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056

听见夫君大放厥词,林以轩心下莞尔,只是如今这状况,他又如何高兴得起来,蹙眉说道:“景阳侯府爱惜名声,顶多奚落我几句,不会太过份,我只担心你受委屈,还有母亲,哥哥才刚去战场,没想到他们就连母亲都容不下。” 黎耀楠思索了一阵,不解道:“干嘛不让母亲和离。”侯府日子那么难熬,和离岂不是更好,他看过大晋朝案宗,女子和离与名声受到的影响并不是很大,当朝有不少案例。 林以轩嗔他一眼,叹息道:“和离哪有那么简单,和离的女子,娘家有人还好说,可以另行她嫁,再不济也有娘家养,没娘家的女子,和离了没个男人鼎立门户,你让她如何安生,随便哪个都能欺上门来,人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,和离的女子门前是非也不少,更何况,母亲的娘家......唉!” “母亲娘家怎么了?”黎耀楠好奇的问道,突然想多了解一些小夫郎的事情。 林以轩眼中透出几许无奈,过了一会儿才娓娓道来:“这还要从外祖母说起,外祖母出身山东王家,家中只有一个女儿,自小娇生惯养,后许配给当时的文昌侯嫡子李景元为正妻,婚后也甜蜜了一阵......” 林以轩吐字清晰,语调不疾不徐,长长一段话说下来,黎耀楠只觉得无语。 却原来,外祖母怀孕的时候,李景元纳了小妾,外祖母气得早产伤了身子,还没等她恢复过来,姨娘怀孕的消息砸晕了她的脑袋,外祖母当时的心情可想而知。不是没有哭过闹过,也不是没有下过毒手,只是她万万没有料到,文昌侯夫人会对姨娘保驾护航,不仅容许她生下庶长子,还将庶长子带在身旁边亲自教养。 外祖母心里恨上了,对庶子也不怎么好,只安心调养身子,希望再得一个儿子,谁知六年后再次怀孕,生的还是一个女儿,这时候笼络庶子已经晚了。 外祖母心里原本打算,挑一个丫鬟去母留子,将孩子充作嫡子养,也给女儿做靠山,主意打的是很好,只可惜天有不测风云,世事转变无常,没多久,文昌侯一病去世,文昌侯夫人伤心过度,拖了几年也去世了,六年孝带下来,林母正值十三岁芳龄,该到了说人家的时候,庶长子这时已成气候,就算再生他十个八个,只要不是从她肚子里出来的,哪怕充作记名嫡子,也影响不到庶长子的地位,外祖母从此也就歇了那份心思,只一心为女儿择婿。 挑来选去,她看中了景阳侯府嫡出三子,别说,林展云哪怕文不成武不就,长得却是一副好相貌,要不然林以轩哪有那么好遗传,在外祖母的眼中来看,林展云出身显贵,上面还有两个哥哥,身上担子轻,又不需继承家业,分家后便可搬出府去,女儿也能自己当家作主。 外祖母为了女儿,可以说操碎了心,倘若她如今还在世,知道自己千挑万选,竟然选出这么一个东西,心里还不知多懊悔。 其实,林母之所以没有娘家依靠,现在说起来,还真不知怪谁。 外祖母也是一个狠人,反正她自己没儿子,文昌伯府的东西,留着也是便宜庶子,于是她就死命地给女儿办嫁妆,搬空了文昌伯府大半家产,剩下的那一半,自然是留给幼女。 林母刚嫁去景阳侯府,那可是风光无限,公主的十里红妆,也没有她的嫁妆底子丰厚,须知文昌伯府的家业,那可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。 外祖母将一切都打点得很好,只待幼女出嫁,她就能放心的去了,她自己的身子她知道,这些年因为心气郁结,早就病病歪歪,之所以没有倒下,也是为了女儿才撑着。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,一场突如其来的风寒,竟会要了她的命,这时李婉怡才刚成年,还没说好婆家,外祖母走的时候死不瞑目。 同时,因为她的去世,篓子也捅大了,外祖母临死前,还来不及将自己做的事情扫尾,文昌伯一查家底,除了幼女的嫁妆,偌大一个文昌伯府,产业竟然所剩无几,文昌伯当时就气得七窍生烟,仰天悲呼,娶妇不贤,娶妇不贤吶,心里的怒火中烧,恨意沸腾到顶点,从此,林母跟娘家的仇,也就这样结下了。 庶长子自是不必说,外祖母对庶子原就不好,更别提什么兄妹感情,家中没有嫡子的情况下,理当长子继承家业,嫡母却偏偏搬空大半家产补贴女儿,他心中焉能不恨。 文昌伯跟长女的关系也变得冷淡,对幼女更是没个好脸,只可怜幼女还没说人家,硬生生从一个活泼可人的姑娘,变得谨小慎微。 一年后,文昌伯再娶,幼女被继妻送给杨家做继室,嫁妆自然没有,那边反而送来不少聘礼,也怪文昌伯府那时生活拮据,文昌伯知道以后,默认了继妻的动作,杨家也不是一般的人家,结亲于与伯府而言有益无害。 林母在景阳侯府的地位一落千丈,幸好她已经产下林致远,在侯府站稳脚跟,手上也有大把嫁妆傍身,否则日子还不知有多艰难。 只可怜了幼女,李婉怡嫁去杨家没两年便撒手而去,只留下一个双儿,那人便是杨毅,林母心中怜惜妹妹唯一骨血,便把他接在身边抚养,有景阳侯府做招牌,再加上杨毅个双儿,杨家也没谈什么条件,很爽快便应承了。 黎耀楠听到这里,心中恍然了一下,犹记得去年在扬州醉仙楼,杨毅告诉他堂姐可怜,被继母虐待,原以为他是在说谎,心里还生了闷气,没想到,杨毅说的竟是他自己。 黎耀楠心有感触,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好,外祖母行事若没那么狠,林母也不会没有娘家依靠,只是当时那种情况,外祖母又不是不能生,文昌侯夫人,却硬是弄出一个庶长子,这让她心里如何咽得下这口气。 哪怕她就是不能生,也会亲自为丈夫挑选通房,那个姨娘既然在主母怀孕的时候,爬上李景元的床,并且吃了避子汤还能迅速怀有身子,又怎会是一个好东西,也难怪外祖母对庶子不好。 也不知外祖母若知道如今的情况,心里会不会后悔,有了庶长子以后,她将家中把持得更加严密,直到她产下幼女,从前的文昌侯府,现在的文昌伯府,再也没有庶子出生,谁曾想,原本这是她控制子嗣的手段,却因为长辈的相继去世,反倒弄成了庶长子一家独大。 外祖母当时是后悔了吧,否则也不会狠心为女儿办嫁妆,因为外祖母心里清楚,她与庶长子之间再无缓转余地,只是她又哪里想得到,自己会早逝,说来说去,还是李景元的错,倘若他管好下半身,家里屁事没有,庶长子不愧是乱家的根源。 林以轩说完之后,面上露出无奈之色:“所以,母亲若是和离,没有娘家依靠,比起侯府还不如,现任文昌伯是李贵成,打小就跟母亲不对付,他若仗着娘家人的名义,随意将母亲处理了,咱们反而束手无策。” 黎耀楠醍醐灌顶,瞬间明白过来,仔细回想了一下大晋律法:“母亲和离以后,必须要回娘家,文昌伯是现任家主,有权利处理母亲任何事物,哪怕就是占了她的家产,将她再嫁,旁人也无权干涉,毕竟这是人家的家务事。” 林以轩颔首,皱着眉道:“是啊,哪怕再不愿承认,景阳侯府确实给了母亲庇护。”只是也将他和大哥,利用得淋漓尽致,上辈子母亲没有去庙里,只因那时他已进入太子府,而大哥也娶了原家的女人,但如今...... 林以轩叹息了一声,心里隐隐作疼,为母亲,为大哥,也为他自己。 如今他逃离了侯府控制,大哥也远去战场,母亲变得毫无利用价值,景阳侯府将她弃之如敝,随意打发去庙里,若不是大哥还没死,战场上前途未明,母亲恐怕也会被病故,就如同前世一样,大哥才刚刚去世,母亲便撞死在景阳侯府门前的石狮子上。 林以轩心里想着事情,黎耀楠也在仔细琢磨,现在这种情况,要怎么办才好,还真有点下不了口的感觉,总不能真让林母待庙里,但若回了景阳侯府,他们更不能放心,简直一团乱麻。 没过多久,黎府就到了,经过林以轩和黎耀楠一致决定,京城的宅院命名为黎府。 黎耀楠怎么说也是一家之主,如今又不比在扬州,头上有黎府压着,他们的家,也算是举人老爷的府邸,怎还能称之为宅。 回到家,两人也就收回思绪,这事一时半会解决不了,明日先去看了林母再说。 小旭儿早想爹亲了,看见林以轩小手挥舞,扑腾扑腾起来,小嘴吧还啊啊啊地叫个不停。 林以轩面色柔软,今日一天的郁气,见了小旭儿之后,仿佛全部烟消云散,整个人都变得柔和起来,急忙抱过小旭儿,和他逗着玩儿。 黎耀楠又醋了一把,为毛孩子不粘他呢。 其实他也不想想,自己抱孩子那手僵硬的,人家小旭儿不舒服,自然不要他。 黎耀楠心里下定决心,现在先放这小子一码,等他懂事以后再好好收拾。 当天,两人吃过饭后,又聊了一阵,早早就歇下了,景阳侯府确实不是好地方,只坐了几个时辰,感觉却比坐了一天马车还累。

上一篇   55055

下一篇   57057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