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8078

“黎大人好酒量。”王大人笑着说道。 黎耀楠并不接话,只回以淡淡一笑。 王大人见状,也不再劝他,转而跟旁人闲聊起来,别看翰林院都是一些读书人,黎耀楠细细数了数,除了刘大人和沈大人之外,其余人真看不出来,平日正儿八经,现在则放浪形骸,包括三表哥在内,都跟美女玩的津津有味。 “轻罗小扇白兰花,纤腰玉带舞天纱。 疑是仙女下凡来,回眸一笑胜星华。” 张启贤挑起身边美人下巴,轻声赞扬。 “好,好诗,张大人请。” “请!”张启贤端酒一饮而尽,眉宇间意气风发,身边娇小的女人含羞带怯,一双眼睛水汪汪地看着他。 张启贤看得那是又爱又怜,嘴上情不自禁地念道:“瓠犀发皓齿,双蛾颦翠眉。红脸如开莲,素肤若凝脂。” 黎耀楠懒得管他,反正表哥自有分寸,如若什么女人都能带回家,表哥的后院肯定装不下。 黎耀楠百般无聊,有些搞不懂所谓风流才子的含义,转头跟刘大人说起闲话。 可能是酒喝的有点多,说着说着,黎耀楠脑袋有些发晕,身体开始发烫,揉了揉额头,自己莫不是感冒了,心里总感觉有些不对,不过情况并不严重,他也没放在心上,只期望酒宴快点结束。 “黎大人可是喝多了?”刘大人关切地问道,眼中闪过一抹担忧。 黎耀楠摇了摇头,忍住身体的不适道:“无碍,我的酒量还行。” 刘大人点点头,没再多说什么。 这时旁边突然传来一声惊呼,上菜的丫鬟,脚下不知被什么绊了一下,整个人往黎耀楠身上倒去。 若是风流雅士,或者正人君子,此时肯定会张开双手,顺手将丫鬟接住,只是换成黎耀楠,他的身手敏捷,动作迅速,一听见声响,立即起身,身影极快地站至一旁。 “哎哟!”那丫鬟扑倒在桌子上,身上沾满残汤剩水,扶着腰肢起不了身,哪还有一丝美态。 “......”众人被这里的动静吸引目光,看见美貌丫鬟的惨状,无语的人不止一个,万万没有料到,黎大人竟如此不知怜香惜玉。 黎耀楠蹙眉,心中有些不满,他也被殃及池鱼,弄脏了衣裳,衣袍下湿了一大片,正好他身体不适,便向王大人拱了拱手道:“下官失礼,怕是不能久陪了,还望王大人见谅。” 王大人满脸歉意:“黎大人快别如此,都是本官治家不严,犬子与你年岁相当,换身衣裳再走可好,不然这......。” 黎耀楠想想也是,身上湿的确实不好受,特别是还有一股子菜味,笑着道:“那便有劳了。” 接着,一个面容清秀的丫鬟上前,恭敬地请他离开,至于刚才摔倒的丫鬟,也在旁人的帮助下被抬了出去,估计是扭到腰了,至少几天下不了床。 越往里走,黎耀楠的身体越不适,身上似乎烫得更加厉害,□有些蠢蠢欲动。 走着走着,黎耀楠顿住脚步,心头突然一凛,目光犀利地注视着带路的丫鬟:“此乃何地?” 丫鬟被吓了一跳,急忙道:“这是北苑,公子住的地方在前面,莲香已经去拿衣裳,黎大人若是着急,不如在厢房等候,奴婢去去就来。” 黎耀楠想了想,觉得进入人家公子院中不好,便道:“我去厢房等候。” 丫鬟巧笑嫣然应了一声,黎耀楠心中一动,莫名觉得这丫鬟很有几分姿色,肌肤柔滑,身段玲珑凹凸有致,不知将她压在身下,会是怎样一种销魂的滋味。 黎耀楠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,赶紧甩了甩脑袋,他心中只有夫郎。 丫鬟将他带到一间厢房,急忙告退了一声:“黎大人稍后,奴婢这就去看看。” 黎耀楠点点头,随意找了张椅子坐下,脑海中浮现出夫郎的俏脸,身上燥热难忍,俊朗的脸庞泛起一阵阵红潮。 这时,外面传来一阵响动,房门轻轻被打开,黎耀楠脑袋昏昏沉沉,只以为丫鬟送了衣裳来,他现在只想赶紧回家,将夫郎按在身下狠狠大干一场。 “黎大人。”一个娇柔地声音响起,一双芊芊玉手,轻轻抚至黎耀楠的胸膛。 好舒服,模糊中,黎耀楠只想要得更多。 那人心中一喜,双手极不规矩,来到黎耀楠身前,紧紧将人抱住:“黎大人,清儿愿意伺候您。” 王清媚眼含春,身上衣衫极为单薄,肌肤若隐若现,脸上画着淡淡的妆,粉面桃腮,别有一番韵味,前提是,这是一个女人。 黎耀楠哇地一声,吐了出来,身上酒醒了一大半,只是□却依然坚定,这时他哪还不明白,自己肯定是中招了,只怪他没往这处想,自从来到古代,从未接触过这样龌蹉的事情,哪怕一些风流才子,也自诩风流并不下流,他哪里能想得到,有人竟会下药。 “黎大人。”王清一脸委屈,泪眼朦胧,含情脉脉地瞅着他。 黎耀楠只觉得自己又快吐了,衣裳都懒得换,一把将人狠狠地推开,扭头就走,他一定要尽快回家,他不想发生任何不可挽回的错误,夫夫两的感情一旦产生裂缝,修补起来极其困难。 “黎大人,清儿仰慕与您,羡慕您与夫郎情深意重,您何为就不愿多看清儿一眼。”王清泪痕满面,痴痴地看着黎耀楠,若是能跟这样的人在一起,哪怕就是死了他也愿意,反正父亲不会让他好过,如果自己注定要被送人,他希望那个人是黎大人。 黎耀楠胃里范恶心,步伐走得更快了一些,心中暗道了一声好险,倘若前来的是个女人,说不定他就会把持不住,男人在某些方面,总是喜欢精虫上脑,特别是在那样的情况下,他不敢保证自己是否忍得住。 王大人真真好心思,见他爱重夫郎,便送来一个双儿,他不敢想象,假若夫郎知道自己对不住他,会是怎样一副伤心欲绝的表情。 不过,也多亏王大人心思重,看见那些擦脂抹粉的双儿,黎耀楠只会倒尽胃口,除了夫郎之外,他对任何双儿都不敢兴趣,只会觉得肮脏,太TM恶心了,被碰触过的肌肤,冒出不少鸡皮疙瘩,浑身上下难受的厉害,也不知是药效缘故,还是被恶心到了。 黎耀楠尽量使自己保持清醒,急匆匆离开王府,出了门,赶紧叫了一辆马车,径直报上地址,让人送他回府。 马车上,黎耀楠燥热难忍,发出阵阵低吟,衣裳头发变得凌乱,使劲咬牙,催促道:“快点。” “好咧。”马夫大声应道,夜间街上行人不多,他载的又是官大人,心中胆量变大了一些,挥着鞭子加速前行。 与此同时,黎耀楠离开之后不久,王大人左等右等,也不见他回来,于是便邀请众位同僚一起前去看看,生怕黎大人喝多了,若是出个什么闪失,他怕自己不好交代。 刘大人和张启贤心中担忧,自然点头应承,其他人也不好抛开不管,大家毕竟是同僚。 王大人带领他们来到后院,张启贤越走脸色越黑,小门小户的人家或许不懂,但对于官宦人家来说,后院哪里是外客能去的地方,张启贤心中恼火,隐隐透出几分焦急,唯恐自家小表弟在阴沟里翻船。 可不就差点翻船了吗?黎府原就无甚规矩,老夫人画虎不成反类犬,黎耀楠过继以后家中人丁单薄,娶的又是夫郎,内宅没那么森严,他哪里会想到这些,先前能反映过来,纯属觉得去了别人的地方不好,跟什么规矩礼仪扯不上半点关系,更何况那时他正晕晕乎乎,能够及时反映过来,已经实属难得,还指望他注意别的地方,怎么可能。 众位大人表情各异,贫寒出身的子弟,并没有觉得有何不妥,富贵人家的弟子,哪个不是人精,心中立马觉得不对,隐隐有了退缩的意思,不管发生什么事,他们都不适合参与进去。 只是,都已经来到这里来了,王大人又哪会容许他们离开。 当然,也有人目光闪烁,透着几许兴奋,早看黎耀楠不顺眼,他今日若能出个大丑,那才是大快人心。 一行人很快来到源清阁,屋内传来阵阵抽泣。 王大人脸色一变,怒火蹭地一下冒了上来,张启贤心中一紧,王大人那气势汹汹的架势,分明是想抓奸。 “砰!”地一声,王大人一脚踹开房门。 “爹——”王清哭地梨花带雨,楚楚可怜的抬起头,身上的衣衫半褪,露出洁白的肌肤。 看得外面一干人等面红耳赤,急忙转过头去。 王大人在屋里扫了一圈,没有看见黎耀楠,心里顿时有些不悦,暗暗瞪了自己儿子一眼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 还不等王清答话,张启贤急忙说道:“王大人,你看下官是不是先离开,你这......” 张启贤话语未尽,众人纷纷点头,王清虽然是个双儿,但到底是王大人的公子,不比那些烟花女子,他们在这儿确实不好。 王大人心中气愤,哪能依了他,否则今日岂不是白忙,冲着王清怒道:“哭什么哭,丢人现眼,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,今日家中宴客,你为何会来了这里?” 王清很快明白父亲的暗语,哭道:“孩儿未曾想到,后宅会有客人来,是以,是以......” “是以什么?”王大人勃然大怒:“你给我说清楚。” “孩儿在这儿看见了一位大人......”王清说完,垂下脸,低低垂泣。 “原来黎大人亵渎了令公子。”有人立马跟着起哄。 张启贤面色冷淡:“我看未必,王大人好家教,丫鬟竟把外客带入内宅。” 王大人面色一冷:“张大人此言何意,我儿住在沉香榭,距离源清阁不远,故而才让黎大人在此等待,谁知......唉!都是本官的错。” 王大人这一认错,原本觉得他不甚妥当的人,心中反而开始同情,毕竟黎耀楠是一男子,眼前这位却是双儿,男子遇到这种情况,最多添一段风流佳话,双儿却是没了活路。 有人心中不满,责备道:“张大人此言太过了。” 王清见状,一个劲的哭,只道自己没了清白,活在这世上也没意思。 张启贤心中了然,这是想给小表弟送人,只是这时他却不好插言,毕竟他不是当事人,也不知究竟发生了何事,再看众位大人的态度,分明对王大人同情居多,人家可是好心好意,才让黎耀楠来换衣裳,遇见王府公子,只能说是意外,了不起把人纳回去,娶妻纳妾,在他们眼中并没有什么大不了。

上一篇   77077

下一篇   79079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