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8038

随着黎耀楠生辰过后,时间过得紧凑起来。 黎耀楠只恨不得把一个人掰成两个人用,林以轩的预产期在八月初二,县试的时间是七月初三,乡试则是九月初三,他很怕赶不上孩子出生。 但让他放弃这次科举,却绝无可能,不仅是为了他自己,也是为了给夫郎和孩子提供一个好的生活环境,他太了解当今社会的等级制度,他不想,也不愿,自己的夫郎和孩子,永远比人低一等。 林以轩见他近几日愁眉不展,又哪会猜不出他的心思。 上午吃过早饭,黎耀楠正要去书房,林以轩叫住了他:“等一等。” 黎耀楠回首,诧异地看了他一眼,见林以轩神色慎重,以为他有什么事,关切道:“怎么了?” 林以轩细细端详着眼前的男人,拉住他因为长期握笔而长满茧子的手,良久,唇边绽放出一抹浅笑:“别担心,我很好,孩子也会很好,我们会等着你回来,所以......”别皱眉了好吗? 林以轩伸出一只手,轻轻抚过他的眉头,像是要抚平他所有的烦恼一样。 黎耀楠微微一怔,继而长叹一声,把人紧紧抱在怀里,正是因为他这么懂事,他心里才难受。 林以轩微微笑着,眼中的目光很坚定,用自己的表情告诉黎耀楠,他会照顾好自己,也会照顾好孩子。 其实他又怎会不想让夫君陪伴自己生产,但他更加清楚男人的野心,名望前途又有哪个能轻易放弃,更何况,夫君之所以那么急切,除了想要出人头地之外,更多的,却是为了他,为了帮他争一口气。 明明他很少提起景阳侯府,但看夫君的神情,林以轩莫名就是知道夫君在为自己心疼,他觉得自己应该满足了,有这样的一个好夫君,是他几世修来的福气,所以他一定不会拖夫君后退,他会照顾好自己,也会照顾好孩子,让夫君此次科举,没有任何后顾之忧。 然而所有的事情都有意外,很快他们两个就不需要担心了,为此黎耀楠大发脾气,头一次在林以轩怀孕后,生了他的气,连续三天没理人。 六月二十七这天,黎耀楠的行礼已经打点整齐,原主不止一次参加过县试,对于黎耀楠来说,也算驾轻就熟,他对这次考试很有把握,心里并不着急,扬州到杭州也不过是一天半的时间,他打算七月初一再出发,这样可以多陪林以轩几天。 这时候京城也来了信,除了捎给孩子东西以外,还有两个奶娘。 黎耀楠对这位岳母有些哭笑不得,他那尚未出世的孩儿,他和林以轩几乎从未操心过,岳母怕他们没经验,三五不时送人来,要么就是送东西,吃的、用的、穿的,里里外外样样俱全。 张家那边也是,太夫人担心他们夫夫两个不仔细,婴儿皮肤娇嫩,不能穿丝绸,尿布也不能用锦缎,张太夫人整天操心忙活,他们这对正经父母,反倒没什么可准备的。 这一次林母又送了奶娘来,黎耀楠心里是感动的,自从爷爷去世后,从未有长辈这样关心过他,虽然是沾了林以轩的光,但哥婿也是半子不是。 林以轩把奶娘安排去西苑,让人把林母送来的东西入库后,这才打开信封。 “咦!”林以轩蹙眉,拿着信翻来覆去的看,瞅了眼送信的下人:“哥哥的信呢?”林致远帮他打理京城的产业,每次母亲来信,哥哥总会捎带上账本。 “哎哟,我的好公子,四少爷可是个大忙人,夫人这次东西送得急,四少爷哪来的时间写信。”周婆子笑着说道,他是林母身边的陪嫁丫鬟,后来当了嬷嬷,在两位少爷面前很有几分体面,说话也无所顾忌。 林以轩脸色沉了下来:“你胡说,哥哥怎么了?京城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否则哥哥绝对不会没有只言片语。 周婆子头皮发麻,她是看着九少爷长大的,九少爷何时有了这样的气势。不过,自从九少爷闹了那一出事,整个人仿佛都变了。近些日子定是因为怀孕才没显出来,只是这一发脾气,还当真吓人。 黎耀楠见林以轩脸色都白了,急忙安慰:“别着急,听她说完,大哥说不定真有什么事情耽误了。” 林以轩狠狠盯住周婆子,眼中凶光闪烁,犀利的目光如一把开过封的利刃,只一眼就能将人刺穿:“你说!” “这......”周婆子支支吾吾为难起来,夫人千叮咛万嘱咐,一定不能让九少爷知道,这让她怎么是好。 周婆子一番作态,更让林以轩心中一沉,胸口如同有一团熊熊怒火在燃烧,只恨不得将这婆子拉出去砍了,狠狠道:“你不说,我就打的你说,来人啦!” 几个下人从屋外窜了进来。 林以轩面色阴沉,目光狠厉,气得呼吸都有些不稳:“将这婆子拉出去给我狠狠地打!” 周婆子心中一惊,这才真正地开始害怕,赶忙道:“九少爷,我可是夫人的陪嫁丫鬟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。” 林以轩冷笑,正因为她是陪嫁丫鬟,自己才不放心,母亲的娘家是什么地方,他又不是不知道,倘若她们多用点心,母亲又如何会撞死在景阳侯府的大门口上。 林以轩紧紧锁着眉头,手捂住小腹,身上隐隐有点不舒坦。 黎耀楠见状心中不悦,第一次对林以轩沉下了脸:“气大伤身,你坐好。” 林以轩怒目而视,心绪早已被担忧占满:“那是我哥!” 黎耀楠板着脸,念着他是孕夫也不忍责备,很有耐心的劝解道:“先问清楚再说,大哥行事自有分寸,你别太担心,不会有什么事。” 林以轩面无表情,冷冰冰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,仿佛又回到了初识的时候。 黎耀楠突然感觉有些无力,不过这种情况他也能理解,他一直都知道林致远和林母,就是林以轩的软肋。 黎耀楠目光不善,冷冷注视着周婆子。 周婆子知道,只要少爷和姑爷一声令下,她就会被拉出去打,急忙哭了起来:“少爷,不是老奴不想说,而是夫人叮嘱过,这要是让你知道,动了胎气怎么办。” 林以轩心中微凉,也不知想起了什么,神情变得木然,透着一种心如死灰。 黎耀楠皱眉,这婆子说话言辞遮掩,岂不是让人更担心,冷冷道:“让你说就说,我这不是侯府,没你撒泼的地方。” 周婆子被噎了一下,抹了把根本不存在的眼泪,哭道:“四少爷骑马摔断了腿,如今正卧床不起,大夫都说不中用了,夫人哪敢让你知道。” 林以轩脚下一软,差点站立不稳,黎耀楠急忙扶住他。 “怎么会,你说谎,哥哥不会有事的。”林以轩惊慌失措,说话语无伦次,就连双眼都变得空洞,整个人都透着一种疯狂的神色,上辈子哥哥明明安好,为什么会被摔断腿,难道是因为他,因为他对哥哥说的那些话。 “不......”林以轩头痛欲裂,小腹一阵阵下坠,痛苦的脸庞都扭曲起来。 “以轩!”黎耀楠满心焦急,使劲扳过林以轩的肩膀让他看着自己:“没到最坏的程度,你还怀着孩子,至少要为孩子多想想。” “不,哥哥......”林以轩双眼无神,重生后,他这辈子最大的期望就是家人无恙,哥哥若出了什么闪失,这让他情何以堪,记得上辈子这个时候,哥哥已经和原家小姐成婚,自然没有什么坠马事件,林以轩从来没有如此懊悔过,仗着拥有前世记忆,自以为为了哥哥好,他后悔了,他真的后悔了,他宁愿哥哥娶原家小姐,只要哥哥能平安无事。 是他害了哥哥,林以轩钻进了牛角尖。为何他要因为前世的事,排斥原家的女人嫁进来,以有心,算无心,还怕算计不过原家吗?哥哥要是出了什么事,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。 林以轩□渗出血迹,鲜红得刺目惊心。他却感觉不到任何疼痛,只沉侵在自己的思绪里,仿佛把周遭的一切都排斥在外。大脑早已经被内疚,自责,悔恨,各种复杂的思绪占满,整个人都浑浑噩噩。 黎耀楠心急如焚,看见林以轩被鲜血染红的衣衫,赶紧把人打横抱起来,冲着旁边嬷嬷大喊:“去叫稳婆,快,快点。” 黎耀楠急得眼都红了,把林以轩放在床上,见他还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,使劲摇晃着他的身体,怒道:“林以轩,你给我听着,你倘若不要孩子了,小爷我明天就走。” “不!你别走,不许走。”林以轩惊恐地伸手在空气中挥舞,似乎想要抓住什么,不知是黎耀楠的怒吼惊醒了他,还是下腹的疼痛使他回神,林以轩紧紧抓住黎耀楠的手,死都不愿放开,神情脆弱得像是一个破布娃娃一碰就碎:“你别走,我不许你离开!” 黎耀楠阴沉着脸,冷冷看了他一眼:“好好生孩子,你若出事,我不会等你。” 林以轩疼得冷汗直冒,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,既高兴,又有一些酸涩,他知黎耀楠说的是事实,黎耀楠根本不喜欢双儿,自己若是死了,他肯定会续娶他人,为了孩子,为了丈夫,自己也不能出事。 稳婆这时候也急匆匆的赶来了,见黎耀楠还在里面,急忙撵他出去。 林以轩忍着小腹的坠痛,勉强支起身子,期待的看着黎耀楠,略显吃力地问道:“我哥哥......” 黎耀楠见他还提哥哥,心里气不打一处来,淡淡道:“明天我会派人去打探,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。”说完,头也不回,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开。 看见外面候着的周婆子,黎耀楠上前就踹了她两脚,林以轩若有什么事,他一定会让她陪葬!指着旁边几个下人,怒道:“给我拖出去,打她二十大板。” 既然那么怕挨打,他就让她尝个够,不中用的奴才,活着也没用。 黎耀楠今天实在被气得狠了,既气林以轩不爱惜自己的身体,又气他那时产生的恐惧,看见林以轩满身是血,黎耀楠承认,他害怕了,他怕这个与他朝夕相处的夫郎,真会那样离开自己。

上一篇   37037

下一篇   39039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