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5075

周潜心情愉悦,心里仔细盘算了一下,越发觉得此计可行,无论他怎么闹腾,只要有爹帮忙打掩护,他的名声不仅不会受损,说不定还会因为分出府,搏得不少同情。 黎耀楠貌岸然,为周御史哀叹一声,有了这么一个儿子,想想都觉得辛苦。 李明章心中好笑,周御史平日古板严肃,家中门风森严,阿潜从来不敢出乱子,他有些想象不出,周御史跟在阿潜屁股后面收拾烂摊子,会是怎样一副景象。 只不过,李明章担忧地看了周潜一眼:“周大人若要动家法,你也别硬抗。” 周潜点点头,他知道此计一旦实施,皮肉之苦少不了,只是,他从前受的皮肉之苦还少了吗? 黎耀楠附和道:“你爹要是打你,你就哭,最好哭得街坊邻居都知道,对了,我表哥住在你家隔壁,需要帮忙,只管吱声。” 周潜满头黑线,还哭,他成什么了,不过心里终究感谢黎耀楠的好意。直到不久之后,当他被老子打的皮开肉绽,哭得稀里哗啦,这时他才明白,黎耀楠的用意,如果很丢人地大哭一场,让人瞧瞧他的惨样,可以看见他老子难受,他觉得值了。 几人喝茶聊天,揭过这一茬不提,这是周潜的家务事,点到即止便可,旁人不易插手太多。 接下来的日子很平静,七天后,挑了一个黄道吉日,张启贤搬去张府。当天大摆宴席,不少同科进士都来了。 林以轩忙得脚不沾地,黎耀楠有些心疼,暗暗责怪表哥,家里没个主事人,还摆什么宴,累得他家夫郎都瘦了,小旭儿也想爹亲了。 林以轩心里也气,就知道三表哥会得寸进尺,跟黎耀楠不同,他一点也不担心三表哥会在官场吃亏,需知脸皮越厚的人,混得越开。自家夫君虽然也是厚脸皮,但夫君傲在骨子里,看不上的人绝不结交,哪跟表哥一样,朋友满天下,一场宴席办下来,宾客如云,累死他了。 张启贤搬了新居,夫夫两彻底安静下来,黎耀楠这些日子恢复了上古演义的著作,每天两章,准时送去廉郡王府,至于会不会传到皇上手中,黎耀楠并不担心,他现在只要安心等待朝廷派官就好。 一般来说,新科进士,一甲均会派往翰林院,二甲择优而取,不出意料,他应当是翰林院编修。 林以轩闲下来以后,一门心思钻在自己的布局里,眼看夫君要任职,万事他必须提前做好准备,有道是人善被人欺,只要夫君能给旁人一点厉害瞧瞧,任谁做什么事情之前,总要先掂量几分,目前京中局势,几位皇子的争斗才刚开始,他不愿,也不想夫君参与其中。 三天后,朝廷下来旨意,黎耀楠任翰林院编修一职,正七品。张启贤也被派往翰林院,任八品笔帖式,两兄弟算是分在了一起。 次日一早,黎耀楠穿好官服,前去翰林院报道。早知自己会受冷待,看见旁人各忙各的,仿佛自己是个透明人,黎耀楠并不意外,径直找到负责官员,将他登记在案。 接下来,遇到不懂的事情就问,人家不理会他没关系,黎耀楠逮着谁问谁,也不管旁人脸色是否难看,文人自诩礼仪风范,遇到黎耀楠这种人还真没办法。 板着脸,黎耀楠只当看不出来,讽刺他,黎耀楠面色无辜,态度谦逊,只是那一张嘴皮子,说出来的话绝对会让人无地自容,堪称人见人衰。 如此,他在翰林院的第一天混过去了,比张启贤还不如,至少张启贤还混了两个朋友。 黎耀楠蹙眉,心里大概有些明白,自己今日受到的待遇,跟卞天和无不关系,一天两天没什么,但若长此以往...... 黎耀楠冷笑,他有的是耐心慢慢熬,卞天和再大,也大不过皇上,只要他抱紧皇上大腿,还怕翰林院风向不变?不过是区区冷待而已,他受得住。况且,他也不是没有对策。 疲惫的回到家中,看见忙来忙去的夫郎,活泼可爱的儿子,黎耀楠心里的那一点郁气,瞬间一扫而空。 “你回来了。”林以轩浅笑着迎了上去,先帮他打理衣裳,然后端了碗茶,关切道:“累不累,要不要先去梳洗一番。” 黎耀楠摇了摇头,拉住夫郎的手,让他坐在自己腿上:“不累,就是闲的慌。”旁人根本不给他分派事情做。 林以轩略一思索:“你可以同叶大人交往,他是哥哥的好友,当初明微书院的举荐信,也多亏了他帮忙。” “嗯!”黎耀楠轻啄了一下夫郎嘴唇:“别担心,我处理的好。”人情不能乱用,这么一点小事都需找人帮忙,岂不是显得他无能,也会让人看低一等,实非上策。 林以轩不再多言,官场上的事情,他其实懂的不多,前世今生他都在内宅一方天地,了解的也全是阴谋诡计,若论阳谋正道他确实落了下风。 接下来的日子,黎耀楠成了翰林院的鬼见愁,逮谁问谁的德行,弄的许多人无言以对,简直怕了他了,偏偏黎耀楠还装出一副勤奋好学的样子,不知内情的人,看见了只会赞扬。 就连皇上听说以后都连连点头,此子勤奋上进,孜孜不倦,是个好的,他日定可担当大用。而这时皇上手中拿的,正是上古演义的文稿。 黎耀楠的存在感,刷得很成功。 此时,他在翰林院任职,已经一个多月。 黎耀楠其实很有眼色,惹不起的人绝对不惹,翰林院又不是卞天和的地盘,几位长官乐得看笑话,反正火又烧不到他们身上,翰林院历来是清水衙门,来往的也全是文人雅士,鬼见愁的场面,可谓百年不得一见,这究竟要多好学,才能将一干人问得人见人躲。 “杨大人。”黎耀楠笑眯眯喊道,手拿着一本论语走过去,别以为他不知道,这位杨大人,昨天看他愤怒的神情。 杨世凯一脸警惕,退后几步,此时他若穿上女装,再换上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,绝对是一出纨绔大少强逼良家妇女的戏码。 周围只当看不见,纷纷站在一个安全距离之外,低着头不停忙碌,只有眼神时不时地瞟过来。 黎耀楠恭谦有礼,姿态摆得极低:“早闻杨大人才学出众,下官学识浅薄,实在惭愧,昨见杨大人似乎有不同见解,终决定厚颜相寻,还忘杨大人不吝赐教。” 杨世凯的身体很僵硬,实在挤不出笑容,整个翰林院谁不知道,黎耀楠问出的问题,定然不易解答,明明先古圣贤都那样解释,可从黎耀楠口中,却能问出另一种疑惑,并且还引人深思,觉得很有道理,若是不想名誉扫地,最好别遇到黎耀楠,不然传出去的话,他还怎么见人,如此简单的问题都回答不了。 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黎耀楠问的人多,丢人的不止一个,所谓法不责众,最多被同僚笑话,却不会有什么大影响。 杨大人现在后悔了,昨天不该情绪外露,他只是有些不服气,明明黎耀楠是个新人,上面人还特别叮嘱,不能跟他关系太好,凭什么他能混的如鱼得水。 是的,黎耀楠用自己的方式,在翰林院里混开了,跟同僚交情谈不上多深,但都能说得上话,因为你要是摆脸色,黎耀楠绝对会用光明正大的问题,将你弄的求救无门。 幸灾乐祸的情绪谁都有,一个人倒霉之后,喜欢看见另一个倒霉,不知不觉,就跟大家拉近距离,见面会点个头,问个好,只是黎耀楠若拿着一本论语在手上,这个时候,谁见了都会退避三舍,这是他们现在养成的默契。 听见黎耀楠的问话,周围悄悄旁观的人,脸上均露出一副了然的表情,杨大人被探花郎报复了,真小气。 从前被黎耀楠问过的人,虽然心中腹诽,但见杨大人一脸僵硬,心情还是很不错。 只听黎耀楠虚心的问道:“下官冥思苦想一晚,克己复礼为仁,一日克己复礼,天下归仁焉。为仁由己,而由人乎哉?终不得其意,不知杨大人可否指点一二。” 杨大人唇角抽搐,他相信,自己若回答约束自己以符合礼制就是仁,黎耀楠绝对会长篇大论,又把问题反过来,战胜自我的私欲为克己,那复礼岂不是应当遵循天理循环,前后互相矛盾,似乎说不通啊! “探花郎若是得闲,多读点书,本官还有要事,赎不相陪。”杨世凯板着脸,干咳了一声,袖子一甩,扭头走人,其实,他若不走那么快,他脸上正儿八经的表情,会显得更有说服力。 黎耀楠撇撇嘴,这句论语古今解译有很多,杨大人怎样回答都正确,反过来也是一样,全凭两张嘴巴皮子说,算他跑得快!转过身,见众人都在忙碌,黎耀楠唇边勾起一抹浅笑,也不吓唬他们,笑着道:“近些日子,下官多亏众位大人照应,解答不少疑难,今日下官在云仙楼定了席位,不知众位大人是否得空?” “黎大人客气了。”季进永抬起头来,也不忙活了,翰林院原本就是清闲地儿,哪有那么多事情忙,拱手道:“本官定会前往。” “既然黎大人请客,咱们自然得赏光。”刘光源紧接着说道。 众人纷纷点头,竟然一个不落,不管关系真好假好,总之今日在座的同僚,没有一个人缺席。 张启贤心里很是赞叹了一把,小表弟的杀伤力简直令人敬仰。

上一篇   74074

下一篇   76076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