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52

第二天一早,黎耀楠从床上醒来,发现怀里毛茸茸的脑袋,轻笑了一声,小心把臂膀从夫郎身下抽出来。 梳洗了一番之后,黎耀楠先去锻炼了半个时辰,这几个月忙忙碌碌,功夫也那下了,他觉得骨头都硬了。 出了一身大汗,回到正院,小夫郎已经起来了,此时正在逗孩子,小旭儿如今不仅会啊啊啊的讲话,还会翻身,林以轩知道夫君去了练功房,事先便让人备好了热水和衣裳,黎耀楠一回来即可梳洗。 这种被人关切到无微不至的感觉,要不要太好。 舒舒服服洗了个澡,黎耀楠精神焕发,除了瘦了一些,又恢复到从前丰神俊朗的模样。 缓步踏入正房,两米宽的床上,小夫郎正拿着一个拨浪鼓在逗孩子,小旭儿听着声音,兴奋的啊啊啊小嘴巴咕隆个不停,小手还在面前挥舞,想抓又抓不到,正急得不行。 黎耀楠迈步向前,随意地坐在床上,看着眼前的两人,唇边不自觉地带上了一抹纵容的浅笑。 “你回来啦。”林以轩回过头,灵动的眼眸闪了闪,把拨浪鼓塞在他手上。 黎耀楠一愣,微微有些不自在,只是还没等他反映过来,小旭儿找不到东西,开始东张西望,瘪着嘴巴,眼见就要哭了。 黎耀楠急忙拿起拨浪鼓摆弄,小旭儿的眼神立马被吸引过来,小手又开始使劲抓东西,玩得不亦乐乎,黎耀楠的动作从生疏,到笑得前俯后仰,也不过一盏茶的时间,突然发现,逗孩子的这种活,其实也是一回生二回熟。 没过多久,早饭就摆好了,林以轩把孩子抱给奶娘,两人去了饭厅。 “你多喝点汤。”林以轩拿碗帮他盛汤,又夹了一些肉,心里觉得满意了,这才开始自己用饭。 黎耀楠心里暖暖的,轻声道:“以后别管我,你自己也多吃点。” 林以轩浅浅一笑,也没说应不应允,双儿在家中规矩虽没有女子严格,但所有的一切都是按照女子来培养,照顾好夫君,本就是他应做的事,况且,一点一滴侵入夫君的生活,让夫君习惯他,爱上他,原本便是他的目的,林以轩并不觉得幸苦。 饭后,两人也没闲着,眼见天气逐渐转冷,扬州气候哪怕较之京城温暖,现在也是凉飕飕的,四处落叶满地,倘若再不启程去京,只怕路上难行,每年到了十二月,更甚者十一月底,京城就会大雪纷飞,他们大人倒是无所谓,可小旭儿才三个月大,万一有个什么闪失,后悔都来不及。 夫夫两商议了一番,最后决定走水路,船舱怎么也比狭小的马车住着舒服。 林以轩早把一切打点整齐,如今家里还有一些事情要交代,忙完就可以启程。 夫夫两分头行动,黎耀楠当天就去了张家,一为贺喜三表哥中举,二为辞别,三则是请客,自己考中举人不是小事,离开前定然要摆宴庆贺,老族那边肯定也会来人,这样一想,需要忙的事情还真多。 林以轩这边,先给族中报了喜信,又派人去了码头找船,因为要带上小旭儿,这次乘坐的船,不仅要舒服,还要大,速度也要快,林以轩提的条件一大堆,哪怕价钱不成问题,找起来也比较麻烦。 他们这边忙得不可开交,另一头,同样有人准备去京城。 说来也巧,那家人正是黎老夫人、马玉莲和黎耀宗。 至于黎泰安,衙门里有事走不开,他更乐得自家老母和妻子都不在,他在外面养的女人,总算有机会接进府。 黎泰安心里的窃喜且不提,马玉莲和老夫人这对婆媳,打从老夫人生病后,关系急转直下,马玉莲乘老夫人病重,夺了她所有的权柄,不仅如此,还弄了不少老夫人的私房。 老夫人心里气呀,奈何心有余而力不足,硬生生气得又病重了几分。直到她的小心肝,黎耀宗参加童试,身体这才有所好转,然而跟马玉莲的关系,也成了水火不容。 婆媳两个狗咬狗,正闹得厉害的时候,黎耀宗落榜,竟然没考中秀才,这怎么可能,马玉莲当时就惊了,儿子的学问她知道,就连夫子都夸过,说是本次童试没问题,怎会落榜? 马玉莲心里担心得不行。 老夫人嘴巴上急的冒泡,婆媳两的战斗暂缓。 待到黎耀宗一回来,把事情夸大其词说了一遍,婆媳两立马同仇敌忾,心里的恨意更甚,把那小畜生简直恨到了骨里。 老夫人的心肝胃都开始疼了,想起她白花花的银子,想起那些被她砸了个稀巴烂的假货,她心里的恨意,浓烈得更是达到顶峰,就像是决了提的洪水,不停地向她咆哮叫嚣。 那些假货不仅让黎家丢了大人,还让他们吃了几个哑巴亏,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吞,此等大恨,焉能不报。 马玉莲同样气愤,老夫人的东西,她早就据为己有,如今损失那么多,她心头岂能不恨,最重要的是,她让儿子在京城丢了人,误拿鱼目当宝贝,送了假货给尚书府,还被人给嘲笑,马玉莲一想起儿子被人看低,她心里就疼得厉害。 黎耀宗把所有责任全部推卸在黎耀楠身上,人说谎话说一千遍,就连他自己也会信以为真,黎耀宗现在便是这种情况,越说他心里越是觉得,自己科举之所以不中,肯定是黎耀楠害的,若不是黎耀楠三番四次打击他,他又怎会心神不定,最后又怎会落榜。 还不等老夫人和马玉莲思索出对策,族中来了一封信,明摆摆的斥责,马玉莲妾室扶正,名不正言不顺,她若再敢找六房嫡支黎耀楠的麻烦,休怪宗族不客气,休了她这搅家妇,另斥责老夫人为妇不贤,害得黎太老爷膝下无一庶子,子息单薄,但念她年岁已大的份上,族中从轻发落,让她切记谨守妇德,否则便去家庙罢,正好为黎老太爷祈福。 马玉莲和老夫人登时气得两眼发黑,然而,再气再恨,她们也无可奈何,没想到族里竟会为那小畜生出头。 马玉莲心里恨呀,早知如此,当初就不该放他们离开,更不该让那小畜生过继,有了父母的名头,黎耀楠还不是任由自己磋磨,现在说什么都晚了。 族里很多年没有说过那样硬气的话,使得她们都忘了,还有宗族的存在,黎府和苏州老家毕竟没有分宗,族长若真拿宗法压人,她们也只能遵从,只是族里欺人太甚,老太爷都死了十几年,还能被拿出来说事,当真是欺她黎府无人。 老夫人派人一打听,才知道族里又考出两个秀才,心中颇为不屑,她的嫡长孙那可是举人,一百个秀才都比不上。但当老夫人听说,族里有人去了国子监,更有人去了明微书院,心里立马就变得不平静,当即就拍板定案,要带她的心尖尖前去京城。 至于黎耀楠,她现在也顾不上了,别说前面有宗族压着,只说黎耀楠身在何方,老夫人就一筹莫展,连人都寻不着,还谈什么报复,反正以后总有机会,她也不急于一时。 目前最重要的,还是乖孙的前程,眼见宗儿因为落榜失意,无论如何她也要想法子,为孙儿谋划谋划,听说京里达官贵人多,又有他大哥帮衬,还有尚书府撑腰,老夫人心里打定主意,要带宗儿前去京城,哪怕只见识一下京里繁华,多结交几位王孙贵族也是好的。 马玉莲心中一动,自然不甘被落下,她是黎耀祖的亲娘,探望儿子更加名正言顺。 于是,婆媳两再一次和好,商谈去京事宜,十月中旬便上路,竟比黎耀楠启程还早几天。 且说黎耀楠这边,到了张府之后,先去拜见了舅爷和太夫人,接着便向他们禀告了去京事宜,以及黎宅宴客,请他们务必到场。 张大老爷捻了捻胡须,这事他听小三子说过,此时并不觉得意外,张太夫人却是红了眼,一个劲的叫心疼。 黎耀楠无语,只得等她哭够了,然后慎重的请求舅爷,帮他取字。 张大老爷愣了一下,心里惭愧起来,这位侄孙如今都中举了,竟然还没取字,他们是有多粗心啊!冥思苦想了一阵,良久,舅爷口中念道:“东临,便叫东临罢,东,贵也,临,至也,望你以后仕途一路顺坦,平步青云。” 东临,黎耀楠若有所思,念着名字在嘴边饶了一圈,慎重对张大老爷行了一礼:“多谢舅爷。” 张大老爷微微颔首,满意的点点头:“行了,你下去罢,小三子也等得急了,你们兄弟几个好生聚聚,待你去了京城,恐怕机会了难得。” 黎耀楠笑着应了声好,快要出到门口时,张大老爷又叫住了他:“去京前,记得把话本送过来。” “是!”黎耀楠恭敬地回答,心中未免好笑,张大老爷年纪越大,脾气越发孩子气,果然是老小老小,当真至理名言也!

上一篇   51051

下一篇   53053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