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5055

一盏茶两盏茶的时间过去,桌上茶盅已经让下人换了几次水。 林以轩面色铁青,总算知道他们的下马威在哪里,逮着一个上茶的小丫鬟:“你们主子呢?” 小丫鬟急忙跪在地上,又是磕头,又是讨饶,哭的好像林以轩把她怎么了:“奴婢也不知道,求九公子开恩,奴婢上有父母,下有弟妹,奴婢真的不知道......” “闭嘴!”林以轩此时已然气急,新姑爷第一次上岳家,丫鬟却闹上这一出,虽然并不是什么大事,面子上总归不好看,以后少不得要被旁人拿出来说嘴。 林以轩眉宇间闪过一抹阴霾,狠狠道:“只要我娘是林三夫人,就有权利收拾你,有本事,你再哭给我看看。” 黎耀楠恍然记得,眼前这一幕好熟悉,仔细回想了一下,春香爬床的时候可不就是这样吗?自己还没咋滴呢,那箱便哭的先把罪名按上去,侯府的待客之道真稀奇。 小丫鬟立时不敢哭了,反而心有余悸地缩了缩身子。 林以轩面色一冷:“说,我娘怎么了?” “奴婢,奴婢真的不知道。”小丫鬟惴惴地说道,脑袋埋得更低。 林以轩相信她就鬼了,心中怒火蹭地一下就冒了上来。 “以轩!”黎耀楠淡淡地唤住他,转头看向门外,脚步声由远而近传了过来。 林以轩面无表情,很快恢复冷静,他知道自己刚才冲动了,但他心里恨,再次回到这个地方,看见熟悉的景致,心里的恨意莫名涌上心头,若不是为了母亲,景阳侯府他连一刻也不想多待! “哟!我道是谁,原来是九弟啊,干嘛为难一个小丫鬟,啧啧,真可怜,哭的眼都红了。”一个轻佻的声音传了过来,一位年约双十的年轻公子,在几个丫鬟的拥簇用走了进来。 “这位便是九弟夫吧,景阳侯府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能登门的地方。”林志涵居高临下的说道,嘴上虽然带着笑,眼中的轻蔑显而易见,挥了挥手,周围的下人全部退去。 还不等林以轩发火,黎耀楠点点头,赞同道:“阿猫阿狗确实不能登门。” 林志涵愣了一下,觉得这人有毛病,林以轩心念一转,旋即却笑了起来,黎耀楠说的是事实,林志涵又没指名道姓,难不成他们还对号入座,阿猫阿狗也能上门,景阳侯府成什么地方了。 看见林以轩笑了,林志涵很快反映过来,气得脸都红了,然而这话是他开的头,却不好进行指责,况且黎耀楠也没指名道姓:“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举人,也妄想高攀我侯府,这里不欢迎你们,请吧。” 黎耀楠面不改色,自然不会那么快走,还没打听到林母的消息,淡淡一笑说道:“原来哥婿不许登门,小生受教,改日定会研究一番,谨记景阳侯府各项规矩。” “你......。”林志涵气结,面色冷了下来,瞅了林以轩一眼,讥讽道:“你当他是一个什么好东西,与人私奔的贱人,污了我侯府的名声,竟然还敢再回来。” 黎耀楠只当没听见,始终一副笑眯眯的样子。 林以轩一脸漠然,不可否认,看见黎耀楠的态度,让他心里一松,回答的也更加有底气:“五哥莫要说错话,以轩清清白白,哪容得你污蔑,有本事你在大伯面前说。” 林志涵噎得难受,一口气堵在嗓子眼,这话他哪敢外传,长辈知道还不打死他,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,九弟竟如此不要脸,仗着侯府顾忌名声,硬是颠倒黑白。 林志涵本想扭头就走,区区一个被逐双儿,又何须他费心思,若不是想来看笑话,自己连正眼也会不瞧他,只是想了想,眼珠子突然一转,林志涵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:“你想知道夫人的消息?” 林以轩瞳孔一缩,冷冷注视他。 林志涵得意挑眉,笑得幸灾乐祸:“你求我啊,求我我就告诉你,这个侯府除了我,没人会来北苑,你也不要指望爹会见你。” 林以轩沉默,心知他说的是事实,只是让他求人绝无可能,不屑道:“你算个什么玩意,有我大哥在一天,你便永无出头之日,你跟周姨娘一样下贱。” “我呸!你还真当自己是侯府公子,也不撒泡尿照照,我娘如今掌管三房大权,你算哪根葱?”林志涵破口大骂,林以轩心中一紧,母亲果然出事了,轻蔑道:“少在那胡说八道,侯府规矩森严,若让姨娘掌权,说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,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。” “三夫人现在庙里......你套我话。”林志涵又惊又怒,狠狠瞪着林以轩。 “你是私自过来的吧,若是让大伯知道......”林以轩不紧不慢地说道,尾音微微上挑,透出三分威胁与七分凌厉! “你......”林志涵瞪大眼睛,手指着林以轩说不出话来,心中惊疑万分,他怎会猜到大伯的吩咐,祖父曾放出话来,林家没那个子孙,只是这事不易外传,只晾着就好,想必今日以后,他们也不会再次登门。 “我娘为什么会去庙里?”林以轩眼中威胁昭然,冷冷道:“你若是不说也可以,哥婿被舅哥儿打出府,我想大家都喜欢听。” 黎耀楠闻言,只差点没喷笑出声,他的小夫郎何时也学会这般无赖,竟然还无中生有! “你......”林志涵面色一会儿青一会白,心中懊悔不已,早知如此今日他便不该来看笑话,此时竟有一种进退不得的感觉。 “你什么你,不信你就试试看。”林以轩连消带打,不给他任何思考的机会。 林志涵怒不可遏:“你竟敢至侯府的名声于不顾。” 林以轩冷冷一笑:“关我什么事。” “这里是景阳侯府,可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。”林志涵气急败坏,心里迅速思索对策。 林以轩又哪会不知他的想法,一句话便把他给堵住了:“我没撒野,我只是跟你讲道理,有本事你就喊人来,你说我两谁更惨,我可是嫁出去的哥儿。” 林志涵一听,整个人瞬间蔫了下来,确实,无论闹出什么事,他都讨不了好,更何况他在家中也不是那么有地位,恨恨地看着林以轩,带着几分报复的快感,很痛快地说道:“母亲前段日子收拾奴才,周旺家一状告到祖母跟前,咱们侯府是仁善之家,哪容得苛待下人的主母,并且容姨娘孩子没了,母亲房里找到红花,人证物证俱在,两罪并罚,祖母让母亲去庙里休养......”顿了顿,林志涵接着说道:“祖母没说母亲什么时候能回来。” 林以轩气得牙齿咬得“格格”作响,眼睛里闪着无法遏制的怒火。 “不关我的事。”林志涵惊的急忙退后:“母亲自己倒霉,被抓了个现行,这次我娘可没参与。” 林以轩疾言厉色:“姨娘是哪门子的娘,小心我撕了你的嘴。” “你敢!”林志涵站得远远的反驳了一句,连滚带爬跑出屋子,带着一干下人赶紧离开,心里只觉得晦气,一年多时间不见,小九竟然如此牙尖嘴利,变得简直认不出来。 知道想知道的事情,两人也没久留,景阳侯府今日明显是个下马威,还是慢火煎熬的那种,一日两日虽看不出成效,但若日久天长...... 黎耀楠冷笑,外人眼中,他和夫郎在侯府待了很久才出来,以后若不登门拜访,景阳侯府不会有错,只能是他黎耀楠失礼,作为哥婿,竟连岳家也不登门,谁又会想得到,其实他们吃了闭门羹。 侯府的手段比黎府高杆,若不是有五少爷出来搅局,今日他们恐怕会白跑一趟。 并且,那小丫鬟又哭又闹,让他不得不多想,无论他们在侯府发生什么事,主子都没见到,景阳侯府理所当然可以推得干干净净。 呵,果然不愧是高门大户,只稳稳立着不动,便让他们无计可施,他总不能对外宣扬,景阳侯府其实避不见面,且不说他人言轻微,就算传出去了又怎样,人只会说他不懂事,奴才不听话,他们可以找,可以问,没见到景阳侯府的主子,以后便不登门,这是哪门子道理,难道奴才的过错,还能怪在主子身上,更何况他还是晚辈,简简单单一招,害人于无形。 林以轩一直到坐上马车,整张脸都阴恻恻的,心里有对母亲的担心,也有自责,母亲若不是为了处理周家,想必也不会惹出这么大麻烦,真真一群好奴才,竟然在母亲房中,都能搜出红花来,林志涵的话,林以轩没有丝毫怀疑,母亲肯定是被算计了,只是算计她的人是谁,目前他心里还拿不准。 “好了,别担心,知道母亲在哪,明天我们去看看,别在垮着脸了。”黎耀楠捏了下他的脸蛋,说话逗他开心。 林以轩抿嘴一笑,眼中闪过一抹内疚:“对不起,今天让你难堪了。” 黎耀楠嗤笑一声:“你我还那么客气?你放心,他日夫君定会让你连本带利讨回来。”

上一篇   54054

下一篇   56056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