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3073

两人约定好时间,各自道别,周潜不能出来太久,黎耀楠心里也挂念夫郎。 走进聚宝斋,黎耀楠面色一沉,入耳便听到一阵冷嘲热讽。 “哟,这不是九弟吗?怎么也来逛聚宝斋,需不需要为兄帮忙?”一个轻佻的声音响起,黎耀楠觉得耳熟,仔细回想了一下,这人应当是林志涵,也就是夫郎的五哥。 “五哥,你错了,九弟如今是探花夫人,哪里还用得着你帮忙,就不知......” “七弟你说什么话,九弟生活拮据,做哥哥的理当照应,省的他打肿脸充胖子,丢了咱们侯府的人。” “五哥说的是,难得九弟来聚宝斋,可有什么喜欢的,为兄送你。” 林以轩抱着小旭儿视而不见,淡淡对掌柜的说道:“你们这儿今日苍蝇多,该清理了。” 掌柜的缩起脑袋装乌龟,他们自家人吵架,关他什么事。 “你说什么......”林致豪怒火中烧,看架势竟想扑上来打架,丝毫不顾忌林以轩手中还抱着婴儿。 黎耀楠脸色很难看,迈步走了进去,蹙了蹙眉:“夫郎。” 林以轩展颜一笑,回过头来,小旭儿也回过头来,啊啊!冲着黎耀楠直招手,小嘴巴咕隆咕隆,也不知在说些什么。 黎耀楠面容一缓,唇边浮起一抹笑意,伸手把儿子抱过来,关切道:“累了吧?” 林以轩摇了摇头,黎耀楠却是不信,双儿体质不比男子,小旭儿如今越来越重,抱着他就跟抱着秤砣一样,见夫郎额间渗出微微细汗,黎耀楠温和一笑,一手抱着旭儿,一手从怀里掏出一张帕子:“给。” 林以轩笑了笑,戏谑地瞥了自家夫君一眼,这帕子还是用来给小旭儿擦嘴的。 黎耀楠唇角一弯,自是明白夫郎的意思,只不过他是一个大男人,今日若不是抱着旭儿,身上哪会带帕子,所以还请夫郎先将就。 夫夫两眉来眼去,竟是旁若无人,径直忽略那两只大眼瞪小眼的斗鸡。 “原来你就是探花郎。”林致豪眼神轻蔑,态度趾高气昂,一看见他们两个,他心里就来气,昨日祖父大发脾气,他记得清清楚楚。 “你是谁?”黎耀楠抱着儿子,淡淡地问道,看也不看他眼。 林致豪怒火蹭地一下冒了上来:“我是他七哥。” “哦!”黎耀楠微微一笑:“原来是七舅兄,早说嘛,之前我还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地痞流氓,竟然欺负我夫郎孤身一身,旭儿还小呢,吓着怎么办,不是我说,七舅兄,这可就你的不对了。” 林以轩转过脸去,拼命忍着笑,自家夫君倒打一耙的本事,简直令人望尘莫及。 “你......”林致豪怒气腾腾,被噎得说不出话来。 林志涵冷哼一声,急忙给七弟帮腔:“好你个九弟夫,一开口就不分青红皂白,果真好口才,六亲不认竟能让你说得冠冕堂皇,我呸!” 黎耀楠并不生气,他要是生气他就输了,聚宝斋来往的均是富贵人家,西城原就是商铺聚集地,他可丢不起那个人,微笑道:“五舅兄严重了,我黎家门风森严,不敢攀附权贵,十年寒窗苦读不易,在下自认为傲骨铮铮,舅兄又何必为难与我。” 今日如果换个立场,黎耀楠是富贵的那方,这种撇清关系的说法,肯定说不过去,只会让人觉得他嫌贫爱富。 但是现在,或许会有人觉得黎耀楠傻,觉得他不知变通,只是在心底深处,绝对都是敬佩的,不是谁都能有那个勇气,拒绝这样一门显赫的岳家。 “你......” “致豪——”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,屋内走出来一个人,年纪大约二十五六,长得相貌堂堂,面容冷淡,眸低蕴藏锐利。 林致豪刚才还张牙舞爪,听见这道声音,立马变成家猫。 “探花郎。”那人随意地看着他,平静的眼神没有任何情绪。 黎耀楠遮去眼中的异彩,很明显的感觉到,一种被不放在眼内的轻视,真TM不爽! “下官在。”黎耀楠躬身行礼,一眼认出,那人身上穿的是正四品朝服,还真是背后有树好乘凉,年纪轻轻的四品官员,普通进士恐怕要混一辈子才能达到这种高度。 “你是九弟夫婿,不必如此多礼。”林致泽面无表情,只字片语抢过主动权,摆出一副长辈的姿态。 黎耀楠淡笑自如,并不接话,只看了自家夫郎一眼。 林以轩抬眼,漫不经心地看向林致泽,唇边扯出一抹冷笑:“大哥。” 林致泽点点头,并没有对堂弟投以关注,弃子而已,不值得,只对黎耀楠说道:“希望你别后悔。” 黎耀楠极其自信地一笑:“下官行事从不后悔。” 林致泽没再多言,领着两个弟弟出门走人。 黎耀楠有些回不过神,扭头看向自家夫郎:“这样就完了?” 林以轩嗤笑一声:“不然你还想怎样?”林致泽又不是草包,聚宝斋周围人来人往,难不成还吵起来,况且,林致泽是大伯的嫡长子,更是侯府嫡长孙,从小受到的教育便不同,是一位难得的能人,也是一位狠人,又怎会跟林志涵那几个怂货一样,只知逞强斗勇。 啊啊啊,小旭儿抓住一块玉佩不松手,见父亲与爹亲都不理会自己,不满地叫了起来。 林以轩扑哧一笑,才还一脸讥讽,转眼就换上了一抹温柔,捏了捏小旭儿鼻子:“调皮鬼。”接着对黎耀楠说道:“不必理会他们,我看中一座玉观音,正好给娘送去。” 黎耀楠点点头,先把这件事放一旁,不过是一次偶然的相遇而已。 另一头,林致豪极度不满了,气愤道:“大哥,你看看他那嚣张的样子,干嘛不叫弟弟收拾他。” 林致泽冷冷看了弟弟一眼:“蠢货。” “你——”林致豪满脸涨得通红,这人若不是他亲大哥,自己一定要暴打他一顿。 “以后别跟他做口舌之争。”林致豪在瞬间就下了定论,黎耀楠既然在琼林宴上都不惊不惧,胆敢舌战朝中大臣,自己这蠢弟弟还撞上去,岂不是自找气受。 “难道就这样算了?”林致豪心中恼怒,区区一个探花郎,竟然敢跟侯府叫板,使得侯府颜面扫地。 “一个探花郎而已,你太看重他了。”林致泽不紧不慢地说道,丝毫不将黎耀楠放在心上,哪怕他能力出众,入了皇上的眼又如何,皇上日理万机,又怎会记住一个小人物,历年探花郎多了去,真正位高权重的又有几人。他很看重傲气的青年,但对于蠢货,实在没必要太费心思。 林志涵立在一旁当木桩,人家是大房嫡出公子,他是三房地下的泥,平日只能巴结巴结林致豪,遇上林致泽,他心里还真有点发秫。 林以轩挑了一座玉观音,付钱以后,又给小旭儿买了一块玉佩,期间黎耀楠偷偷摸摸出去了一趟,林以轩会心一笑,只当作不知。 小旭儿估计是玩的累了,从聚宝斋出来,窝在自家父亲怀里呼呼大睡,黎耀楠松了口气,觉得自家儿子,还是睡着的时候最可爱,没了小旭儿捣乱,一行人很快来到李宅。 林母早先便接到下人传话,左等右等都不见人,这会看见小外孙,首先便将两人责备了一顿:“旭儿还小,你们怎么不仔细些,带他去街上,若是冲撞了怎么办?” “不会,旭儿玩的很高兴,小孩子嘛,就是要带出去走走。”林以轩笑着撒娇。 林母板着脸,佯作生气:“难道我懂的还没你多?” “怎么会,娘你就是咱们的照明灯,人生路上的引路石,你可千万别谦虚。”黎耀楠急忙拍马屁,先将岳母哄好了总没错。 “你们呀。”林母被逗笑了,连连摇头,实在拿他们没办法,叮嘱道:“旭儿还小,街上病气多,你们吶,还是不懂事。” 林以轩急忙点头,表示受教。黎耀楠也很懊恼,原本心想九个月的孩子,带去街上没问题,却忘了古代可没有疫苗,更何况,今日不就险些遇上了冲撞。 林母又叨念了他们一通,杨毅时不时打趣,一家人其乐融融。 当晚,黎耀楠和林以轩,就住在了林母家中,奶娘把旭儿抱下去以后,黎耀楠从袖子里取出一支发簪,轻轻插入夫郎的发间,称赞道:“真好看。” 林以轩面含浅笑,脸颊浮起一抹红晕,虽然早知道夫君有礼物送给自己,此时此刻,心里依然觉得甜蜜,轻声道:“我很喜欢。” 黎耀楠得意地一笑:“那当然,你夫君的眼光向来不错。” 林以轩斜他一眼,对夫君这种给他一点阳光就灿烂的性子已经很适应。 夜里夫夫两恩爱缠绵自是不提,第二天林母总是盯着林以轩肚子瞧。 林以轩被她看得难为情,狠狠瞪了夫君一眼,真是的,在娘家中也不知节制,不过,林以轩摸摸肚子,心里微微有些失落,他知道双儿怀孕困难,只是他真的还想再生一个。 幸好这事黎耀楠不知道,否则一定会教育自家夫郎,怀孕太快要不得,至少要等旭儿两岁以后,这样才是最安全的时间。

上一篇   72072

下一篇   74074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