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7037

万事开头难,这种事情只要有了第一次,往后似乎就变得顺理成章起来。 林以轩连续好几天,一见了黎耀楠就脸红,不是把脑袋垂到快要缩到脖子底下,就是东张西望顾左右而言他,一对上黎耀楠的目光,小脸唰地一下就红了,慌慌张张赶紧把视线移开。 黎耀楠暗暗好笑,发现了一个小乐趣,没事逗逗他的小夫郎,看林以轩变脸很好玩,特别是看见他那又害羞,又气恼的样子,黎耀楠身上也跟着变得酥酥麻麻的,心里就像猫爪一样,痒痒得厉害。 林以轩好羞涩,嫣红的脸颊闪过一抹恼怒,头一次发现黎耀楠好坏,总是喜欢看他笑话,只是心里泛起的那丝甜蜜又是怎么回事,弄得他好难为情,真想有个乌龟壳,让他躲起来就好了。 黎耀楠很得意啊,从没发现他的小夫郎有这么好玩的一面,只要他一个暧昧的眼神,占点小小的便宜,明明他啥都没说,自家小夫郎就脑补得整张脸都红到了耳朵根子,双眼时而幽怨,时而害羞,时而又闪过一抹脑色,就连说话都结结巴巴起来,黎耀楠很有一种成就感,行事也越发变本加厉。 万事留一线,日后好想见,这话说的大概就是黎耀楠了。 他也不仔细想想,真把他家小夫郎惹恼,他又岂会有好日过,林以轩向来那可都是睚眦必报。 过了最初一段害羞的时间,林以轩渐渐适应起来,紧接着,第一波报复就来了。 然后,黎耀楠惊恐的发现,他家小夫郎不害羞了,看着他的眼神也不闪躲了,但这些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他家小夫郎,含情脉脉地看着他,那是什么意思? 那双小手也开始变得不规矩,媚眼时不时一横是何意?穿着也变得单薄起来,两个人在一起时,林以轩半褪衣衫,不是露这,就是露那,声音娇嗲得酥麻入骨,不仅看的他心慌意乱,听得他更是头皮发麻。 最重要的是他家小兄弟要不保了,每每看见林以轩,他脑袋里总是浮现出那夜的场景。 “夫君——”林以轩拉长了声音,媚眼如丝瞥了黎耀楠一眼,小心的护着肚子,赖在他怀里不许他松手。 “干嘛?”黎耀楠浑身戒备,双眼警惕,只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。 林以轩领口微微敞开,露出精致的锁骨,小手轻轻滑过黎耀楠的俊毅的脸庞,娇声道:“夫君,你不疼我了。” 黎耀楠心里如万马奔腾,只想大喊老天爷,快把他的夫郎变回去。 “怎么会,我最疼爱的就是你。”黎耀楠笑得比哭还难看,前几天他说这句话,明明是林以轩小脸通红,今儿咋就变样了。 林以轩眉开眼笑,抛给他一个赞许的眼神,眼中的神采蔫坏蔫坏的。 “我就知道夫君最好了。”林以轩笑眯眯地说道,双手环抱住黎耀楠,身体还紧贴着他的要害部位摩擦。 黎耀楠欲哭无泪,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,他那种痛并快乐着的感觉是肿么回事。 生怕林以轩再出什么鬼主意,黎耀楠赶忙将他抱到软榻上,细心叮嘱:“你先好好休息,我去看会儿书,晚上再来陪你。”忽略他出门时飞奔的速度,黎耀楠刚才关切的举动很完美。 出了门,黎耀楠就满头大汗,尼玛!还不跑干嘛,他是个正常男人好不好,小兄弟要是抬起头来,做,还是不错好呢? 猫捉老鼠的游戏,变成了黎耀楠一看见林以轩就落荒而逃。 所以说,现世报,来得快,说的就是他了。 林以轩终于发现,黎耀楠为何那么喜欢逗自己,原来看着黎耀楠变脸,真的很有意思。 林以轩发现了一个新乐趣,那就是一逮到机会就变着方地勾引黎耀楠,能成功最好,不成功也没损失不是,虽说看见黎耀楠对他避如蛇蝎,心里有小小受伤,但他觉得慢慢习惯就好,说不定哪天就把黎耀楠给拿下了,那他肯定要大摆宴席,庆祝三天三夜。 林以轩突然发觉,脸皮厚也不是没有好处。 两位嬷嬷不知内情,看见自家少爷和姑爷如此胡来,光天化日之下就眉来眼去,她们心里焦急啊,脸上那是五颜六色变来变去。 每天都眼巴巴的看着,脖子伸得比脑袋还长,就怕出个什么闪失,不仅她们讨不了好,又怎对得起远在京城的夫人。 她们姑爷什么都好,对自家少爷也疼爱得紧,就是有些不知节制。 于是,两位嬷嬷盯梢得更加严密。 黎耀楠从没如此感谢过她们,林以轩的热情,实在让人有些吃不消,就算他想做些什么,看见那么大的肚子,也不能禽兽不如不是。 更何况,黎耀楠微微有点心虚,也有一点内疚,其实他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,他可以确定,自己对林以轩很有好感,虽谈不上爱的程度,但喜欢是肯定的,只是让他真对林以轩做些什么,目前他还有些亚历山大,不过他并不着急,他觉得有些事情,时间到了,自然就会水到渠成,他们连那样亲密的事情都做了,他觉得那一天应该不会太久。 时间就在两人一个追一个逃,笑笑闹闹中一晃而过。 六月二十二,转瞬,黎耀楠的生辰到了。 林以轩的肚子如今已经快要九个月,真正的大腹便便,行动也变得迟缓起来,再不敢跟黎耀楠嬉笑胡来,双腿也变得有些浮肿,每日身体都很疲乏,精神也有些怏怏的。 黎耀楠对他更加小心翼翼,每日除了读书之外,剩下的时间一直陪着他。 晚上林以轩腿抽筋,哪怕是半夜三更,黎耀楠也会起来帮他按按,使他不用那么幸苦。 林以轩心中感动,其实这些事情完全可以交给下人来做,但黎耀楠亲自上阵,总是能够触动他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,这样的男人,让他什么舍得放手,又让他怎能不爱,感觉着腹中孩子的胎动,看着身边专心致志的男人,前世的事情仿佛离得他很远,这辈子他做的最正确的决定,一是逃离侯府,二就是给黎耀楠下药,手段虽然卑劣,但他不悔,如今的幸福令他感动得想哭。 上天一定是看他前世吃苦太多,所以才安排了这样一个男人补偿吗? 林以轩真心感激着上苍,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。 目光柔和的看着身边的男人,林以轩心里盘算着,要给他安排怎样一个生辰宴。 黎耀楠自己却是早就忘了,上辈子他生日在十月份,这辈子打从张氏去世后,他就从未庆贺过生辰,哪里还记得自己生日是哪一天。 所以,当黎耀楠这天来到书房,看见桌上摆着一个精巧的檀木盒,外加一张小字条,微微愣了一下,瞅了眼旁边伺候的下人:“这是......” 雪盏笑意盈盈,主君提前叮嘱过,一定不能告诉主子,她又怎会不识时务,这些日子她算是看出来了,主子虽然是家主,但家中事物还是主君说了算,雪盏叛变得毫无压力,笑着说道:“主子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,奴婢先出去了。” 黎耀楠无语,这丫头简直反了天了,谁给她的那么大胆子。 话说,不是他自己给的么?只要他有丝毫异议,丫头们又哪敢放肆。 展开字条一看,黎耀楠心里莫名有种说不出的滋味,有一些欣喜,还有一些恍然,这时他才想起,原来今日竟是自己的生辰吗? 尽管他对生日不在意,但林以轩的这份用心,还是让他感到很开心,有一个人能这样时时记挂着自己,这样的感觉很好。 字条上飘逸的字迹,写着祝他生辰快乐,檀木盒里装着一块晶莹剔透的玉佩,一看就价值不菲,玉佩上圆滑的棱角,很容易让人看出那里一定经常有人触摸,黎耀楠记得,这块玉佩是林以轩的贴身饰物,如今却当作礼物送给了自己。 黎耀楠心里暗想,这算不算是定情信物,当即就把玉佩挂在了身上。 下午吃饭的时候,还故意摆显给林以轩看。 林以轩抿嘴浅笑,很高兴黎耀楠重视他送的礼物。 心中略一犹豫,牵住黎耀楠的手,拉着他坐到饭桌旁,清澈的眼眸顾盼生辉,闪过一抹期待,静静地看着黎耀楠等待他的回答。 黎耀楠挑了挑眉,顺着林以轩的意思坐下,打算看看他还有什么惊喜。 目光轻轻一扫,发现一桌子饭菜都是他平日喜欢吃的,只是菜色有些不对,看见林以轩微红的手指,他心中立马了然,开心的同时又升起一抹心疼。 “怎么自己动手?”黎耀楠略带责备地瞥了他一眼,牵起林以轩的手,将他的手指含在嘴里。动作那样自然,那样贴切,没有任何突兀。 “我想亲自动手,我高兴。”林以轩脸颊红扑扑的,害羞的垂下头,黎耀楠还是第一次主动做这样亲密的动作。 “以后不许了,我心疼。”黎耀楠低低笑了一声,随后又蹙眉看着他红红的手。 “没事的,我以后会小心。”林以轩很小声的说道,作为高门府邸的双儿,做饭是必备课程,他以前学得不认真,现在隐隐有些后悔起来,他发现洗手作羹汤的那种感觉,很幸福,也很满足。 黎耀楠先给他上了些药,这才准备用饭。 看着满桌子饭菜食欲大开,心里暖洋洋的,他的小夫郎一定费了不少心思吧,林以轩的手艺并不算顶好,但他却觉得再也没有这样的美味。

上一篇   36036

下一篇   38038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