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6046

次日,小旭儿满月该准备的宴席,就已经弄得差不多。 下午的时候,黎氏老族那边来人了,由黎敬祥打头,四叔公,三堂叔等人都到了,总共来了十八人,算是给足了黎耀楠面子。 由于林以轩在坐月子,家中没有内眷招呼,黎耀楠思考了一会儿,给张家发了帖子,请来张家表嫂,由她帮忙招呼女眷,男宾自然是他亲自上阵,场面倒也热热闹闹。 当晚,黎氏族人就被安排在客房。 黎耀楠万分庆幸,自家宅院还算大,住个十几二十个客人没问题,只是再多的话,恐怕就要招待不周了。 七月二十八当天,小小的黎宅宾客满堂,作为今天的主角,小旭儿穿了一件大红裹兜,脑袋上毛都还没长齐,就被奶娘抱出来摆显。 小旭儿长得确实很可爱,一点也看不出早产,林以轩把儿子养得白白胖胖,现在最喜欢做的事情,除了笑之外,还有吐泡泡,怎么看,怎么惹人喜爱,小小的笑脸为他赚了不少分,逢人就笑,这孩子该有多可人啊,看得一杆人等钦羡不已,只夸黎耀楠好福气。 黎耀楠对此照单全收,笑得快要合不拢嘴,他也觉得自家儿子好的不得了。 林以轩式出月子,这是他生了孩子之后首次亮相登场,自是慎之又慎,当他从内院里出来,只差点没闪瞎黎耀楠的眼睛,林以轩从未穿过如此艳色的衣裳,印衬得他的脸颊,似乎更显得绚丽动人。 林以轩今日为表喜庆,穿了一件大红色广袖儒衫,内里绣着精制的金色暗纹,领口、袖口均有黑色滚边,看起来别有一番尊贵。 黎耀楠轻笑了一声,被自家夫郎的一身装扮惊艳到了。 林以轩含笑而立,好一个偏偏贵公子,这才是侯府公子的气派吧。 宾客们渐渐到齐,元墨先生也随着茶楼掌柜来给东家贺寿。 旁人或许不认得掌柜是谁,不认得在座宾客的大多数人。 但元墨先生,近日里那可是大名鼎鼎,就连没见过他的人,也听说过他的大名。 上古演义确实是一本好书,如今火得不得了,带动的不仅是有间茶楼的生意,还有元墨先生的名气,以及上古演义的作者清扬居士,只遗憾,至今为止,从未有人见过他一面。 宾客们对元墨先生的到来纷纷表示惊异,听说,元墨先生从不出堂,今日又怎会来了黎宅? 黎耀楠负手含笑,眉宇间神采飞扬,那种狂放的感觉,放在他身上并不适应,却又让人觉得本该如此。 元墨先生衣袍摆动,抬步向他走来,态度恭谦有礼:“见过主子!” 黎耀楠点点头,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:“先生请入座?” 元墨先生道了声喜,随即便按照黎耀楠的指示,缓缓步入席位。 场中宾客惊疑不定,心中各自猜测起来。 张三表哥窜到黎耀楠身旁,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目光中满是探寻,笑着问道:“好小子,还不赶紧给哥解释?” 黎耀楠瞥他一眼,扔下一句气死人的话:“自己猜。” “喂,你可不能这样,老实交代,你是不是认识元墨先生?”张启贤急急地问道,心里痒的不行。 黎耀楠淡定得很,给了他一个废话的眼神,凉凉地说道:“你不是看见吗?” 张启贤语结,他问错了还不行吗?急忙道:“你是不是认识清扬居士。” 黎耀楠笑了笑,并不否认。 张启贤四下瞅了一眼,见自家长辈坐得远,这才悄声问道:“下一卷什么时候出来?” 黎耀楠似笑非笑注视着他,笑着问:“你不怕被二表舅发现?” 张启贤毫不在意地摆摆手:“不让他知道就成了。” 黎耀楠咬字清晰,一字一顿地说道:“我记得九月份就要乡试。”张家表哥当同他一起参考。 张启贤一挑眉:“你还信不过我吗?” 黎耀楠鼻子一哼,越是和这位三表哥相处,他就越是觉得,三表哥简直就是张府的另类,张家书香世家,怎就教出这样一个奸猾的东西,不过也正因为如此,他们才能成为朋友。 这一边,张启贤磨着黎耀楠,管他要上古演义的下一卷。 那一头,元墨先生早就把自家主子卖了个底朝天。 就连张家舅爷都不敢置信,上古演义竟是自家侄孙所著,试探了元墨先生好几遍,直到确认无误,整个人还云里雾里,呆愣了半响,紧接着又是一阵狂喜,这个侄孙好啊,随了他张家,将来肯定大有出息。 林以轩见自家夫君被张三郎缠的厉害,急忙过去解围:“三表哥,刚才二舅父正寻你呢?” 张启贤一惊,他这人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自家老子的教训,他其实宁愿老子打他一顿,也不想听那些张篇大论,急忙告辞了一声:“我一会儿在来找你。”赶忙就脚底抹油溜了。 黎耀楠心中好笑,二表舅在官学教书,最喜欢的就是教训人,三表哥如此叛逆,二表舅恐怕也有不少功劳。第一次见到三表哥,他怎么也没想到,温文儒雅的大才子,私底下竟然是这样一副性子。 黎耀楠笑看着自家夫郎:“你骗他?” 林以轩理直气壮地点点头:“反正三表哥也不敢找二舅父理论。” 黎耀楠失笑,他家夫郎简直是太可爱了。 有了元墨先生这个插曲,满月宴的气氛更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点。 元墨先生当场就讲了一节小段,恰恰是在茶楼里还未公开过的,更加确定了黎耀楠是清扬居士这一事实。 张三表哥气得牙痒痒,又被小表弟给糊弄了,正想着怎么报回去,就见他老子把小表弟给叫走了,张启贤心里瞬间变得平衡。 黎耀楠这会儿其实苦不堪言,二表舅寻不到儿子,自然就把目光盯在了他身上,训斥了已经有一刻钟,见外面实在忙不过来,这才暂时放过他,严肃道:“著书终究不是正道,科举才是立足的根本,你可不能因小失大。” 黎耀楠只能一个劲儿地点头应好,发誓保证,考完乡试前,绝对不会为此分心。 二表舅满意地轻抚胡须:“孺子可教也。”然后才对黎耀楠进行夸赞:“书写得不错,也别放弃,若能成为传世大著,与你仕途也有益处。” 黎耀楠躬身道谢,偷偷抹了把汗,幸好外面还有宾客需要招待,要不然他怕自己熬不住,据说二表舅最厉害的一次,连续叨念了三表哥整整半个月,除了吃饭睡觉,连口气都不歇,这也是三表哥为何会畏他如虎的原因了。 只是还没来得及松口气,紧接着,又是舅爷传唤,黎耀楠抚额,感觉实在有些头痛,不过这些麻烦也在意料之中,只能乖乖的前去听话。 舅爷倒是没有多说什么,只鼓励了他几句,然后就问下一卷。 黎耀楠想了想,心中有些明白了,舅爷到底已经致仕,在家养花弄草也无聊,看书打发时间也好。急忙笑着说道:“因为要考科举,侄孙并没有多少存稿,舅爷若是想要,改日侄孙就给你送去。” 张大舅爷点点头,挥手打发他先去忙。 黎氏族人那边闹开了锅,族中将要出一位名士,这让他们怎能不惊喜,不激动。 看过上古演义的人,更是围着黎耀楠转,年轻一辈的小子问东问西,目光都很好奇。 黎耀楠一一作答,面对淳朴的乡下人,他没办法像对张三一样耍心眼。 所以说,张三还是倒霉呀,明明好好的一个人,咋就误交损友呢。 黎敬祥今日很高兴,忍不住多喝了几杯,他这辈子最大的愿望,就是黎氏一族能在他手中崛起,看见黎耀楠有出息,他心里高兴啊!哪怕这小子如今还没中举,但莫名的,黎敬祥就是觉得,黎耀楠会出人头地。单凭上古演义这本书,就能把黎耀楠拉到文人圈子里,黎氏一族也将获得不少名望,将来若是再有什么大著...... 黎敬祥急忙让自己打住,不敢再想下去了,他怕自己太激动,当着眼前那么多人,失态了面上不好看。 勉励了黎耀楠一番,黎敬祥当即便严厉地嘱咐族人,坚决不能透漏黎耀楠的任何信息给黎府,那一家字,太不安份,听说老夫人和马玉莲,正寻思着怎样为宗儿报仇,万不能让她们打搅了黎宅的安宁。 黎耀楠心中满意,黎敬祥此举算是帮他解决了一桩大麻烦,任何勉励都没有实惠重要,黎府那一家子人,他实在不耐烦应付。 跟大家都寒暄了以后,黎耀楠当场宣布,请大家暂时保密,别把清扬居士的消息流传出去,待到他考中举人再说。 在场众人一听,心中瞬间明了,自然点头应好。 这一天一直忙到了子时,宾客才渐渐散去,夫夫两回到卧房,早已经累了趴下。

上一篇   45045

下一篇   47047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