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7067

三天时间转瞬即逝,怀着忐忑的心情,众位考生踏入宫门,谁都不敢东张西望,紧张得手心直冒汗。 随着公公的引领,考生们来到太和殿,依次按照排名坐好,眉目微微下垂,恭敬的等待皇上来临。 太和殿安静的除了呼吸,再也听不见别的声音。 等了大概有一刻钟,殿外声势浩荡,哪怕皇上还没来,他们已经能够感觉到那种惊人的气势。 “皇上驾到——” 一道明黄的影子出现在殿上,没有人敢抬头观看,考生们纷纷下跪: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 “平身。”皇上的声音很平淡,却又不失威严,众位进士起身之后,皇上便命令颁发试题,简简单单几个字“国以何为本,官应何为,盛世天下当何如”,范围可以很广泛,也可以很狭小,端看你怎么回答。 黎耀楠眉头动了动,国以民为本,夫郎早先就考过他,没想到这一次的题目,又被夫郎给猜中了,他还真是娶了一个宝疙瘩。 张启贤原本心神忐忑,看见殿试题目,心里顿时乐开了花,对自家的表弟夫,那是佩服得五体投地,原本他还担心会试考得太好,殿试倘若丢了人,那他的脸往哪搁,哪还有面子,谁知心里正犯愁呢,枕头就送来了。 张启贤信心满满,志气高昂,决定这一次,同样要将表弟考趴下,一想到自己殿试成绩好过表弟,他心里就一阵舒爽,最好是能考个一甲回去,那他老子还不把他供起来。 张启贤美滋滋的做着梦,黎耀楠已经开始回答试题,殿试只有两个时辰,写完之后还要检查,还要修改,他没那么多时间胡思乱想,这一次一甲进士他志在必得。 国以民为本,凡治国之道,必先富民,施以仁政。英雄者,国之干,庶民者,国之本...... 黎耀楠专心致志,屏蔽外界的一切观感,整个人的心神全部放在答卷上。 皇帝高坐在御座之上,目光很平静地扫过正在答题的众位考生,这些人将来或许会是他的朝廷栋梁,看见黎耀楠的时候,皇上的目光顿了顿,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位闻名已久的小子,没想到竟如此年轻,果然是少年得志。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,随着钟声想起,监考官们开始收卷,没有答完的考生,急得满头大汗,眼睁睁地看着考官拿走试题,胸口剧烈起伏,目眦欲裂,然而他不敢叫,也不敢喊,因为这里是太和殿,皇上还正坐在上面。 殿试不中,至少他还是个进士,但若御前失仪,那可就是重罪了。 黎耀楠不慌不忙,一直表现得很沉稳,他的这种气度,又让皇上记了一个好。 阅卷的时间很漫长,等待时间,更加难熬,黎耀楠的心里,难得紧张起来,哪怕他故作不在意,作为他的枕边人,林以轩又怎会没发现,无奈中只能抱着儿子逗他开心。 小旭儿确实是一个小混账,小手一抓,嗓子一哭,黎耀楠哪还有心情紧张,头都要被自己儿子闹大了,越发觉得小孩子这种生物,简直太不可爱了。 唯有张启贤没心没肺,他的名次原本就是捡来的,再坏也坏不到哪去,所以这家伙豁达得很,考得好是运气,考不好绝无可能,顶多就是名字靠后一些,无论如何也够跟他老子交差,人家是好吃好睡,无事还出去聚会,压根一点也不担心。 林以轩恨得牙痒痒,早知道就不该便宜这家伙,狠狠给了他几个刀子眼,只可惜张启贤神经粗,目前对林以轩又极度崇拜,人家说啥都是好的,至于白眼,不好意思,他那是丝毫也没察觉。 三天时间一到,皇榜处敲锣打鼓,宣读成绩的是御前侍读,也是皇上的近身之人,名字从后往前挨个念,殿试只取前一百名,一甲为状元、榜眼、探花、二甲为前十,三甲则是进士,殿试未中的,便是同进士,档次比进士低了不止一筹。 听见侍读大人叫名的人喜极而泣,当时就有人嚎嚎大哭。 也有人失落万分,脑袋止不住的张望,竖起耳朵使劲的听,只希望下一个能叫到自己的名字。 有人开心的哭,也有人伤心的哭,越到后面,失落的人越多。 路志安中了第二十三名,心情很好的扬起唇角,深深吐了口气,他们路家这一代的希望,就压在他的身上了。 黎耀祖脸色难看,丝毫没有高中的惊喜,第十八名,竟连二甲也没入,他心里的难受可想而知。 紧接着,范鹏翼中了第十一,整张脸的颜色都青了,黎耀楠只想哈哈大笑,未中二甲入不得翰林,第十一真是一个好名次, 其实黎耀楠不知道,今次科举若是没有他和张启贤,范鹏翼会中二甲,并且排名第九,他们两个刚好把人挤下去。 第十名是葛宏辉,会试第十三。 第九名是沈宏志,会试第四,心里微微有些差落,不过能中二甲,沈宏志还是很高兴,很快将那点失望的情绪抛开,笑着接受旁人道贺。 ...... “哈哈,中了,中了,我中了,我就知道会高中。”张启贤笑的癫了,没想到他竟然高中第六。 黎耀楠弯起唇角,心里同样很高兴,只因第五名依然不是他,而是柳立阳,如果下一位高中的进士还不是自己,那么他就有把握相信,这一次自己肯定会中前三,只要是一甲,排名第几他无所谓,他争的就是一个名气。 果然,第四名进士是齐云山,这位老先生,确实有几分才学,这一次虽然跌入二甲,但这样的成绩,已然很好。 接着,官差放起了鞭炮,黎耀楠目光如炬,视线紧紧盯住前方。 随着侍读大人念出他的名字,黎耀楠倏然激动地往前走了几步。 “黎耀楠何在?探花郎何在?”御前侍读大声朗读,目光在人群当中扫了一圈。 “在此。”黎耀楠朗声大笑,放下了心底的那块石头,探花郎,这个名头他喜欢。 “恭喜探花郎,贺喜探花郎,还请探花郎更衣。”另一位官差捧了衣裳过来,笑得一脸谄媚。 黎耀楠也很大方,一出手便是二十两,官差垫了垫分量,心中很是欢喜。 紧接着前方的名字已经叫道金科榜眼,出乎意料,竟然是常和辉,黎耀楠原以为,常和辉会成为今科状元。 “李明章何在?状元郎何在?”御前侍读大声唤道。 所有人都吃了一惊,谁也没有想到,李明章竟会一跃成为状元郎,低下的人纷纷窃窃私语,不过人家李明章的成绩摆在那,会试又是第六,这一次成为状元,旁人也无话可言。 黎耀楠心里很意外,刚才他还有些担心李明章,发现他今日似乎没有前来,侍读大人也没叫到他的名字,原本以为他没考好,所以才懒得前来,看样子情况不只如此。 一位官差急忙回答:“回禀大人,状元郎今日似乎尚未前来。” 御前侍读皱了皱眉,随后又像想起了什么,眉头转瞬又舒展开来,淡淡道:“快去他家传唤罢,今日稍后要游街,明日还要面圣。” “是。”官差应了一声,叫上几个人,一路敲锣打鼓,直往北威侯府奔去。 黎耀楠跟常和辉算是老熟人,互相见了礼,安静坐在衙门等待,有一句没一句说着话。 常和辉今年四十有余,单听谈吐看不出人品如何,不过,只他看那一双睿智的眼睛,黎耀楠心中有了底,这人肯定不好糊弄,两人互相打着太极,没提一件正经事,倒也相谈甚欢。 没多久,李明章到了,穿着一身大红吉服,头戴顶戴花翎,真应了古人那句老话,果真是风度翩翩状元郎,倘若忽略他眉宇间那股忧郁就更好了。 时间不多,黎耀楠没有多问,前面乐队敲锣打鼓,三人骑上高头大马,一路游街。 黎耀楠头一次在古代,享受了一把被围观的感觉。 回到家,已经累得趴下,骑马他虽然很喜欢,但是骑一天的马,暂时他还没那爱好,幸好如今天气凉,要是天气热一点,他怀疑自己的腿上,绝对会被磨起泡。 第二天入宫面圣,本次科举前三十名均要进宫谢恩。 头一次参加朝会,也将是众位进士,未来几年唯一一次参加朝会,黎耀楠看得很仔细,随着文武百官跪下高呼万岁,这种场面,这种气势,这种震撼,难怪那么多人喜欢当皇帝。 并且这还是在金銮殿外,没有皇帝宣传,他们这些今科进士,暂时进不去。心里刚想到这里,便听见一道尖细的嗓音从殿内传出:“宣今科进士觐见——” 紧接着,殿外一位太监大喊:“宣今科进士觐见——” 然后又一道声音从不远处传来:“宣今科进士觐见——” 黎耀楠抹了一把冷汗,这就是古代的传声筒吗?很高明,来不及思考太多,紧跟在常和辉身后,一行人谨遵先前学的礼仪,眉目微微下垂,不可直视,双手合至胸前,缓缓踏入金銮殿,再一次跪下行礼:“参见吾皇,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 皇上略一颔首,后面的太监喊道:“平身——” “谢皇上。” 皇上点了点头,淡淡看着他们,说了几句,勉励的话:“众位卿家都我大晋之栋梁,望你们以后勤勉奋进,造福一方。” 于是,众人又跪下,齐声道:“微臣定不辜负皇上期望。” “嗯!”皇上又问了他们几句话,便让众人退下,这一次朝拜中规中矩,没有人特别出彩,也没有人心里失望,因为他们都知道,重头戏在琼林宴,那里才是他们大展身手的地方,运气好,说不定还能获得皇上青睐。

上一篇   66066

下一篇   68068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