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1071

至此,黎耀楠与黎家,与景阳侯府的关系,真真正正过了明路,哪怕以后再无来往,谁也休想借此生事。 黎耀楠简直成了高风亮节之楷模,背后明明有一个大靠山,他竟然舍近求远,主动远离景阳侯府,需知,若有景阳侯府帮衬,他至少可以少奋斗个二十年。 黎耀楠风光霁月,整场琼林宴表现得可圈可点,至于旁人的惋惜,黎耀楠毫无压力,相比起世家子弟,他觉得皇上应当更喜欢寒门,有了景阳侯府,他头上就被打上标签,爬得再高,也做不到皇上真正的心腹之臣,反而尾大不掉,成了累赘。 黎耀楠心里门精得很,他不想做权臣,权臣往往没好下场,也不想做直臣,直臣大部分都很得罪人,他也不想做功臣,从龙之功可没那么便宜,谁知会不会狡兔死,走狗烹,他要做的是一个纯臣,一个谨守本分,只听皇命的纯臣,这样的臣子,谁都喜欢,哪怕新皇即位,也不会对纯臣有太大忌惮。 黎耀楠成为今晚最大的赢家,踩着刘广赫,范鹏翼,卞天和的肩膀往上爬。 张启贤笑得合不拢嘴,他就知道,自己这位小表弟,除了他家那位夫郎,没人能在嘴上占他便宜,自己刚才果然是白担心了。 旁人纵然心怀嫉妒也无话可说,能入皇上的青眼是本事,他们当中谁有那么大胆,如此大的把柄,闹到皇上面前竟然不惊不惧,大有一种荣辱不惊的风范,谁又有那么大魄力,抛开强势的岳家孤军奋战,不少人恐怕都在笑话黎耀楠是个傻子吧。 至于他到底傻不傻,黎耀楠笑得云淡风轻,这事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,不过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罢了。 李明章其实是羡慕的,有时候也会幻想,如果他能和黎耀楠一样,抛开一切该多好,只是,这也是想想而已,他还有亲生父母,还有弟弟妹妹要照顾,又哪能做到如黎耀楠那般洒脱,如若...... 如若,阿潜能被过继...... 李明章心里忍不住想起他的至交好友,同样的处境,黎耀楠却走出另一片天地,阿潜若能抛下他那所谓的父亲,如若能被过继出去,想必定然可以奋斗出另一番成就。 黎耀楠面对众人的倾羡镇定自如,言行举止得体,处处显得本份,让皇上看得更加满意了几分,就连黎耀楠随身携带证物的区区小事也不介意,底下的臣子明争暗斗,手段多了去,黎耀楠提前有所准备,只能证明他能干,值得一用,作为一名上位者,皇上只注重自己想看到的结果。 与黎耀楠的春风得意相比,黎耀祖显得茫然无措,一直到皇上走了,琼林宴结束,出了宫门,他还浑浑噩噩,整个人惶惶不安。他知道,从今开始,自己将从嫡子变成庶子,他娘也将从正妻,贬为妾室。 尚书府会怎样看他,妻子又会怎样看他?原本没有考中二甲,岳父大人就颇有微辞,如今他的前途堪虞,虽不知黎耀楠给皇上看了什么,总归不是好东西,自己母亲的行事作风,他又怎会不明白,倘若自己因为母亲而受到牵连,恐怕他这辈子的仕途也就完了。 黎耀祖惨淡一笑,他不指望家人帮忙,但也从未想过,母亲竟会如此扯他后退。 早从小弟口中他便得知,黎耀楠如今变化很大,不好对付,经过一段时间观察,他更确定了这一点,原本已经打算好了按兵不动,谁曾想...... 黎耀祖失魂落魄地回到家中,冷眼看着家里的热闹喧哗,小弟不知去哪玩儿了,小妹今天刚选了新首饰,母亲正和几位夫人互相吹捧,老夫人终于享受了一把老封君的待遇,下面在坐的几位,那可是正经官眷,一个个都叫着老夫人,听得她飘飘欲然,没想到老爷去了后,她竟然还能如此风光,她的孙儿,就是有出息。 “老夫人真真好福气,大孙子不仅中了进士,听说探花郎与府上关系也匪浅。” “别提了。”老夫人摆摆手,一脸悲痛之色:“那个不孝子孙,不提也罢。” “怎么了?”有位官家夫人好奇的问道。 马玉莲装模作样叹了口气:“唉,你们别说了,省的惹母亲伤心,探花郎咱们高攀不起。” “黎夫人这是为何?探花郎看起来一表人才......” 马玉莲悲悲戚戚地说道:“我虽不是探花生母,但也从小看他长大,当初将他过继,实属万般无奈,老爷为此还伤心了很久,谁知......唉!谁知那孩子过继以后,竟跟家里断绝来往,就连亲生父亲都不认,母亲这是伤心啊,探花郎那可是她的亲孙子。” “探花郎真不像话。” “可不是吗?原还以为他文采风流,没想到人品竟如此不堪。” 马玉莲掩藏住心中的得意,打从听见黎耀楠高中探花,她心里就恨得咬牙切齿,那该死的小畜生,不仅害了她的宗儿,还将祖儿给比下去。 于是,马玉莲无所不用其极,败坏黎耀楠的名声,探花郎不孝的传言,就是这样被流传出去,马玉莲是一个聪明的女人,说话遮遮掩掩,动不动又擦一把眼泪,旁人会被蒙骗并不奇怪。 只可惜,马玉莲见识浅薄,聪明也不在正路上,她忘了,他们还有那么大的一个把柄,捏在黎耀楠手中,京城不是扬州,也不是黎府,更不是哪个穷乡僻壤,可以任由她揉搓,所以说,任何时候,都不能有一个猪队友,马玉莲就是那自作聪明的猪。 “祖儿回来了。”马玉莲看见儿子,一脸惊喜的迎出来:“琼林宴怎样?皇上可有赞扬你?” 马玉莲得意洋洋,在她的心目中,自己儿子才是最好。 黎耀祖悲从中来,娘从扬州赶来,他心里其实很高兴,娘喜欢热闹,喜欢摆显,自己也就由得她去,今日自己才总算明白,娘平日都跟旁人摆显些什么。范鹏翼明明是要针对黎耀楠,却拿娘来做筏子,娘不仅不知大祸临头,反而还自鸣得意。 黎耀祖突然觉得好累,他从来都知道,娘是小门小户出身,这辈子计谋用的最多的地方,是在后宅内院,他后悔了,后悔让娘在京城常住,后悔没有看住娘的言行,如今......如今说恐怕什么都晚了罢! “祖儿,祖儿,你怎么了?”马玉莲见儿子神色不对,心里紧张起来。 黎耀祖摇了摇头,目光淡漠地看向眼前几位夫人。 那几位夫人很有眼色,急忙提出告辞,马玉莲以为儿子有事,心中虽不高兴,但也没有挽留。 老夫人同样紧张孙子,待到众位夫人走了以后,立马转头看向自家乖孙,赶紧叫丫鬟又是上茶,又是倒水,生怕怠慢了。 黎耀祖挥挥手,让下人都别忙了,安静地看着自己的祖母与母亲:“娘,祖母,你们回扬州吧。” “什么——”马玉莲不可置信,捂住胸口,整个人摇摇欲坠。 老夫人脸色也不好,沉声道:“你要赶祖母离开?” 黎耀祖跪了下来,心里有着说不出的疲惫,狠了狠心道:“你们还是走吧,别再给孩儿添乱了。” “你说什么,我给你添乱?”马玉莲这是真伤心了,儿子竟然如此绝情,无论她做什么,还不都是为了他好。 然而,更加让她伤心的事情,还在后面。 没过多久,黎耀祖这厢还没解释清楚,大门外传来一阵喧哗。 “皇后娘娘懿旨-----” 黎耀祖脸色一白,没想到来得那么快。 “皇后娘娘的懿旨?”马玉莲先是一喜,这辈子她都没想过,能接到皇后娘娘的旨意,紧接着又是一忧,祖儿今日的态度,让她心神不宁。 “贱妇马玉莲不贤不孝,以妾充妻,置大晋礼法与不顾,皇上圣明,不欲追究其子之责任,故命皇后娘娘搬下懿旨,皇后贤德,念马氏育嗣有功,今贬马氏为贱妾以儆效尤。” “不——”马玉莲发疯了一样,叫的撕心裂肺。 黎耀祖赶紧让人拦住她,急忙跪在地上,塞给公公一个大红包:“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。” 那公公点了点头,摸了摸手上的分量:“黎进士,接旨吧。” “谢皇后。” 公公走了以后,老夫人还回不过神,整个人恍恍惚惚:“这,这是怎么回事?” “不,不会的,我是老爷的正妻。”马玉莲不停地摇着头,原本姣美的面容变得扭曲,狰狞得令人心生恐惧。 “娘——”黎耀祖声色俱厉,今日所有的愤怒倾泻而出,大声吼道:“您就不要再害儿子了,好不好?” “我,我怎会害你,我若成为妾室,你怎么办?”马玉莲泪水哭花了妆容,伤心欲绝地跪倒在地上。 黎耀祖狠狠地说道:“还不是你干得好事,你现在应当庆幸,皇上没有追究,否则你儿子的进士,这辈子都被你给毁了。” “怎么会,我没有——”马玉莲怔怔地发傻,跪坐在地上一直哭,哭的悲恸欲绝,哭的悲不自胜,她并没有做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啊。 “还说没有。”黎耀祖心里恨啊,事到如今娘还不知错在哪,粗着嗓子高声怒道:“你是不是四处诋毁探花郎,是不是?你说啊?” “是那小畜生搞的鬼?”马玉莲猛地抬起头,眼中迸射出浓烈的仇恨。 黎耀祖见母亲不知悔改,心里气不打一处来,干脆跪在地上又是叩头,又是哀求:“母亲,就当儿子求求您,消停一些吧,难道你不明白,诋毁黎耀楠有什么好处,我的身份原本就是一个污点,遮掩还来不及,你竟然弄得人尽皆知,你是想毁了儿子的前程吗?” “我没......” “您没,您是没,我与黎耀楠均是嫡出,却不同母,您虽然没说什么,难道旁人不会猜?” “哇——”马玉莲嚎嚎大哭,怎么也不敢相信,居然是她害了儿子。 老夫人神色愤恨,怒气冲冲瞪着马玉莲,心里也恨上这个搅家精,完全忘了,诋毁黎耀楠,她自己其实也有一份。 黎耀祖疲惫的揉了揉额角,淡淡道:“你和祖母,明天回扬州去吧,妾室的事情先瞒着,只需消了族谱。”这样也免去母亲的尴尬,哪怕没了正室的身份,只要瞒得紧一些,又有父亲与祖母护着,他想母亲应当不会吃亏,皇上也不会为了这些小事而追究。 只是他并不知道,当马玉莲回到扬州的时候,黎老爷的外室,已经生下一个大胖小子,就连文姨娘也时隔多年再次怀有身孕。 马玉莲和老夫人原本就心有芥蒂,黎老爷心里又只有他的美人,哪还管马玉莲死活,黎老爷从来都是一个感情至上的人,否则当年也不会为了马玉莲逼死嫡妻,如今只不过旧事重演,那位外室好手段,哄得黎老爷不仅养着她,怀了身子也不回黎府,直到马玉莲和老夫人上京,这才大大方方接进来,而那时她的孩子已经快要落地。 正室如果位置稳固,妾室和妾室之间,就是最好的联盟,文姨娘在黎府经营多年,外室却是黎老爷的心头肉,马玉莲回到黎家,又没了正室的身份,老爷不喜,老夫人也不待见,将来的日子可想而知。 不过,这些事情,均与黎耀楠无关了。

上一篇   70070

下一篇   72072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