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7047

这一觉两人睡得很沉,第二天早上,黎耀楠是被一阵婴儿的哭啼声给吵醒的,眉头不经意地皱了皱,睁开睡眼惺忪地眼睛,扭头便看见自家小崽子哭得撕心裂肺,黎耀楠默了,看在他是自己儿子的份上,忍了。 “你醒来了?”林以轩一边哄着孩子,一边关切地看着他:“吵到你了吗?” 黎耀楠摇摇头,怎么可能没吵到,不过见自家小夫郎那么幸苦,哭的又是自己儿子,他这大男人哪好意思抱怨。 林以轩抱着儿子在屋里来回走动,不停摇晃着臂弯哄着他,小旭儿打了几个嗝,感觉到屋内凉凉的空气,这才渐渐止住哭声,然后又呼呼大睡。 黎耀楠无语,这小崽子,简直就是个小混蛋,把父母吵醒之后,自己却睡得香甜。 林以轩爱怜地看着儿子,小心将旭儿放在床上,眉宇间透着几许忧虑。 “你怎么了?”黎耀楠很敏感发现自家夫郎的异样,看了眼睡得香甜的小崽子,心里不禁猜测道:“旭儿怎么了?” 林以轩摸着儿子红红的脸蛋,唇边挂起一抹浅浅的笑意:“小旭儿很乖,你别担心。” 黎耀楠心中不满,把林以轩拉在自己腿上坐着,紧紧环住他的腰,轻声道:“对夫君还有什么不能说?” 林以轩面颊微红,倒也没有矫情,顺势靠在了黎耀楠怀里,叹了口气道:“九月就要科举,我不想你分心,这些事情我办得来。” 黎耀楠点了一下他的鼻子:“你呀,咱们是夫妻,有什么可隐瞒的,告诉我大家也好商议,纵然不能解决,也比你一个人憋在心里好,瞧你这眉头皱的,小心老得快。” 林以轩瞪他一眼,这人,怎么就不能说点好听的? 黎耀楠也不等他说话,接着又呵呵笑道:“不过你放心,变成老头子你也是我儿子他爹。” 林以轩细长的手指一动,眸中闪过一道异彩,在他腰上掐了一把,紧锁的眉头虽然已经舒展开来,眉毛却又竖起来了。 眼见自家夫郎要炸毛,黎耀楠“哎哟!”了一声连忙讨饶,心里有些小小得意,看吧,他家小夫郎多好哄,只一个激将法就变得又活泼又生动,他果然还是喜欢他家小夫郎充满活力的样子。 林以轩又哪敢真用力,见黎耀楠故作姿态,心中未免好笑,心知他是哄自己开心,静静靠在黎耀楠怀里,缓缓说道:“家中快没冰了,去年咱们刚搬来,过年的时候存得少,夏日里难免不够用,我已经差人去买了,只是近日还没信,扬州今年特别热,就连冰都有价无市,恐怕还要再等等,我自己倒是没什么,我只担心孩子,今儿一大早就热得睡不着,奶娘也是没办法,才抱过来的。” 黎耀楠忍不住懊恼,他是多大意啊,才没注意到这些细节,仔细回想,他从苏州一到家,似乎就置身于凉爽之中,卧房、书房均放了冰盆,他就说呢,小旭儿今早怎会哭,想必是昨晚他们太忙,忘了把孩子抱过来,才让小旭儿热到了。 “这事你交给我。”黎耀楠神色认真的说道,心里却在思索,隐约中他记得硝石似乎能产冰,虽然具体过程还需进行摸索,但这法子是从唐朝末年开始流传,他觉得应当不会太难。 “好啊!”林以轩抿嘴浅笑,不管心里怎样想,面上仍然是一派笑意盈盈,清亮的眼眸中满是依赖。 黎耀楠觉得很满意,自家小夫郎乖乖的,弄得他心都软了,很显然,黎耀楠早就忘了,自家小夫郎刚才凶悍的时候。 没过多久,下人前来禀告,黎氏族长来了,正在花厅里候着。 黎耀楠汗颜了一把,他还没有梳洗呢,赶忙让人打了水来,随意收拾了一下便出了屋子,只留下林以轩捂嘴偷笑。 黎耀楠走到正厅,黎敬祥已经等候多时,他这次是来告别的,小旭儿满月宴已过,他也是时候回去了,族中还有很多事情要忙。 黎耀楠对此表示理解,毕竟族中又出了两个秀才,这是可喜可贺之事,当即也没挽留,只吩咐下人把备好的礼物送上。 黎敬祥客气了一番,最终还是收了下来,心中对黎耀楠愈发满意,打定主意,要将他和黎府隔离,毕竟人家是亲父子,若是什么时候关系缓和了,那岂不是白白让人捡便宜? 在黎耀楠不知道的时候,黎敬祥又为他免去一桩大麻烦。 黎敬祥走后,时间差不多中午,吃过饭,黎耀楠就差人买了硝石,这个世界跟中国古代不一样,对硝石的管理并没有那么严格,只不过硝石的产量少,所以卖的地方才会少,但是这些对于扬州来说,却不成任何问题,扬州是大晋朝内数一数二的繁华之地,只要有钱,什么东西买不到,更何况还只是一些不值钱的石头。 下午的时候,王小虎就运着两车硝石回来了,黎耀楠很大方的打赏了他十两银子。接着就指挥着几个下人,把硝石分成两部分,一部分搬进库里,一部分搬去书房。 弄完之后,他又让人打来几盆清水,然后便关起房门自己捣鼓起来,林以轩以为他在念书,也没让人扰着他,哄好儿子以后,自己就去了厨房,黎耀楠考完童试回来,不仅瘦了,还黑了不少,虽然看起来更加刚毅,但他还是止不住心疼,犹记得刚嫁给黎耀楠的时候,也是那么瘦弱,如今虽然长高了一些,但这一年好不容补回来的身体又瘦了下去,他看得心里难受。 刘嬷嬷满心欢喜,姑爷回来了,自家公子就是不一样,整个人都变得温暖柔和,多了一丝人情味,还是这样的公子好。看着他们夫夫和睦,刘嬷嬷那是打心底里高兴,见公子要为姑爷准备补品,立马上前帮忙,告诉公子一些煲汤的诀窍。 且说黎耀楠在书房,按照不同的比例,一点点把硝石放入水中,原本还以为制冰会很困难,谁知半个时辰过后,水就开始有了动静。 黎耀楠松了口气,证明他的想法没错,隐约中,他记得书上仿佛说过,硝石溶于水中会吸收大量的热,使水降温到结冰,看来确实如此。 黎耀楠见水有了动静,也就不管它了,打算等水结冰之后,再给夫郎一个惊喜。 只是他没有想到,竟是夫郎先给自己了一个惊喜。 看着满桌子饭菜,黎耀楠心里暖暖的,牵着林以轩的手,亲了亲:“大热天的,不是让你别弄了吗?” 林以轩略显羞涩,转瞬又恢复过来,目光中印着他的影子,嗔道:“瞧你都瘦了,昨儿只顾着饮酒,也没吃多少东西,今日你可要捧捧场。” 黎耀楠心里熨帖的很,这几日他确实胃口不太好,主要是在苏州那几天磨的,吃不好,睡不好,至今还没有缓和过来,没想到这才几日,就被他家夫郎发现了。 “都是你喜欢吃的,尝尝看。”林以轩笑着为他夹了一筷子菜,又为他盛了碗汤晾着。 黎耀楠心情很好,就连胃口似乎都变得好了起来,林以轩的手艺,其实并不是顶尖,但他就是觉得吃着香。 香油膳糊、肉丁黄瓜酱、酱焖鹌鹑、五彩抄手、金菇掐菜、全是他喜欢的。 哎!黎耀楠发出满足的叹息,这会儿他早就不会纠结,自家夫郎是女人还是男人的问题了,只感觉得妻如此,夫复何求。 林以轩浅笑地看着他,见黎耀楠比平日还多吃了两碗,这才表示满意。 黎耀楠吃得很饱,拉着林以轩在院子里活动了一圈,之后又聊了一阵子,眼见天色黑了下来,黎耀楠笑着让自家夫郎陪他去一趟书房。 林以轩起初并不在意,但见黎耀楠神神秘秘,心里也被弄得有些好奇,黎耀楠书房里的东西他都知道,哪本书摆在哪里,他恐怕比夫君还记得清楚。 林以轩忍住心里的猜测,乖乖任由他牵着手,眼睛不住地打量着自家夫君,就不知他这会儿是要干嘛? 黎耀楠推开书房门,一阵阵凉意瞬间袭了过来,跟外面炎热的天气相比,整个人都舒爽起来。 “咦!”林以轩惊疑地看着房中几大盆冰,并不是奇怪书房怎会有冰,而是那冰似乎还正冒着凉气,其中有三盆是冰渣子,另有三盆是冰块,还有两盆是冰水。 “这是......”林以轩眼睛闪闪发亮,脑袋确实转得快,立马就明白过来,这一次的惊喜绝对不是假装,旁边摆放的一堆硝石,他又怎会不认得。 黎耀楠得意万分,挑眉一笑:“怎么样?你家夫君厉害吧。” “嗯。”林以轩狠狠地点了点头,兴奋地抓住自家夫君:“冰是怎么弄出来的?” 黎耀楠也不隐瞒,笑着说道:“硝石按照比例放入水中,大约半响即可结冰。” 林以轩眼中精光一闪,立马盘算起来,这样可以赚到多少钱,需知硝石实在不是值钱的玩意儿。 黎耀楠不乐意了,自家夫郎又开始走神,捏捏他的脸蛋:“想什么呢?” 林以轩自然不会告诉他,免得夫君又说自己钻在钱眼里,笑眯眯地说道:“在想夫君好能干。” 黎耀楠笑得舒爽,刚才一点芥蒂早就烟消云散,微微弯起唇角,还没等他反映过来,嘴巴突然一凉,黎耀楠猛地瞪大眼睛,看着眼前那张精致的脸。 林以轩亲了他一下,急忙又退了回去,跑出屋外回眸一笑,脆生生地说道:“这是奖励。” 说完,就好像生怕黎耀楠会说些什么似的,一溜烟跑得没影,直到走了老远,回到正房,林以轩的心还怦怦直跳,这一次他算不算占了夫君的便宜? 林以轩轻轻笑了,小小地哼了一声,他觉得与其等夫君慢慢熬,还不如自己主动出击,夫君没有拒绝不是吗?

上一篇   46046

下一篇   48048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