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4074

林母家中比较悠闲,黎耀楠这个好哥婿,一直是李宅座上宾,林母疼他疼的,黎耀楠看见各种补品,又是感动,又是头疼。话说,科举一段时间,夫郎怕自己累着,各种补品吃的真是不想再吃了,他觉得自己不仅没瘦,反而重了几斤。 夫夫两一直待到下午才回去,林母依然同往常一样,送他们两个到门口。 林以轩抱着儿子坐上马车,回头对母亲挥手:“娘,您快回去,我和夫君过几日再来看您。” 林母含笑点点头,直到马车远去,这才扶着杨毅的手往回走,一路上唇边始终都挂着笑容,看了眼身边的外甥,轻轻叹了口气,人心都是肉长的,从前知道儿子与外甥的事,其实她是反对的,哪怕她再疼外甥,但要让杨毅做儿媳,说实话,她心里并不愿意。 只是如今,儿子远走他乡,自己又和离,眼看九儿那么幸福,再看毅儿,心里也没那么排斥了,更何况,这些日子一直是毅儿陪着自己,往后变成儿媳,想想也没什么不能接受,只要儿子能夫夫和睦,家宅安宁,总比娶一个不省心的好,她现在是真的想通了。 黎耀楠一回到家,还没来得及喝口茶,便听下人来报,张启贤找他有事。 林以轩抱着孩子去了屋内,笑着道:“你先去忙吧,我带旭儿睡会儿,白日里他都没怎么睡过。” 黎耀楠颔首而笑,轻轻抚过夫郎额前发丝,温和道:“你也别累着,小混蛋不睡,玩儿的累了,自然就困了。” 林以轩轻轻一笑,嗔他一眼:“我知道了,你快去吧,表哥还正等着呢。” 黎耀楠转身出了房门,张启贤正在花厅里喝茶,身子赖在椅子上,哪还有一丝文雅。 黎耀楠摇了摇头,迈步走了过去。 张启贤伸了个懒腰,软绵绵趴在桌子上,看见自家表弟,只抬了一下眼皮:“总算回来了。” “有事?”黎耀楠挑了挑眉,这位表哥,无事从来不见人影。 张启贤点点头:“我想搬出去住,明日你陪我过去看看,顺便叫上弟夫。” “你这是......”黎耀楠转念一想,心里又明白过来,表哥毕竟是张家人,如今考中进士,过段时间就要派官,总要有自己的府邸才像话,点头道:“行,明日我会叫上夫郎,你也赶紧把嫂子接来,身边总得有个人照应。” “我知道了。”张启贤原本就有这个打算,内宅的事,男人不在行,要不然他也不会苦巴巴地等着黎耀楠回来,目的就在于想请弟夫帮忙,将他的宅子整理一番,否则没办法住人。 兄弟两又聊了一会儿,吃过饭,张启贤才告辞离开。 第二天,一行人来到张府门前,黎耀楠唇角抽了抽,扭头看向表哥:“是谁介绍你买下这家宅院?” 张启贤微微诧异:“怎么了?可是有何不妥?” 黎耀楠摇了摇头,很快平复心情:“没有。”只不过隔壁住着一位极品。 却原来,张启贤的新宅子,正在周府隔壁,张启贤不想住的太远,才托人在西城寻宅子,挑来选去,唯有这一家最合适,以前住的是位翰林,院子清雅怡人,张启贤觉得不错,当即就拍板定案买了下来,如今收拾整齐就能住人。 林以轩在里面转了一圈,点点头,尽管看三表哥不顺眼,但亲人毕竟是亲人,内部矛盾,了不起下点小衅子,打开门大家还是一家人,张家的情谊他记在心里,特别是生旭儿的那会儿,多亏张家大嫂帮忙,他才能安心做月子。 林以轩办事效率很快,当天就大刀阔斧,先从人牙子手中买了一些下人回来,安排好岗位,次日又开始布置院子里的摆设,缺什么,少什么都要添置。 张启贤一早就送来一千两银票,黎耀楠原本不要,张启贤坚决要给,亲兄弟明算账,人情归人情,这方面却不能弄混了。 黎耀楠无奈笑笑,只能收下,林以轩心里有些愉悦,并不是银子的问题,而是一种态度,没想到表哥平日没个正经,行事还满周全。 转眼,黎耀楠和周潜约定的日子到了。 这一天他们约在云仙楼见面,黎耀楠早就定下了包间,几日不见周潜仿佛又憔悴了许多,李明章神色郁郁,眉宇间透着几分消沉,再也没了曾经在扬州畅谈时的意气风发。 “你们这是......”黎耀楠打量着他们,尽量让自己感同身受,三人表情差异太明显,害得他都不敢笑了。 “无事,阿潜嫡母为他定下一门亲事,过几日就要下聘。”李明章百般无奈地说道,回想起自己的婚事,神色难掩黯然。 周潜面无表情,学着反抗之后,他才感觉到那种无力,他不是黎耀楠,他爹也不会将他过继,所以他只能在周府熬着,熬到嫡母死了,或者自己死了。 赫!黎耀楠吓了一跳,实在说不出恭喜二字,想当初自己得知要成婚,还不是破罐子破摔,只不过错有错着,谁又能想到,他这一个妥妥的直男,会跟夫郎夫夫和睦。 李明章接着说道:“我的婚期定在九月十五,还有五个月。” 黎耀楠扯了扯唇角,要不是知道他们两个确确实实是好友,他还会以为有JQ,瞧这两个将要成亲的人,表情简直如出一辙。 黎耀楠心念急转,脑子里两个小人打架,到底帮不帮呢,帮,这是人家的家务事,不帮,他还欠周潜一个人情。 “黎兄可是有什么主意?”李明章一直注意着他的神色,打从琼林宴之后,他觉得黎耀楠是一个聪明人,旁人或许会笑探花郎傻,只是他却认为,黎耀楠做了最正确的确定,身为侯府公子,他很了解高门大户的龌蹉,黎耀楠行事剑走偏锋,何尝又不是一种出路,总比被拖累的好。 “我哪有什么好主意。”黎耀楠心里迅速下定决心,周潜和李明章都是不错的人脉,李明章哪怕当了驸马,身份依然摆在那,除了不能在朝为官,谁敢小看他一眼,还有周潜,周潜能力不错,若没有几分本事,周大人的消息来源,又如何会到他手中。 “馊主意却是有一个。”黎耀楠见两人满眼失望,笑着打趣起来。 周潜立马抬起头,眼睛似乎都亮了:“你有什么主意?” 李明章兴致勃勃,难得提起了精神,他这辈子已经注定无法有所作为,他希望自己的好友,能够一展长才,不被困在周府那一方狭小天空。 黎耀楠淡淡一笑,轻轻呷了一口茶水,缓缓道:“简单,分家。” 周潜眼神黯了下来,如果能分家,他又何须如此煎熬。 李明章心中一动,黎耀楠行事向来剑走偏锋,说不定真有什么好主意:“说来听听。” “打蛇打七寸,是个人都有软肋,抓住他的软肋就好了。” 周潜摇了摇头,黯然道:“我爹为人古板,软硬不吃。”根本无从下口。 李明章点点头,这个法子他们不是没想过,只是周大人确实是一块石头,啃不动,更别说让他妥协,周大人在朝中都是出了名的老古板,若让儿子威胁,阿潜日子只会更惨。 黎耀楠勾唇浅笑:“你们是当局者迷,有句俗话说得好,软的怕硬的,硬的怕横的,横的怕不要命的,不要命的却怕不要脸的。” 周潜一脸不解:“黎兄此话何意?” 黎耀楠故作高深莫测,顿了顿,吊起他们的胃口,这才说道:“周大人的软肋在于名声。” 李明章蹙眉:“那又如何?” 黎耀楠见他们没听懂,接着道:“周大人爱惜名声,周兄若行事不当,周大人会恼怒,会责罚,但更多却会掩着藏着。” 到底都是聪明人,一点就通,李明章恍然大悟,竖起了一个大拇指,绝!探花郎的心思,果然出人意料。此计不仅是馊主意,还是一个阴损的主意。 周潜凝眉深思,心里有些纠结,这样做会不会太对不起父亲,只是越想,他的眼睛越亮,自家人了解自家事,将爹闹得烦了,气得狠了,不需要自己开口,爹肯定会将他给分出府去。 至于娶亲,只要他坚持立场,爹怕丢人,肯定会不了了之,他纵然不敬嫡母又如何,不孝的名头,爹只会帮他掩着藏着,绝对不会宣扬,否则就成了家风不严。 周潜面色古怪地打量了黎耀楠一眼,究竟谁那么倒霉,生了这么一个不孝子,连自己也被带坏了,虽然很对不起父亲,但他心里实在兴奋,只要一想起能够脱离那个家,他身上的血液似乎都开始沸腾。 “看什么看?”黎耀楠一脸警惕,一看他们的神色就知道不怀好意。 周潜弯了弯唇角,满怀深意地说道:“黎兄当初过继,恐怕也没那么简单。” 黎耀楠但笑不语,也不在意被他们逮到把柄,反正又没证据,更何况,大家半斤八两。 两人见他如此神情,心知自己猜对了,一时有些无语,更多却是钦佩,人才啊! 其实这个主意并不难,只不过当今社会的风气,让他们固定了思维,根本不敢往这方面去想,今日被黎耀楠一点通,除了不可思议之外,两人心里均是一亮,仿佛被打开了一道天窗,剩下的,哪还需要旁人插手。

上一篇   73073

下一篇   75075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