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3043

接下来两天过得很平静,黎耀宗没有再来找麻烦,偶尔碰上也是鼻子一哼,高傲地蔑视他一眼,转身扭过头去,仿佛黎耀楠是个什么脏东西。 黎耀楠觉得无所谓,对他的态度视而不见,很宽容地表现了自己的风度,反而获得不少称赞。 如今黎耀楠的名字,在江南才子当中也算小有薄名,说起来黎耀宗居功至伟,才让他有展现的机会,如此也交到几位朋友,大家在一起探讨学问相谈甚欢。 黎耀楠从来都分得清孰轻孰重,又哪有心情理会黎耀宗怎样。 第三天的时候,官府放榜,学子们一个个都激动起来,纷纷拥挤到官府门口。 黎耀楠看着人山人海,闻着空气中的臭汗味,立马退避三舍,只安静地站在一旁等待。 惊喜声,哭喊声从前方传来。 不停地听见有人喊中了,也有人抱头痛哭,更有人伤心失意。 黎有侾早就挤在前面去了,黎耀楠一点也不担心,反正早晚会知道结果,又何必急在一时,他对自己的答卷很有把握。 “中了,中了,耀楠兄,你也中了。”过了好一会儿,黎有侾才满头大汗地跑过来。 黎耀楠笑眯眯地给他拿了张帕子。 黎有侾也不跟他客气,胡乱抹了把汗,兴奋地说道:“恭喜耀楠兄,高中十三。” “啊......”黎耀楠其实是有一些失望的,他原还以为,自己纵然不能高居榜首,至少也在排在前几名,没想到才十三,掩住心中的失落,笑着问道:“你呢?” 黎有侾摸摸脑袋,不好意思地笑了笑:“我也过了,这次族□□有八人赶考,过了五个,我排名在五十三,呵呵。” 黎耀楠拍拍他的肩,鼓励道:“不错,下次继续努力,咱们争取让名次再靠前一些。” “嗯。”黎有侾重重地点点头,心里暗自下定决心,此次一定要考个秀才回来。 且不说黎耀宗看见放榜成绩,心里多么伤心失落,黎耀楠当天就写信回家报平安,告诉林以轩苏州的一些趣事,以及黎府的一些乐子,让他夫郎也开心开心,黎耀楠从来都很清楚,林以轩是一个狠人,只不过在他面前才略为收敛,这份收敛让他感动,也让他欲罢不能! 唉!黎耀楠叹了口气,摸摸胸口,有点想儿子了,也想夫郎,没有分开的时候,察觉不出什么,分开后方知心中思念,有夫郎,有孩子的地方,那才是他的家啊! 次日一早,府试紧密锣鼓地开始进行,跟县试时一样,各地举子聚集到考场门口,由官差叫名点到,检查所有行囊之后,方得进入。 再一次看见黎耀宗,黎耀楠冲他微微一笑,若是他记得没错,黎耀宗这次应当考得还不错,虽然只比他差一点点,呵呵,也足够把人气死了。 果然,黎耀宗瞪着他的眼珠子,只差点没有突出来。 黎耀楠毫不理会,心平气和地踏入考场,这一次他定要仔细答卷,说什么也要把名次再提上去一些,否则丢了他的人不要紧,他怕丢了清扬居士的大名。 有时候就是这样,人太出名,各有利弊,清扬居士名气过大,害得他这无名小卒也畏首畏尾起来。 如今他名声不显,如若宣布上古神话是他所著,人们恐怕不仅不会相信,还会认为他欺世盗名,只唾沫芯子就能把人淹死。 人们总是喜欢先入为主,一本好书,若是一位名家大儒所著,他们会觉得理所当然,若是一个不知从哪跑出来的野小子,呵呵,被人质疑是轻的,更甚者,会被当成过街老鼠。 名声,确实是一个好东西,黎耀楠头一次真真正正理解到,名声的重要性,再不是按原主的记忆照本宣科。 考官颁发试题后,黎耀楠凝神静气,研好墨,闭目沉思了一会儿,挽起袖子,这才开始答卷。 黎耀楠神情庄严肃穆,笔下文字游龙走蛇,举止如行云流水,若不是提前知道他背景,乍眼看来,不知道的,还会以为这是哪个名门世家出身的贵公子。 监考官很显然注意到他,抚须点了点头,苏州也就那么大,近期发生的事,作为一方主考官,他们又如何会不知,科举,不仅要看学子文章作得怎样,还要看他们的品性如何,倘若这个人品性不好,便是考中秀才,没有官府的举荐,一切扔是白搭。 纵然他学问好的人神共愤,能够一举考中进士,只要档案上有了差评,派官的时候,官员们就会考虑,这个人究竟能不能胜任。 古代人时兴坐连,派官也要谨慎再谨慎,为了一个有差评的人,连累自己不划算,一般情况下,只要名声有了污点的人,仕途都不会走得太远,除非另有奇遇,或是得到什么人赏识,这才有翻身的可能。 监考官走近黎耀楠旁边,看他专心致志地答题,提笔遒劲有力,字迹矫若惊龙,瞬间把这个人记在了心里,暗想这小子若能够考中秀才,自己或许可栽培一二。 黎耀楠对此却是全不知情,心神凝聚在答卷上,想着家中夫郎,想着襁褓中的儿子,想着黎家人的各种嘴脸,又想到京城里的景阳侯府,他不甘心,为自己,为夫郎,为儿子,他也要争一口气。 明明他身边有很好的资源,却因为自己名声不显而不得使用,这让他如何咽的下这口气,如今在扬州还好说,他只怕到了京城以后,自家夫郎和儿子,会被人看低一等。 所以他才下定决心,这次科举,无论如何也要取得好成绩,清扬居士的身份,也是时候公布于众了。 倘若一个小小的举人,不能在京城拥有一席之地,那么清扬居士却可以,古人总是重视文人,有了清扬居士的名头,达官贵人或许依然不会将他一介书生放在眼里,但绝对会尊重他,给予他应有的礼仪。 至于主考官的想法,黎耀楠知道了也会敬谢不敏。 他虽然需要栽培,却不需要站队,彼此混个交情可以,若想凭借主考之名,把他拉到哪条船上,门口没有,这里面的弯弯道道,黎耀楠门儿清得很。 三天科举转瞬即逝,这一次成绩出来,原先数千名学子,又被刷下去几百。 门口哭喊声一片,哪怕再一次看见这种场景,黎耀楠还是感觉很不适应。 黎氏族人这一次除了他之外,一共过了三人。 黎有侾觉得很高兴,他又前进了十二名,这一次排名在第四十一位。 黎耀楠心情也不错,虽然比预想中的差了一点,不过第五名的成绩,也还算是过得去,最终的结果,还是要看院试发挥的如何。 考中的学子互相道喜,落榜的学子黯然伤神。 黎耀宗这次也中了,名次越发后退,县试考了十六名,府试后退到四十八,想必这些日子的心情,让他多少也受了些影响。 黎耀楠表示,他完全没有幸灾乐祸,黎家人只会是他生命中的过客,还不值得让他记在心里。 倒是张宕远另他颇为意外,张宕远这一次居然考了第二名,确实有些真才实学。 黎耀宗两眼通红,嘴上叨念着不可能,自己才考四十八,为什么那个贱人竟然得了第五名,以往黎耀楠不是从未中过吗,看见黎耀楠意气风发的脸,黎耀宗心如油煎,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意,冲上前便质问道:“你是不是作弊?” 黎耀楠勾了勾唇角,本以为黎耀宗学聪明了,原来还是高看了他,反问道:“你说呢?” 府衙门口,黎耀宗愤怒的咆哮:“你作弊,你一定是作弊。”他接受不了这个事实,一直以来,黎耀楠都被他踩在脚底下,前几日哪怕吃了亏,但他依然很骄傲,学问是他能够蔑视黎耀楠最大的本钱,但如今却化为泡影,这让他情何以堪。 黎耀楠淡淡一笑,并不发火,只悠悠然地说道:“看来,这位兄弟信不过咱们主考官,如此,还请回家去罢,没的在这乱吼乱叫,污了人家的清明,小弟一届白身倒不怕,只唯恐扰了主考大人的一世贤名。” 黎耀楠有些想不明白,黎家人怎就学不乖呢,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,竟然胆敢如此大呼小叫。 他不会主动找人麻烦,但也不会放过找他麻烦的人。 黎耀宗心里一惊,立马反映过来,刚才他也是被气愤冲昏了头脑,见府衙里有人出来,急忙说道:“我没那个意思,你别信口胡言,我只是有些好奇,族兄几次科举未中,今次怎会名列前茅,莫不是有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。” “这位族弟说差了,学生自然是用心苦读,落榜两次,与我而言却是经验,学生并没有觉得如何见不得人,我相信各位落榜学子,回家后用心苦读,他日定也会跟我一样,一次的失败不算什么,最重要的是不能没了信心,我自信此次一定能够高中。”黎耀楠说得豪情万丈,极为煽动人心。 “好!”当即就有人喝彩了一声。 “说得好!”紧接着又有人鼓掌起来,没考中的学子们,这会儿也整理了表情,不再失魂落魄,眼前仿佛出现了一盏明灯。 黎耀楠说的这些道理,他们不是不明白,心里同样打算下次再考,只是若没有人从旁鼓励,想法归想法,心里始终底气不足,哪有听见这一番慷概言辞激动人心,也让他们更快地重拾信心。 黎耀楠又一次踩着黎耀宗的肩膀往上爬了,再一次在众位学子中扬名,并且还是旁人励志的榜样。 门口那位大人,看见之后笑了笑,转身又回到府衙当中。 这一次,黎耀楠真正在学子中立住了脚跟。 接下来,就是院试了!

上一篇   42042

下一篇   44044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