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8068

出了宫门,黎耀楠想起跟李明章之约,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,唤道:“李兄。” 李明章愣了愣,双眼空茫,顿了顿才反映过来:“黎兄啊,可有何事?” 黎耀楠诧异地看他一眼,李明章的模样,丝毫没有得中状元的惊喜,反而显得有些失魂落魄,掩住心中的纳闷,黎耀楠拱手道:“日前与黎兄相约,共同探望周兄,不知李兄何时得闲。” 李明章这时才真正回过神,思索了一会儿,为难道:“黎兄见谅,近些日子,在下怕是抽不出空闲。” 黎耀楠见他愁眉不展,心里虽然好奇,但也没有探人隐私的习惯,转而道:“周兄府上是......” 李明章长叹一声:“周兄家住西城永华街,御史大人不易相处,黎兄倘若前往,还望多多担待,顺便帮在下同阿潜说声抱歉。” 黎耀楠点头应好,见李明章心不在焉,便没有同他闲聊,笑着道别了一声,转身打道回府,难怪古人有云闻鸡起舞,早朝的时间,简直不是人干的活,起得比鸡还早。 回到家,黎耀楠先睡了一个回笼觉,起来后,看见自家夫郎坐在床头看书,心中不禁一暖,心里有些痒痒。 黎耀楠向来是想做就做,抱着自家夫郎狠狠嘿咻了一顿,感觉肚子有些饿了,这才心满意足地起床用饭。 林以轩面颊通红,又羞又恼,夫君怎能白日宣淫,真是不知节制,只是他心里的那种甜蜜又是怎么回事,林以轩觉得,自己被夫君带坏了。 次日,黎耀楠跟人一打听,准备了几样薄礼,打算前去周府。 周府在京城勋贵当中,算不得高门大户,周大人虽然系出名门,为人却刻板至极,朝中大臣多不愿与其打交道,那就是一块石头,又臭又硬,只是尽管这样,周大人反而落了不少美名,一不结党隐私,二为铁面无私,三则是为人清正,简直是我辈文人,清高孤傲,忠心耿耿,纯臣之典范。 黎耀楠听后抽了抽唇角,对此不置以任何言语,觉得周大人其实很聪明,有些地方他或许可以借鉴一二。 心里正想着事情,周府到了,侍书前去敲门,递上帖子。 区区一个探花郎,周府不放在眼里,门口侍卫只看了帖子一眼,振振有词地大声说道:“我家大人清正廉明,探花郎请回,大人不会见你,也不会答应任何事。” 黎耀楠额头冒出三条黑线,难道周大人的名声,就是这样得来的,西城又不比东城安静,四处都是人,那名侍卫的话音刚落,周围不知情的百姓就有人窃窃私语,周大人是个好官啊,从不会私相授受,竟连探花郎都拒之门外。 黎耀楠感觉很无语,难怪李明章之前要他多担待,这位周大人,还真是一位奇葩。只是这盆污水,他却不能接,今日若不解释清楚,谁知明天又会有什么流言。 黎耀楠缓缓走下轿子,目光淡然,无论这名侍卫是有心还是无意,他都不会允许,有人踩着他的名声往上爬,淡淡道:“周大人为人清廉,在下自是不敢打扰,只不过在下与贵府公子,乃是同届举人,听闻周兄因事未能参与会试,今日特意前来拜访,不知可否代为通传?” “我们家公子不见你。”侍卫眉头一扬,语调更加轻蔑。 黎耀楠蹙眉,没想到周潜在家中的处境,竟是如此艰难,区区一名侍卫都能爬到他头上,不过回想当初在黎府,自己不也是如此吗?只万幸这具身体被他接手,否则的话,原主那病病歪歪的模样,恐怕也活不了多久。 黎耀楠目光冷然,淡淡看着那名侍卫,既然来了,那他就好人做到底,不是他突然善心大发,也不是他和周潜的关系有多好,今日倘若被拒之门外,用的还是这样的理由,探花郎威严扫地,将来他又如何在朝中立足。 黎耀楠温言斥道:“你这侍卫好生无礼,尚未通传,便道主子不见,周兄虽是庶子,但也是贵府主子,原还以为周兄被打乃以讹传讹,如今看来,事实恐怕不止如此,可惜了周兄好文采,竟连会试也耽误,罢了,周府在下高攀不上,和周兄原也是同科之宜,既如此,在下告辞!” 黎耀楠这话说得模糊其词,但对周围百姓来说,却是饭后闲谈,一个个叽叽喳喳开始讨论,兴致勃勃猜测其中内情。 黎耀楠正欲上轿,周府门内突然传来一声怒喝:“慢着——” 一位四十左右的中年男人,面色铁青走了出来,目光审视地看着黎耀楠,严厉道:“你就是今科探花?” 黎耀楠躬身行礼:“是。” 周御史言辞刻薄,目光轻蔑:“我周府书香传家,规矩甚严,探花郎乃侯府哥婿,以后最好少登门,犬子不敢高攀。” 黎耀楠目光一暗,御史的一张嘴巴,确实厉害,轻飘飘的几句话,立马转移话题反败为胜,不仅贬低了自己,还将他打压庶子的事情,撇得干干净净:“下官不敢,原是北威侯府李兄相邀,下官才应约而来,早知周大人不允,下官定不会鲁莽行事。” 周御史虎目圆睁,冷笑道:“早听闻探花郎口齿伶俐,今日一见果真不假。”他骂黎耀楠是侯府哥婿,黎耀楠却回他攀权富贵,不仅淡化了他哥婿的身份,还将自己的含义扭曲成看不上景阳侯府,否则为何又愿意同北威侯府相交。 黎耀楠拱手行礼,谦虚道:“御史大人谬赞,下官口齿,比不上御史大人之万一。” “我周家的事,轮不到外人插言,探花郎既然要看犬子,还请做个了断,犬子顽劣,高攀不上。”周御史说完,转身就走,话中却允了黎耀楠进府探望。 “下官谨记。”黎耀楠颇为诧异,没想到他竟如此轻易松口,转头看了眼周围百姓,黎耀楠心中立时明了,这会儿是在周府门前,无论怎样争辩,丢人的只会是周家,周御史看起来是一位聪明人,为何对待子嗣方面...... 黎耀楠心中不解,还没等他想明白,下人已经将他带到文景院,空荡荡的院子,看起来像是没人打扫,环境竟比自己当初在黎府还不如。 周潜面容消瘦,神色忧郁,怔怔地站在一颗桃花树下,身体似乎并无大碍,若不是早听李明章提起,只看他此时的模样,丝毫不像挨过打,不过话又说回来,会试距今大半个月,再重的伤恐怕也养得差不多。 听见院外有人来,周潜没有回头的意思,整个人看起来很颓废,愣愣地看着前方发呆,眉宇间竟有几分了无生趣的漠然。 黎耀楠吃了一惊,周潜如今比他也才大一岁,怎么看这模样,竟像是想出家了一样。 “周兄。”黎耀楠唤了一声。 周潜身子一震,似乎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,猛地回过头来,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,试探道:“黎兄?” 黎耀楠含笑上前,打趣道:“要见周兄一面,当真不易。” 周潜容色黯然,勉强扯出一个笑容:“黎兄有心了。” 黎耀楠轻轻一笑,说道:“李兄不能过来,他让我跟你道声抱歉。” 周潜点点头,忧郁的脸上闪过一抹担忧:“有劳黎兄。” 黎耀楠挑眉一笑:“今日你怎如此客气。”他不会同情周潜,也不会可怜他,当初自己的处境,跟周潜一般无二,同情、可怜等情绪,却是将周潜看低了。 周潜听了他这话,不由得苦笑一声,不得不说,黎耀楠一如往常的态度,让他心里好过许多,拱手道:“还没恭喜黎兄高中探花。” 黎耀楠鼻子一嗤,笑道:“周兄客气,李兄可是状元郎,我这探花还差得远。”前提是忽略李明章难看的脸色,黎耀楠坚决不承认,自己是想八卦了,这事当着李明章不好问,面对周潜却没那么多顾虑。 果不其然,周潜面色一暗,声音变得低沉,更有几分愤世嫉俗:“恐怕这个状元郎,根本不是文渊想要。” 文渊,也就是李明章的字。 “噢?”黎耀楠挑了挑眉:“此话何解?” 周潜深思了一会儿,想了想,觉得这事黎兄早晚会知道,于是也干脆不隐瞒,淡淡道:“文渊将要被招为驸马。” “啊?”黎耀楠真正错愕了,要知道大晋朝的驸马,没有涉政的权利,李兄倘若真被招为驸马,这辈子的前途,也就是一个三品闲职。 周潜冷笑了一声,声音淡漠得听不出任何情感,继续说道:“这是北威侯府的决定,文渊根本反抗不得,就跟......”我一样,这三个字没说出口。 黎耀楠蹙眉:“李兄文采出众,前途大好,北威侯府如此行事无异于杀鸡取卵,他们怎么会?” 周潜面露嘲讽之色:“李兄若想出人头地,至少还要十年,哪有当驸马快捷。” 黎耀楠沉默了,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他这会儿也不知该说什么好。 周潜似乎反映过来,自己刚才话多了,急忙转移话题道:“没想到黎兄能前来,周潜感激不尽。” 黎耀楠笑了笑,其实若不是李明章提醒,他早忘了这事,听见周潜的感激,心里微微有些惭愧,当然,这只是一瞬间的事情,别指望他有太大良心。毫不客气笑纳了周潜的谢意,笑着说:“客气什么,不过你家规矩严,下次恐怕没这么容易登门。” 周潜默然,哪会不知黎耀楠话中含义,家中规矩严格是客气,什么叫难以登门,恐怕又是父亲做的好事。 周潜面色缓和,心里真正对黎耀楠升出几许情谊。 黎耀楠微微一笑,他既然上门探望,还在门口被刷了一顿,无论如何也要讨回本,将这次的探望变得物有所值,若不然,岂不是就亏大了,周潜的反映他很满意。 当然,最让他满意的,还是周潜接下来的一段话。 “琼林宴当日,黎兄切记小心。” 周潜他爹是御史,虽然对他不够好,但小道消息,周潜却知道不少,御史嘛,最喜欢的就是撩拨嘴皮子,东家长西家短,什么都要骂一骂,不骂,他就不够出名。 黎耀楠心神一紧,面色慎重起来:“还请周兄详解。” “听闻你来京至今,从未前去探望祖母与母亲,还有你的岳家,恐怕也颇有微词,当今圣上以孝治天下,你要心里有底。” 有些话,点到即止,黎耀楠道了声谢,他就说近些日子太安静,原来是在琼林宴等着,这是想让他在皇上面前丢尽脸面,不孝的罪名按上去,哪怕他是今科探花,也再难有出头之日。

上一篇   67067

下一篇   69069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