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005

让别人了解自己转变,是他预想中的第一步。 第二步就是要将身边的人给打发了,他不想以后做什么事情,都在别人的监视当中,待到有事的时候,却又无人可用,他没有自虐的习惯,也那个兴趣体会一次原主那种孤立无援的心情。 第三步,他记得张氏留下的嫁妆,虽然被败了不少,但庄子和铺子却都在,只是由于原主不懂俗物,手上又没得力的管事,才被马玉莲派去的人把持,他现在所要做的,就是要把这些东西拿回来。 若一开始就提条件,肯定会显得太突兀,原主从来都目下无尘,性子清高惯了,突然理会这些俗事,必会让人觉得怪异,有了之前的转变做铺垫,接下来的事情就会顺畅许多。 “谢夫人,我身边的丫鬟年纪大了,想放出去配人,还请夫人留意一下,看有没有什么好人选?” 马玉莲娥眉紧蹙,心中游移不定,暗自琢磨着他这是要闹哪一出:“伺候的好好的,怎么突然要换人?可是有谁不听话?你只管让人拉出去打板子,过几日就是你大喜的日子,这个时候换人......” 黎耀楠就知道她不同意,心里早有准备,真要按她所说,把人拉出去打板子,那他的名声恐怕又要再添一笔暴虐,淡淡道:“夫人多虑,大婚之前,打发丫鬟出府是惯例,必不会耽误什么事情。” 马玉莲张了张嘴,看了眼身边未出嫁的女儿,到底没说话,旁人大婚打发丫鬟出府,那是通房丫鬟,他这算什么。上下打量了黎耀楠一眼,马玉莲蓦然想起,这孩子已经十七岁了仿佛还不知人事,要不然,如花似玉大姑娘在身边,她就不信,他还会舍得打发了。 暗道了一声自己失策,与其让黎耀楠成天之乎者也膈应自己,还不如让他有美相伴,温柔乡,英雄冢,尝过了女人的滋味,哪还愁他学不坏! 马玉莲清了清嗓子,眉宇间露出几许清愁,很是内疚的说道:“唉!也是我忙得忘了,你如今房里竟连伺候的人都没有,过几日你便要成婚,不知人事怎么行,我看你那几个丫鬟挺好,就别打发出去配人了,先提为通房丫头,等生了孩子以后,再提升为姨娘。” 黎耀楠目瞪口呆,差点没被噎住,通房丫头?他还有这个福利?心中小小挣扎了一下,摇了摇头,背主的丫鬟他无福消受,这时他才想起,古人教导孩子知人事,还有通房丫头这一说,目前他前途未明,为了不家宅不宁,他决定还是要忍痛割爱,板着脸说道:“大丈夫岂能耽搁与儿女□□,夫人的好意耀楠心领,却是不敢认同,夫郎过几日要进门,耀楠不想给他添堵,丫鬟们还是放出去配人罢。” “随你!”马玉莲看着他一脸肉痛,却装模作样故做正经,只在心中暗笑,小畜生果然还是嫩了点儿,一提到女人就这幅德行,继而言道:“既然她们要配人,你身边总得有人伺候,一会儿我让张保家的带人过去给你挑,保管个个都水灵。” “不!不!不!”黎耀楠满脸涨得通红,憋的,他实在有些想笑,马玉莲此时的模样特别像个老鸨,急忙摆摆手:“不用这么麻烦,近来府里事忙,还是先紧着府里,稍后让人牙子带人来,我随便挑几个就成。” 马玉莲只当他害羞,这是一个美妙的误会,也不将他的话放在心上,反正来日方长,想了想近日府里又是黎耀楠成婚,又是老夫人五十大寿,还有珍儿、宗儿也要开始相看人家,当真忙不过来,便道:“也行,你自己拿主意,选好人去管事那通报一声就成,只不过买来的丫鬟不懂礼仪,你的大喜日子近在眼前,你可要仔细掂量着,出了丑,丢人的可不止是你自己,咱们黎家的颜面也会受损。” “我知道了,谢夫人。”黎耀楠自是不知马玉莲这会儿正脑洞大开,幻想着怎样把他带坏,能如此轻易达成目的,他觉得简直有些不可置信。 马玉莲心中却想着,不过区区几个丫鬟而已,便是依着他换了又怎样,难道换几个丫鬟他就能出人头地?想脱开她的掌控,也不看看他有没有那个能力,就他那迂腐的德行,只要是个聪明人,就应该知道站哪边,更何况,李嬷嬷还在他房中,换了丫鬟又怎样,真是不知所谓。 马玉莲对黎耀楠愈发看不上眼,心中也愈发高兴,黎耀楠越没出息,她心里也就越痛快。 “行了,没事你就下去罢,距离成婚还有九天,你尽快找个时间搬去景澜院,先熟悉熟悉环境,看看还缺些什么,到时候我给你补上。”马玉莲实在不想看见他了,生怕黎耀楠又提出什么离谱的条件,言语间急忙打发他离开。 黎耀楠又怎会如她所愿:“还有一件事情要烦劳夫人,母亲留下的产业,我想收回来。”他口中的母亲,自然是他的亲生母亲,这些年黎耀楠从来都只唤马玉莲为夫人。 “你说什么?”马玉莲心中一怒,眼神变得狠厉,紧紧盯着黎耀楠,多少年了,从没有人敢在她面前提张氏,那就是她心里的一根刺。 “母亲去得早,耀楠无能,报不了她生育之恩,唯有这些产业是个想念,耀楠想要收回来,还望夫人应允。”黎耀楠镇定自若,一席话侃侃而谈,面上虽然淡淡的,语调却极其坚定。 马玉莲一看就知他是铁了心,掩藏住心中的不悦,轻蔑道:“你又不懂管事,收回铺子做什么,咱们这样的人家,凡事吩咐下去就行了,可不能自降身份行那商贾之事,姐姐若是知你荒废学业,理会这些俗事,心里定然不好受。” 黎耀楠唇角抽了抽,他只是收回产业而已,怎么还跟学业扯上联系,就连他去世的母亲都出来了,马玉莲的一张巧嘴当真了得。 “夫人说的是,耀楠不敢荒废学业,只不过因为要成婚,才想着收回产业,交予夫郎保管,否则耀楠身无长物,又哪好意思耽误林家公子,母亲若是知道,想必也是高兴的。”黎耀楠波澜不惊的回答,特别加重了耽误二字。 马玉莲冷笑,自然听懂他话里的意思,她就说呢,前几天黎耀楠还因为丫鬟的闲言碎语吐血昏迷,今天怎么就变得心甘情愿,原来是在这里等着,讽刺道:“你倒是心疼新夫人。” 黎耀楠对她的夸赞欣然接受:“那是自然,还要多谢大哥保媒。” 马玉莲被气得一个倒仰,他这是有恃无恐了是不是,瞳孔不经意地微微一缩,眸底闪过一道阴霾,这时她哪还不知道,黎耀楠打的是什么主意,他这是自觉得翅膀长硬了想飞呢,她果然还是太仁慈了。 马玉莲蹙起眉头,嘴角紧绷着,手指不停的轻击桌面,左思右想却发现,在这小畜生成婚以前,她还真拿黎耀楠没办法。 事关儿子的前程,倘若黎耀楠死都不肯成亲,她也唯有投鼠忌器。 大户人家最重脸面,林家公子哪怕再不受待见,嫁入黎家以前,林家都只会对他更好,这样才能真正掩人耳目,重视这门婚事的人,从来都只是林家,无关黎耀楠,也无关林以轩,而黎家恰恰得罪不起林家。真要让黎耀楠闹腾起来,整个黎家说不定都会受到牵连。 但要让她把产业拱手相让,却是万万不可能的,马玉莲笑容可掬,干脆四两拨千斤:“姐姐留下的东西,原就在你手中,谈什么收回不收回,你自己决定便是。” 黎耀楠目光微冷,马玉莲这话说的好听,其实却跟没说一样,地契确实他保管着,但产业却在管事手中,为了名声,他难道还能硬让管事们离开?那些产业名义上是由夫人派人打理,真要是那样做了,他就是不孝,更何况,他手中也没得用的人,谁又会真听他的话。 若只拿着张地契,就能收回产业,他哪还会在这儿跟她扯皮。 换了一般的人,话都说到这份上,纵然万般不愿,肯定也只会作罢,但黎耀楠又岂是一般人,他向来都只会顺着杆子往上爬,硬是曲解马玉莲话中的含义,忙说道:“耀楠不懂俗事,产业虽在手中,管事却欺上瞒下,还请夫人帮忙招了他们回来,我怕自己将降不住,传出去对黎家名声不好,堂堂黎府二少爷,却被几个管事把持,知道会说我无能,不知道的,还以为夫人从中作梗,如此对夫人的声誉也会有所影响。” 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马玉莲瞪大双眼,脸色铁青,怎么都不敢相信,这人竟此胡言乱语,虽然大多是实情,但这些都暗地里的事情,谁又敢光明正大的说出来,他还当真不要脸皮了。 再次打量面前的少年,马玉莲心神恍惚了一会儿,明明还是这张脸,一副弱不经风的模样,感觉却像变了个人似的,言谈举止之间哪还有一丝酸腐,难道一场打击,真能使一个人的变化那么大?

上一篇   4004

下一篇   6006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