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9079

却说黎耀楠这边,回到家,身体的欲望,早已占满了所有思维。 “快,送我去正院。”下了马车,他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,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,他要赶快见到夫郎。 下人见主子情况不对,也不敢耽误,扔了一锭银子给车夫,急忙扶着主子快步往正院走去。 林以轩刚刚得到消息,听闻夫君今日醉得不行,吵着要见自己,赶忙将小旭儿交给奶娘,疾步走向门外,他知道夫君不是那么没分寸的人,从前在外面喝酒,从没有烂醉如泥过。 匆匆来到院中,下人已经将黎耀楠送至正院门口。 林以轩看见夫君完好无损,心里松了口气,上前几步,从下人手中接过夫君,稳稳将他扶住。 黎耀楠感觉到夫郎的味道,胸口的沸腾的□□再也压抑不住,紧紧抓住夫郎的手,大步走向屋内,模糊中他知道,这里不是办事的地方。 “夫君。”林以轩惊呼,手腕传来一阵刺痛。 黎耀楠充耳不闻,只拉着他往屋里走。 “痛!”林以轩忍着手腕的疼痛,很明显发现夫君不对劲,根本不像是喝醉的样子。 进屋后,亲吻如雨点般洒落,黎耀楠双眼赤红,整个人如野兽一般,粗鲁地撕开夫郎的衣裳,毫不顾忌地捅了进去。 “啊!”林以轩痛得倒吸一口凉气,来不及思考太多,身体便被一波波冲刺侵袭,这时他哪还猜不出,夫君此时的模样,分明是中了烈性药。 林以轩心中暗恨,又有一些欣慰,心头涌出一种感动,至少夫君知道回来找自己,没有在外面乱来,哪怕身上在疼,他也觉得心甘情愿。 屋内传出一阵阵暧昧的声音,周围下人赶紧散去,作为林以轩的臂膀,春纤心思灵巧,从前在景阳侯府,什么龌蹉的事情没见过,急忙让人前去打听,姑爷今晚究竟去了何处。 “啊!” “慢点——” 娇媚的低吟,沙哑的怒吼,屋内急促的喘息声,这一晚也不知折腾了多久,两人做完一次又一次,直到累得精疲力尽,黎耀楠才沉沉睡去,脸上的红潮也渐渐褪了下来。 林以轩疲惫不堪,身体又累又痛,然而此时他却毫无困意,只要一想起夫君差点和别人发生关系,他心里就怒火中烧,浓烈的恨意在胸口翻滚,恨不得毁天灭地,哪怕拖着所有人一起下地狱也在所不惜。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,夫君就是他的逆鳞,竟敢将主意打到夫君头上,林以轩面容阴沉,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阴狠的气息,心里恨得咬牙切齿,此仇此恨焉能不报。 “来人。”林以轩眼中的目光狠辣果决,明明清脆的声音,却让人觉得犹如寒冬腊月里的寒冰,冷至心底。 “奴婢在。”春纤急忙回应,小心翼翼低下头,一看公子的神色,她便明白今晚确实有事发生。 “备水沐浴。”林以轩面无表情,冷冷道:“你去查,今晚究竟发生何事,天亮之前我要得到消息。” “是。”春纤福了福身,恭敬道:“奴婢已经让人去问过,听车夫说,姑爷今日去了王宏远王大人府上。” 林以轩瞳孔一缩,拽住被子的手青筋凸起,王宏远? “行了,你下去罢,将事情再去打探清楚。”林以轩身上的戾气变得更加严重。 春纤欲言又止,担忧地看了主子一眼,想了想,还是退了出去,既然姑爷回来了,她想,主子只是一时气愤,应当不会有什么大问题。 林以轩气得胸口疼,没想到竟是王宏远那贱人,上辈子的老熟人,也怪他近些日子太忙,小旭儿的生辰宴,黎府安定的生活,夫君对他的疼宠,让他忘了心中警惕,忘了有些人并不是你不招惹,人家就不会算计。 王宏远本人并不出名,官位也不高,但他有一个济南知府的哥哥,还有一个身在端王府当侍妾的女儿,五年后女儿母凭子贵,升至侧妃。另外他还有两个庶女,一个嫁与济南同知为继室,另一个嫁与金陵府尹为妾,除此之外,他家双儿纯真无暇,入了太子府为侍君,这也是自己为何知道王宏远的缘故。 只是现在这个时候,他的儿子和女儿,应当还没有出嫁,就不知夫君遇到了谁? 林以轩唇角扯出一抹冰冷的弧度,无论是谁,敢打夫君主意,全部不得好死。 林以轩迅速理清来龙去脉,王宏伟是六皇子是暗线,明面上却站在太子那边,王宏远是他亲弟弟,帮助六皇子也不足为奇,只想他想不明白,六皇子为何会盯住夫君,按照道理来讲,他不是那么沉不住气的人,上次琼林宴,这次鸿门宴...... “公子,水来了。” 冬雪恭敬的声音打断他的思绪,林以轩干脆不再多想,管他什么原因,欺负到夫君的头上,了不起一锅端了,他倒是很想看看,倘若太子发现王宏伟是六皇子的人,该是怎样一副精彩的表情。 “抬进来罢。”林以轩淡淡地说道,收敛心中的情绪,他已经布局得差不多,既然六皇子胆敢再次犯到他手上,那就要承受得住后果。 林以轩挥退下人,缓缓沉入水中,身上布满了淤青的痕迹,狠狠瞪了熟睡的夫君一眼,林以轩下定决心,这一次不仅要给旁人好看,还要给夫君涨涨记性,否则下一次再遇到这样的事情,如果自己不在身边怎么办,只要一想起这种情况,他心里就一阵阵发疼,疼得几乎要喘不过气来。 洗完澡,林以轩找了一件高领里衣,将自己遮得严严实实,这才躺在夫君身边,感觉到夫君温暖的气息,心中渐渐安定下来,幸好,幸好夫君回来了,他们之间没有旁人,也不会再有旁人,他一定会紧紧抓住这个男人。 这一晚,注定是一个难眠之夜,睡了并没多久,天就蒙蒙亮了。 黎耀楠从睡梦中醒来,只感觉头疼得厉害,胃里似乎还犯着恶心。 “你醒了?”林以轩勉强撑起身子,唇边挂着浅浅的笑容,清澈见底的眼眸中,担忧尽显无遗。 黎耀楠一愣,昨夜的记忆瞬间回笼,一头从床上坐起来,脸色变得很难看,被人算计,还是被人用这种窝囊的办法算计,他心里恼火得很,对王大人简直恨之入骨,他平生最烦的就是这种美人计,对于下药更是深痛恶绝。 “夫君,你怎么了?可有不适?”林以轩面色苍白,紧张得立马就要起身。 “无碍。”黎耀楠回过神,一眼便看见夫郎虚弱的脸庞,明明浑身无力,却还强撑起一抹笑容,黎耀楠只觉得心中一痛,急忙扶住他:“你快躺着,我没事。” “真的没事?”林以轩认真的看着他,像是在确定什么一样。 黎耀楠使劲地点点头,很快发现夫郎的衣衫不对,大热天的,哪个会穿高领衣裳。回想起昨夜的事情,黎耀楠脸色一变,迅速扯开夫郎的衣裳。 “别——”林以轩此时已经来不及遮掩,急忙缩了缩身子,将被子盖住身体,尽量不让夫君看见自己身上的痕迹。 只是,这又怎么可能,黎耀楠心中愧疚,看向夫郎的眼神又爱又怜,不用想也知道,自己昨晚多么粗鲁。 “我没事,真的。”林以轩紧紧拉住他的手,慎重其事的保证道。 然而林以轩越是这样,黎耀楠心里越是难受,他不能原谅自己,竟然如此伤害夫郎,特别是瞥见床上的斑斑血迹,心里似乎被揪了一下,疼得令人窒息。 林以轩柔柔一笑,轻轻靠在他身上,温柔的嗓音带着一种安抚人心的力量,一遍又一遍冲刷着黎耀楠的理智:“我很开心,真的,夫君能在那个时候回来,你不知道我有多高兴。” 林以轩眼中泪光点点,脸上的笑容如梦似幻,字字句句充满了他的情感,以及他内心深处懦弱的期盼:“夫君不要别人好不好,就我们两个人,好吗......” “以后不会了。”黎耀楠从来都不知道,夫郎竟是如此不安,看着夫郎那抹含泪的笑容,心口似乎被什么撞击了一下,他觉得自己这次恐怕是泥足深陷,再也爬不出来了,并且他也不想爬出来,得妻如此,夫复何求。 动作轻柔地将夫郎揽在怀中,黎耀楠生怕弄疼了他,心里又是自责,又是心疼,亲了亲他的额头:“乖,别多想,夫君这辈子,有你一人足以。” 林以轩得到满意的答案,满怀依恋地埋在夫君胸口,在黎耀楠看不见的地方,眼中的精明一闪而逝,唇边扬起一抹优美的弧度,聪明人绝对不会只知抱怨,他会想尽办法,让夫君更疼自己。 林以轩确实做到了这点,用自己身上的伤痕,让黎耀楠充满内疚,深深给他涨了一次记性,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中过招,也没发生过类似的事情。 不过,此时还不到放松的时候,想也知道,今日前去衙门,肯定还有一场硬仗要打。 黎耀楠冷笑,王大人若想用名节困住自己,恐怕打错算盘了,别人的死活与他何干,男人面对此事,最多添几许风流韵事,想给他套让仁义的帽子,也要看他接不接。

上一篇   78078

下一篇   80080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