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9039

不多时,屋里传出一阵阵嘈杂的声音,有稳婆的叫唤声,还有隐隐约约的呻吟。 黎耀楠急得在外面来回走动,只觉得手心发凉,手脚发软。 另一头,周嬷嬷被打得嗷嗷直叫,两厢声音弄得他心烦意乱,指着身边一个人,怒道:“去把她的嘴给堵上。” 小丫头应了一声,赶紧跑了,明白自家主子现在火气大,万不敢触他霉头。 “怎么里面没声音?”黎耀楠身上的气压越来越低,整个人都阴沉沉的,盯住产房的眼睛都发红了。 还是刘嬷嬷见他不像话,这才劝道:“头一胎都这样,以后就好了,现在不喊是为了省点力气,免得待会儿生产的时候没劲儿,姑爷您还是找个地儿坐坐,放心,里面两位接生嬷嬷很有经验,公子又养得很好,定不会出什么事。” 听了嬷嬷的劝解,黎耀楠心下稍安,只是还没等他坐多久,屋里一盆盆的血水端出来,看得他心惊肉跳,刚放下去了心又被提了上来。 刘嬷嬷无语,心里同时也很欣慰,自家公子没嫁错人,这位姑爷一看就是个好的,知道疼人。 屋里的人忙忙碌碌,林以轩的呻吟越来越大,接着惨叫起来,其中还夹杂着稳婆沉着有力的声音,不停地说着让他使劲。 黎耀楠急得在外面团团转,心也越来越沉,他也想学一把淡定,也想安心等待,但里面的人是他的夫郎和孩子,又是早产,这让他怎能不着急。 随着时间流逝,经历了一个晚上,第二天黎明,天才刚蒙蒙亮,婴儿的哭啼声打破宁静的破晓。 黎耀楠很丢人的腿脚一软,跌坐在房檐下的台阶上,愣愣地不敢置信:“生了?” 一个接生嬷嬷出来道喜:“恭喜姑爷,贺喜姑爷,公子生了个大胖小子,母子均安。” 黎耀楠深深舒了口气,直到听见母子均安,他才发觉自己早已经满头大汗,紧接着就是一阵狂喜,风一样地窜进屋子,只见林以轩脸色苍白,累得沉沉睡了过去,乌黑的发丝和面颊上,占满了粘湿的汗水,整个人都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。 想起今日孩子早产,黎耀楠还生林以轩的气,但看他如此气若游丝的模样,心头又禁不住一阵怜惜,不过,还是不能轻易放过他,至少得给林以轩涨涨记性,免得他又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。 稳婆给孩子洗完澡,包上裹布,抱来给黎耀楠看,笑着说道:“整整六斤二两重,是个健壮的小家伙。” 黎耀楠看见小小的孩子心头发软,第二感觉便是好丑,嫌弃得皱了皱眉:“好难看,一点都不像我。” 稳婆听见后,笑了:“小孩子都这样,养几天皮肤就撑开了,瞧那小鼻子小眼,可不就是随了姑爷么。” 黎耀楠又哪会真嫌弃儿子,心头暖暖的,没有孩子不知道,总觉得那是天底下最麻烦的生物,有了孩子才发觉,看见孩子的那一瞬间,自己的心,仿佛就变得圆满了,有夫郎,有儿子,他在古代有一个真正的家了。 稳婆见他喜欢,便把婴儿抱给了他。 黎耀楠双手僵硬的接过儿子,身体一动都不敢动,生怕把那一团小小的东西给弄坏了,急得跟稳婆大声嚷嚷:“你快把他抱走。” 稳婆心中好笑,没见过哪个当爹的会这样,笑着说道:“没关系,你放轻松一点,小孩子你要这样抱他才舒坦。”说着,她便指点黎耀楠抱孩子的动作。 黎耀楠只觉得真TM累,抱了孩子一会儿就还给稳婆,实在怕他不小心,手上没个轻重,弄疼孩子怎么办。 心里彻底放松下来,黎耀楠才感觉到一阵疲惫,今日他累得够呛,见屋内一切有条不紊,奶娘也早在一旁候着,两位嬷嬷更是指挥着下人忙来忙去。 黎耀楠打了声招呼,去了隔壁侧房,倒在在床上就沉沉睡去。 这一觉,他一直睡到了下午。 林以轩其中醒过来一次,看见软软的婴儿,心里一阵内疚,差一点,就因为他的失误,让孩子来不到这个世上,这是他盼望了两辈子,千方百计得来的孩子啊。 好险,林以轩心里一阵自责,见黎耀楠并不在屋内,隐隐有些焦急,他知道夫君这次是真生气了,抬头看了眼奶娘:“夫君呢?” “姑爷在隔壁,一直等您生完孩子才去睡,小少爷长得可真俊,像极了姑爷,您是不知道,姑爷那时侯急的,听见您生了儿子,就连站都站不稳了。”奶娘笑着说道,她是林母庄子上的奴才,一家子身契都在林母手中,对林以轩的态度别提多恭敬,更是好的捡好的说。 林以轩闻言,面上的颜色果然一缓,换上了一层暖暖的色泽,昨日听见哥哥断腿的消息,他大脑里一片空白,心乱如麻,所以才会失了分寸,这时他才有心情思考昨天周嬷嬷所说的话,反正无论如何,他是不会相信大哥真的出事了。 仔细想来,周嬷嬷的话中漏洞颇多,他也是关心则乱才没反映过来。 需知,侯府里面,大哥如果真的摔断腿,怎么也要请御医来,但听周嬷嬷话里的意思,却是大夫说哥哥不中用了,这怎么可能,心里有了疑惑,林以轩按捺住性子,他如今有夫君,有儿子,再不能跟昨日一样不顾惜自己的身体,看见黎耀楠发沉的脸色,说实话,他心里还是有点害怕。 到底有些累了,林以轩思考了一会儿,没过多久又睡了过去。 黎耀楠却把大哥的事情记在心上,下午醒来之后,就让人去了京城打探消息,派去的还是林以轩手下一名管事,毕竟相比起他的人,林以轩身边的下人对京城更熟,也更容易打探到景阳侯府的事。 黎耀楠忙完这一切,忽然记起,今早上他好像还忘了一件重要的事,急忙招来刘嬷嬷:“喜讯发出去了没?” 刘嬷嬷责怪地瞥了他一眼,笑着说道:“早发出去了,族里也通知了,张家今日传了话来,明天一大早张夫人就会过来帮忙,免得你们一个两不醒事,小少爷的洗三礼可马虎不得。” 黎耀楠心里一阵惭愧,洗三礼什么的,他可不就忘了吗?实在是原主没经历过,现代人对洗三也不怎么重视,他还当只需要办个满月宴就行了。 黎耀楠懊恼地拍了一下脑袋:“对了,赏钱好像还没发。”今早上他高兴得啥也不记得。 刘嬷嬷叹息了一声:“早就发了,阖府上下,老奴做主每人发了二两银子。”她家姑爷啥都好,就是没投到一个好胎,家中连个像样的长辈都没有,行事自然不会很周全。 “多亏嬷嬷了。”黎耀楠真心道谢。 刘嬷嬷谦虚笑了笑:“这是老奴应该做的。”只要姑爷别嫌她碍事就好,她可还记得前段日子,姑爷对她那可是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。 黎耀楠见没什么事,就去了卧房看孩子。 小小的孩子睡在林以轩旁边,看着那一大一小,黎耀楠的整个心都宁静下来。 孩子的脸颊红红的,还有一些皱皱巴巴,这会儿睡得正香。仔细看来鼻子是和他有点像,嘴巴随了林以轩,眼睛闭着看不出来。不过黎耀楠是怎么看,怎么喜欢,哪怕孩子睡着了,他也百看不厌。 在屋里呆了一阵,早上的血腥味似乎还没有散去,黎耀楠见林以轩睫毛微动,像是快要醒过来,这才转身离开,他决定,要给林以轩一个教训。 丫鬟见自家公子醒了,急忙给他斟茶倒水,为他拭擦额间细汗,一边还让人赶紧准备鸡汤。 林以轩迷迷糊糊睁开眼,恍惚了一会儿,才发现置身何地,面容柔和地看向孩子,这是他和夫君的血脉呢,然后目光在房内扫了一圈,没见到那抹他期待的身影,面上的失落一闪而过,有些委屈,又有一些难受。 丫鬟见状急忙说道:“公子可是找姑爷,他才刚刚出去,应当还没走远,要不奴婢这就去叫他过来。” 林以轩摇了摇头,心中稍稍安定了一些,黎耀楠既然刚走,肯定是有什么事,他觉得自家夫君总会过来,现在也没必要去打扰。 谁知直到晚上,他都没有见到黎耀楠一面,只从丫鬟们口中得知,黎耀楠安排了管事去京城。 林以轩心里隐隐有些难过,他始终记得临产前,黎耀楠冷若寒冰的眼神。 第二天一早,张夫人就过来了,看见黎耀楠先不先责备了一通,问他怎么搞的,连夫郎都照顾不好。 黎耀楠其实也很冤,谁知岳母会派来那样一个嬷嬷,要瞒要么你就把事情瞒好,要说你就一次说完,吞吞吐吐,遮遮掩掩,这不是存心让人着急么,并且那位周嬷嬷言辞不清,只说大舅哥骑马摔断了腿,却只字不提前因后果,害得林以轩当时就动了胎气,黎耀楠现在想起来,心里都一阵气闷。 张夫人见此,也不忍心多责备,这外甥到底可怜,夫郎生孩子,家中就连一个主事的人都没有,他自己是个男人,又哪有女人细心,张夫人接过府里的掌家大权,开始为侄孙布置洗三宴。 林以轩再次醒过来,又没看见黎耀楠的身影,听说张夫人来帮忙,他也只能压下心中的失望安静等待。 只是两天过后,林以轩开始着急了,每一次他醒过来,黎耀楠都才刚刚走,一次两次还正常,连续两天都这样,让他怎能不多想,孩子洗三过后,黎耀楠就要去苏州,他不想给他们之间留下心结。

上一篇   38038

下一篇   40040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