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6076

人都说酒桌子上出朋友,这话一点不假,一餐饭后,大家详谈甚欢,无论旁人真心假意,至少表面上没有人跟他过不去,黎耀楠此计用的甚好,光明正大的阳谋,不仅竖立了勤奋好学的形象,还让旁人挑不出任何错处。 随后,他在翰林院的日子,开始变得忙碌,再也不存在无事可做这种情况,给他一点事情做,总比让他拿着一本论语好,翰林院的日子逐渐恢复平静,黎耀楠暂时立住脚跟。 听说夫君的丰功伟绩,林以轩乐不可支,就知道自己夫君坏透了,这一次赢的漂亮。 然而,黎耀楠却知道,现在的一切只是假象,他不能犯任何错误,不能被逮到任何把柄,否则立即会被打落云端。 黎耀楠勾起一抹冷笑,公事上他不会给任何人可乘之机,了不起见招拆招,这些对于他来说,其实不成任何问题,他只需跟大家维持表面的平静就好,感情都是处出来的,随着日久天长,情况自然而然会转好,翰林院不是某个人的天下。 “黎大人,这本《格物理学》中间缺了不少,你将他修补整齐。”郝经艺站在书架旁,从中抽取一本残页古籍。 “下官领命。”黎耀楠恭敬地说道,从怀里掏出一本薄册,刷刷刷,几笔登记在案。 “你这是......”郝经艺蹙眉,看不懂他此举何意。 黎耀楠微微一笑,谦虚道:“下官怕出错,记录在案比较方便。” 郝经艺点点头,不管心里怎么想,面上却不再多言。 黎耀楠拿着《格物理学》,将书随意翻看了一遍,缺什么少什么一一登记,接着拿着书,来到刘大人面前,刘大人平日为人严谨,看见黎耀楠,心中先是一紧,不动声色道:“黎大人可有何事?” 黎耀楠躬身行礼:“确实有事想请刘大人帮忙,这本《格物理学》,下官刚接到手,已经将其疑难登记在册,还请刘大人帮忙签字为证。” 刘大人一听这话,心里送了口气,紧接着又是一阵了然,眼中闪过一抹赞赏,这位黎大人行事还真是滴水不漏,作证只是区区小事,送他一个顺水人情又何妨。 不过,这字,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签的,刘大人先将《格物理学》翻开来看,对照册子上写的正确无误,这才挥笔写下自己的大名。 旁人看见之后,每个人表情各异,对探花郎的佩服更深一层,只有那些心思阴暗的小人,心里急得直跳脚,黎耀楠将一切摊开在阳光之下,如此,只要他自己不犯错,旁人休想栽赃陷害。 当晚,黎耀楠请了刘大人吃饭,算是感谢刘大人的帮衬。刘大人对这位新进探花,也多了些许好感,提示道:“格物一道,黎大人可有成算?” 黎耀楠颔首而笑:“刘大人放心,在下对格物略有心得,勉强算得上精通。” 刘大人点点头,黎耀楠行事,既然能放出话来,想必心里早有章程,勉强--精通,他看恐怕未必,既然勉强又如何精通,笑着说:“如此便好,黎大人谦虚了。” 黎耀楠淡淡一笑,旁人故意为难,他又如何不知,格物学对于文人来说是鸡肋,大部分人不屑此道,将《格物理学》交给他,恐怕是存了看笑话的心思,只可惜,对于一个现代人来说,他的算学比起古人高了几倍不止,区区《格物理学》他还当真不放在心上。 喝了几盅小酒,吃的酒足饭饱,黎耀楠跟刘大人的关系更近一层。 黎耀楠心里很满意,他不需要人人都喜欢自己,但在翰林院,他必须有自己的朋友,之所以选中刘大人,一是因为他行事严谨,二则是刘大人从不拉帮结派,是一位干实事的人。 一步一步慢慢来,总有一天,他会真正在翰林院站稳脚跟。 接下来几天,黎耀楠埋头与《格物理学》当中,不仅将书修补好,还挑了不少错处。 十天后,同样找人帮忙签字作证,黎耀楠这才将书交上去。 接下来依葫芦画瓢,只要他经手的事,全部都有这样一道程序,不少人也跟着有样学样,虽然过程比较繁琐,但有备无患总没错,说不准哪天就用上了。 黎耀楠每次请人签字过后,转头又会请人吃饭,跟大家的关系逐渐好转,在翰林院也算打开场面。 时间流逝的很快,转眼又是两个与过去,天气也随着夏季来临变得炎热。 林以轩很会做人,生怕夫君热着,以黎府的名义送了不少冰去翰林院,众位同僚对黎耀楠的感情那是飞速猛涨,原本认为他娶了双儿不好的人,对林以轩也大加称赞。 毕竟,对于六品以下的官员来说,尽管是在翰林院办事,身份却依旧低微,衙门里可没那么多冰供应,一般都是早早被上官拿了去,哪还轮得到他们。 今年翰林院特别凉快,坐在清凉的屋子里,吃着冰镇西瓜,黎耀楠只在心中赞叹,娶个贤惠老婆就是好。 所谓吃人嘴短,拿人手短,毛大人吃完冰镇西瓜,笑着邀请大家:“今天晚上我请客,福运来地字号房。” “一定,一定。”李大人笑着说道。 季大人也点了点头:“在下定会前去。” 黎耀楠现在跟大家的关系都很不错,笑着应了一声,接着说道:“本月二十八犬子满周岁,众位大人可不能缺席。” “恭喜黎大人。”刘大人拱手道贺。 黎耀楠急忙回礼:“多谢刘大人。” “黎少爷的抓周礼,王某定不会缺席。” “还未见过令郎,他应当是黎大人的嫡长子吧。” “恭喜黎大人,后继有人。” 黎耀楠一一道谢,随后向众人发了请帖,想起自家儿子,脸上笑得合不拢嘴。众位同僚见怪不怪,黎耀楠爱妻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,请客吃饭去的若是烟花之地,黎大人定会婉言相拒,被人笑话了也不怕,大大方方展示自己对夫郎的爱重。 有人摇头觉得他儿女情长,也有人并不放在心上,男子专情,顶多是一段风流佳话,不会对名声造成任何影响,反而会让人觉得重情重义。 皇上对他这一点满意至极,黎耀楠先前能够六亲不认,哪怕说得冠冕堂皇,自己对他才学也很赏识,但真正用起人来,却要仔细斟酌,如今有了弱点就好,皇上喜欢有弱点的臣下。 晚上回到家中,黎耀楠酒意微醺,每每看见正院里亮着的微弱灯光,心中均是一暖。 “你回来了。”林以轩浅浅笑着,跟往常一样迎了上来,先帮他打理衣裳,又擦了擦他额头的汗滴,接着让人端来解酒茶:“快点喝吧,免得明儿早上起来头疼。” 黎耀楠很听话,咕咚咕咚一碗解酒茶一饮而尽,将碗随意往桌上一搁,拉住夫郎的手:“旭儿今天如何?” 林以轩抿嘴浅笑,打从旭儿会喊爹,夫君每日回来总要问上一次:“旭儿很好,今日会说吃饭,还有要,要,走路的距离,也比昨日远了一些。” 黎耀楠心满意足,紧紧抱住自家夫郎:“谢谢你。”若没有夫郎在家中操持,自己在翰林院不会那么轻松,旭儿也不会养的那么好。 林以轩嗔他一眼:“跟我还说这些干嘛。” 黎耀楠呵呵傻笑,他只是有些感动,听见旭儿张口说话,特比是那一声声阿父,软软嫩嫩的声音,尽管口齿不清,听得他心里酸酸的,涨涨的,莫名产生了一种说不出的情绪,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,让他内心涌动,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发酵,感动的想要落泪。 跟他这边的惬意相比,六皇子最近火气比较大。太子越来越受父皇看中,其他兄弟哪还有说话的余地,原本心情就不愉,听见探花郎爱妻的传言后,心里更加难受,那个清雅如莲的人,本当该是自己的啊! 六皇子朝堂,情场两失意,但这种事情又不能拿到明面上说。 “禀六皇子,本月二十八黎大人之子满月,宴请翰林院同僚前去。”吴洪光想不明白,主子为何对探花郎那么关注,纵然探花郎下了景阳侯府的面子,但这跟主子又有何关系。 六皇子静默不语,没想到小九的儿子,都已经那么大了。 失意的人,往往都喜欢回忆曾经美好,再看后院里的女人勾心斗角,他的小九儿愈发显得纯真,只是他现在不能动,小九儿毕竟是旁人的夫郎,他不能被人逮到任何把柄,也不能破坏自己的布局,于是他将心里所有的怒气,通通发泄在黎耀楠身上。 俗话说得好,得不到永远都是最好的。林以轩若是知道六皇子的心思,一定会嗤之以鼻,他永远都不会忘记,六皇子那句喜欢曾经的你,说的是那么残忍,却又那么理直气壮,呵!真够恶心, 卞天和心情很不好,他是六皇子一脉,跟景阳侯府关系不错,原本以为对付一个小小的探花郎很容易,谁知琼林宴上,却让他吃了一个大亏。翰林院也让那小子混的如鱼得水,他觉得很没面子,只是有逮不到把柄,面对六皇子是怒气只能承受,心里下定决心,既然对付黎耀楠公事不行,那就从私事下手。

上一篇   75075

下一篇   77077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