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4064

三月初九,会试紧密锣鼓的进行,各方举子天还没亮,纷纷收拾行装赶往贡院。 三月初的天气还是很冷,风吹在脸上有种被割伤的刺痛,黎耀楠和张启贤赶到贡院的时候,门口已经聚满了人,举子们三五成群待在一起,时而高声阔论,时而期盼的四处张望,地上放满了密密麻麻的大件包裹,眼前的景象,怎么一个乱字了得。 “黎兄。” 大老远,黎耀楠便听见有人呼唤,转过头定睛一看,缓缓走了过去,拱手道:“李兄,路兄,好久不见。” 李明章回了一礼,笑着道:“好你个清扬居士,瞒得可真紧。” 路志安也打趣起来:“老早便想找黎兄叙旧,今日可算逮到人了。” 黎耀楠哈哈一笑,爽快道:“回头考完我请客,对了,周兄呢?怎么不见他人。” 李明章眼中闪过一抹忧虑:“阿潜家中有事,这次恐怕不能参加会考。” 黎耀楠蹙眉,什么重要的事情,竟连会试也耽误,紧接着又有一些了然,想起周潜的身世,黎耀楠叹了口气,周兄的才华很好,可惜了。 李明章见他如此,心知他已猜中前因后果,当即也不隐瞒,郁郁地道:“阿潜被他父亲痛打一顿,至今还下不了床。 路志安一脸错愕:“怎么会?” 李明章无奈道:“阿潜是庶子,周大人为人方正,眼睛里容不下沙子。” 黎耀楠冷笑,高门大户总是这样,做什么都喜欢套一个冠冕堂皇的外表,不过这事与他无关,他们原就是萍水相逢,虽有半个月相交,关系却没好到那份上,轮不到自己为他叫委屈,笑着道:“改日咱们前去探望,还要劳烦李兄引路。” 李明章点头应道:“那是自然。” 随着几人闲聊,贡院大门缓缓打开,举子们霎时安静下来,目光紧紧盯住那道红漆大门。 张启贤也在人群当中,找到几位故交好友,看见贡院大门打开,赶紧道别了一声,迅速回到黎耀楠身旁,跟李明章和路志安互相见过礼,贡院的官差已经开始点名叫号。 举子当中,黎耀楠还看见一位老熟人,这具身体同父异母的亲大哥。 黎耀祖似乎比黎耀宗聪明,看见到黎耀楠面色丝毫不显,只当作是不认识,竟连眼神也不施舍一个。 黎耀楠对他的态度很满意,井水不犯河水河水,很好。 随着官差点名,李明章最先进去,接下来就是张启贤,拍了拍小表弟的肩头,慎重道:“为兄等你金榜题名。” 黎耀楠勾唇浅笑:“你也是。” 张启贤拎起包裹,大步迈往贡院。 等了大概有一盏茶,紧接着轮到黎耀楠的名字,回头跟路志安拱了拱手:“科举完后,次日巳时,有间茶楼,不见不散。” 路志安轻轻颔首:“有间茶楼大名鼎鼎,为兄定会前往。” 检查完黎耀楠的包裹,官差很顺利的放行,这一次黎耀楠坐在正东方,位置靠近监考官,也是整座贡院,最好的号房,夏季或许的最差的,但在初春来说,却是最暖和的。 黎耀楠心里有些诧异,不过总得来说这是好事,只要他成绩考得好,其余管他呢。 待到所有考生全部到齐,监考官颁发试题。 去岁夏旱,地裂,颗谷无收,秋洪暴,民困,何治呼,官应有何为,天灾何阻...... 看见这一次的考题,黎耀楠微微愣了一下,很快又面色如常,跟所有的考生一样,开始冥思苦想。 跟他同样惊诧的,还有张启贤,看见这次考题,他的心跳急剧加速,心中涌出一阵狂喜,极力压抑自己,才让他没有在众人眼前失态,低垂着脑袋,埋得很深,研磨,深思,过了半响才恢复正常。 黎耀楠心里很自豪,并不意外自家夫郎会猜中考题,林以轩原本就学富五车,去年夏季干旱,秋季雨水又多,乡试那一阵子,连绵细雨连续下了大半个月,江南一带尚好,黄河两岸的百姓却遭了灾,久旱之后必有洪水,夫郎能想到这一点也很正常。 本次科举的考题,黎耀楠早已做过无数遍,心中很快有了腹稿,此时更是文思泉涌,提笔挥墨洋洋洒洒开始答卷。 夏旱,引渠灌溉,田地可种耐旱粮食,如玉米、红薯等植物。 洪暴,以工赈灾,让灾民自己修缮河提,如此他们必定尽心尽力,又可为朝廷省下赈灾银两,一举数得。 民困,朝廷可将农税略略降低,换成商税,一可丰盈国库,二可减低百姓压力,民富指日可待。 为官者当公正无私,依律而事......总而言之,黎耀楠崇尚法治,举例了一大堆法治的好处,他猜想,当今皇上应当也是法治推崇者,否则也不会对朝廷做出许多改革。除了子嗣方面,当今皇上可称得上是一位明君。 天灾无法阻拦,但可防范...... 黎耀楠删删减减,写了一大篇,他知道今科主考官为人保守,喜爱踏实稳重的文章,他在皇上面前挂了名,但这并不能表明,他的答卷可以传到御前,想了又想,他还是将心里真正的想法删去大半,答卷上均写着可实施之方案。 思想太过前卫,哪怕他自己知道可行,但在旁人眼中来看,无疑是异想天开,他考科举,为的是金榜题名,为的是出人头地,孰轻孰重他分得清,不会因为这些小事而得不偿失。 这一次,黎耀楠答题很快,三天过后就开始静下心来休息,考官看着他的眼神,惋惜有之,摇头有之,好奇也有之。 黎耀楠是清扬居士,有了皇帝做宣传,京城可谓无人不知,不少眼睛都正盯着他看,看那清扬居士究竟是真本事,还是假学道,主考官见他如此怠慢,心中有些不喜,不过当他走至案前,看见黎耀楠的答卷,眼睛立马亮了起来,为自己刚才的想法,心生出些许愧意,看来人家是胸有成竹。 主考官不再管他,但考场的各种事情,却经过第三人的口,汇报给了皇上,当然皇上关注的并不是清扬居士,而是本次科考所有的举人,听见黎耀楠早已答完试题,皇上心里也升起几分好奇,让人阅卷之后,将黎耀楠的试题拿来他看。 无意中,黎耀楠得到了一个机会,一个真正让皇上入眼的机会。 九天的时间转瞬即逝,出了考场,黎耀楠精神状态还不错,林以轩早在贡院门外等候,与他同样在此等候的,还有不少人的家眷。 看见周围哭声一片,黎耀楠觉得自己很适应,每次从考场出来,似乎都是这种场面,不习惯都不行了。 不多时,张启贤也出了考场,可能是这次答卷比较轻松的缘故,他的脸色略显憔悴,眼中却充满笑意,整个人看起来还不错,要知道,上一次乡试的时候,三表哥出了考场,眼圈那都是青的,走路腿也在打颤。 黎耀楠回头跟路志安道别了一声,约好明日再见,手揽着自家夫郎,大摇大摆坐上马车,直把张启贤气得干瞪眼。 他们夫夫两个,简直当他不存在,张启贤心里坚决否认,其实他是有些羡慕的,诗人嘛,最喜欢的便是风流佳话,表弟和弟夫的感情,真是令人感动,也是他所求之不得的。 黎耀楠若是知道他的想法,一定会嗤笑一声,别看三表哥年纪不大,家中已有一妻一妾两个通房,都这样了还求感情,鬼扯吧! 回府之后,热水饭菜早已备好,林母知道哥婿考科举,这些日子搬来了黎府,生怕自家小九照应不过来。 舒舒服服洗了个澡,黎耀楠浑身清爽,吃过饭,又活动了一圈,这才回房睡觉。 次日一早,黎耀楠跟夫郎交代了一声,出门去了有间茶楼。 张启贤考完科举,整个人放松下来,早就约好猪朋狗友品诗宴会,一大早就出了门,黎耀楠深知他的性子也没说啥,只让他早点回来,别玩的太晚,京城不比扬州,晚上禁宵严得很。 到了有间茶楼,哪怕现在时辰尚早,茶楼里依然人声鼎沸,如今这里俨然成为学子们品诗言论的地方,科举完后,更是有许多文人聚集,墙壁上的文章,已经快要粘贴不下。 “黎兄,这里。”路志安站在楼上跟他挥手,身旁还有几位同科举子。 “路兄。”黎耀楠拱手作揖。 路志安笑着说道:“这是我的几位同窗,早听闻清扬居士大名,今日定要随我前来,还忘黎兄勿怪。” “无碍,路兄唤我东临便好!”黎耀楠跟那几位举人互相见礼,作为一个敏感的人,他很容易看出,这几位举人,其中三位是抱着好奇的心思前来,另有两位目光闪烁,其目的不得而知。 大家聊了一阵,黎耀楠这才知道,路志安原来也是金陵名家,祖上曾经还出过宰相,只可惜是在前朝,并且还是出了名的奸相,路氏一族潜伏了近两百年,多亏当今圣上贤明,他们才能找到机会,重新开始科举一途。 黎耀楠心里汗颜了一把,前朝宰相,落魄至今,该说什么好呢。

上一篇   63063

下一篇   65065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