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0040

黎耀楠这次却是真有事情要忙,来到前院偏厅,冷冷看着里面坐立不安的小厮,黎耀楠心里窝火得很,坚决不肯承认,自己这是迁怒。 “姑......姑爷。”小厮搓了搓手,一脸局促不安,很显然他家公子早产的事,刚到黎宅,他就听旁人提起过了。 黎耀楠面无表情,这个小厮他认识,来过黎宅好几趟,正是林致远身边的长随,黎耀楠心中暗恨,为何他就不能早来两天。 见姑爷脸色不好,林华暗道一声糟,连忙说道:“少爷得知夫人派人来了扬州,急忙就让小的赶过来,谁知紧赶慢赶,还是迟了两天,还请姑爷赎罪。” “说吧,出了什么事?”黎耀楠淡淡的说道,收敛了心中的怒气,心里到底还是记挂着大舅哥,否则他怕林以轩不安心。 林华松了口气,姑爷肯问话就好:“回姑爷,少爷是在西山猎场坠马,目前正在西山养伤,因怕九少爷担心,这才让小的送了信来,说是你们一看便知。” 林华说着,从怀里掏出一封厚厚的信,黎耀楠也没打开看,只问道:“你家少爷如何了?” 林华仔细斟酌了一下,小心道:“少爷没什么大碍,一切安好,只不过原家那边的婚事,似乎出了些问题。” 黎耀楠心中瞬间了然,大舅哥的断腿肯定有不少水分,他还记得林以轩曾经提起,原家那女人不是好人,正愁没办法解除婚约,大舅哥就来了这一出,既可保全自家颜面,又可以不用得罪人,只委屈了他那孩儿,为此早出生了一个月。 黎耀楠让人安排林华先去歇着,这才转身去了正房,走到卧房门口,脚步顿了顿,指着个小丫鬟问道:“你家主子起来没?” “回姑爷,公子醒了,正盼着您呢。”春纤满脸惊喜,姑爷和公子闹矛盾,她又怎会察觉不出,只是见姑爷对自家公子依旧关心,每日都要来看好几遍,心里这才没那么紧张。 黎耀楠点点头,把信递给她:“给你们公子送进去。” 春纤一愣:“姑爷不进去吗?” “我就不进去......”了字还没说完,就见林以轩掀开帘子,吃力的扶着门框,两眼通红看着他。 “你怎么出来了?”黎耀楠蹙眉,心里有些生气,他怎还是如此不知爱惜自己,看了眼旁边的几个下人,怒道:“你们怎么伺候主子的,还不快把他扶进去。” “夫君,我想你了。”林以轩目光幽怨地看着他,泪水在眼眶里打转。 黎耀楠没辙了,心里有些发愁,他不愿在林以轩清醒的时候过来,怕的就是这个。原本还想晾他三天,但黎耀楠有种预感,见了小夫郎的面,他的打算恐怕是不成了。 “夫君,我错了。”林以轩可怜巴巴的说道,虽有几分是假装,但感情却是真心实意,他不喜欢现在这样,他喜欢黎耀楠的眼里有他,也喜欢黎耀楠的爱护和关心。 “你先进屋去歇着。”黎耀楠见林以轩站得吃力,脸色还有些苍白,心中莫名一紧,也跟着担忧起来。 “夫君不过来,我就不走。”林以轩站着不动,额间冒出了丝丝冷汗,眼里有坚持,有倔强,也有着绝不妥协。 靠!黎耀楠简直想骂天,心里实在无奈了,哪怕明知林以轩是苦肉计,他也必须得心甘情愿的中计,凶巴巴地瞪了他一眼:“知道错了吗?” “知道了。”林以轩乖乖地点头,苍白的脸上浮起浅浅的笑容,他就知道,夫君还是心疼自己的。 黎耀楠气急败坏,林以轩才刚说完话,他就将人抱起来,提高了嗓门怒吼:“知道了还不爱惜自己!” 听见黎耀楠的怒骂,林以轩心满意足,心中反倒安定下来,赖在黎耀楠怀里,任由他把自己放在床上,伸手抓住黎耀楠的衣角不放,满脸都是依赖。 黎耀楠见状还能说啥,只能把信扔给他,没好气地说道:“自己看。” 林以轩小心翼翼地瞥了他一眼,见黎耀楠没有生气的迹象,这才拆开信封,看完之后,脑袋垂得更低,看了眼旁边小脸已经稍稍长开的儿子,心中软软的,他是真的知道错了。 原来哥哥在西山坠马是事实,只不过没有那么严重,如今正在西山养伤。 正好景阳侯府和原家都在逼婚,他就干脆将计就计,买通大夫宣布自己伤势严重,将来很有可能不良于行。反正他虽然是景阳侯府三房嫡子,却没那个本事,劳动御医大老远的跑一趟,如此也不怕有人拆穿。 原本哥哥是打算以自己身受重伤为借口,同原家商议退婚,这样也可以保存女方颜面,彼此都不会太伤和气。谁知,他这边断腿的消息刚传出来,还没来得及行动,原家那边就迫不及待上门要求解除婚约。 为这事,林母气得狠狠闹了一场,当初要订婚的是原家,如今儿子一出事,跑最快的也是原家,若不是儿子这次摔断腿,她还真看不出来,原家竟是这样一种货色。 林母把景阳侯府恨到了骨头里,小儿子被远嫁他乡,长子更是被他们祸害,原家这门婚事,若没有景阳侯府撮合,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,别说原家有多好,但只皇帝外家这一条,就足够她把原家姑娘排除在外。 林致远其实也很无语,他虽然相信弟弟的话,但心里到底还是不忍心,毕竟退婚对女方来说影响很大,让他一直有些游移不定,所以才一直拖到现在,原还想用自己伤势过重为借口把婚退了,这样彼此面子上都好看,却没想到女方比他更着急。 如果说自从去年跟弟弟谈话后,他对侯府对原家产生了怀疑,那么这次的事情发生后,他便彻底失望了,心里忍不住开始庆幸,幸好他听了弟弟所言,顶住两方压力硬是没娶原家的女人,要不然,小表弟伤心不说,将来恐怕也会家宅不宁。 这一次也是因为他在西山,才不知林母送了东西来扬州,他心知弟弟自小聪慧,得知消息以后,赶忙就派了小厮过来,把事情跟他们说清楚,就怕弟弟担心。 并且哥哥还在信中言道,他准备伤势一好就去参军,原家退婚就是一个很好的理由,只要他自己坚持,景阳侯府也不好阻拦,想用再一次的婚约绑住他,绝无可能,毕竟,他可是一个被退婚的可怜人,伤心的远去战场也情有可原。 只唯一对不住母亲,由于怕母亲露馅,事先他也没跟母亲通过气,以后又要远离京城,林致远在信中叮嘱,让弟弟去了京城后,好好孝敬母亲,他会努力在战场上挣军功,再不让人随意欺辱利用,也好给母亲和弟弟撑腰。 林以轩松了口气,他是打心底里为哥哥感到高兴,京城那个漩涡,还是尽早离开的好,哥哥在京中小有名望,定会是各方拉拢的对象,否则原家也不至于看上他,哥哥说得好听是景阳侯府的三房嫡子,其实三房老爷也不过是一个五品员外郎,亦是最没出息的一个,须知他们那父亲早晚有一天会死在女人床上。 景阳侯府共三房,祖母手段厉害,硬是没让祖父有庶子出生。大房二房加起来,如今也不过四子五女,可他那爹倒是好,除了他和哥哥外,庶出女儿有四个,庶出儿子还有三个,堪称景阳侯府最能生的,他和哥哥又能得到多少重视,母亲嫁给了他,还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。 并且有一个如此无能的父亲,身在景阳侯府又如何,他们没有任何势力和本钱,会被轻易抛弃,那是理所应当的事,这辈子,他一定不会让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发生,定会让母亲和哥哥安稳一生。 林以轩浅浅笑了,解决了原家的婚事,小表弟和哥哥之间,应当也会顺利很多,其实他很期待,小表弟当他嫂子的那天。 只是...... 林以轩把信递给黎耀楠,爱怜地看着身边的儿子,心里一阵后怕,好险,只差一点点,他就铸成大错。 黎耀楠早就猜出了大概,这会儿看了信也没什么意外,原本想训斥林以轩几句,但转过头就见他低垂着脑袋一副听从训诫的模样,心里又是一阵好笑,责备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,只能长叹一声,看着他略显疲惫的脸庞,无奈道:“睡吧。” 林以轩一惊,紧紧咬住嘴唇,瞪大眼睛盯住黎耀楠,他又要走了吗? 黎耀楠是真心疼了,他只打算让林以轩长长记性,不曾想他竟如此不安,声音极为柔和地说道:“你累了,先睡会儿,我会在这儿陪着你。” “真的?”林以轩眨了眨眼,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嫣红的色泽。 黎耀楠慎重其事地点点头,笑着说道:“说话算数,我保证。” 林以轩这一次是含笑进入梦乡的,睡梦中他还紧紧拉住黎耀楠的手,生怕他跑了一样。 黎耀楠无可奈何,只能依着他,干脆躺到了外侧,把儿子放在最里面,伸手环抱住他们父子两个,心里却在思考,究竟要给儿子取个什么名字才好,自从林以轩怀孕,他就在翻书找名字,一直到孩子都生了,也没确定下来。 黎耀楠满心懊恼,他从来都不知道,原来取名字也是一件这么困难的事情。

上一篇   39039

下一篇   41041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