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4044

历经三天三夜的煎熬,黎耀楠踏出考场,看着外面天空灼热的太阳,深深吐了口气,总算是考完了!身心都感觉放松下来,若不是放榜第二天有谢师宴,他现在就想打道回府,从没如此迫切的想家,想儿子,想夫郎,大半个月不见,也不知儿子长大了没有。 拖着疲惫的身体,黎耀楠回到客栈狠狠睡了一觉,一直到放榜那天,他都有些心不在焉,只恨不得能长双翅膀飞回去。 这一天又是吃饭的时候,黎耀楠刚点了几个小菜,黎耀宗就从门外走进来。 黎耀楠眉头一皱,实在不喜欢看见他,倒不是怕了黎耀宗,而是觉得厌烦。 有些人偏偏记吃不记打,一看见黎耀楠,黎耀宗就嘲讽起来:“哟!这么没精打采,该不是没考好吧,某些人当初可是放下大话,我看你如何见人。” 黎耀楠懒得理他,觉得这人腻烦人,简直就像饭后的苍蝇。 黎耀楠这厢不理他,有人却看不过眼了,近段时间,黎耀楠在江南才子当中,刷了不少名望,一位跟他相交言浅的书生出来辩驳,斥责道:“这位兄台也是读书人,说话怎如此咄咄逼人,听说你们还是兄弟,如此习性,简直是为读书人的耻辱,你可对得起老师的一番教导。” 黎耀宗气急,他发现自己一看见黎耀楠就有些沉不住气,明明他才是家中骄子,明明他才是被人吹捧的那个,凭什么被这小畜生压在头上,他觉得黎耀楠还真是他的克星。 黎耀楠微微一笑,并不理会黎耀宗,只对那位书生说道:“这位兄台,小弟这儿还有位,是否拼个桌?” “好!”书生也不矫情,说着就坐了过去。 黎耀楠在学子当中名声很好,自强不息,奋发努力,是为落榜举子的楷模。 当然,也不是人人都喜欢他,少部分人心思阴暗,只巴不得黎耀宗说的话能成为事实,黎耀楠若是落榜,那天他放下的大话,便是自打嘴巴,名声肯定也会一落千丈。 不过无论如何,想归想,直到放榜那天,黎耀楠高中第三,瞬间打破不少人的希望,嫉恨,倾羡皆有之,总得来说,黎耀楠真正成为了一名江南才子,名声也更上一层楼。 黎耀楠对这个成绩还算满意,总算有脸回去见夫郎。 黎有侾这次也过了,除了他之外,还有一位族兄也成功考中秀才。 当晚众人便相邀饮酒,约好不醉不归。 次日衙门里准备谢师宴,考中秀才的人均要前往,算算时间,正好七月二十四日。 黎耀楠的心早就飞回扬州去了。 谢师宴是在傍晚举行,一晚上没看见黎耀宗,黎耀楠差点有些不适应,问过之后才知道,黎耀宗这次竟然没考中,黎耀楠心情难得愉悦起来,难怪那家伙没有出来蹦达,只希望这次他能消停久一点。 然而,黎耀宗是消停了,有人看黎耀楠却不顺眼,怪只怪黎耀楠名声崛起的太快,掩盖了不少人的风头。 经过多方打探,本次主考官对黎耀楠仿佛另眼相看,这让他们怎能不嫉恨,得到主考官的认同,就可以得到禀生的名额,相当于得到举人的领路牌,凭借主考官的推荐信,可以前往官学念书。 进入官学,交往的不仅是官家子弟,还有真正有学问的人,与仕途的帮助也会很大。 当场,就人开始发难:“耀楠兄看起来心神不定,可是有什么心事?” 明明关切的话语,声音响亮得在场众人全部听见。 作为本次童试的主考官,杨大人皱起了眉头,学子在谢师宴上心神不定,很明显是对主考官的不尊重,哪怕他看中黎耀楠,但这样的行为,也会让他在心里对黎耀楠的印象打个折扣。 毕竟,考中的学子那么多,他也不是非黎耀楠不可,只是见他颇有几分才干,才想拉拢一二。 黎耀楠倒也不矫情,大大方方的承认,急忙跟杨大人赔礼道歉,这时候无论他说什么都是狡辩,还不如坦诚自己的错误,反而让人觉得光明磊落。 “是学生的不是,还请大人见谅。”黎耀楠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顿了顿,略显羞涩地说道:“学生赶考前,家中刚生了儿子,心中有些挂念,是以......” 当即就有人笑了起来:“原来耀楠兄是挂念家中娇妻幼子。” “噗哧!”也有人跟着打趣,笑着说道:“耀楠兄这样可要不得,好男儿当志在四方。” “哈哈,难得看见耀楠兄一副脸红的模样,改日定要拜见嫂夫人,看看究竟是谁那么大本事,竟把咱们能言善辩的黎大官人都给拿下。” 黎耀楠但笑不语,并不接话。 杨大人的神色缓和过来,心中虽还是有小小芥蒂,但也觉得情有可原。 庄英彦不赞同道:“耀楠兄想茬了,咱们用心苦读,为的便是出人头地,又岂能儿女情长。” 杨大人神色一凝,庄英彦说得是事实,太过儿女情长,换句话来说,就是优柔寡断,这可不是个做官的好料子。 黎耀楠也不跟他辩驳,只坦诚道:“小弟初为人父,难免心中欢喜,所谓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。若连小家都顾不到,又谈何大家,谈何社稷。” 庄英彦被他的话给堵住了,脸色变得极为难看。他总不能反驳,黎耀楠的说法是错的,这样他又置家与何地,连家都不顾的人,又怎会孝敬父母,那他岂不是成了不忠不孝之人。 有人鼓掌起来,大叫了一声:“好,这话说得好!” 其余人紧接着也纷纷称赞。 黎耀楠极为谦逊地回礼:“兄台谬赞。” 谢师宴举行得很顺利,杨大人过后并没有找黎耀楠讲话,看着黎耀楠的目光,透着几分惋惜,还有几分纠结,以及几分思量,估计是想考虑一段时间再说,反正一般童试过后,考生也没那么快回去,很显然庄英彦的话,还是给杨大人留下了不少印象,觉得黎耀楠太过儿女情长,这一点若是能改了,说不得将来会是一个人才,有恩与他总没错。 杨大人主意打得很好,想先晾个黎耀楠几天,然后再招他来问话,只要是个聪明人,应当知道该如何选择,不过,黎耀楠若是一个蠢的,那也无需可惜,天下才子那么多,江南更是人才辈出,想要成为他门生的学子多的是,又何苦巴着一个不放,若不是见黎耀楠红口白牙,确实有几分伶俐,他也不会花这份心思。 当然,最重要的是,黎耀楠无甚背景,越是雪中送炭,将来得到的收获才会越大,最好能把这个人彻底掌握在手心,在杨大人的观念中,黎耀楠就是一个空有学问,却没有什么后台的穷酸书生,他若抛下橄榄枝,黎耀楠还不兴高采烈,赶紧上前来拜谢? 杨大人这种想法,其实并没有错,早在几天前,黎耀楠的身份背景,便在黎耀宗的爆料中,被人打探得清清楚楚,黎耀楠过继以后,上无父母,下无兄弟,在旁人的眼中看来,他便是一个孤家寡人,可怜得很,可以称得上是困境重重,毕竟独木难支,黎耀楠身边无人帮衬,若没有主考官的提拔,就凭他那样的身份,也不知要到何年何月,才能等到出头之日。 当官的人,哪个没有几分私心,人脉总是不嫌多。 杨大人压根没想过,黎耀楠会接着考乡试,更加没有想过,当他派人去客栈时,伙计竟然回答,黎耀楠早在谢师宴过后,次日一早便搭船回了扬州。 杨大人当时就气得狠了,既然黎耀楠不识抬举,自会有识抬举的人,庄英彦也因此入了他的眼,觉得这小伙子虽然心思多了点,其实也无甚大错,官场上要的就是这种人。 经过杨大人提拔,庄英彦等三人,得到禀生的名额,和一封官学的举荐信。 至于童试的头名秀才,杨大人倒是想收揽旗下,问题是,人家要参加乡试,并且还拜有名师,他也只能作罢。 另外还有几位秀才学问也还不错,奈何人家身份背景强硬,家中老子比他官大,收揽不行只能以拉拢为手段,黎耀楠却是早被他忘在了角落里,毕竟,黎耀楠童试成绩虽然还行,但也称不上出彩,江南最不缺的就是才子,这还只是苏州考场,乡试要在省会举行,杨大人压根就没想到,再次见到黎耀楠时,身份已经是天差地别。杨大人悔得肠子都青了,早知如此,谢师宴当天,他便应该对黎耀楠进行拉拢才对。 当然,对于这一些,咱们当事人丝毫不知,黎耀楠现在坐如针毡,越是靠近扬州,他的心情越是激动,明明没有分别多久,他觉得似乎过了很长时间。 下了船,叫了辆马车,直奔黎宅。 看见一如往昔的黎宅大门,忽然产生出一种近乡情怯的感觉,心中所有的思念仿佛都倾泻而出,心里涨涨的,酸酸的,再也平静不下来。 “主子回来啦。”门口的下人看见他,立马大喊大叫,飞快地跑进去报信。 黎耀楠失笑,刚才的那一点子情绪,转瞬化作为欢喜,终于到家了。

上一篇   43043

下一篇   45045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