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9049

马车一路摇摇晃晃,九月初三这天,两人终于抵达了金陵城。 天空朦朦胧胧下起小雨,天气骤然转凉,黎耀楠心里不禁一阵庆幸,还好他们走得早,要不然这种天气,赶路还真难为人。 又是一年恩科的时候,金陵城热闹得很,茶楼,酒楼,饭庄,随处可见一些文人墨客高声谈论。淅淅沥沥的小雨,不仅没有扰了他们的兴致,反而更添几分诗情画意。 考生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,金陵城差点人满为患,所有的客栈几乎都宾客满盈。 两人寻了几处地方,终于才找到一家较为偏远的客栈落脚,收拾了一番之后,安安心心备考。 或许是被三表哥的勤奋激励,亦或许是外面下雨的缘故,黎耀楠连续三天没出门,直到九月初七,他才拉着表哥在外面转了一圈透透气,放松了一下心情,免得压力太大,临场发挥会有失水准。 九月初八一早,两收拾好东西,前往考场。 雨,哗哗啦啦地下着,今年天气似乎格外不好,夏天太热,秋天雨水又太多,不过尽管如此,依然不能阻止各方前来赶考书生的步伐。 乡试进入考场的过程和童试没有什么区别,依旧是官差点名,检查包裹,通过之后才会放行。 张启贤比他先进去一步,临走时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,摩擦出只有他们自己才懂得的火花,张启贤昂首阔步,心里下定决心这一次要把小表弟给考趴下,省的他老子总喜欢拿小表弟来教训他。 黎耀楠自然不甘落后,他诗词或许比不上三表哥,但在策论方面,他自认为不比旁人差。 没多久,就轮到黎耀楠的名字。 顺顺利利进入考场,再次看见狭小的号房,黎耀楠还是一阵不适应,原以为贡院的环境会好些,没想到同样是两块木板,东西放上去还吱吱作响。 木板就木板吧,黎耀楠叹了口气,开始收拾一应物品,自己住的地方,哪怕只有几天,他也喜欢干净清爽,有助于大脑思考。 等他整理得差不多,考生也全部到齐了。 接下来就是监考官颁发试题,这一次考的是《论语》、《中庸》和《大学》。 黎耀楠对此并不意外,早就听舅爷说过了,乡试头一场,一般考的都是四书五经,后两场才考策论。 研磨,沉思,听着外面稀里哗啦的雨声,黎耀楠的心似乎也宁静下来。 第一题,他打算做论语,经过一番研精苦思,黎耀楠很快打好腹稿,缓缓起身坐至桌前,提笔挥墨,一气呵成,洋洋洒洒写了一大篇,写得忘了时间,忘了地点,直到天色暗了,肚子饿了,写完最后一笔,这时他才反映过来,原来已经晚上了啊,明明他记得并没有多久。 随意吃了点东西,简单梳洗了一下,黎耀楠倒头就睡。 第二天,接着开始写中庸,然后才是大学,晚上的时候同样以睡觉为主,他不喜欢挑灯夜读,那样不仅没有效率,还会让自己的思维混乱,成绩也会打个折扣。 第三天,黎耀楠仔细检查写好的试卷,确认无误之后,重新抄御了一遍,心里彻底安定下来。 不久,贡院的钟声响起,考官挨个收取试题。 当晚,众学子休息了一晚,第二天一早,考官又颁发新试题。 黎耀楠总算体会到古代科举的艰难,这样下去铁打的人也受不了啊,难怪听说每年科举,会有不少人晕倒在考场上。 果然,刚到第五天,西侧间就有一位考生熬不住了,众位学子的心也跟着紧张起来。 随着时间流逝,又一个人被抬了出去。 到了第九天的时候,被抬出的考生不知凡几。 黎耀楠也熬得不行了,整洁的发丝凌乱起来,衣衫也变得褶皱,脸上透着深深的疲惫,只恨不得找个地方狠狠睡上他个三天三夜。 出了考场,外面依旧下着连绵细雨,贡院门口哭声一片,那可比童试的时候凄惨多了,自觉发挥不好的人抱头痛哭,站在雨中也不知眼睛里流出的到底是雨水,还是泪水。 黎耀楠没那个心情感概,他这会儿累得不行,雨水打在身上都没什么感觉。 “主子,这里。”侍书撑着把伞,一眼就见到他,大老远的叫唤起来,身边还站着张启贤的小厮,不远处停放了一排马车,黎耀楠认得,其中一辆是他家的。 黎耀楠加快步伐,看见马车,身上似乎也提起了一些力气,侍书赶忙上前扶住他,张启贤则紧随其后,两只腿走路都在打颤,胡渣子占了半边脸,眼睛也深深地凹下去,模样竟然比他还惨。 黎耀楠倒在马车上,睡得昏天暗地,到了客栈都叫不醒,还是侍书让人帮忙把他抬上去,对于这种情况,客栈的伙计司空见惯并,并没有觉得意外,只惊喜又得了两份赏钱,另一份自然是张启贤的。 黎耀楠这一觉睡得很沉,就连童试的时候,他都没这么累过,这具身体的底子,到底还是不行,哪怕经过一年调养,仍旧差了点。 直到第二天下午,黎耀楠才从床上爬起来,他是被一阵饥饿的感觉弄醒的,侍书早在一旁候着,急忙让人上了饭菜,都是一些温补的东西。 黎耀楠心中满意,总算明白林以轩为何要将这人给他了,确实聪明伶俐,会看眼色,若是换成王小虎,指挥他做什么事情可以,但要把自己伺候的这么周到,恐怕就不可能了。 吃饱喝足以后,黎耀楠精神恢复了一些,推开隔壁房间一看,三表哥还在睡觉。 黎耀楠无语地摇摇头,也没吵醒他,只让张保准备些吃食放着,免得三表哥醒来腹中难受。 等待放榜的日子,黎耀楠不知旁人怎样想,反正他是觉得无聊,有这个时间,他宁愿在家中陪伴娇妻幼子。 张启贤考完乡试,整个人精神焕发,像是重新活过来一样,跟黎耀楠对过试题以后,自觉得考的不错,立马就撒丫子开始玩了,他原本亦是扬州小有名望的才子,很快便跟本次应考的书生打成一片,若不是下雨的缘故,说不定还要相约郊游。 “喂!今日春芳楼举行诗会,你要不要跟哥一起去见识见识?”张启贤大摇大摆走进屋,丝毫没有不敲门的尴尬,整个人仪表堂堂玉树临风,一袭宝蓝色衣衫更衬得他气宇轩昂。 黎耀楠无话可说,斜眼瞅着三表哥,心里忍不住猜测,他现在这幅道貌岸然,风度翩翩的样子能够维持多久? “喂!别那么看不起人好不好。”张启贤不高兴了,眉头一挑:“哥跟你是自己人,才没那么多规矩。” 黎耀楠恍然,原来他把心里的话说出口了。 “你到底去不去?”张启贤催促的问道,听说春芳楼今日花魁献艺,去晚了连坐都寻不着。 黎耀楠摇了摇头,春芳楼听名字便知是妓院,至于诗会,无论他还是这个身体的原主,对于诗词都不在行,肯定是不去的。 张启贤蹙眉:“你也别一个人闷着,放榜还要半个月,跟哥出去走走,散散心也好。” “不去,你自己去。”黎耀楠淡淡的说道,他的诗词不好,春芳楼那种摆显的地方,还是少去为妙,并且他也不认为,妓院是一个好地方,作为一个聪明的男人,他不想让小夫郎伤心。 张启贤见劝不动他,也懒得再多费唇舌,撇撇嘴,自顾自地跑去约见所谓好友。 待他走后,黎耀楠想了想,提笔给夫郎去了封信,犹记得自己坐上马车离去时,林以轩红红的眼眶,真是让人又心疼,又难受,心里莫名升起一种酸酸的,涩涩的感觉,他有一些想家了。 若是换成上辈子,有人告诉自己,他会为了一个男人守身如玉,恐怕早就让他一巴掌给扇飞了,但是如今事实摆在眼前,黎耀楠唯有苦笑,笑容中透着几许无奈,几许纵容,还有几许甘之如饴。 他不希望自己儿子,有一个坏的父亲,他这两辈子的亲爹,都没给他留下好印象,他只盼望自己的孩子健康成长,最好是在父母的呵护中无忧无虑,也算弥补他前世今生的遗憾。 况且,越跟小夫郎相处,他心里越是感动,那样的人,让他如何能够辜负!不知不觉中,他的小夫郎早就印在了心上。 时间一天一天流逝,黎耀楠这几日倒也不是全闷在屋里,无事他会去茶楼品茶,听听旁人说书,或者去书肆看看,挑几本喜欢的买回去,书到用时方恨少,将来他要走的路还长,多看些书总是好的。 期间他也交了几位朋友,虽然大多是泛泛之交,但几个人聚在一起,不谈私事,只谈风月,那种感觉还不错。 很快,放榜的日子来临,贡院门口挤满了人,有了童试的经验,黎耀楠这一次学乖了,早早在贡院对面茶楼占了位置,打发侍书前去看榜,自己则坐着等消息。 张启贤紧张得手心直冒汗,尽管他故作镇定,平日也不把科举放心上,但他又哪能真不在意自己的成绩。 随着一声声道喜,茶楼里欢喜失落的人皆有之。 “恭喜三少爷,恭喜三少爷,中了,中了。”张保一边跑,一边喘着气,人还没到声音就先到。 张启贤眼睛一亮:“中了多少?” 张保歇了口气,急忙说道:“中了第十六名,恭喜举人老爷。” “他呢?”张启贤心中一喜,指向黎耀楠。 “表少爷也中了......”张保话还没说完,侍书就满头大汗的跑回来,兴奋的大声喊道:“恭喜主子,这次您中了第十三名。” “哈哈!”黎耀楠一拍桌子,开怀大笑。 张启贤憋得难受,心里恨得牙痒痒,凭什么比他多三名,回去他老子还不唠叨死他,闷了半响才说道:“改日请你吃饭。” 黎耀楠自是欣然应允,补充道:“青楼妓院不去。” “哼!”张启贤满眼鄙视,挺看不起自家表弟,咋就被一个双儿给管住了,不过那到底是表弟是家事,纵然大家是亲戚,他也不好插言,哪怕林以轩贵为侯府公子,但要让他来看,还是表弟吃亏了。

上一篇   48048

下一篇   50050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