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1051

黎耀楠张开双臂,两人遥遥相望,林以轩定定地看着他,唇边的笑容缓缓绽放,抬步向夫君走去,脚下的步伐越来越急促,直到一头扑倒在他怀里,心才安定下来,两人紧紧相拥。 “想我了没?”黎耀楠怀抱着小夫郎,心被填得满满的。 “嗯,想了。”林以轩狠狠地点头,贪婪地吸取着他身上的味道。 两人四目相对,无数思念宣泄而出,眼眸里只印出对方的倒影。 周围下人羞得面红耳赤,刘嬷嬷干咳了一声,林以轩这才反映过来,脸颊一红,急忙从黎耀楠怀里出来,四下扫了一眼,眉眼一瞪,下人一哄而散,跑得比兔子还快。 黎耀楠轻轻笑了,一回到家,果然乐子就多了。 林以轩羞红了脸,但见他一身风尘仆仆,眉宇间还透着深深的疲惫,立马又心疼起来:“快去洗洗吧,赶了几天路,你也累了。” 黎耀楠并没有拒绝,这几天为了赶路,日夜兼程,张启贤只差点没叫苦连天,而他也确实累了。 林以轩忙前忙后,让人打了水来,又为他准备好换洗衣衫,整整齐齐叠在一旁,洗完澡入眼便可看见。 黎耀楠见小夫郎为他忙活,心中似乎有一道暖流划过,浅浅的,暖暖的,却直入心底。 洗完澡,黎耀楠看了看儿子,在小旭儿的脸蛋上亲了两口,就沉沉睡去,林以轩也没扰着他,只让人去准备补品,还有晚上的吃食。 看着夫君沉睡的脸,林以轩也泛起了一阵困意,让奶娘把孩子抱下去,林以轩很自然地躺在了夫君身边,然后拉着夫君的手,将自己给圈起来,找了一个舒适的姿势,感受着夫君的味道,渐渐睡了过去。 两人这一觉睡得很沉,一直到晚上才起来。 黑暗中,黎耀楠感觉肩膀有点酸,试着抬了抬手臂,发现动不了,扭头一看,无奈地笑了。 屋内的烛光明明灭灭,林以轩睡眼惺忪,还有一点犯迷糊,黎耀楠心知自己刚才的动静弄醒他了,浅浅笑道:“起来了?” 林以轩皱了皱眉,慢慢睁开眼睛,发现夫君正似笑非常地看着自己,略微有些不好意思,悄悄瞥了他一眼,急忙坐起身来:“疼吗?” 黎耀楠心中好笑,早干嘛去了,这会儿问他疼吗?不过小夫郎很可爱,特别是这种偷偷摸摸的举动,不仅不让人觉得厌烦,反而还感觉很有趣。 “弄疼你啦。”林以轩讪讪地说道,目光深处隐藏着几分狡黠。 “不疼。”黎耀楠把人揽在怀里,发现面对小夫郎,他还真是一点办法没有。 “我帮你揉揉。”林以轩笑眯眯地说道,小手很认真地帮他捏着肩膀。 黎耀楠闭目享受了一会儿,确实很舒服,不过他又怎么舍得小夫郎累着,拉着他的手,亲了亲:“行了,夫郎幸苦了。”其实只是有点麻,活动一下就没事了。 林以轩抿嘴浅笑,清亮的眼眸闪过一道流光,快得让人无法察觉,在黎耀楠不知道的时候,一点一点试探他的底线,蚕食他的内心,一步一步走进他的心里。 林以轩笑得很清浅,很温柔,只有他自己才知道,为了这个男人,为了这份温暖,他花费了多少心思,又付出了多少,然而,一切都很值得,不是吗?黎耀楠给出的反映,让他感动的想哭,这一份珍贵感情,他一定会紧紧抓在手里,永不放松! 两人随意收拾了一下,穿好衣衫,林以轩吩咐下人添了几盏灯,屋内光线霎时变得明亮。 黎耀楠肚子咕咕叫了两声,脸上浮起一抹尴尬,可怜巴巴地看着夫郎,像是一只讨吃食的大狗。 林以轩轻笑了一声,急忙让人端上饭菜,多是一些营养丰富的食物。 黎耀楠的胃口很好,估计是饿得狠了,连续吃了六碗才作罢,这一次乡试,没有遇见糟心人,还交了几位朋友,可能是心情好的缘故,也可能是侍书侍候的周到,除了考试那几天食不下咽,他的胃口一直都不错。 用完饭后,见儿子已经睡了,夫夫两无所事事,黎耀楠肚子有点撑,拉着夫郎逛起花园来,十月的夜晚冷风徐徐,黎耀楠怕他冷着,还给他添了一件披风。 今日正是十月十五,天空的月亮很圆,银光洒照在地上,别有一番景致。 好久都没这么放松了,牵着小夫郎的手,看着月光在地上倒映出的影子,黎耀楠突然觉得,其实就这样牵一辈子也不错。 谈笑中,黎耀楠说起他在金陵交的几位朋友。 林以轩侧耳倾听,唇边始终都挂着一抹浅笑,只是仔细看的话,就会发现他眼中的惊异,很可惜,现在是晚上,黎耀楠说得畅快,又哪会注意到这些细节。 “你说李明章和周潜?”林以轩沉吟了片刻,掂量着他们的名字。 黎耀楠侧头看他一眼,好奇道:“怎么?你认识?” 林以轩摇了摇头,笑道:“只是觉得有些耳熟,李明章仿佛是北威侯府二房嫡子,周潜是左都御史家的庶子。” 黎耀楠惊诧万分,这样还叫做耳熟,小夫郎只差没如数家珍了吧,没想到他的两位友人还满有来头,不解道:“为何他们不在京中赶考?” 林以轩淡淡说道:“北威侯府原籍金陵,左都御史也是江南出身,他们来金陵赶考很正常,并且他们家中情况复杂,北威侯府自从老太爷去世后,京中的地位一落千丈,家里几个儿子斗来斗去,李明章这次恐怕也是破釜沉舟,想要拼一拼,至于周潜,唉!他是庶子,嫡母打压得厉害,纵然金榜题名,恐怕也难有出头之日,他父亲是个老迂腐,家中嫡子不争气,为了嫡支颜面,死命地压住庶出不放。” 黎耀楠心中有了一瞬间的明了,难怪大家在一起,从来不谈私事,恐怕每个人都有不少难言之隐,还当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。 林以轩记得很清楚,未来李明章会被招为驸马,虽然从此再无实权,但能保北威侯府延续,也不知对他来说是不是一件幸事。 至于周潜,那是一个聪明人,也是一个老实人,可当一个既聪明又老实的人被逼得狠了,爆发出来的狠劲儿反而更加惊人。 夫君的眼光还真毒,交的友人,几乎全部有所作为。 祝昊焱仿佛成为了一位名士,他死的时候,正是祝昊焱崛起的时候,另外孙瑞思他也曾听过,只是那时,孙瑞思似乎容颜尽毁,最后投靠了顺天府尹,接着又被举荐给六皇子,末了狡兔死走狗烹,死了也只被扔去乱葬岗。 还有闵博文...... “想什么呢?”黎耀楠见小夫郎发呆,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。 “没有。”林以轩洒然失笑,想那么多干嘛,夫君是夫君,他人是他人,将来有自己在旁边看着,还怕夫君识人不清吗?更何况,那几位确实有真才实学,只是际遇多磨难。 “你放心,咱家不会有庶子?”黎耀楠一脸狭促,只以为他是想多了,听小夫郎提起周潜的口吻,似乎很惋惜。 林以轩乐得他误会,佯作惊喜的抬起头:“真的?” 黎耀楠一拍胸口,保证道:“那当然,你夫君说话,一诺千金。” 林以轩在心中腹诽,面上却一点不显,夫君不要庶子还不够,若让他来说的话,夫君还必须不纳小,不过一切慢慢来,他不急,目前当务之急,是要把夫君拿下。 “夫君真好!”林以轩羞涩的笑了笑。 黎耀楠心里熨帖得很,揽住他的小夫郎,吧唧一下亲了一口。 林以轩在他身上蹭了蹭,眼眸波光流转,哎哟妈呀,好勾人,黎耀楠只差点没落荒而逃,后来想想,又忍住了,总不能在夫郎面前丢人。林以轩的举动越发过份,玩的不亦乐乎。 黎耀楠很明智的决定,结束了这一次的夜间行动。 林以轩觉得很可惜,又让他给跑了,不过没关系,明天继续。 黎耀楠心里很纠结,这种事情,怎么能让夫郎主动,这会让他觉得很没面子,只是心里又有点痒痒,除去开始的不习惯,过程他还是很享受,痛并快乐着。 其实,他之所以跑得那么快,绝对不是林以轩所认为的逃避,黎耀楠很无奈的发现,自己硬了。 早在乡试之前,他就下定决心,要把小夫郎给吃了,但若情况反过来,黎耀楠游移不定,虽然小夫郎勾引他,他也很喜欢,但这到底是小夫郎吃他,还是他吃小夫郎,面子问题,一定要弄清楚。 林以轩若是知道他的想法,肯定会吐血三升,早知夫君要吃了自己,他还那么积极干嘛,需知,他也是一个矜持的人。 回到房中,两人又恢复了正常,他们就这一点好,不会为了什么事情死犟。 转眼,刚才的那点情趣,就像从未发生,只是言行举止之间,更多了一份鹣鲽缠绵,一个温柔的眼神,简直都能腻死人。 当晚,两人相拥而眠,睡得很香甜!

上一篇   50050

下一篇   52052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