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3053

寻到三表哥,黎耀楠很惊异的发现,这一次,二舅父竟没责罚他。 黎耀楠上下打量了他一眼,略带调侃地说道:“太阳打西边出来了?” 张启贤翻了个白眼,抱怨道:“爹只差没把我给供起来。” 黎耀楠好奇了:“怎么回事?” 张启贤没好气地说道:“还不你出的馊主意,爹知我要进京赶考,乐得合不拢嘴,哪还舍得罚我。” 黎耀楠轻轻一笑:“这是好事,干嘛没精打采。” 张启贤鼻子一哼,爹不罚他是好事,但那种又温柔,又亲和的态度是怎么回事?简直让人受宠若惊,一身鸡皮疙瘩都要出来了。 黎耀楠也没再问他,只不疾不徐地说道:“三日后黎宅摆宴,你要早些过来。” “嗯。”张启贤点了下头,想到即将分别,心里忍不住伤感起来,愁绪布满他英俊的脸庞。 黎耀楠懒得看他,诗人情怀要不得,淡淡打断他心里酝酿的情绪:“我在京城等你来,客房会先收拾好。” “哦!”张启贤不伤心了,反正过几个月就能相聚,只可惜了一首好诗,灵光一闪,还没来得及抓住,呼啦一下,影儿都没了。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,黎耀楠接下来去了几位表哥的住处,这次离开扬州,还不知何时能回来,正好大家聚一聚,以后这样的机会,怕是少之又少。 一直到晚上,黎耀楠才被张家的马车送回来,看见灯火通明的正屋,脚下不自觉地加快了步伐。 两天时间转瞬即逝,老家族人来得很快,这次不仅族长来了,他的小儿子也被带来,一杆人风尘仆仆,看得出为了赶路,他们肯定一收到来信,立马便从家里出发。 也怪黎耀楠时间定得急,不过他们能那样及时,确实很用心,黎耀楠对这份情谊记在心里。 次日黎府摆宴,热热闹闹了一整天,虽然没有请戏班,也没有歌舞表演,大家却都觉得很尽兴。 黎敬祥更是开心地喝得酩酊大醉,多少年了,黎氏一族总算又出了一位举人,来日还要进京赶考,他心里高兴啊。 张家人满怀宽慰,看见黎耀楠有出息,他们也算对得起早逝的侄女。 唯有黎耀楠愁眉苦脸,面对众人一个劲的敬酒,他实在喝的不行了,话说,自从跟他家小夫郎酒后乱性以后,他还从没这样敞开肚子喝过。 “东临,来,哥敬你,这杯你可一定要喝,此去京城路途遥远,他日不知何时相见,大哥预祝你一路顺风。”张启德说完,一饮而尽。 黎耀楠还能咋滴,人家都喝了,他也只能继续喝,不喝,那就是看起不人,大表哥肯定要跟他急。 “来,哥在祝你金榜题名。”说着,张启德又一杯酒敬上。 “哥,大表哥,亲哥,真的不行了。”黎耀楠喝得二麻二麻的,连忙讨饶。 “那可不行,是男人就给我爽快点。”张启德才不吃他那一套,酒杯往黎耀楠手上一塞,大有一副给他好看的意思。 无奈中,黎耀楠推辞了几声,最终还是把酒喝了下去。 “来,哥再敬你......” “大表哥,那边有人叫我,先去忙一会儿,稍后再来陪你。”黎耀楠急忙打断他的话,逃之夭夭。 然而,刚出虎穴,又入狼窝。 黎耀楠被二叔伯给逮到了:“耀楠快来,二叔伯今日也敬你两杯,你是一个好的,有出息,是咱们族里的荣耀,二叔伯心里高兴,来,喝。” 好吧,二叔伯是长辈,不喝不行,黎耀楠端起酒杯继续喝。 这一天黎耀楠不知喝了多少,整个人都晕晕乎乎,醉的分不清东南西北。 散场以后,黎耀楠是被人扶着回正院的。 林以轩送完宾客,安排好老家族人,回房便看见黎耀楠烂醉如泥地躺在床上,身上衣裳也没换,许多地方还有不少残汤剩水的污渍,散发着浓浓的酒味,发丝也显得有些凌乱,紧锁着眉头,似乎睡得极不舒坦。 林以轩无奈笑了笑,让人打了水进来,轻轻摇晃黎耀楠的身体:“夫君,醒醒,洗洗在睡吧。” “不洗。”黎耀楠醉得神志不清,嘴巴咕隆了一句,翻了个身继续睡。 林以轩看着他的样子,突然恶胆向边生,眼中划过一道流光,轻声道:“夫君,你这样子明天起来会不舒服。” 黎耀楠没有给他任何反映,林以轩轻轻一挑眉,也不跟他客气,很利索地扒光黎耀楠的衣裳,对他的身材满欣赏,经过一年时间的锻炼,夫君的肩膀很结实,他很喜欢。 林以轩在黎耀楠身上摸够了,这才恋恋不舍的收回手,只是,接下来,他就有些犯难了,夫君这么大的个,他要怎样才能把人抬到浴桶里,找人帮忙,那是想都不要想。 林以轩俯□子,扶住黎耀楠的臂膀,吐气如兰喷洒到他的脸上,装模作样道:“夫君,水已经备好了,我扶你过去洗洗。” 黎耀楠紧闭着眼睛,睫毛微微颤动,小夫郎的动静那么大,又在他身上乱摸,他要是再没感觉,他就是一头猪了,酒早就被吓醒了一大半,小兄弟也抬起头来,他心里其实很纠结,现在这种情况,他到底是醒来好呢,还是不醒来好。 感受到夫郎身上的味道,以及那双很不规矩的小手,黎耀楠彻底怒了,TM的再忍下去,他就不是男人了,洗个毛澡,做完再说,或许身上的醉意,亦或许是他也被挑起了兴致,黎耀楠一头从床上翻起来,将他的小夫郎压在身下。 “啊——”林以轩吓了一跳,脸颊刷地一下就红了,手足无措愣住在那,呆呆地看着暴怒中的夫君,只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,刚才自己非礼夫君,还被夫君给逮到了。 黎耀楠狠狠吻上那张娇嫩的嘴唇,大手在小夫郎的屁股上拍了两下,又爱又恨的说道:“你这个坏东西。” 林以轩短暂的吃惊过后,缓缓笑了,卖力的回应起来。 黎耀楠的欲望被撩拨到至高点,两人似乎都很急切,黎耀楠三下五除二,褪尽小夫郎的衣衫。摸着林以轩柔软的肌肤,他没有任何不适应,只在进入的时候顿了顿。 林以轩又哪会给他思考的机会,调节好自己的身体,环住夫君的脖子,弓起身子迎了上去。 两人瞬间彼此交融,黎耀楠倒吸一口凉气,好暖,好舒服,紧紧抱住身下的夫郎,回味了一阵之后,才很有节凑的开始律动。 屋内散发出一阵阵令人面红耳赤的低吟,以及男人沙哑而又低沉的嘶吼,夜,还很长,漆黑的夜晚,月亮似乎也因为害羞躲了起来。 第二天,林以轩早早就醒来了,发现自己的身子干净清爽,没有任何不适,心里止不住一阵甜蜜。 “你醒了?”黎耀楠侧头看他一眼,把人揽在怀里。小夫郎的身子还不错,尝起来简直让人欲罢不能,黎耀楠表示,他很喜欢。 林以轩轻轻点头,直到现在,回想起昨夜那场□□,他心里还感觉到一阵激荡。心,似乎也真正地安定下来,夫君一直不碰他,哪怕对他很好,他心里依然没有着落,如今总算踏实了。 “醒了就起吧,族人今日估计要走,咱们下午去看船,若是可行,后天就出发。”黎耀楠淡淡的说道,口吻和往常没什么不同,不会让人觉得不自在。 林以轩应了声好,两人很快收拾整齐,梳洗完毕,黎耀楠先去寻了族长,林以轩则让人准备饭菜。 吃过早饭,族长等人就离开了,只不过黎有俨却留了下来,按照族长的意思是,带这小子前去京城找他大哥。 黎耀楠对此无可无不可,黎有俨这小子还算懂事,他们这边也不过多张嘴巴吃饭。 黎敬祥算盘打得精,大儿子如今便在京城,小儿子去了首先有人照应,又有黎耀楠从旁帮衬,还有景阳侯府做靠山,纵然不能混出个名堂,也比呆在老家有出息。 下午的时候,夫夫两就去了码头,这一次寻的两艘船,林以轩可谓花费了大价钱,单船夫给的银子就三倍不止,林以轩只有一点要求,日夜兼程,越快抵达越好。 两人上船检查了一遍,均觉得称心,见林以轩有些疲惫,黎耀楠让他先在一旁歇着,自己则在船上逛了一圈,每个地方都看了,心中稍一计量,选定左厢的船舱。 当天,他就让人前来收拾了一番,特别是小旭儿住的地方,暖炉、碳盆,必不可缺,想了想,他又让人腾出一间空船舱,只在边角处放了六个台子,每个台子上都放着暖盆,地上还铺了厚厚的毯子,占满整个空间,这样小旭儿玩的时候,便不会觉得冷,也不会觉得闷,船舱里到时候只需烧上几壶水,保持空气的湿度,即可避免因为干燥而产生的病气。 黎耀楠自觉得很满意,直到确认万无一失,这才慢悠悠地打道回府。 林以轩却是早就回去了,昨晚累得狠了,今日有些疲惫,回去又睡了一觉,晚上才恢复过来,黎耀楠忙碌他也没管,直到第二天看见的时候,简直惊呆了,瞅了个没人的地方,抱着夫君就亲了两口。 黎耀楠摸着脸庞,呵呵直笑。 十月二十一这天,他们让人把所有行礼全部运到船上。 十月二十二日一早,一家人轻车从简,带着三十八个下人,缓缓登上去京城的船! 而这时,他是清扬居士的事情,也早在扬州城内传开了! 唯一苦着脸的,恐怕就是茶楼掌柜,主子去了京城,以后说书就没这么方便,要等下一章节,不知还要多久......

上一篇   52052

下一篇   54054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