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8048

黎耀楠哭笑不得,回味了一下刚才的感觉,心里其实满有些遗憾,还没尝到味道小夫郎就给跑了! 黎耀楠决定,回去一定要和小夫郎说道说道,告诉他亲吻不是那样的,心里这样想着,黎耀楠也不耽误,迈步就往正院走去,时间差不多晚上,也是时候歇着了。 林以轩早就恢复正常,一派温顺腼腆的样子,见到黎耀楠面不改色,哪还有一丝刚才的俏皮。 黎耀楠饱含深意地看着他,目光中透着几许戏谑,还有那么一丝丝的暧昧。 林以轩淡定以对,只当没看见,抛开他那微红的脸蛋,一切看起来很正常。 黎耀楠低低笑了,心里越发痒痒,想要逗逗他的小夫郎,径直把人拉到怀里,黎耀楠一副教训的口吻说道:“刚才你做错了。” 林以轩一愣,紧紧咬住嘴唇,目光幽怨看着他,夫君刚才不是没反对吗?这会儿又是怎么回事,还没等他想明白,只见黎耀楠俯□,轻点了一下他的嘴唇,笑道:“应该这样才对。” 黎耀楠试探的伸出舌头,舔了舔,感觉味道还不错,立马深深吻住他的唇。 林以轩脑袋一片空白,脸颊刷地一下就红到了耳朵根子,虽然刚才是他主动,但现在的情况反过来,羞死人了好不好。 黎耀楠很满意他的反映,吻够了,这才把他的小夫郎放开。 两人梳梳洗洗,一直到睡到床上,林以轩眼神还飘忽不定,羞得满脸通红,只能抱着睡梦中的孩子转移注意力,心里有两个小人在打架,一个告诉他乘胜追击,赶紧把他的夫君拿下,一个却又扭扭捏捏,唉!那多难为情呀! 纠结中,林以轩迷迷糊糊睡着了。 黎耀楠注视着他熟睡的脸,淡淡地笑了,他明白小夫郎心里的想法,觉得差不多也是时候了,他不讨厌小夫郎,甚至还很喜欢,看见儿子和夫郎,他的心都快要融化了,那种事情总是开头难,经过一年时间的自我调节,他认为自己可以接受,只不过...... 黎耀楠眼中闪过一抹狡猾的笑意,小夫郎千方百计勾引他,其实是一件很有趣的事,目前科考在即,别的事情并不着急,他决定再等等,正好把小夫郎的身子也养养。 可怜的小夫郎并不知道,自己又被夫君给捉弄了。 次日,生活一切如常,黎耀楠继续关在书房研究功课,林以轩则卯足了劲,吩咐下人买了不少硝石回来,安排了一个大院子,命人严格把守,招来几个心腹,开始了制冰工程。 黎耀楠由得他去摆弄,他的小夫郎也就这点爱好,只要高兴就好。 温馨的日子,总是过得特别快,自从两人亲吻以后,平日里的互动中,又多了一些亲昵,每天早上,黎耀楠会给自家夫郎额头一个浅吻,高兴的时候也会亲他一下。 林以轩从害羞到习惯,再到时不时反击,偷偷亲回来,也不过三天时间而已。 黎耀楠只在心中感叹,他家小夫郎还真是灵活运用,学啥都快! 刘嬷嬷在旁看的,那是又欣慰,又难受,光天化日之下,公子与姑爷的感情也太好,虽说这是好事,但......到底有些伤风败俗!若是让外人看见还得了 刘嬷嬷的着急旁人自是不知,就算知道,又有谁理会! 黎耀楠平时很注意细节,人多的时候绝对不会做出越轨的举动,只不过刘嬷嬷人老成精,才会看出一些端倪,黎耀楠表示,夫夫两亲密很正常,刘嬷嬷无需大惊小怪,怨只怨她太精明,怪得了谁呢?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狗拿耗子了吧,刘嬷嬷的一片好心付之东流。 林以轩开心的不得了,整整一个八月份,他足足赚了九千两银票,按照黎耀楠的说法,那就是数钱数到手抽筋,简直爽翻了,扬州果然不愧是繁华富庶之地。 黎耀楠这边,又把功课温习了一遍,着重注意往年乡试的答卷,他深信现代的题海战术肯有一定的作用。 试题中,他觉得不成熟的地方,会向林以轩请教,丝毫没有不耻下问的自卑感,林以轩学问比他好,他只会感觉到骄傲。 张启贤连续十几天没来,黎耀楠心中有些奇怪,到了张府一看才发现,这位三表哥正叫苦连天,被他老子关在屋里做学问,为了九月的乡试做准备。 黎耀楠对此丝毫没有同情心,只嘲讽地对他笑笑,愈发表现得像个乖孩子,跟张家几位长辈请教不懂的地方。 二舅父老怀宽慰,连连点头,别人家的孩子就是好,于是,二舅父瞬间化身为后爹,三表哥又被惨遭□□,直到前去金陵那天,脸色都没好过。 黎耀楠也不在意,三表哥人很聪明,脑子也好使,就是心不在学问上,只喜欢诗词歌赋,总想当一个风流才子,要不然早在几年前就能得中举人,又哪会等到现在,二舅父也是恨铁不成钢。 临近九月,天气渐渐转凉,黎耀楠即将赶往金陵,林以轩放下手中所有的事情,开始为他打点行礼。 黎耀楠心里暖洋洋的,记得前去苏州的时候,小夫郎正在坐月子,他只简简单单收拾了一番就上路,尽管东西也够用,但那日子确实不好过,浑身上下难受,吃不好,睡不好,干什么都不习惯。 如今有了小夫郎打点,感觉就是不一样,只是...... 黎耀楠看着门口那两个大箱子,也不知是感动,还是头痛。 林以轩轻轻一笑,嗔他一眼:“瞧你傻的,这些又不是让你带去考场。”说着,掀开马车帘子,指了指里面的一个大包袱:“这才是考试用的东西。”里面有香炉,熏片、水壶、蜡烛、笔、墨、被子、砚台,还有一个枕头和一个精巧的小马桶,盖上盖子便不会散发出异味,另外还有盆子和一叠帕子,除了吃食以外,所有东西一应俱全。 林以轩目光柔和地看着他,接着又细心叮嘱道:“吃食你去了金陵再准备,如今天气虽已转凉,但我怕放得太久会坏掉。” 黎耀楠颔首而笑,好话张口就来:“还是夫郎细心。” 林以轩脸庞微微一红,指了一个小厮说道:“这次把他也带去,没事给你跑跑腿,端茶送水什么的,总比你一个人好。” 黎耀楠心里惭愧了一把,上次童试他还真忘了带人伺候,想想也真傻,大热天的,还跑去衙门口争破了脑袋看放榜。 “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,还有儿子。”黎耀楠拉住他的手,放在唇上亲了亲,然后指挥下人,将箱子放在马车上,免得临走的时候还要搬来搬去。 当晚,夫夫两依依话别,小旭儿如今已经可以发出啊啊啊的声音,小爪子也会害人了,看见什么东西都想抓,夫夫两心中那点离别的愁绪,在他时不时的打岔下一扫而空,气氛也变得暖意融融。 第二天一早,黎耀楠预备启程,林以轩忍不住红了眼眶,抱着孩子恋恋不舍地看着自己夫君。 “别担心,我很快就回来。” “我知道。”林以轩闷闷地说道,他知道黎耀楠很快回来,但他还是会想念。 黎耀楠笑了笑,拿自家小夫郎没办法,悄悄在他耳边低语了一句。 林以轩恼羞地瞪他一眼,脸上泛起朵朵红晕。 黎耀楠笑得舒坦惬意,拥抱了一下娇气幼子,踏上马车,挥了挥手:“你快回去。” 林以轩怔怔地看着他,看着马车渐行渐远,直到再也寻不见踪迹,这才一脸失落地转身回府。 他发现,夫君才刚离开,自己就已经开始想念了。 黎耀楠这一次是和张三表哥同行,两人约好在城外十里亭相聚。 张启贤看见他就没好脸色,那模样像是恨不得咬他一口:“你来了。” 黎耀楠温和有礼,拱了拱手:“三表哥好。” “我不好。”张启贤重重地说道,拉长了语调,拍拍自己的脸:“你看看,娘都说我瘦了,精神也枯萎了,我一点都不好。” 黎耀楠嗤笑一声,毫不留情地说道:“你就是成了大胖子,二舅母也会说你瘦。” “你什么意思?你还有没有同情心?”张启贤满心不悦,一头钻进黎耀楠的马车,打发小厮一边去,打算跟小表弟理论理论。 黎耀楠急忙说道:“别,你是风流才子,千万不能化身成二舅父。” 张启贤瞪他一眼:“你也知道我爹烦人,那你干嘛见死不救。” 黎耀楠挑眉一笑,当然不会告诉他,其实自己还落井下石了:“二舅父到底是长辈,你也听听话,别让他操心,待到金榜题名后,由得你怎么胡闹,想必二舅父不会再说闲话。” “你说的也是。”张启贤点了点,凝眉沉思起来,眼睛越来越亮,越想越觉得这话正确,懊恼地拍了一□旁小几:“我怎么就没想到呢。” 黎耀楠赶忙拦住他:“别激动,马车不结实,受不住你这力道。” “德行!”张启贤斜他一眼,典型的过河拆桥,转身就下了马车,回到自己车上。 黎耀楠很惊异的发现,自家这位表哥,竟然真的开始认真读书,吃饭睡觉都捧着本策论。 黎耀楠无言以对,就不知二舅父看见三表哥的表现,会不会感觉到欣慰! 不过对于他来说,效果却是显而易见,发现三表哥如此认真,他哪里还敢怠慢,一路上更加用功温习功课,决定这次定要考个名列前茅。

上一篇   47047

下一篇   49049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