴要哭不哭地吸了吸鼻子。 林以轩被逗笑了,咬了一口点心:“小旭儿要不要啊?” 吃的吸引力确实大,小旭儿很利索的爬起来,又往爹亲身边走。 林以轩心里软软的,到底舍不舍孩子太辛苦,地上虽然铺了毯子,摔跤肯定还是会疼,笑着把儿子抱起来,给他擦了擦手。 “要,要。”小旭儿手指着点心,小爪子很想抓上去。 林以轩轻轻一笑,拿了一块点心放他手上,温柔的语调满是宠溺:“小坏蛋。” 黎耀楠来到翰林院,很明显发现众人各异的目光,以及欲言又止的表情。 张启贤扯了扯唇角,瞥了小表弟一眼,露出一抹幸灾乐祸的笑容,一路上任由自己说破嘴,这家伙硬是不露口风,看他现在怎么办,张启贤心里气呀,越发觉得自己在小表弟面前没有威严。 话说,就他那副德行,下限都没有,哪还来的威严。 黎耀楠视而不见,如往常一般跟众位同僚打招呼,接着继续自己的事情,仿佛昨天什么也没发生过。他的这种态度,让旁人反而不好插言,毕竟这是王大人的家事,他们出的哪门子头。更何况,谁不知道,黎耀楠此人,就是一个刺头! 黎耀楠心中冷笑,懒得理会众人的心思,原本头上没有屎,难道他还要将屎盆子往自己的身上扣? 张启贤无语,他想象中的责难呢?小表弟舌战群酸腐的场面呢?为何今日竟如此安静。 无奈中,张启贤回到自己的位上,各做各的事情,翰林院今日很和蔼! 王大人等的急了,昨日算计黎耀楠,既然被他逃脱,下药的事情肯定曝光,只是王宏远很自信,黎耀楠绝对不会有证据,所以他今日正等着,等着黎耀楠前来找他算账,亦或者是为自己辩解,无论哪一样,他都很有把握,自己儿子被欺负了是事实,众位同僚亲眼所见,他就不信,黎耀楠还敢不负责任!

上一篇   79079

下一篇   81081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