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8

黎耀楠意兴珊阑,顿时没了兴致:“行了,你下去罢,有事我再叫你。” “那行,客官您慢用,小的就不打扰了。”店小二自然看出他兴趣缺缺,虽不知这位公子为何变脸,但银子已经到手,管他干嘛呢。 黎耀楠有一口没一口吃着饭菜,举止虽然随意,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优雅,这也是店小二为何一眼就看中他,对他特别热情的原因,事实证明店小二的眼光没错,他看中的这位客官一上来就打赏了他一两碎银子。 黎耀楠身穿着一件青色儒衫,看起来虽然瘦弱,顾盼行走之间却自有一股风流,眉宇间不经意流露出的风华慵懒,竟给人一种华贵逼人的错觉。 “请问我能不能拼个桌?”一位十几岁的少年在对面坐下,看穿着像是一位富家子弟。 黎耀楠四下看了一眼,发现醉仙楼已经客满,转头白了少年一眼,淡淡道:“你随意。”他坐都坐下了还问什么,反正自己已经吃的差不多,醉仙楼的东西虽然不错,但对于惯常出入五星级酒店的人来说,味道还是欠了点。 “这位兄台贵姓?”少年笑意盈盈,也不在意黎耀楠的冷脸,豪不客气给自己倒了碗儿茶。 黎耀楠无语,没见过这么自来熟的。 少年接着说道:“我姓杨,名毅,字青岚,洛州人士,刚来扬州没多久,你呢?”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,面对杨毅一脸真挚,黎耀楠实在很难拒绝,只是他也没打算深交,淡淡道:“我姓黎。” 杨毅高兴的拍了一下手掌:“原来你也姓黎,跟黎家二公子是一个姓呢。” 黎耀楠唇角抽搐了一下,他就是黎家二公子好不好。 杨毅也不等他搭话,继续说道:“听你们刚才说起黎家,兄台似乎不甚赞同,你认识那位黎家二公子吗?” “不认识。”黎耀楠不动声色,心里却升起了淡淡的戒备。 “我也不认识。”杨毅一脸笑意,灵动的眼眸四处转了一圈,悄悄凑近黎耀楠耳边:“我才不信呢,继母肯定不会对原配的孩子好,我叔叔的女儿可惨了,明明才二八年华,却硬是被继母配给一个糟老头。” 黎耀楠怔了怔,没想到他说的是这回事,不过想想也是,就他如今的身份,旁人又有什么可图,更何况原主也不认识什么人,更不要谈结仇,心中的戒备渐渐淡了下去。 只见杨毅一脸失落:“可惜我当年年纪小,帮不上忙,堂姐嫁过去没两年就去了,只留下一个孩子,如今跟着姨母过活。” 黎耀楠心中疑惑,这孩子是不是太随便了,这样的私事事,竟也拿出来说。 不过,这终归是别人家的事,黎耀楠并不放在心上,淡淡道:“你也别伤心,说不定她下辈子,能投胎到一个好人家。”他不就是这样吗?穿越虽不比投胎,但情况也差不多。 “嗯,你说的对,堂姐那么人好,一定能投个好胎。”杨毅肯定点点头,脸上阴霾尽散,唇边又浮起灿烂的笑容,好奇的看着黎耀楠,问道:“你对黎家二少爷的婚事怎么看?” 黎耀楠蹙眉,心中有些纠结,这话让他怎么回答。 杨毅似乎也不在意他的答案,继续说道:“听说大前天,黎二少爷被气得吐血昏迷,是对婚事不满呢,所以我才说嘛,继母哪能对前妻的孩子好。” 听说?黎耀楠心里腾升起一阵烦躁,没想到黎府的事,竟弄得人尽皆知:“你还听说了什么?” 杨毅摇了摇头,一脸无辜:“没了,谁有心思关注这个,只不过是一星半点的流言罢了。” 黎耀楠松了口气,没好气的瞪了杨毅一眼,实在不知说他什么好。 只听杨毅又接着问道:“你对双儿怎么看?” “没什么看法。”黎耀楠懒洋洋的回答,他说的其实是事实,对于双儿,他虽然感觉有些怪异,却不存在任何偏见,双儿也只不过是人类的一种罢了。 “那要是让你娶双儿呢?” 黎耀楠嗤笑了一声:“怎么可能,我不会娶双儿。”他又不喜欢男人,黎耀楠此时显然已经忘记,他即将娶过门的媳妇就是双儿。 杨毅气急败坏,很不满黎耀楠的敷衍:“我是说如果,如果让你娶个双儿。你会不会不满,会不会对他迁怒。” “娶就娶呗,还不是那回事儿。”黎耀楠很无所谓,对于他来说,娶谁不是娶,也就那样。 杨毅急切的问道:“那你会不会对双儿迁怒,会不会对他不好?” 黎耀楠蹙眉,心中却狐疑起来,杨毅这话里话外,怎么尽是绕着双儿转,上下打量了他一眼,发现这杨毅生得竟唇红齿白,跟个姑娘似得,要不是颈间的喉结,他说不定还会认错性别,迟疑了一下,说道:“如果他是无辜的,为什么要对他迁怒,既然娶了媳妇回来就要对他负责,你是不是遇见什么难题?” “没有,记住你所说的话。”杨毅兴奋的站起身,饭也不吃了,拍了下黎耀楠肩头:“我还有事,先走了,改日再请你吃饭。” 杨毅说完就脚底抹油,一溜地烟跑了,只余下店小二焦急的声音:“喂!客官,你的饭菜好了,你还没付钱呢......” 黎耀楠莫名其妙,无奈的摇了摇头,只当杨毅是小孩子心性,他虽然穿越到古代,但思维还没转换过来,十四五岁的孩子在现代来说,还是个中学生呢,他并没有把今天的偶遇放在心上,见店小二眼巴巴看着自己,黎耀楠摸摸鼻子,只能自认倒霉,问道:“多少银子,算账。” 店小二见有人付账,立马喜笑颜开:“统共十七两八钱。” 黎耀楠咂舌,只觉得今天亏大了,看了眼尚未动过的饭菜,郁闷掏出荷包,取出十八两银子:“不用找了。” “谢客官,欢迎下次再来。”店小二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细缝,鞠躬哈腰把他送到门外。 黎耀楠这时并不知道,杨毅在离开醉仙楼以后,竟以一种飞快的速度,往南大街奔去,到了一座三进宅院前才停下,只见那宅院的匾额上,正赫赫写着林府两个大字。 门口伺候的人一看见他,就立马迎了上来。 还有人笑着跟他打趣:“表少爷回来啦!今儿怎这么早。” “去,少跟我贫,九哥在哪?”杨毅笑骂,作势便要去打他。 那人闪身让开,指了指花园处,笑着说:“九少爷跟四少爷在下棋。” 杨毅听后也不多言,急匆匆就往花园走。 现在正金秋八月,花园里桂花开得正好,大老远杨毅就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,急切的心情突然就沉淀下来,脚下不自觉放缓了步伐,就好像生怕打扰到什么一样。 花园中的凉亭里,两个年轻男子正相对而坐,中间的石桌上摆放着一张白玉棋盘, 紫衣男子执黑子,他此时正眉头紧锁,双目紧紧盯着棋盘,手中的黑子举棋不定,他年纪大概二十上下,长得剑眉星目,丰神俊朗,如雕刻般的五官蕴藏着锐利,整个人都给人一种沉稳可靠的感觉。 白衣少年执白子,手下不假思索,棋子步步紧逼,眼看就要吃掉黑子的半壁江山,端看他一副清华如莲的模样,任谁也想像不到,他下棋手法竟如此狠厉。 倏然,棋盘的局势一变,黑子置之死地而后生,转瞬压过白子的风头。 白子当机立断,自断一臂,紧接着再一次向黑子逼近。 杨毅悄悄走到他们身后,观棋不语,他知道九哥下棋的时候,不喜欢旁人插言。 过了好一会儿,紫衣男子轻叹了一声:“我输了。” 白衣少年低首敛眉,轻轻拨弄了一下棋盘,明明毫无生机的黑子,转瞬又出现了一道曙光:“你没输,你只是狠不下心罢了。” “你只要......”白衣少年一手执黑子,一手执白子,不到一会儿功夫,白子就已经被逼到了绝路。 “轩儿。”紫衣男子心疼唤了一声,宽厚的手掌轻轻滑过少年的脸庞,就好像想要抚平他所有的愁绪一样。 “我没事。”被唤作轩儿的少年淡淡一笑,明明那么年轻的一张脸,却仿佛有着数不尽的沧桑,抬眼看着四哥,目光中露出一抹柔和:“下棋罢了,你想什么呢?” 林志远苦笑,他能不多想吗?打从那件事发生以后,轩儿就像变了个人一样,行事作风果断狠辣,不给自己留余地,也不给旁人留余地,对自己狠对旁人更狠,就跟刚才的那盘棋一样,这让他怎能不担心。 “四哥,九哥。”杨毅不甘心被冷落,脆生生的唤道。 林以轩抬了下眼皮,只当没听见。 林志远诧异的看他一眼:“咦!你怎么回来了?” 杨毅被气得直跳脚,他们欺负人。 林以轩笑了起来,清浅的笑容如花绽放,竟是让满园秋色都失了色彩,面对这个小表弟,他的心总是特别柔软。 林志远也不逗他了,笑着问:“说吧,有什么事?”小表弟尾巴一翘,他就知道他要干什么。 “你们猜我今天遇到谁了?”杨毅一脸神秘,声音拉得老长。 林以轩神色淡淡的,俊秀的脸上有着说不出的冷漠。 林志远颇为无奈,小表弟这几天跑得不着屋,下人早就跟他汇报过,杨毅这些日子干什么去了,若不是他派人从中护航,小表弟到底是个双儿,虽然是充作男子养大,难道他真以为自己能在扬州城里瞎胡闹,还不出问题吗? “我今天碰见哥夫了。”杨毅也不等他们说话,就自顾自的说道。 林以轩脸色一沉:“什么哥夫,别乱叫。” “为什么不能叫!”杨毅倔强的盯着林以轩,双眼迸射出一种刺眼的光芒,复杂得让人分不清里面的情绪:“我去看过了,哥夫虽然矮了点,瘦了点,但绝对没有传言中那样无能,九哥你若是心有所属,说出来,弟弟哪怕拼了命也要帮你达成心愿,但若那男人是孬种,不敢站出来,九哥,你就好好过日子吧,不然,我心疼。” 林以轩转过脸去,拼命不让自己的泪水掉下来,他以为自己的泪已经流干了,他已经告诉过自己不再哭,为什么心里还会那么难受。 林志远沉默了下来,其实他也很好奇,那一个男人究竟是谁,他的弟弟性情柔和,温文如玉,从来都循规蹈矩,一个月前却突然发现跟人私奔,相约京郊的柳树林,当时没抓到那个男人,弟弟死都不肯说出他是谁,让他们就算着急也一筹莫展。 只是从那之后,弟弟的性子就变了。

上一篇   7007

下一篇   9009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