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5045

且说林以轩这边,听见下人来报,说是黎耀楠回来了,立马手忙脚乱,儿子暂时都顾不上了,冲着丫鬟大喊:“快点给我备水沐浴。” 刘嬷嬷不甚赞同,蹙眉道:“你如今还在坐月子,怎能胡来。” 林以轩哪里听得进去,心思全在黎耀楠身上,催促着身边的丫鬟:“快去备水,还愣着干嘛!”转头又对刘嬷嬷说道:“早几天晚几天没差别,现在大热天的,洗个澡,哪就能坏了身子。” 并且,黎耀楠不在还好说,将就一下也就过去了,如今夫君回来,他身上臭的,就连他自己都嫌弃,可不能让夫君看见。 随后,又一个下人前来禀报:“姑爷走到二门口了。” 林以轩催促得更急,一屋子人都忙乱起来。 刘嬷嬷无奈,只能依着他,自从姑爷走后,她就看出来了,这位娇娇弱弱的九公子,是个心狠手辣的人,行事从来固执己见,他决定的事情,不容旁人有任何质疑。 周嬷嬷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,虽然她对周嬷嬷也很看不上眼,但那样的处罚,到底有些重了,不是没想过劝劝公子,行事留几分余地,毕竟周嬷嬷是林母的陪嫁丫鬟,怎么说也有几分体面,处罚得太过严厉,丝毫不念旧情,只怕会有人说闲话,与夫人和公子的名声都有碍。 只是,看见公子冷冽的眼神,刘嬷嬷不知为何,劝解话语憋在了喉咙里头,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。 跟姑爷在家时相比,公子简直就像变了个人,陌生的令人不敢置信,若不是见春纤等人习以为常,她还当真会以为,公子被谁掉包了。 林以轩生了孩子十天后,不需要时时卧床了,身体稍微养回来一些,当即就迫不及待,开始处理周嬷嬷,不仅给林母去了信,还跟林华叮嘱了一声,让他告诉哥哥,周嬷嬷一家留不得,最好卖得远远的,务必要斩草除根,将周家彻底从林母心中连根拔起。 从前林以轩就想收拾那几个奴才,但由于他要备嫁,时间又紧迫,后来更是跟着哥哥来了扬州,清理母亲身边的人,也只能暂时搁下,这次周嬷嬷自己撞在他手上,林以轩又焉能放过这个机会,不处理了还干嘛。 反正他是容不得母亲身边还有任何文昌伯府的下人,其余的,就等他去了京城再说。 文昌伯府,也就是林母的娘家,林母娘亲去得早,膝下只有两个女儿,所以林母才会没有娘家人照应,要不然景阳侯府又岂敢那样算计自己和哥哥。 不一会儿,丫鬟们就备好水了。 黎耀楠兴匆匆地回到家,万万没有想到,自己竟然吃了一个闭门羹。 听下人解释清楚原因,立时有些哭笑不得,他的小夫郎啊,怎么还跟小孩子一样。 无语中,黎耀楠让人抱来儿子,坐在正厅中等待。 小旭儿一天一个样,这才二十几天不见,黎耀楠发现,儿子仿佛长大了很多,就连挥舞的小爪子,都比从前有劲儿。 林以轩从房里一出来,看见的便是这样一副父子温馨的场景,脸颊微微一红,略微有些不好意思,见黎耀楠的目光看过来,笑了笑道:“你,久等了。” “不久。”黎耀楠戏谑地看着他:“夫郎梳洗要等得,这是为夫的荣幸。” 只一句话,霎时消融了他们久未见面的那份生硬。 林以轩斜他一眼,清亮的眼眸中,不自觉地带了一丝媚意:“知道就好。” 黎耀楠弯起唇角,心中颇为诧异,他家小夫郎的脾气见涨,拍拍身边的位置,让林以轩坐在自己身旁,仔细端详着眼前的人:“我想你了。” 林以轩羞得耳朵都红了,这人,真是的,怎么没个正经。 黎耀楠低低笑了,爱极了他家小夫郎害羞的模样。 林以轩一挑眉,很快反映过来,笑得春光明媚:“我也想你。” 黎耀楠调笑道:“哪想了?” “全身上下都想,做梦也在想。” 黎耀楠哈哈大笑,他家小夫郎被教坏了,脸皮也变厚了。 林以轩抿了抿唇,也笑了起来,眼前不禁浮现出,黎耀楠离开的时候,那一个轻轻的浅吻。 两人之间气氛正浓,闻着林以轩身上淡淡的青草香味,黎耀楠心里一阵满足,有儿子和夫郎在身边,他才感觉自己是圆满的,看着自家夫郎柔和温顺的脸,以及那张红润的嘴唇,黎耀楠蓦然想起自己离开时的打算。 林以轩的那张嘴唇,其实很甜,尝起来一点也不难受,淡淡的,凉凉的,反而舒服得很。 发现黎耀楠专注的目光,林以轩眉目下垂,露出姣美的侧脸,他很清楚一个男人,那样的眼神代表什么含义,心中有些羞涩,更多却是欣喜,他知道,自己走进了夫君心里。 空气中的味道变得暧昧,然而,很可惜的是,这里有一个超级电灯泡,还是让人打不得,碰不得,就连说都说不得的那种。 小旭儿也不知是不舒服,还是怎样,哇地一声,哭了出来。 黎耀楠双手僵住了,抱着儿子手足无措,说实话,小旭儿生了这么久,他还真不知该如何哄他。 林以轩浅浅一笑,从黎耀楠手中接过儿子,熟练的抱了起来,闻着爹亲身上的味道,小家伙打了几个嗝,干嚎了几声,又笑了。 黎耀楠蹙眉,所以说,他觉得小孩子是一种麻烦的生物,不过如果小孩是自己的,他勉强还是可以忍受。 “旭儿饿了,还是早上吃过东西,我去叫奶娘来。”林以轩说着,就往门外走去,丫鬟们在他来了以后,早就很识趣地把空间留给了夫夫两人。 黎耀楠叫住了他:“还是我去吧。”林以轩到底还在坐月子,他对这些虽然懂得不多,但基本常识还是有的。 林以轩也没反驳,抱着小旭儿回到屋里,戳了戳小旭儿了鼻子,低低道:“你这个坏家伙,打扰了爹亲的好事,你知不知道。”难得黎耀楠那样主动,机会白白放过,真可惜,不过来日方长。 林以轩心里打定主意,等他身体彻底养好后,一定要把黎耀楠给勾到手,这样的好男人,坚决不能放过。 没多久,黎耀楠就叫着奶娘回来了。 奶娘抱着孩子去了里间,黎耀楠则随林以轩去了卧房。 夫夫两都说着彼此的事情,黎耀楠告诉夫郎,自己在扬州交到几位好友。 林以轩则告诉黎耀楠,小旭儿每天的变化,还有两日后的满月宴。 黎耀楠略为不赞同:“你还没出月子,怎能操心这些事情。” 林以轩抿嘴一笑:“不过是张张嘴皮子,都是下人去办,无碍的,我会注意身体。” 黎耀楠点点头,这才作罢,夫夫两商议起满月宴的细节,黎耀楠打算在儿子满月当天,宣布自己是清扬居士的事,先跟自家人打个底,等到中举以后,在对外公开。 林以轩心念一转,立马明白夫君的想法,黎耀楠恐怕是想在去京城前,为自己打下名声,有了清扬居士的名头,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举人,旁人也会高看一眼,免得自己被人看低。 “谢谢!”林以轩的声音很轻,轻得微不可闻。 黎耀楠侧过耳朵:“嗯?你说什么?” “没有。”林以轩摇了摇头,他想夫君一定不会喜欢自己那样客气,转而问道:“我想让人先去京城收拾宅子,还有城外几家庄子,我也想弄成那个什么......嗯,大棚蔬菜,你看成吗?” “你拿主意就好,以后夫君会养你,别尽钻在钱眼儿里。”黎耀楠不在意地说道。 林以轩怒了,嗔他一眼:“咱们养儿子不要钱啊!” 黎耀楠摸摸鼻子,很明智的决定,这些问题最好不要跟他争辩,爱做什么就由他家小夫郎去吧,只要高兴就好。 两人说了一阵话,临到吃饭的时候,黎耀楠才很懊恼地想起,自己还没告诉夫郎,今次科举的成绩。 黎耀楠很得瑟的说道:“你家夫君是秀才了,苏州童试第三。” “真的吗?太好了。”林以轩一脸惊喜,坚决不会告诉黎耀楠,其实自己早已经知道,心中也很懊恼,刚才怎就忘了问他,被看出来可不好。 黎耀楠尾巴翘起,自觉得很得意:“那是当然,也不看看你家夫君是谁,你就安心等着当诰命吧。” “嗯!”林以轩重重地点头:“我相信你。” 黎耀楠只觉得身心舒畅,瞧他家夫郎就是好,说话都那么好听,那种被信任的感觉,让他更加觉得自己的形象高大起来。 两人是在卧房用饭的,林以轩坐月子不能出房门,黎耀楠也就陪着他了。 用过饭之后,林以轩让人前去张府报喜。 眼见时间还早,夫夫两又说了一会儿话,黎耀楠便去了书房,他虽然心里得瑟,倒也不会真的得意忘形,再过一个月就要乡试,他只恨不得把时间分开来用。 这一次科举他是志在必得的,哪怕就是为了少遭一份罪,想想那九天九夜,他也要一次通过!

上一篇   44044

下一篇   46046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