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7077

六月二十八这天,黎府宾客满堂,认识黎耀楠的人,大部分今日都有前来。 翰林院同僚来的最早,纷纷献上贺礼,黎耀楠邀请他们先入内堂坐,紧接着,周潜和李明章到了,他们一个是御史之子,一个是北威侯嫡子,给黎耀楠撑了些许面子。 而后,威武将军府也来了人,大将军原本就是林致远的老师,林致远走后,林以轩将关系处理得很好,两家人经常走动,冬季林以轩送了新鲜蔬菜过去,夏季又送了不少冰,如今他的儿子满岁,将军府自然要给几分面子。 翰林院众人大吃一惊,黎耀楠平日并不显山露水,他们也只以为,黎耀楠仅仅是一个探花而已,没想到背后竟有如此多的人脉。 随着御前大学士叶大人送来贺礼,翰林院众人擦了一把冷汗,心中虽有小小嫉妒,但更多确是庆幸和钦佩,庆幸自己当初没有太过为难探花郎,钦佩黎耀楠没有借助外力,独自在翰林院奋斗,这种勇气可不是谁都能有。 若说从前还有人觉得黎耀楠道貌岸然,诡计多端,那么今日以后,大家只会敬佩,认为黎耀楠有骨气,是我辈之楷模。 没多久兵部尚书府送来贺礼,廉郡王妃也亲自抵达,小旭儿的满岁宴,达到另一个□□。 廉郡王妃很喜欢小旭儿,每次看见都爱的不得了,只叹息自己没有一个闺女,不然将来肯定要让小旭儿做女婿。 黎耀楠听说以后,擦了一把冷汗,心里暗道了一声好险,幸好廉郡王妃没闺女,他可不打算给儿子来一段娃娃亲,谁知长大以后,那女子会是什么德行,纵然古代规矩森严,不能自由恋爱,他也希望儿子能娶一个识大体的人,郡主,县主什么的,他儿子消受不起。 很快,宾客到齐,小旭儿抓周的时辰也到了。 林以轩抱着孩子,缓缓走了出来,小旭儿今日只穿了一件大红肚兜,脖子上挂了一块长命锁,两只小手拴着铃铛,头发只在额前留了一撮毛,一副吉娃娃的模样好不可爱。看见家中人多,小旭儿也不认生,小手晃得叮铛响,听得他咯咯直笑。 “阿父,阿父。”小旭儿看见黎耀楠,小嘴巴开始嚷嚷,小手还不停挥舞。 黎耀楠心中软软的,像是快要融化了一般,伸手将儿子抱过来,双手举得老高,小旭儿只以为是在飞飞,一边笑还一边拍手,两只小腿一蹬一蹬的。 “东临兄好福气。”李明章倾羡不已,神色中透着一抹向往,不知他将来的孩子,会不会有这么可爱。 周潜淡淡一笑,今日他出来一趟不易,虽没经过老子允许,不过他现在天天跟他老子对着干,也不差这一件事:“不如嫂夫人将来生了女儿,正好你跟东临做亲家。” “这倒是个好主意。”李明章心念一转,紧接着又犹豫起来,顿时觉得小旭儿不可爱了,神色也没那么热切,淡淡道:“还是要再等等看。”谁知这孩子长大后,会不会是个好的,总不能因为一时戏言,耽误女儿的一生幸福。 周潜扭过去闷笑,八字还没一撇呢,文渊就当真了,还不知东临愿不愿意,毕竟公主的女儿也不好伺候。 李明章立时反映过来,自己想的太多了,没好气地瞪了周潜一眼,还不是他挑起的话题。 随着他们两个闲聊,抓周的桌子已经布置整齐,宽宽的台面上,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物品,黎耀楠将小旭儿放在桌上,摸摸儿子脑袋,诱哄道:“乖,喜欢什么只管拿。” 林以轩自信满满,需知为了今日的抓周宴,他锻炼了儿子两个月,小旭儿肯定会给他争气。 “阿父,阿父,要,要。”小旭儿很快被满桌子东西吸引主意力,瞬间将他父亲抛之脑后。 林以轩的训练确实有效,小旭儿率先抓了一支笔,还不等旁人道喜,他将笔往胸前兜兜里一塞,撒丫子开始玩了,每样东西都要看一看,喜欢的就往兜兜里塞,不喜欢扔一旁,玩的不亦乐乎。 林以轩捂脸,怎么也没想到,儿子会来这一出。 黎耀楠似笑非笑瞥了自家夫郎一眼,小旭儿胸前的兜兜,也是夫郎的杰作,小旭儿现在已经养成一种意识,兜兜里的东西是他的,谁也不能碰。 “给,给。”小旭儿盯着父亲,很大方,将他不要的东西送人。 黎耀楠一脸嫌弃,这儿子到底像谁?从小就这么混账! 话说,不正是像了你吗? 终于,小旭儿玩够了,除了兜兜里的东西以外,大件物品,抓了一个算盘在手上,摇得哗哗直响,另一只手还拿着一本论语。 林以轩抚额,这算什么。 还是表嫂拍了下手,笑眯眯地说道:“瞧咱们旭儿多能干,将来肯定是个文武全才。”需知小旭儿的兜兜里,小刀,毛笔,官印,玉佩,小件玩意啥都有。 林以轩扯出一抹僵硬地笑容,把小旭儿抱了起来。 “爹亲,爹亲,给,给。”小旭儿一边说,一边掏出毛笔给爹亲,只以为自家爹爹喜欢,每次总要自己抓笔,不然还会生气,不给糖糖吃。 林以轩无语,他这就叫偷鸡不成蚀把米,默默接过毛笔,黎耀楠闷笑出声,难得看到自家夫郎吃瘪,实在有趣。 在场内宅妇人多,哪还有什么不明白,她们在家的时候,也会训练小孩子抓周,只是像黎旭这样的抓法,确实少见,廉郡王妃打趣道:“你这儿子真孝顺。” 林以轩面红耳赤,很快又得意起来,尽管他并未想到,旭儿会以为自己喜欢毛笔,但儿子将东西送给自己,可不就是孝顺吗? 一场抓周宴完美落幕,小旭儿今日可谓大出风头,见谁都笑,讨要东西那是毫不手软,胸前小兜兜塞得满满的,全是宾客逗着他玩,送的一些小玩意儿。 探花郎的儿子很可爱,第二天就传遍京城,尽管黎耀楠官位小,但架不住上门道贺的人多,就连郡王妃都亲自去了,黎耀楠自然也跟着水涨船高。 次日来到翰林院,黎耀楠很敏感的发现,周围人对他的态度更加亲切,就连平时对他近而远之的几位大人,遇见他也会点头问好,时不时套个近乎。 黎耀楠对此没有任何不适应,只更加利用众人的心态,跟同僚打好关系。 与此同时,六皇子妃早产下一个病弱的女儿,跟探花郎的儿子相比,六皇子觉得自己魔症了,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紧抓住林小九不放,只是每当听见九儿的消息,他心里的悔意更深一层。他到现在还没有儿子,心里忍不住会想,那个孩子,若是自己的儿子该多好,父皇肯定会喜欢,说不定还能在父皇面前长脸。 每个人都是这样,对比之下,总会觉得自己的生活不如意,然后又开始后悔从前。 林以轩万万没有料到,他这边给六皇子准备的回礼还没送出去,那边六皇子就给了他一个大“惊喜”,惊喜的他想吐血,想杀人,想将六皇子一脉连根拔起。 林以轩这一次是真的怒了,比任何时候都要愤怒! 黎耀楠在翰林院的生活,渐渐走上正轨,只遗憾再也没有见过皇上一面,现在唯一让他安心的是,上古演义的文稿,廉郡王府天天都要,有时候自己忙的忘了,那边还会派人来催。 当皇帝的人,果然心思莫测,若不是廉郡王暗示,他会以为皇上早已经不记得自己这个小人物,毕竟连续三个多月音讯全无,他哪怕再有把握,心中也会因为时间的消耗变得没低,皇帝的耐心确实非一般人可比。 这天下了衙门,王大人家中宴客,黎耀楠也应邀在其内。 原本他并不想去,不知为何,他总觉得王大人不怀好意,哪怕王大人笑的和蔼,看起来像个老实人,但他更相信自己的直觉。只可惜他不能拒绝,人家官位比他高,所有同僚都前去,总不能只少他一人,无奈中,黎耀楠只能跟随众人一起前往。 王大人安排的很周到,宴席、美酒、美人。 桌上美酒佳肴,场中美女翩翩起舞,丝竹乐声婉转动听,文人雅士最爱这个,各位大人兴趣盎然,偶尔还会吟诗一首。 唯有黎耀楠兴趣缺缺,现代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,古代的美女虽然更天然,但说实话,那眉那眼,那妆化的,跟现代姑娘没法比,自从有了夫郎之后,倘若一开始只是为了孩子,他才没有花天酒地,但是相处到了现在,夫郎的各种好,早已经刻入心底,他不想,也不愿,做出任何会令夫郎伤心的事。 他舍不得看见夫郎伤心,更舍不得看见夫郎的眼泪,他想,自己是爱上他的小夫郎了,那样全心全意待自己的人,让他如何不爱。 “黎大人可是不喜欢,要不再换几个前来。”王大人笑着打趣,眼中闪过一抹狭促。 “多谢王大人厚爱,下官志不在此,还请大人见谅。”黎耀楠浅浅笑着,并不在意旁人的取笑,他自有他的坚持。 刘大人身边也没美女,解围道:“黎大人独爱家中夫郎,王大人就别勉强他了,小心黎大人回去不好交代。” 王大人哈哈大笑:“原来黎大人还是一位痴情郎,是本官的错,自罚一杯,黎大人请。” 黎耀楠举杯回礼,一饮而尽,感激的看了刘大人一眼,觉得自己眼光不错,第一个就看中他了,刘大人确实是一位严谨的好官,做为朋友也够义气。

上一篇   76076

下一篇   78078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