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6066

林以轩听完之后,心里立马就怒了,范鹏翼是谁,自家夫君不知道,但他知道啊,范鹏翼,庆元八年二甲进士,出身闵阳范家,其祖父范承志更是明微书院的院长,也是孟嘉平的老师,孟嘉平出身西北孟家,正是六皇子的母家。 范鹏翼金榜题名以后,便入翰林院任职,当时只是正八品笔贴,三年后却以极快的速度,一跃两级升至正七品编修,六年后任国子监司业,九年后升成为国子监祭酒,专跟他祖父打擂台,十年后明微书院结党营私一事爆发,范承志下狱,范鹏翼也受到牵连,再后来范家虽因威望太高,求情的人太多,皇上网开一面,免除死罪,只将他们贬为庶民。 只是随后,皇上又下来一道圣旨,范家人百年不许科举,很显然,旁人的求情更加激怒了皇上,否则也不会将人一竿子打死,百年之内范家休想再有出头之日。 然而,这些都是以后的事情,现在人家找了夫君麻烦,林以轩心里就像是有股邪火在燃烧,范家一家子老狐狸,长辈虽然不站队,小辈个个投机取巧,范鹏翼因为孟嘉平的缘故,坚定成为六皇子一党,想也知道,今日的事,肯定和六皇子脱不了关系。 林以轩怒火沸腾,明明再无什么牵扯,六皇子却专门争对夫君,林以轩不会自作多情的以为,六皇子是为了他,心里很快将这件事情阴谋化,迅速思索对策,不报复回去,他又岂能甘心。 当然,这些事情,无论如何他也不会告诉夫君,莫名其妙得罪六皇子,总得有个理由,影响他和夫君的感情就不好了。 林以轩掩藏住眼底的冷光,笑着道:“范鹏翼出身闵阳范家,祖父是明微书院院长,你不必将他放在心上,明微书院已经引起皇上的忌惮,总有一天会被拔除,目前朝中关系复杂,清扬居士大名鼎鼎,得罪了什么人尚未可知,只要你自己立得稳,又何必怕了旁人算计。”他敢肯定,六皇子绝对不敢有大动作,毕竟太子,二皇子,四皇子,均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看着。 林以轩心中鄙视,更为自己以前的无知懊悔,此时回过头来看看,他上辈子,简直就是瞎了眼睛。 黎耀楠有了一瞬间的了然,难怪路志安敷衍其词,不愿得罪范鹏翼,原来人家背景强硬。 却说皇上那边,看见黎耀楠的答卷,真真被惊艳到了,法治,没想到有人跟他一样崇尚法治,再看其他内容,每一条的对策均可实施,皇上越看越入迷,心里开始盘算,上面的政策如果施展开来,需要花费多少时间。 次日皇上便迫不及待,找来几位大臣商议,只将答卷摊开给他们看。 朝中大臣吃了一惊,很快争辩起来,除了几位大人保持中立以外,其余大臣无一不是提出反对意见。 黎耀楠的名字再次火了一把,当然,这一次的火,只限于看过答卷的官员。 皇上被一瓢冷水泼下来,惋惜有,更多却只是面无表情,听见大臣对科举名次的安排,心里忍不住冷笑,大笔一挥,除了常和辉之外,京中呼声最高的举子,没一个能入前十。 瞧瞧,柳立阳、葛宏辉是太子的人,黎耀祖是礼部尚书的人,云和华则是他那位好皇叔的人,一个一个打得好算盘,不过,太子的面子还是要给,柳立阳背后站着山东柳家,常和辉背景则不显,于是两相比较取其轻,常和辉捡了便宜。 至于黎耀楠,尽管他也是景阳侯府的人,鉴于这一次的答卷皇上满意,并且成绩排又在第三十八名,皇上反倒被激起了气性,刷刷两笔,变换了他的位置。 三天后贡院放榜,张贴榜文处黑压压挤满了人。 “第一名是常和辉。”有人大声叫道,没人觉得意外,只是轮到第二名的时候,有人就惊诧了。 “第二名是齐云山,他是谁?” “不知道。”众人一脸纳闷地摇头,纷纷四处张望。 一位五十多岁的老者站出来,激动得泪痕交错,说话都语无伦次:“老......老夫正是齐云山。” 众人一脸失望,这一次的会试成绩,可谓跌破不少人的眼球,先前呼声最高的几位已经黑了脸。 “张启贤是谁?怎么会排在第三?” “这不可能,张启贤有几两重,我又怎会不知?”立马有人出言反对。 “难道你认为本次科举成绩不符?” “怎么会。”那人急忙摇头,这话他可不敢认。 接着第四名是沈宏志,又一个默默无闻的人。 “第五名是黎耀楠,是清扬居士。”终于看一个熟悉的名字,有人大声惊呼。 更有人吃惊的喊道:“云和华怎会排在十七。 “是啊,葛洪明也在第十三。” “嘘!小声点,听说本次会试成绩,是皇上亲自决定。” 众人一概沉默不言,除了常和辉跟黎耀楠,本次会试前十名,均是中途杀出的黑马,喜坏了这几位得以高中的进士,简直是喜从天降,就连李明章竟也得了个第六。 若不是本次会试,乃圣上亲自点名,只凭张启贤这家伙能中第三,旁人就不可置信,就连他的几位好友,都以为这是天方夜谭,然而,中了,就是中了。 张启贤哈哈大笑,面上尽管很得意,嘴巴却闭得死紧,什么话该说,什么话不该说,他心里清楚得很。 黎耀楠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,失落总是有一些,他原以为自己会考得更好。 张启贤终于压了表弟一头,脸上笑得合不拢嘴,可谓春风得意。 林以轩越看他越不顺眼,于是,张启贤突然发现,近些日子很倒霉,出门会丢银子,走路会摔跤,吃饭也能吃出石头,他这是撞了哪门子衰神,改日一定要去庙里拜拜。 林以轩冷笑,懒得理会三表哥作死。对于夫君的成绩,既是在意料之中,也是在预料之外,按照他的了解,夫君的答卷皇上肯定会喜欢,只是那几条策略虽好,却触动了不少人的利益,大臣反对已成必然,商人若是缴税,那谁还给官员纳贡? 千里为官只为财,别跟他说什么清正廉明,真正的好官又有几个。 不过不管如何,夫君得中进士是喜事,林母高兴得当天大摆宴席,邀请的自然全是自家人,黎有信同黎有俨也上门道贺。 黎耀楠神色淡淡的,很快想明白前因后果,他对古人的规矩了解的还不够深刻,所以才会范了错误,下一次他会做得更好,并且如今这样也不是没有好处,他的名次能排在第五,肯定是入了皇上的眼,否则单凭朝中大臣,他写的哪怕再好,成绩也只会排在二十开外。 黎耀楠的猜测很正确,不过他还是高估了朝中官员的肚量,若没有皇上御笔朱提,别说二十开外,他的名次恐怕只能排到第三十八位。这样的话,他也就和一甲绝缘了,殿试的名次,不仅要皇上喜欢,还要根据乡试会试的总合,倘若超出第三十名,那么进入一甲绝无可能,如今甚好,他还有机会。 黎耀楠突然发现,他跟十三,第五还真有缘,童试的时候,县试他得第十三名,府试他得第五名,院试则是第三名。 去年乡试的时候,他同样又得了第十三名,如今会试则是第五,就不知殿试能得多少。 次日谢师宴,黎耀楠表现得中规中矩,相比起呼声最高的几位举人,他考的虽然不是很好,差落也不是很大,外面的闲话比较少,反而葛宏辉,云和华,柳立阳等人被看了不少笑话,这大概就是一种跌下云端的感觉吧。 云和华气得鼻子都歪了,柳立阳倒是好涵养,看见黎耀楠还点头致意。 黎耀祖神色不太好,这一次会试,他只得了第二十三名,尽管黎老夫人和马玉莲都很开心,但是岳父不开心,娇妻也不开心,他们对他的期望更大,如今美梦成空,心里自然不高兴,黎耀祖紧握拳头,暗自下定决心,殿试他一定要努力,哪怕一甲不行,至少要争取到二甲。 范鹏翼这次得了第十八,路志安排得更靠后,只有第三十五名。 “黎兄。”路志安笑着招呼,这还是茶楼那天以后,两人第一次见面。 黎耀楠回以一笑:“路兄。”接着便转头和友人说话。 路志安显得有些失落,然而选择是他自己做的,现在又怪得了谁呢。 李明章春风得意走了过来,冲着黎耀楠挤挤眼:“怎么?闹矛盾了?” 黎耀楠淡淡一笑:“本就不是一路人,谈何矛盾。” 李明章见他不愿多谈,笑着揭过这一茬,问道:“你不是要看周兄吗?打算何时前往?” 黎耀楠思索了片刻,他还真把这事忘了,便说道:“殿试过后吧,近几日抽不出时间。” 李明章点点头,两人约好之后,各自分开。 黎耀楠觉得这样不错,关系不会太近,也不会太远。

上一篇   65065

下一篇   67067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