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058

走在回去了路上,马车摇摇晃晃,听着窗外呼啸的寒风,林以轩情绪低落,懒懒地依靠在夫君怀里,吸取他身上的温暖,让自己感觉没那么冷。 见到母亲虽然安心不少,但母亲一个人住在庵堂,他心情又怎么好得起来。 闷闷看着自己夫君:“你可有什么主意?” 黎耀楠弯起唇角,挑了挑眉,十指勾住他的下巴,调侃道:“想知道?想知道就给夫君笑一个?” “噗哧!”林以轩没有忍住,笑了出声,抱怨地嗔他一眼,夫君打哪学来的这调调,一巴掌扇开他的手,狠狠掐住他的腰,威胁道:“哪里来的登徒子,竟敢调戏本公子。” “哈哈哈!”黎耀楠笑得畅快,觉得自家夫郎简直是个宝贝,一伸手,把人揽在怀里,指了指自己脸蛋:“这里?” 林以轩毫不迟疑,“吧唧!”亲了他一口。 黎耀楠心满意足了,也不再逗他,稍一斟酌,问道:“我曾听你提起,李贵成继承了文昌伯爵位?” 林以轩点头,不解地看着他,等待下文。 黎耀楠犹豫了一下,用词比较委婉:“我这法子,对小表弟可能不太好,怕他心里难受,只是......”除此之外,目前寻不出什么别的办法。 “你说说看。”林以轩面色一正,但见夫君的表情,他便知道有门。 黎耀楠笑了笑,眼中的目光明显不怀好意:“听说文昌伯老夫人还在世。” 一提起这个女人,林以轩一脸厌恶,若不是因为她,姨母不会早逝,自家表弟也不会刚出生便没了母亲。 黎耀楠继续说道:“听说她还有个儿子,如今才刚成年。” 林以轩大脑迅速运转,他明白夫君不会无缘无故提这个。 黎耀楠接着又道:“听说大晋朝提倡立嫡。” 一句句听说,砸在林以轩心上,大脑里的思绪瞬间融汇贯通,愣愣地看着自家夫君,林以轩整个人豁然开朗,他怎么就没想到呢? 林以轩迅速思索起来,原本他就很聪明,经过夫君一点拨,哪还有什么不明白,蹙眉道:“你说联合章家那女人?”难怪夫君如此犹豫,此计确实对表弟不好。 黎耀楠淡淡的说道:“暂时罢了,没有利益是永恒的。”若想林母平安无事出侯府,还需娘家帮衬才行,否则站不住理,李贵成已经是伯爷,跟林母又素有嫌隙,联合他肯定不成,剩下则只能是文昌伯的老夫人。 “让我想想。”林以轩脑子乱得很,紧紧皱起眉头沉思,盘算联合章家那女人的可行性。 黎耀楠也没扰着他,两人抵达京城,正好是晚上快要关城门的时候,直道了一声庆幸,马车加速前行,禁宵前两人终于回到黎府。 林以轩一下马车,直奔小旭儿卧房。 小旭儿此时已经睡了,奶娘在旁边打着盹,看见主子回来,立马惊地站了起来,急忙福身行礼。 林以轩摆摆手,让她免礼,别吵着儿子,摸了摸小旭儿脑袋,在他小脸蛋上亲了一口,然后转头看向奶娘,问她小旭儿的一些情况。 奶娘很仔细,小旭儿吃了几次奶,拉了几次便便,都汇报的一清二楚。 林以轩放下了心,又叮嘱了几句,这才转身回房,今日确实累得狠了。 两人梳梳洗洗,黎耀楠倒在床上呼呼大睡,林以轩却翻来覆去,一直思索着章家那女人的事情,几年前文昌伯去世,嫡子年幼,庶长子继承爵位,上辈子那家人闹得厉害,当初他还看过笑话,没想到如今却能从中取利。 第二天,林以轩顶着一张黑眼圈起床,黎耀楠看得直皱眉头,让他再去睡一会儿,这些事情也不急于一时半会。 林以轩心中急切,又感动于夫君的体贴,最终还是回去小睡了半个时辰,黎耀楠这时早已锻炼完毕。 草草吃过早饭,林以轩让人给文昌伯老夫人送了信,接着又给哥哥京中的好友,以及有间茶楼的几位合伙人送礼,也不是什么值钱东西,而是庄子上产的新鲜蔬菜。 黎耀楠见他忙来忙去,顿了顿,示意道:“要不要先跟母亲商议?” 林以轩摇了摇头,明白自家夫君的顾虑,笑着道:“不用,快过年了,咱们一去一回又得几天,表弟他会明白的,只要母亲能安好,表弟肯定赞成,况且,李子瑜不同李贵成精明,从小养在内宅,你当他有多出息,文昌伯府交予他,又有章家人闹腾,迟早玩儿完。” “噢?”黎耀楠略为诧异:“如此说来,你对李贵成的评价颇高?” 林以轩嗤笑一声:“他跟我有什么关系,管他是不是才高八斗,既然挡了母亲的道,咱们只能对不起他,更何况他跟母亲关系本就不好。” 黎耀楠轻轻一笑,很喜欢自家夫郎这份没良心。 却说文昌伯老夫人这边,接到林以轩的来信,着实吃惊了一阵,拿着信翻来覆去地看,百思不解其意,她嫁过来的时候,大姑娘早已出嫁,两人之间原就没什么情份,再加上李婉怡的事,更让她们的关系雪上加霜,近二十年都未联系,如今她儿子突然送信,究竟何意? “夫人何必烦恼,前去看看便知,管他送信是何意,总归是求着您办事,听说林三夫人去了庙里,想必那边是急了吧。”王嬷嬷笑着劝道,很了解自家夫人的脾性。 章氏想想觉得也对,她现在是老封君,难道还怕了谁不成,大姑娘终归是嫡长女,见见她儿子也好。 于是,十二月六日当天,两人约在云仙楼见面。 云仙楼是京城数一数二的酒楼,前来的客人非富即贵,林以轩早早定好包间,黎耀楠本想陪他前来,还是林以轩将他劝住,明年科考在即,夫君跟京城显贵最好不要走得太近。 章氏抵达酒楼,林以轩已经等候多时,看见章氏花枝招展,模样比自家母亲还年轻,林以轩实在很难摆出好脸。 章氏挥退下人,轻笑着坐了下来,凤眸上挑,微眯起眼睛打量林以轩:“这位就是小外孙吧,长得可真俊。” 林以轩面若寒冰,自动忽略她的话,若不是情非得已,他连看都不想看这女人一眼。 章氏冷笑了一声,丝毫不把林以轩的冷脸放心上,只漫不经心的说道:“看来今儿是没什么胃口了,实在吃不下去,我看还是回府好了。” 章氏嘴上说着回去,身子却一动不动,林以轩心知她这是提醒自己,收敛心中的情绪,淡淡道:“听说贵公子已成年。” 章氏眉眼一动,佯作伤心地叹了口气:“可不是,那还是你小舅呢,你们从未见过吧,可怜那孩子他爹去得早,也没来得及好生安排。” 林以轩懒得跟她墨迹,开门见山地说道:“想不想他继承爵位?” “就凭你?”章氏明显不相信,四下瞅了一眼,没有见到李婉姸,心里其实有些失望。 “这你就不用管了,李子瑜继承爵位虽然困难,但也不是没可能。” “噢?”章氏眼中闪过一道精光,沉思了半响,谨慎道:“你有什么条件?” 林以轩镇定自若:“简单得很,让我母亲光明正大和离,这一点,我想你能办得好。”再没有什么比她的身份更合适,夫君出的主意,确实管用。 章氏吃了一惊,脸上闪过一抹不屑,讥讽道:“她也就林三夫人的身份能看,和离了,让我如何相信你,莫不是想空手套白狼,没那么便宜的事,需知,和离以后她可是要回娘家。” “这点你只管放心,此事你若应承,我保证李子瑜会坐上爵位,只不过......” 章氏一拍胸口,笑着道:“只要能让我儿子坐稳爵位,别说帮她和离,闹得景阳侯府家宅不宁也成。”她章涟从来就没怕过谁。 “那倒不必。”林以轩淡淡地说道:“母亲和离以后,我只要你立下文书,允许母亲分府别居,从此断了来往即可。” 章氏冷冷一笑,敢情这是利用过了想扔,不过倘若儿子能够继承爵位,便是依了他又何妨,一个和离的女人,没有娘家和夫家依靠,难道还能反了天,章氏自然点头应允。 当天的谈话,两人心中均很满意,大致商定好以后,各自打道回府,林以轩是一刻也不想和她多待。 章氏哪怕不大相信,但如今是林以轩求人,成了最好,不成她也没什么损失,稳坐钓鱼台的事,她又何乐而不为,只在家中等消息。 林以轩办起事来雷厉风行,这厢才和章氏商议好,那厢就跟廉郡王府下了拜帖,此事若要办成,还需廉郡王帮忙,母亲那林三夫人的名头,肯定是用不上的。 当天晚上,他就和黎耀楠商议了一番,还是多亏夫君提醒,他才想起当今圣上喜欢嫡子,否则太子德行败坏,又怎会稳坐太子之位三十余年,上辈子若不是自己栽赃陷害,太子也没那么容易倒台,林以轩对此没有丝毫愧疚,如此暴戾的太子,坐上皇位也只会祸害百姓。 他只遗憾,没看见六皇子倒台的那天,尽管他死的时候,六皇子如日中天,已经是隐形太子,但只要当今圣上在一天,孰胜孰负尤未可知。他等着看,看那一群人自己作死! 这也是为何自己重生回来,只想保住母亲和哥哥,却从未想过报复的原因,一是自己没那个能力,二是没必要,三则是不值得,不值得为了那些人再把自己陷进去,当今皇上,是难得的长寿之人,自己死的时候,皇上身子都还硬朗,想要皇位,只怕皇上容不得旁人比他声势更高,哪怕那个人他儿子。 就不知道景阳侯府机关算尽,后来是一个什么结局......

上一篇   57057

下一篇   59059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