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0060

次日,早朝过后,御书房内。 “微臣参见皇上。”廉郡王跪行叩拜大理,今日早朝皇上刚发了脾气,发作了几位官员,其中两位属于二皇子一派,他敢在此时求见,心中也是有一定成算。 “爱卿免礼。”皇帝淡淡地说道,声音不怒自威,听不出任何情绪。 “谢皇上。”廉郡王从善如流起了身,恭敬地立在一旁,作为皇帝的近身大臣,他却是能够听出,皇上此时心情正不好。 “从嘉此时求见,所谓何事?”皇上高坐在御座之上,面无表情地看着他。 廉郡王镇定自如,恭敬的声音透着几许关切:“原是见皇上心情不好,微臣甚感担忧,故而前来看看。” 皇帝听闻他这话,轻轻叹了口气,面色却是缓了下来:“从嘉不必多礼,坐吧。” “谢皇上。” 内侍很快搬来椅子,廉郡王躬身行礼,然后才坐下。 “你说这孩子一天一天长大,为何就变得不安份呢。”皇上似乎在自言自语,又似乎是说给他听。 廉郡王内心如惊涛骇浪,更加确定林以轩的话,连忙跪下:“微臣惶恐。” 皇帝见他如此,无奈地摆了摆手:“罢了,朕原不该同你说这些,起来罢。” “谢皇上。”廉郡王这才又起身坐下,心中稍一斟酌,进言道:“说起来,微臣正有一事禀告皇上。” 皇上略一颔首,示意他继续说下去。 廉郡王露出一抹犹豫的表情,缓缓道:“其实臣也有私心,前任文昌伯之外孙与臣略有交情,前几日求到臣跟前,说是文昌伯庶子袭爵,想请微臣帮忙在皇上面前美艳几句,嫡子袭爵方为正统。” 皇上一听,心神大震,他信廉郡王所言确有其事,却不信他的说辞,从嘉向来严谨知礼,又怎会因为旁人相求,便来跟朕进言,皇上心里感动了,只当廉郡王是为他分忧,所以才故意找的借口,特别是那句嫡子袭爵方为正统,简直说到了他心坎上。 廉郡王眼观鼻鼻观心,说完之后便不再言语,其实他提林以轩,也是为了把自己给摘出去,无论皇上怎么想,外面怎么传,他都立于不败之地,所以说,小夫郎还是想得简单了点,当朝郡王又岂是那么好用的。 “文昌伯......”皇帝敛眉深思,过了半响,面色微微一沉,目光直视廉郡王:“倘若朕记得没错,他家嫡长女,似乎嫁与景阳侯府。” 廉郡王苦笑一声,皇上果然不好糊弄,幸而他早有准备,躬身道:“皇上明见,林三夫人幼时与庶弟关系不睦,如今娘家无人撑腰,现正在庵中静养。” “噢?”皇上目光如炬,淡淡应了一声,并不置以任何言语。 廉郡王心神一紧,接着说道:“微臣并不敢隐瞒皇上,去年臣送来的地暖,均是文昌伯外孙所贡,另外还有一份冬季种植蔬菜的方子,恳请皇上过目。” 于是,林以轩昨天才送来的东西,今日便让廉郡王做了人情。 皇上来了兴致,让他乘上来看看。 冬季种植蔬菜的办法,其实简单得很,区区一页薄纸,写得一目了然,皇帝心情愉悦起来,刚才他也不是真生气,只不过试探廉郡王一番,从嘉果然没让他失望:“好!这张方子,朕也不会让你白得。” “谢皇上。”廉郡王松了口气,一直出到宫门外,才擦了一把额头冷汗,再次体会到伴君如伴虎这句至理名言。 皇帝当天就下了旨,让皇后在十五命妇朝拜之时,宣文昌伯老夫人与嫡长女觐见。 区区一个文昌伯的爵位,皇帝并不放在心上,换了也就换了,文昌伯府一代不如一代,纵然和景阳侯府有亲又如何,此举他既敲打了重臣,同样也安抚了皇子,一举数得,皇帝觉得很满意,从嘉确实会为朕分忧。 只是他怎么也没料到,十五之前,京里竟会闹出一件大事,幸而此事无伤大雅,无关大局,否则皇帝肯定要暴跳如雷,廉郡王也定会咬牙切齿。 且说林以轩这边,得到廉郡王府的回信,心里惊喜万分,整个人犹如置身云雾,没想到廉郡王办事竟如此神速。 其实也是他运气好,皇帝早朝刚发了火,这才让廉郡王逮到机会进言。 林以轩丝毫不敢耽误,当天就给文昌伯老夫人去了信。 章氏见信大吃一惊,继而又是一喜,哪怕刚开始的时候,她心里有些将信将疑,但接到宫中懿旨,她哪里还会怀疑,简直是喜从天降。 林以轩并未同她见面,只去了封信告诉她,一切需等十五过后才有定论,接下来还要看她的诚意。 章氏心中暗恨,又怎会不懂他的意思,只是今儿都九号了,徐徐图之肯定不行,儿子的爵位眼看就要到手,章氏绝不允许它出任何乱子,干脆咬了咬牙,带上一干丫鬟婆子,哭上景阳侯府去。 景阳侯府大惊失色,不懂这女人要闹什么幺蛾子,林三夫人与娘家不睦,这事整个侯府都知道,章氏今日这一出又是何意。 跟景阳侯府同样不解的,还有李贵成,作为庶子,哪怕他继承了爵位,照样要把嫡母敬着,只是这嫡母不安份,他从小的时候就知道,如今见章氏为李婉姸撑腰,这让他不得不防,心中更是提高警惕。 只可惜他万万没料到,人家走的是皇上的路子,千防万防终究还是一败涂地。 章氏哭上景阳侯府,也不进门,只在门口大哭大闹,说她可怜的闺女,竟被婆家虐待,随意打发去庙里。 景阳侯府恨得不行,但也无可奈何,人家身上有诰命,又是长辈,除了侯府老封君,没人压得住她,只是老封君年纪大了,身子又不好,哪能出来处理这事。除此之外,身份较高的则是男人,但一个大男人,他还能跟女人争吗? 景阳侯府无计可施,任它有多少对策,面对一个不讲理的人,并且又身份相当的人,说什么也没用。 所以说,有时候浑人用好了,比啥都管用。 章氏也算是一个远近闻名的泼辣货,嫁与李景元以后,硬是将伯府把持得死死的,若不是李景元短命,死的时候李子瑜还年幼,如今伯府爵位是谁坐在上面还未可知。 最后还是左都御史夫人路过时,见这里闹得不像话,这才出面打圆场,章氏终于消停下来,而此时侯府门口,早已经围满了人。 林大夫人松了口气,急忙将御史夫人和章氏请进府,摆出一副女主人的姿态,先跟御史夫人道了歉,说是让她看笑话了。接着又让御史夫人作证,遣送林李氏去庙里,实在情非得已,林李氏为妇不贤,不孝,不仁,所以侯府才决定略施薄惩。 大夫人主意打的好,原本是想让左都御史夫人作证,表明景阳侯府的清白,顺便也诉诉冤情,御史向来直达天听。 可她这话一出口,章氏顿时不乐意,又在侯府里闹开了,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道:“我家女儿待字闺中,谁不称赞一个好,怎么来了你景阳侯府,便成了不贤,不孝,不仁,好你个景阳侯府,亏待我闺女不说,还往她头上泼脏水,这要至我文昌伯府于何地。” 大夫人毫不退让,此时没有外人,她自然无需顾忌,当即便传来人证物证。 章氏冷笑一声,由得她去传唤,需知,周旺和李才均是文昌伯府家生子,林二夫人用得,她又为何用不得。 果然,当这两个奴才,一口一个陷害,一口一个二夫人,御史夫人的表情变得很微妙,大夫人却气急败坏,再也维持不住她的风度,狠狠盯着章氏:“是你,是不是你搞得鬼,他们原本是你文昌伯府的奴才。” 章氏冷笑,讽刺道:“若是我文昌伯府的奴才,又岂会陷害我闺女,景阳侯府当真好本事,收买了我闺女的奴才不说,还想倒打一耙。” 此时无论说什么,景阳侯府都成了狡辩,林二夫人气得两眼发黑,那两个奴才她从未放在心上,也从未想过有人会给林李氏撑腰,所以才被打了个措手不及。 御史夫人这时却是不好多待了,急忙提出告辞,林大夫人这会儿悔得不行,哪里还会挽留。 事情闹到这种地步,长辈不出面不行了,一行人去了景阳侯府正院,林老夫人是超品诰命,按照身份来说,章氏应当行礼,但他们又是亲家,不行礼也说得过去。 章氏只微微福了福身,丝毫没有要给侯府好脸的意思。 林老夫人自然不会说什么,她经历的大风大浪多了去,知道这事不能善了,今日章氏登门原就稀罕,肯定不会这样作罢,其实倘若没牵扯到二房,此事倒也简单,一个没落伯府,他们真没必要计较,但这千不该万不该,二房夫人竟在里面使了坏,还闹得让人知晓,孙女刚在六皇子府立住脚,目前正怀着身子,哪怕就是为了她,也不能让二夫人传出什么不利的流言。 林老夫人想到这里,狠狠瞪了二媳妇一眼,这才转头看向章氏,淡淡道:“你有什么条件?”她不信章氏会无缘无故上门为继女讨说法。 章氏昂首挺胸,傲然道:“和离。” “这怎么行。”林大夫人首先就站出来反对,侯府这样的人家,出了和离一事还得了。 章氏冷笑并不接话,只看着侯府老夫人。 林老夫人巍然不动,任由儿媳妇出面周旋,章氏心里明白,这贼妇狡猾得很,是想看看自己会不会有所松动,当即便冷笑了一声,说道:“不和离也行,明儿我就去外面说道说道,侯府果然好家教,二房夫人陷害弟媳,当真有脸。” 林大夫人气得一个倒仰,然而无论她说破嘴,许了无数好处,哪怕章氏眉目微微有些意动,最终还是紧咬和离不放。

上一篇   59059

下一篇   61061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