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4054

越是临近京城,天气越冷,黎耀楠前世是北京人,林以轩又在京城长大,两人一路上都很适应,还有闲心站在船头看风景。 林以轩蓦然想起,第一次和黎耀楠乘船的时候,那家伙盯着画舫美人不放,偏偏还拉着自己品头论足,让他郁闷了很久,当时他就想着,自己只需做好一个主母本份,再要一个孩子便满足了,谁知不过一年光景,黎耀楠化身为好丈夫,而自己也从未想过能如此幸福,当真是世事无常。 “想什么呢?”黎耀楠见小夫郎笑得一脸荡漾,忍不住好奇的问道。 林以轩斜他一眼,一挑眉:“在想当初某个人,前去苏州的时候,似乎紧盯着画舫不放。” 黎耀楠被噎住了,黑历史,绝对是黑历史。 林以轩轻轻一笑,转身回了船舱,只留下他一个人在风中凌乱。 黎耀楠急忙跟上,发现自从吃了小夫郎以后,他的脾气见涨,干嘛动不动就算旧账,黎耀楠抓了抓头发,仔细回想,自己的黑历史还有多少,得赶紧去扫个尾,坦白从宽才行,翻旧帐真不是一个好习惯。 夫夫两的感情一路升温,相处起来越发自然,林以轩也不再总带着一份小心翼翼,整个人似乎都变得开朗。 黎耀楠亲眼见证夫郎的转变,心中高兴的同时也忍不住感叹,难怪现代人都说,爱是做出来的,彼此有了关系之后,心仿佛贴得更近了,小夫郎也变得更加刁钻,真是令人头痛。 黎耀楠心里想着头痛,脸上却挂着温柔的浅笑,哪有一丝烦恼的样子,想必林以轩的转变,他也是喜欢的吧。 小旭儿很乖,船上那种摇摇晃晃的感觉,让他高兴的不得了,现在已经渐渐会认人了,只要林以轩一来,小旭儿就往他的怀里钻,反倒把黎耀楠这老子扔一旁。 黎耀楠心里酸酸的,为此不知醋了多少。 不过值得高兴的是,一路上小旭儿既没生病也没感冒,船舱布置得很舒服,窗户还开了一个缝隙,这样空气不会很闷,也不会因为炭火烧得太多而难受。 黎耀楠很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,地上毯子铺得又厚又软,随意小旭儿在上面滚,旁边还放了不少玩具,船舱的整体设计是一个现代游戏室的雏型。 小旭儿在毯子上滚来滚去,有时候衣服穿厚了滚不动,他就急的啊啊直叫,大有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,然后玩的累了才沉沉睡去。 十一月,天气温度骤然下降,呼呼的寒风吹在身上冰冷刺骨。 黎耀楠穿着毛皮大氅,看着阴沉沉的天空,皱起了眉头,只让船夫加速前行,补给一次买够,免得每次都要停留至少一天才能走。 林以轩又把租船的价格提上去两成,重金之下,原本一个多月的水程,硬是让船夫齐心协力,只用了二十六天便抵达,而这时已经是十一月中旬。 京城码头人来人往,热闹非凡,小贩的吆喝声,寻工的苦力随处可见,当然,富贵人家更是不少,那气派,那奢华,贫富悬殊的差距,形成鲜明的对比。 “公子、姑爷、这里——”大老远,就有人冲着他们这边大喊。 林以轩定睛一看,缓缓笑了起来,待人跑到他跟前,才笑着说道:“永康啊,这么早就来了?” 永康点点头,一边喘气一边说道:“知道主子要来京,小的前几天就在码头侯着,如今总算等到了。” “行,回去赏你一贯钱,马车准备好了没?”林以轩回答得极其爽快,可能是终于到京的缘故,心情也变得好了,他原以为自己会有惆怅,会有纠结,谁知心里平静无波,只有不用坐船的解脱,仿佛只要夫君在身边,去哪儿都行。 “准备好了,公子、姑爷请上车,大冷天的,别把小主子冻着,剩下的事情交给小的来办。”永康兴高采烈,嘴上说的贴切,态度又恭敬,听得人心里舒坦得很。 黎耀楠在心中赞叹,□□下人方面,他确实不如夫郎。 一行人很快回了府,宅院早已经收拾整齐,正院里也烧上了地暖,一进屋,阵阵暖意扑面而来,瞬间驱散了外面的寒意。丫鬟赶紧给他们上茶暖暖身子,一杯热茶下肚,整个人都热乎起来,果然还是家里好。 小旭儿换了新地方,没有任何不习惯,从一下船,小脑袋就开始东张西望,这会儿正呼呼大睡。 林以轩休息了一阵,给黎有俨安排好住的地方,接着就给林母去了信。 黎耀楠则在院子里转了一圈,先熟悉熟悉环境,这座宅院是夫郎的陪嫁,地址位于京城西街,是一座五进宅院,占地面积很广,假山池水,亭台楼阁应有尽有,林母为这儿子,恐怕费了不少心思,西街虽不如南街和东街,但也是富贵人家的居住之地,只是身份略低了一层。 黎耀楠心里下定决心,待他飞黄腾达以后,定会敲锣打鼓,把夫郎迎入南大街。东街住的是王公贵族,一般人没有资格居住,唯有南大街才是达官贵人,西街大多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人家,至于北街则鱼龙混杂。 黎耀楠并没有逛多久,天气实在太冷,还是屋里舒服。 回到正院,林以轩一切已经安排的差不多,过了一会儿,饭菜便摆好了,看着桌上的新鲜蔬菜,夫夫两胃口很好,均比平日多吃了一碗,船上的东西虽不是那么难以下咽,但天天大鱼大肉,吃多了也会腻。 次日一早,黎有信登门拜访,黎耀楠心里很高兴,他们也算是久别重逢,黎有信变了很多,京城的历练让他看起来更加温和,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文人风采,再也找不到一丝曾经的精明,然而黎耀楠深知他的性子,狐狸无论怎样也不会变成家猫,只会把自己尾巴藏得更深。 黎有信告诉黎耀楠,他打算三年以后再考科举,原本他以为自己准备充足,来了京城才知道,他要学的还很多,下一次科举,要考他便要一鼓作气,目前最重要还是蓄存实力,厚积而薄发,争取下次能够一举金榜题名。 黎耀楠对他的想法也很赞同,考个举人回来虽然风光,却会因小失大,国子监不是那么好进。 当天他们聊了很久,一直到晚上,黎有信才带黎有俨回去。 接下来几天,夫夫两很快将家里安顿整齐,扬州带来的东西全部入库,下人也变得有条不紊。 忙完之后,林以轩愁眉不展,他给林母送了信,至今却毫无音讯,派人也打听不到任何消息,心里隐隐有些担忧。 黎耀楠也在考虑,要不要上景阳侯府拜访,毕竟对外来说,他是景阳侯府的哥婿,如果不去拜见,怎么也说不过去。 夫夫两一合计,准备好几样贵重礼品,先给景阳侯府发了帖子。也没待那边回信,十一月二十八一早,黎耀楠携着夫郎,两人乘坐马车往景阳侯府行去。 景阳侯府百年勋贵,站在门口便给人一种恢宏大气的感觉,门口石狮子庄严肃穆,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冰冷,令人望而生畏。 当然黎耀楠除外,上辈子没少去过故宫,这点气势还吓不到他,转头吩咐了一声,让侍书前去叫门。 林以轩一路都很沉默,看见门口的那座石狮,眼睛更是寒若冰霜,黎耀楠好久不曾见他这幅模样,拍拍他的手,安慰道:“别怕,有我在,岳母说不定有什么事情耽误了,你别担心。” 林以轩垂下眼帘,再次抬起头,唇边浮起了一抹浅笑,只是笑意却不达眼底:“我知道,我会分得清楚轻重。”目前他没有任何资格向景阳侯府叫板,所以他只能笑颜以对。 黎耀楠原以为进入侯府会很困难,谁知侍书上前叫门,不多时就有人迎了出来,先跟他们行了一礼,笑着说道:“九公子,九姑爷好。” 黎耀楠点了点头,不动声色打量着他,林以轩漫不经心地笑道:“王管事好,今儿怎么劳动你给出来了?” 王管事和蔼可亲,恭恭敬敬地回答:“知道九公子回门,二夫人特意吩咐小的在此等候。” 林以轩眼眸一暗,不怪他会多想,那位二伯母,心思深得很,他从来都不相信,二伯母会有好心。 “九公子,九姑爷,你们随小的进来吧。”王管事说着,便在前面带路,走的不是近在眼前的大门,而是绕去侯府北边的侧门。 这种举动不算失礼,新姑爷头一次上门,一般人家都会大开中门,但也不是人人这样,王管事此种举动,也算在意料之中,黎耀楠反而镇定下来,就怕他摆出一副笑脸,让人摸不清底细。 王管事带着他们,径直去了侯府北苑花厅。 林以轩脸色变得难看,北苑花厅根本不是招待正经客人的地方。 “九公子,九姑爷稍后,小的先去忙了。”王管事也不等他们回话,迅速转身离开。

上一篇   53053

下一篇   55055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