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2062

今年冬季,已经下了好几场大雪,不管外面天寒地冻,都阻止不了黎府人的好心情。 转眼,大年三十到了,京城年节的气氛更加浓重,家家户户喜气洋洋,黎府门前也挂上了大红灯笼。 小旭儿更是在三十这天,穿上了一身红棉袄,额头还让林母点了一抹嫣红,看起来粉粉嫩嫩,白白胖胖,可不就像观音玉座下的童子吗?林母爱的直喊心肝肉。 吃过年夜饭,林母抱着小旭儿逗弄,杨毅时不时插科打诨,一家人热热闹闹,这是林母和杨毅,十几年了,过得最轻松的一个年,当晚一直闹到过了子时,困得不行,才各自回房睡觉。 今年廉郡王府的礼,林以轩又加重三分,其实他和夫君都明白,若不是廉郡王有意帮衬,黎耀楠哪怕再写十本上古演义,也不可能在皇上面前挂名,不管廉郡王此举抱着怎样一种心思,这份情,他们都要铭记在心。 景阳侯府那边,林以轩也送了礼,不是什么值钱玩意,只把规矩做到位,要不要是人家的事,送不送却是他的事,总不能让人拿下话柄。 年初五的时候,林以轩开始四处走动,哥哥的一些朋友,总不能因为他不在就跟人断了来往,并且夫君在京中根基浅薄,多一些人脉总是好的,以后仕途才能走得更远,林以轩压根就不担心,自己夫君考不中。 黎耀楠这段日子,除了过年松快了两天,其余时间全部埋在书房。 林以轩给他出了一些考题,让试着做做看,考题分门别类,共有二十几道,每一道题内容深刻范围甚广,出题的人显然费了不少心思,黎耀楠又怎会辜负小夫郎的好意,日日将自己关在书房里埋头苦干,务必要把文章作好。 时间过得飞快,一眨眼,正月十五到了。 黎耀楠行事,向来都很注意劳逸结合,白日作了一天的文章,晚上难得松快,干脆大手一挥,打算带着一家人出去逛灯会。 林母笑着婉言拒绝,把空间留给小两口,这些日子她眼见夫夫两忙来忙去,难得清闲下来,她又怎好意思去打扰,只说要在家中陪旭儿,让他们年轻人自己玩。 杨毅笑得一脸狭促,坚决不跟他们同行,京城道路他熟悉得很,自己带了几个人,一溜烟跑得没影儿。 黎耀楠哭笑不得,转头问自家夫郎:“小表弟独自出去,会不会......” “不会。”林以轩轻笑了一声:“他有分寸,又有下人跟着,往年我跟表弟也自己出去玩过。” 黎耀楠点点头,这样就好,他怕小表弟是双儿,倘若出了什么意外,后悔都来不及。 林以轩今日穿了一件淡蓝色衣衫,外面套了一件雪白的狐皮裘衣,发丝只随意用了一根簪子绾住,青丝如瀑直泻而下,精致的脸庞多了一分柔和,少了一分冷冽,唇边噙着一抹浅浅的笑,使得他身上的气质如沐春风,只单单地站在那里,似乎就能吸引人的视线。 当然,黎耀楠也不差,经过一年时间的调养,他的身高至少窜上去六厘米,尽管他还是有些不满意,不过这具身体还再长,黎耀楠坚信,总有一天会达到他希望的样子。 黎耀楠今日穿的是一件玄色衣裳,边角绣着金色纹案,举手投足之间有着说不出的风流倜傥,目光中透着三分讥讽,三分凉薄,四分漫不经心,然而在他转头看向身旁的双儿时,却又会化作为一抹温柔,好一对佳儿佳夫。 哪怕时下的人,看不上那些娶了双儿男子,但看见眼前这一对夫夫,心中都要忍不住称赞,真真是好一对翩翩少年郎。 正月十五,像他们这样逛灯会的人有很多,黎耀楠是一个乡巴佬,尽管看啥都觉得新奇,面上丝毫不显,只拉着他的小夫郎逗他开心。 林以轩神情恍惚了一会儿,看着四处灯火斑斓,恍如隔世,感觉是那样熟悉,又是那样陌生,前世今生加起来,他已经十七年没有参加过灯会,再一次走在喧闹的大街上,心里突然生出一种莫名的惆怅,不过,当他看向身旁的男人时,那一点情绪瞬间一扫而空,林以轩会心一笑,如今的一切早就变了,自己身边有他陪着就好。 “要不要猜谜?”黎耀楠见自家夫郎紧盯着一座莲花灯不放,心里有些跃跃欲试。 林以轩抿嘴一笑,由得他误会,眼睛晶亮晶亮的,点点头:“好啊。” “看我的。”黎耀楠见他高兴,心中也很欢喜,倏然想起,成亲至今,自己仿佛还未送过小夫郎什么礼物,真是太不应该了,这一次的莲花灯,无论如何也要到手。 元宵灯会有惯例,漂亮花灯,有钱你也买不到,必须要猜对字谜。 “老板,我要那一座花灯。”黎耀楠牵着小夫郎,来到这家摊位前,手指着挂在最顶处的莲花灯。 老板笑了笑:“行啊,猜对二十个灯谜,这座莲花灯你拿去,不要钱。” 黎耀楠蹙眉:“不是一个字谜吗?” 老板不以为意,笑着道:“那是普通花灯,看见没......”老板指着一排花灯:“最顶处的花灯需要连续猜对二十个字谜,接下来的一排需要猜对十五个,以此内推,你家夫郎好眼光。” 黎耀楠极其自豪地一笑,他家夫郎眼光自然好,笑看着老板说道:“你拿灯谜来罢。” “好嘞。”老板大声应道,取出一个精制的木盒,里面整整齐齐叠着一堆字谜:“为保公正,字谜由客官自行抽取,五文钱一个,当然,如果客官全部猜中,花灯小店免费奉送。” 黎耀楠挑眉一笑,心中颇为感叹,原来促销活动,早在古时候就有了,随意抽出一张灯谜,黎耀楠展开一看“大丈夫不得出头。” “天!” 老板笑了笑,并不放在心上,只让黎耀楠抽取下一道谜题。 “土上有竹林,土下一寸金。” “等!”黎耀楠不假思索,前世今生念了两辈子的书,正儿八经的东西,他或许会觉得为难,但对于玩这方面,黎耀楠自认为是个中高手。 “大雨落在横山上。” “雪!” “人无信不立。” “言!” “千里姻缘一线牵。” “重。” 连续猜对五个字谜,周围旁观的人多了起来,老板的神色也不再轻松,明明大冷天的,额头竟然渗出了冷汗。 “七人头上长了草。” “花。” “好!”旁边有人喝彩起来,黎耀楠转头回以一笑,又看了自家夫郎一眼,四目相对,情意绵绵,看的周围的人倾羡不已,只道他们夫夫感情好,黎耀楠对此欣然接受,接下来继续抽取下一道谜题。 连续猜对十题以后,老板急忙收回木盒,另换了一个更为漂亮的小匣子,强词夺理道:“前面十题打字谜,后面十题可不行,这位客人请。” 黎耀楠也不跟他计较,只笑了笑,从中又抽取了一张谜题。 “飘泊尚得梅作邻。” “白海棠。”黎耀楠略一思索,立马给出答案,心里不禁有些庆幸,早些年爷爷还在的时候,自己为了讨他欢心,专门研究过元宵节的灯谜,目的是为了给他长脸,那可是集古今精华与一身,一般谜题还真难不倒他,不过这位老板也狡猾,字谜尚还好猜,植物的话,除了一些富贵人家,普通贫民百姓,恐怕连很多花草见都没见过,又如何猜得出来。 “半边堤柳有莺啼。” “杜鹃。” “寒梅已作东风信。” “报春花。” “爆竹声中送旧岁” “迎春花。” “好!”又是一阵喝彩声,周围的人越来越多,小老板也从刚才的满头大汗,逐渐变成喜笑颜开,为啥呀,自然是因为生意好了呗,有了黎耀楠打头,猜谜的人更加多了起来。 黎耀楠接连猜完二十道谜题,在老板恋恋不舍的目光中,拿起莲花灯递至夫郎眼前,含笑道:“送给你。” 林以轩笑容绽放,为他清丽的面颊更染上了一层绚烂的色彩:“谢谢你。” 黎耀楠爽朗一笑:“跟我还客气什么,你放心,以后夫君不会这样粗心,这是第一份礼物,你先收着,剩下的慢慢再补给你。” 林以轩嗔他一眼,脸颊泛起了红晕,心里甜得就像抹了蜜,两人相交的手,握得更紧。 黎耀楠背心一凉,总觉得有人盯着自己,四下望了一眼,目光突然对上隔壁茶楼中个的一位年轻男子,这位男子面如冠玉,长得玉树临风,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尊贵的气息,只是那眼神,让人很不喜欢。 黎耀楠面色一冷,侧了侧身子,挡住自家夫郎,低头问道:“你认识他?” 林以轩抬头看了一眼,那男子目光变得热切,黎耀楠心头怒火直往上冒,任谁夫郎被人这样盯着,脾气都不会太好。 林以轩收回目光,淡淡道:“有些眼熟,大概不记得了。” 黎耀楠见他面色如常,也就没将这事放在心上,不想被那人扰了兴致,拉着自家夫郎,很快离开了这里,打算前去下一个地方游玩。

上一篇   61061

下一篇   63063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