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9059

廉郡王府的回信,比想象中来得更快,第二天一早,就有人上门送来邀请帖。 林以轩看着镶金的帖子,很好心情的扬起唇角,想必前几日送去的那车蔬菜功不可没,要不然自己恐怕没这么容易登门,需知面对那些嘴养叼的王公贵族,冬季的新鲜蔬菜是何等诱惑。 况且,廉郡王府是皇亲国戚,有间茶楼又算得了什么,布局虽有几分巧妙,可也不是不能模仿,若不是还有上古演义撑着,人家肯定看不上眼,拿分成已经算是给面子,还要求见,排队都不知要排哪去。 最最重要的是,他是出嫁的哥儿,一无身份,二无地位,有个景阳侯府做娘家,但旁人又凭什么给面子,单只身份,廉郡王府比之景阳侯府高了就不止一筹。 黎耀楠缓缓走过来,见他一脸傻样,敲了一下小夫郎的脑袋:“笑什么呢?” 林以轩怒目而视,一脸控诉,小脸涨得鼓鼓的。 黎耀楠轻轻一笑,赶紧顺毛,抚过他略显疲累的脸颊:“仔细身子,别太累,岳母下次见到,可要怪我不疼你了。” 林以轩蔫了气,不满地撇撇嘴,每次总是这样,夫君轻描淡写几句话,便让他心里柔软得不像话,满满的,甜甜的,像是什么快要溢出来一样,哪里还舍得发脾气。 “这是......”黎耀楠打开帖子,对自家夫郎的办事能力很钦佩,其实他也不过出出主意,没想到这才不过几天时间,夫郎竟把事情办到这份上:“要不要我陪你一起?” 林以轩抿嘴一笑,摇头道:“你是今科举子,不便与他们多走动,这些事情我办得来,你放心。” 黎耀楠拉着他的手,心里有些无能为力的自责:“我只是不想你太累。” 林以轩又怎会不知他的纠结,脸上洋溢起一抹幸福的笑容:“我不累,真的,我等着你金榜题名,为我挣得诰命,将来也为我和儿子撑腰,现在你还是读书最为重要。” 黎耀楠哭笑不得,他这被是安慰了,对吧,心里有些暖暖的,不过,他虽自责,却不会自哀,也不会妄自菲薄,他在京城人生地不熟,确实帮不上什么大忙,但他不会一直这样,总有一日,他定会站在这个世界的高处,所以他压根没觉得难过,小夫郎究竟从哪看出他自卑了。 黎耀楠很好心情地弯起唇角,小夫郎的安慰,他还是很受用。 当晚,夫夫两又商议了一阵,直到夜深,才渐渐睡去。 次日一早,林以轩打点整齐,径直去了廉郡王府,递上请帖以后,门口守卫很客气将他请了进去。 招待他的是廉郡王妃,林以轩自然不敢托大,先跟郡王妃行了礼,这才缓缓入座。 两人寒暄了没几句,果然,廉郡王妃将话题引到蔬菜上面,直言自己最近胃口大开,郡王也很喜欢。 林以轩终于等来正题,从怀里掏出一页薄纸,笑着说道:“难得郡王妃喜欢,蔬菜是在下庄子上出产,培育方法倒也不难。”这是他和夫君昨夜商议的结果,庄子握在他手中,一家独大肯定讨不了好,还不如送出去一些,分分旁人的视线,顺便也可以讨几分好处,一举多得。 “这......”廉郡王妃见他如此大方,反倒迟疑起来,景阳侯府是六皇子一派,虽然这位是嫁出去的哥儿,但这礼到底该不该收,又能不能收。 林以轩还不等她拒绝,便接着说道:“郡王妃无需烦恼,在下只想求见郡王一面,也不是什么大事,况且,在下的茶楼也多亏府上照应,区区薄礼不成敬意,又算得了什么。” 廉郡王妃见他说的诚恳,心中稍一思量,也不再客套,只言道:“这礼,我就收下了,只是见了郡王以后,你所求之事能不能成......” 林以轩赶忙接口:“郡王妃放心,在下自有分寸,绝不会让郡王为难。” 廉郡王妃满意地点点头,她最怕有些不知分寸的人,转头跟丫鬟吩咐了一声,让她去叫郡王来,笑看着林以轩道:“你今儿来得真巧,郡王正是休沐,若是换了别的时候,可没那么好运气。” 林以轩不轻不重拍了个马屁,真诚道:“那还得多谢郡王妃仁慈,正巧在今日下帖子,在下心中不胜感激。” 郡王妃格格笑了起来,手指着他说:“你这小子,就是会说话,你哥可没你这么油嘴滑舌。” 林以轩微笑着辩驳:“我哥那是闷木头,我说的可是大实话,郡王妃可不能冤枉人。” “瞧瞧,这还怪上我了。”廉郡王妃笑得喘不过气,她对林以轩的印象很好,两人说着话,旁边下人时不时逗趣,气氛倒也松快,没多久,廉郡王来了。 廉郡王今年三十多岁,长得气宇轩昂,一身贵气非凡,哪怕是在家中,看起来也是一丝不苟,这样的人难怪当今圣上会看中。 扫了林以轩一眼,廉郡王略过他,只看向廉郡王妃:“夫人找我?” 廉郡王妃指了指林以轩,解释道:“这是致远的弟弟,想要求见你一面,前些日子吃的蔬菜,就是他府上送来的。” 廉郡王蹙眉思索了一会儿,过了半响才道:“你是林致远的弟弟?” 林以轩恭敬行礼,态度不吭不被:“是。” “有间茶楼是你开的?” “是!” “地暖也是你弄的?” “是在下夫君弄的。” “说吧,你找本王所为何事?”廉郡王大马金刀地坐在主位上,端起茶碗浅浅呷了一口。 廉郡王妃略显惊疑,没想到有间茶楼,家中地暖,竟是这孩子贡献的,之前说起茶楼,她也没太在意,毕竟偌大一个郡王府,旁人想送分成的多了去,茶楼便有十几间,她哪里能想得到,这孩子刚到京城没几日,竟是有间茶楼的主人,当然她最佩服的还是自家郡王,这些琐碎的事情,竟然都记得清清楚楚。 其实并不是廉郡王记性好,而是印象太过深刻,无论地暖,还是茶楼,都让他倍感新奇,所以才记在了心上。 林以轩四下扫了一眼,廉郡王妃很快挥退下人。 林以轩略一斟酌,尽量使语言更为简洁:“母亲娘家乃文昌伯府,如今庶子袭爵,在下想请王爷在圣上面前美言几句,嫡子袭爵方为正道。” 廉郡王面色一沉,这小子简直不知天高地厚,袭爵之事又岂是旁人可以插言。 廉郡王妃也隐隐懊悔,早知道,自己便不该为他引荐郡王爷。 还不等他们发怒,林以轩继续说道:“当今圣上崇尚嫡出,各位王爷长大成人,太子如履薄冰,圣上正需要一个借口敲打重臣。” 屋里空气沉默下来,廉郡王妃松了口气,她就说嘛,这孩子怎会如此不懂事,完全忘了自己刚才的抱怨。 廉郡王十指敲打着桌面,沉思起来,深深看了林以轩一眼:“你倒是敢说。” 林以轩淡定地回以一笑:“还看郡王敢不敢做。” “你激本王。”廉郡王面沉如水,身上隐隐散发出一种威压。 林以轩浅浅一笑,似乎毫无所觉,只淡淡地说道:“此乃双赢之局。” 廉郡王并没有被他说服,只漫不经心地问道:“此事你为何不找景阳侯府周转?倘若本王记得没错,令母与文昌伯府的关系似乎不太融洽” 林以轩倒也不隐瞒,直言不讳道:“郡王恐怕还不知,家母如今正在净月庵。” 廉郡王心里了然了几分,终于收回身上的威压,赞赏地看了林以轩一眼:“你倒是孝顺,只不过倘若本王当真进言,恐怕会得罪不少人,得利的,却只有你而已。” 林以轩轻并不惧他,不慌不忙地回答道:“廉郡王位高权重,难道还会怕这些,更何况,皇上只会更喜欢,与郡王也有好处。” “噢?此话怎讲?”廉郡王来了兴致,看他还能不能辩出一朵花来。 林以轩侃侃而谈:“皇上正直壮年,臣子却开始站队,众位皇子也开始崭露头角,皇上心中定然不喜,并且皇上同先后年少夫妻,情份自是不一般,皇上会护着太子理所当然,郡王此时若是进言,岂不是说到皇上的心坎里,也正应了皇上对郡王的印象,忠正,耿直。” “哈哈哈!”廉郡王难得愉悦的大笑起来,忠正、耿直,这话他喜欢听:“好一个林家小九,没想到你不仅会拍马屁,还能言善辩。” 林以轩抿嘴一笑:“刚刚就同郡王妃说过,在下只会说实话实话。” “好一个实话实说,此事本王应下了。” 林以轩喜出望外,急忙行礼:“多谢廉郡王。” 廉郡王摆了摆手,止住他的动作:“先别谢本王,上古神话下一卷再哪,既然是你开的茶楼,这事你总知道。” 林以轩哑然,没想到他问的竟是这事,毫不犹豫将自家夫君给卖了,笑着道:“实不相瞒,上古演义乃是夫君所著,如今夫君正忙着科举,存稿虽然有一些,却不是很多。” “又是你夫君?”廉郡王颇为惊讶,犹记得地暖仿佛就是他夫君弄的,点头道:“你倒是一个有福气的。” 林以轩也不矫情,脸上不自觉浮现出一抹笑意:“能够嫁给夫君,是我三生有幸。” “改日将他带来给我看看。”廉郡王这会儿连称呼都变了。 林以轩迟疑了一下,婉言道:“这......夫君明年要科举......” 廉郡王闻音知雅意,微微颔首:“罢了,是我思虑不周,改日你把文稿拿来便是,你嫂嫂成日也闷得很,没事多陪陪她。” 廉郡王妃羞红脸,嗔了廉郡王一眼,满脸喜气却是怎么也遮掩不住,看待林以轩的眼神变得越发柔和,那是怎么看怎么顺眼。 林以轩应了声是,有了廉郡王当招牌,哪还愁清扬居士的名声传不出去,他也算为自家夫君宣扬了一把。 办完该办的事情,林以轩提出告辞,应承明日会派人送来文稿和蔬菜,廉郡王这才放行。 事后,他还向妻子感叹:“可惜了林家小九是个双儿,若是一名男子,定然会有一番成就。”竟把圣上的心思摸透,这是何等的能耐,若不是他跟自己点明,恐怕要到很多年以后,自己才能想通其中关键,从而又失去多少机会,这一次他们确实互利互惠,要不然他也不会答应那么爽快,果真是当局者迷!

上一篇   58058

下一篇   60060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