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2042

进入考场,黎耀楠突然感应到一道强烈的视线,回过头一看,正好对上黎耀宗敌视的目光,似乎还夹杂着浓浓的恨意。 黎耀楠不解,自己除了打过他一顿,好像并没有做什么,离开黎府时都是好好的,黎耀宗如今的恨意又从何而来? 黎耀楠想不明白,心里也不在意,只微微颔首,很有风度地回以他浅浅一笑,接着便转身寻找自己的座位。 黎耀宗眼中的仇恨更甚,黎耀楠的笑,更让他觉得是一种嘲讽,黎耀楠是在笑话他,笑话他们一家子都被当成傻子耍。不过只要一想起黎耀楠两次科举未中,他的脸色又缓和过来,心里下定决心,一定要让黎耀楠身败名裂,他要把这贱种狠狠地踩在脚底下。 黎耀楠对黎耀宗复杂的心思并不知情,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放在心上,今次科举,他一定会高中。 原主底子打得很好,只是被一个老酸腐给教坏了,经过他一年时间的通汇贯通,还有舅爷跟林以轩指点,如果再考不中举人,简直可以买一块豆腐撞死,考秀才更是不在话下。 黎耀楠坐的位置并不好,属于中等,靠近考场的北角,墙壁上还有深深的裂缝,凉风呼呼地吹进来,他倒觉得是一件幸事,至少空气流畅,隔间内也很凉快。 随着考生们陆陆续续到场,没过多久,监考官就颁发试题。 县试考的无非是四书五经,原主早就了然于胸,但对黎耀楠来说,其实他宁愿考策论,他觉得自己写策论的水平,应当比四书五经要好,毕竟现代人的眼界宽,四书五经却要死记硬背,如果不是原主底子扎实,又连续考过两次,他还真不敢放下大话。 发完卷子,考生们开始研磨,黎耀楠自然也是其中一个。 看着奋笔疾书的莘莘学子,其中还有六旬老头,他的心似乎也沉淀了下来,提笔开始答卷子。 县试题目对他来说并不难,黎耀楠很注意时间调节,县试之后,还有府试,院试,他可不想由于身体的原因,从而大意失荆州。 感谢原主的两次经验,也感谢表舅母为他准备的艾草,让他晚上不会被蚊子侵扰。 三天时间过得很快,黎耀楠觉得还行,或许是这一年的锻炼和调养,让他的身体结实起来,出考场后,并没有和其他考生一样,累得脸都成了菜色,有的人还因为支撑不住晕了过去。 黎耀楠看着热闹非凡的考场门口摇了摇头,这些事与他无关。 回到客栈,黎耀楠首先洗了个澡,然后倒在床上呼呼大睡,直到第二天上午才起来。 相比起其他学子,他的状况还算不错,睡了一觉之后精神饱满。 感觉肚子有些饿了,黎耀楠打算出去吃点东西,见黎有侾还在睡觉,便没扰着他,独自一个人下了楼。 刚进饭馆,没想到就遇见一个不想看见的人。 黎耀宗一脸轻蔑地看着他,说话阴阳怪气,目光中饱含恶意:“哟,这是谁呀,怎么又来考秀才,我劝你还是歇歇吧,省得丢人?有些人连父母都不知孝敬,还读个什么书,考个什么秀才,活着都是浪费粮食,真恶心。” 黎耀楠挑了挑眉,这里是福来客栈附近的饭馆,此时看见黎耀宗,让他不得不产生怀疑,这人是不是专程在这里等他。 看见周围的人窃窃私语,黎耀楠很明白黎耀宗的用心,不就是想败坏他的名声吗?那也要看他有没有那个本事。果然什么人教出什么儿子,跟马玉莲的那套一样。 黎耀楠故作讶然,蹙眉道:“族弟此话何解?学生父母早逝,便是学生也从未见过,何来不敬父母一说,并且,活到老学到老,倘若连续两次科举未中,便不能来考秀才,你这样要置广大学子与何地。” 黎耀楠说着,目光似笑非笑,在饭馆里扫了一圈,最后落在了一位年过五旬的考生身上。 果然,这位老先生的脸色立马黑了下来,冲着黎耀宗横眉怒目:“黄口小儿,休要放肆,此乃清静学子之地,哪容得你信口胡言。” 黎耀宗显然没想到还有这一出,满脸涨得通红。 黎耀楠解释的很清楚,他连父母都没有,黎耀宗说他不孝,摆明就是污蔑,更何况,天下学子那么多,又有几个人能一举高中,黎耀宗的那句话,算是把饭馆里的一半人都给得罪了。 黎耀宗愤怒地注视着黎耀楠,心中暗悔不该如此大意,难怪母亲说这小畜生奸猾狡诈。 这时他身边一的位同窗站了出来,正义凛然地看着黎耀楠,很不悦地斥道:“你虽已被过继,但到底是黎家儿子,仲德也是你兄弟,你可曾挂念过他们,可曾想过他们,对兄弟可曾有半分谦让,我看仲德说的没错,如你这般不孝父母之人,简直侮辱了圣贤书。” 仲德也就是黎耀宗的字。 黎耀楠神色一敛,眼中闪过一道冷芒:“学生自问对得住父母,请问这位兄台,学生究竟哪儿错了,还请指点一二,既然兄台熟知圣贤书,那便当知长舌妇,若没有真凭实据,还请兄台慎言。” 书生被噎得难受,气得脸都绿了,想他张宕远,亦是青山学院小有才名之人,今日竟被说成长舌妇,这让他以后如何在众位学子中立足,最重要的是,黎耀楠的话让他无从辩驳,因为这些事情,他只听黎耀宗提起,并不知具体内情,又如何举例说明。更何况,他所说的话,也完全占不住理,倘若过继的儿子,还要惦记亲生父母,敢问,这世上又有多少人愿意过继。 只是不反驳却是不行的,否则他的一世清明,岂不是要毁在这长舌妇上,张宕远挺胸抬头,义正言辞地指责道:“听说你被过继后,一年音讯全无,可知父母担忧,便是你成了别家儿子,也无需如此绝情。” 周围的人瞬间明悟,原来是别人的家事,纷纷换上了一副看好戏的表情。 黎耀楠恭谦有礼,丝毫看不出生气,淡淡道:“这位兄台说错了,学生并没有不去拜见叔父叔母,想必你是误会了,以后切记莫要偏听偏信,否则便是当了官,又岂能造福一方百姓。” 黎耀楠的这句话,一竿子把人打死,从不孝父母的高度,上升到能不能当好官,这位书生若不能扳过一局,今日那么多的人,周围又全部是学子,如果这事流传出去,他的前途是别想远了,脑袋上偏听偏信的帽子也休想摘掉。 黎耀楠只信奉一句话,对敌人仁慈,就是对自己残忍,既然张宕远自己前来找抽,也别怪他不近人情。 “你......”张宕远气得浑身发抖,手指着黎耀楠说不出话来。 黎耀宗见同窗败北,心里更是气得不行,恶狠狠地瞪着黎耀楠:“你胡说八道,母亲被你害得卧病不起,祖母更是旧疾复发,你这不忠不孝之人休想狡辩。” 黎耀楠只温和地看着他,轻言细语地劝解:“耀宗,为兄虽被过继,但好歹也是同族,你如此这般为难是何意?夫人生病为兄很为着急,只是自从被赶出黎府,为兄一年不曾登门,这与我又有何干系?” 噢!周围的人瞬间哗然,原来不是不登门,而是被赶出去,只是这书生看起来光明磊落,长得也丰神俊朗,究竟犯了何错,竟连亲生父母也要赶他离开。 有的人心里则在想,如此大的污点,这位学子既然光明正大说出来,其中肯定别有内情, “我呸!”黎耀宗彻底毛躁了,指着黎耀楠的鼻子就骂:“那座鱼戏荷花折扇屏是假货,害得母亲送礼的时候被人责骂,卧床不起三个月......” 黎耀楠恍然大悟,他就说呢,难怪黎耀宗一看见他,火气就那么大,原来问题出在这儿,故作不解地问道:“若是我记得没错,鱼戏荷花折扇屏似乎是夫郎的嫁妆,怎会被夫人拿去送礼,你莫不是搞错了吧。” 黎耀宗此时已知说错话,然而也收不回来,原以为黎耀楠脾气暴躁,听见他的嘲讽,定会忍不住发火,了不起把他揍一顿,这里是饭馆,周围又全是各地学子,黎耀楠倘若真动手,他虽然会受一点伤,但黎耀楠也会坏了名声,无论学问怎么样,主考官是绝对看不上他,这辈子也就休想抬起头。 主意打的是不错,只是他万万没想到,黎耀楠竟如此能言善辩,反倒是他自己有些沉不住气。现在事已成定局,无论他怎么辩解都是错,承认的话,族中侄儿夫郎的嫁妆,为何会在黎府手中,不承认,那就是他信口开河。 其实他还不知道,上一次是黎耀楠是借故生事才会打他,今天任由他说破嘴,大庭广众之下,黎耀楠绝对不会动他一根毫毛,只会死命地贬低他,踩死他,打击打,从内心深处折磨他,所以说,他的算盘一开始就打错了。 听到这里,周围的人哪还有什么不明白,虽然黎耀楠言辞闪烁,但正因为这样,他们才更加相信自己脑补来的事实,敢情是亲生父母霸占了夫郎的嫁妆,所以这位学子才不登门拜访,这样一想倒也情有可原,更何况他是过继的儿子,早跟亲生父母再无关系,就算断绝来往也无不可,虽然会显得略为寡情,但若追其根底,其实也并无什么错处。 张宕远一脸悔色,这一次吃亏最大就是他,黎耀楠和黎耀宗可以被称为意气之争,但他却被指名道姓说成长舌妇,外加偏听偏信,原本这样也就罢了,最可恨的是经过后来的一段对话,这个名头竟被坐实,张宕远把黎耀宗也给恨上了,念在同窗的份上,他本是好意相助,谁知会落得这样一个结果。 坏一个人的名声容易,但要让他好起来,却要经过十倍百倍的努力,张宕远阴沉着脸,满怀怨恨地瞪了黎耀楠和黎耀宗一眼,袖子一甩,扭头就走。 黎耀楠对此丝毫没有愧疚,张宕远既然分不清形势,去了官场也是祸害人,说不定还会连累全家,倘若这一关他过去了,那么恭喜,以后你将飞黄腾达,黎耀楠觉得自己其实做了件好事。 张宕远若是聪明人,这会儿道个歉,这一章也就揭过了,偏偏他却怒气冲冲地走了,这种人就算在官场,想必也不会走得太远,那一点点的恨意,黎耀楠压根不放在眼里。 黎耀宗心里气不过,见周围的人指指点点,却不知该如何辩解,恨恨地跺了跺脚,只能灰溜溜的走了,他会等,等考试的成绩出来再说,他就不信考了两次都落第,这一次黎耀楠还能飞上天,新仇旧恨,到时候他要一起报! 这一出戏可谓精彩,黎耀楠的口才,给众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用饭的时候,就有几位学子前来搭话。 黎耀楠本就见惯各种场合,举止优雅,谈吐也很风趣,很快就跟大家说到一起。 抛开这个小插曲,一餐饭吃得很不错。 回到客栈,黎有侾正在大厅和人讲话,黎耀楠上前跟他打探,到底出了什么事,才会让黎耀宗愤怒成那样。 黎有侾冲着他神秘兮兮地一笑,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,跟朋友道别了一声,找了个安静的地方,这才娓娓道来。 原来过年的时候,马玉莲给京城大儿子,还有扬州知府送礼,挑的自然全是好东西,结果却让人发现是假货,马玉莲丢脸丢大了不说,还被知府夫人狠狠责骂了一顿,黎泰安在衙门也变得艰难起来,马玉莲无奈,只得给扬州知府送了三万两银子赔礼道歉。 按说才三万两而已,黎府的日子应当不会拮据,可是他曾听人说,黎府竟然卖了一座祖产。反正具体情况他也不清楚,只知黎府现在日子不好过,老夫人病了是真的,马玉莲精神倍好,独揽府中大权。 黎耀楠脑筋一转,立即明白过来,黎有侾不知情,但他却知道,自家夫郎离开前,狠狠坑了黎府一把,如今又赔了知府三万两,啧啧...... 难怪前来苏州的路上,自己的名字那么出名,其中肯定有黎府不少功劳,怕是把他和夫郎恨透了,所以才无所不用其极,败坏他的名声。 不过任由他们怎么败坏,事实面前,也说不了谎。 对于黎府现在的境地,黎耀楠咧嘴笑了笑,张嘴吐了一个字:“该!”

上一篇   41041

下一篇   43043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