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036

这个年两人过得很温馨,虽然没什么亲戚走动,家中显得有些冷清,但他们都感觉到很实在,两人的关系也仿佛更亲密了一些。 正月十五的时候,张家太夫人给了回信,除了一些年礼之外,还有一张邀请帖,邀请他们正月十八过府一聚。 林以轩欣喜万分,立马开始准备,有了这张邀请帖,就代表可以和张家恢复来往,黎耀楠将来总是要去官场行走,若没有人帮衬独木难行,黎氏族中虽有几个子弟学问还不错,但如今连进士都没中,说什么还为时尚早。 黎耀楠倒是无所谓,他对张家并不了解,张大人那边还没回信,谁知张家是个什么意思,但看林以轩兴致勃勃,他也不忍心泼凉水,正月十八这天,两人就穿戴整齐,提好礼品,坐着马车去了张府。 果然是书香世家,黎耀楠看见张家人的第一印象便是有礼。 张府大宅除了太夫人,还有大房一家,张太夫人是难得的高寿之人,一般长辈老了,都是跟着长子过活,家中主宅也是由长子继承,这里就是张家老宅,将来也是张家嫡支。 二房也就是张大人,如今在湖南任职,三房、四房是庶出,早就分出府去。 黎耀楠和林以轩先跟长辈见礼,太夫人一看见他们就哭了起来,想起了她那苦命的孙女。 黎耀楠汗颜了一把,他对女人的泪水实在不感冒。 太夫人哭够了,抹了抹眼泪,接着跟他们介绍张家众人,大房舅爷如今早已闲赋在家,没事要么养花弄草,要么就是教教孙子学问,见了黎耀楠,他虽不甚欢喜,但面子上也算过得去,考验了黎耀楠的学问之后,态度这才缓和下来,真正露出了笑意,夸他随了张家,不跟他老子一样。 黎耀楠唇角抽搐,不知是否应当附和舅爷的说辞,虽然他心里同样认为,他老子不是个东西。 几位表舅,大表舅如今也入了官场,二表舅在书院教书,他们二人今日都不在家,过了年一个走马上任,一个去了书院,黎耀楠心中了然,倒也没太放在心上,原本他就是晚辈,又不是什么重要人物,表舅不在也理所当然,更何况,他在扬州的名声不算好,张家家风严谨,在不了解他的品性之前,若是真热情起来,他才要怀疑。 几位表哥目前正在念书,三表哥打算今年下场,林以轩知道后,笑着说起家中有京里捎来的往年试题,张家人听了高兴不已,林以轩顺口便道过几日给他们送来,气氛渐渐热络起来,就这样,两家人开始正常走动。 三表哥无事会来找黎耀楠探讨学问,彼此都受益匪浅。 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,林以轩学问虽好,但舅爷学问也不差,当年也曾高中二甲,张家不愧为书香世家,有了舅爷教导,又有林以轩指点,还有往年科举的试题做参考,黎耀楠的学问那是蹭蹭蹭地往上涨。 时间过得飞快,过了年转眼就是开春,张大人那边也在开春后,捎了礼节过来,一为贺喜外孙大婚,二为贺喜林以轩怀孕,三则为了表示对外孙的认同,想必他们已经从舅爷口中得知了什么,来信还捎了不少文章和笔墨,还有一些书籍。 最令黎耀楠哭笑不得的,却是小表弟,为表示他对黎耀楠这位表哥的挂念,小表弟给他捎了两卷上古演义,信上对清扬居士万分景仰,还说下次再有书出来,定会帮表哥留意。 黎耀楠从来不知道,自己竟然才名远扬,就连远在湖南的表弟都听过清扬居士的名字。 林以轩与有荣焉,极其骄傲地点点头:“那是当然,京城谁不知道清扬居士大名,都盼着下一卷呢。” 黎耀楠毫不谦虚把所有称赞照单全收,上古演义能不好吗?那可是中华上下五千年的精华。 天气逐渐回暖,林以轩的肚子越来越大,黎耀楠每每看见都心惊胆颤,家中的一应事物全部扔给嬷嬷打理,坚决不让林以轩再操劳。 话说,饱暖思□□,换了从前,旁人若是告诉黎耀楠,他会半年不碰女人,黎耀楠定会嗤之以鼻,但如今他却不得不信。黎耀楠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,他真的禁欲了七月之久。 这一天睡觉起来,黎耀楠很不好意思的发现,自己竟然梦遗了。 原本这是很正常的事,但是身边多了个人,他的感觉就变得有些微妙,还有一些尴尬,偷偷摸摸收拾好衣衫,赶紧出去洗了个澡,他觉得一定是天气变热,火气上升,所以才会这样那样,打算今天多锻炼半个时辰,免得精力太过旺盛,要是让林以轩发现,那丢脸可就丢大了。 不过他的想法虽然好,只是作为他的枕边人,林以轩又怎会没有察觉,黎耀楠离开以后,林以轩便睁开紧闭的眼睛,目光里的情绪极为复杂,感动有,担心有,最多的却是一抹焦虑。 林以轩一整天都心神不宁,至今为止,他和黎耀楠之间最大的碰触,也不过是睡觉时相拥而眠,他担心,他害怕,他怕黎耀楠会去找女人,他很清楚黎耀楠不喜欢双儿,哪怕他们日日同眠,黎耀楠也从未有过冲动的时候。 林以轩彷徨无助,不知该如何是好,倘若黎耀楠喜欢双儿,他可以的,哪怕怀有身子,三个月过后只要稍微注意一些行房无碍,但黎耀楠对他根本就没有兴趣,任他有千方百计也无法施展,他知道黎耀楠很努力,他也一样很努力,但他更清楚男人劣性,他不信黎耀楠能忍得住太久。 不怪林以轩会这样想,当今的世道就如此,没有哪个男人会为了妻子守身如玉,更何况,林以轩还是个双儿。 林以轩恍恍惚惚了一整天,见黎耀楠如平时一样去了书房,下午又来给他说了会书,傍晚还陪他在院子里走了一圈,心里才松了口气。 晚上睡觉的时候,黎耀楠躺在床上,伸手把林以轩搂在怀里,小心避开他的肚子,略带好奇的问道:“今天有什么不高兴,说来给夫君听听?” 林以轩一愣,今日他已经尽力掩藏情绪,没想到还是被黎耀楠看出来了,轻轻摇了摇头,把脑袋埋得更深,紧紧贴住黎耀楠的胸膛,一手环住他的腰。 “怎么了?”黎耀楠蹙眉,心里担心起来,昨天林以轩还好好的,今日哪都没去,怎么整个人就蔫儿了。 “没事。”林以轩闷闷地说道,他总不能告诉黎耀楠,他担心自己没办法满足他吧。 “脸都垮下来了还没事。”黎耀楠拍拍林以轩的背,像哄小孩子一样:“有什么事情说出来,夫君帮你解决。” 趴在黎耀楠怀中,感觉到胸膛的温暖,林以轩突觉得安定下来,微微抬起头,仔细端详着黎耀楠,看见他关切的目光,林以轩乌黑的眼珠子四处乱转,闪过一道好看的流光,似乎正打着什么主意。 黎耀楠低低笑了,他喜欢看林以轩有活力的模样,一只手放在他的肚子上,感应到有力的胎动,他觉得整个人都很踏实,这里是他的夫郎和孩子。 只是很快,黎耀楠就笑不出来了,□被一双灵巧的小手握住,不停的拨弄。 黎耀楠僵硬着身子一动都不敢动,木偶一样扭动脖子,呆呆地看着身边的人。 林以轩恶向胆边生,双眼一眨不眨,狠狠盯住黎耀楠。 明明这么凶悍,黎耀楠却觉得心头一软。 林以轩眼睛瞪得很大,恐怕连他自己都发现不了,那双眼眸里的不安和彷徨,仿佛自己要是拒绝,他下一刻就会哭出来一样。 黎耀楠慢慢放松精神,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,他知道林以轩今天的举动,肯定花费了很大勇气,亏他还以为早上隐瞒得好,其实林以轩是担心了吧。 黎耀楠闭上眼睛,静静感受着林以轩的拨弄,那双小手很柔软,不自觉让他回想起那夜的放纵,那种蚀骨的销魂。 □也渐渐硬了起来,他觉得只要是个男人,面对这样的摆弄,就没办法不冲动。 林以轩见黎耀楠默许了他的动作,心头禁不住一喜,越发认真起来,他不想让黎耀楠去找别的女人,一点也不想。 黎耀楠胸口发热,随着一声闷哼,很快,他便释放出来,睁开双眼,似笑非笑瞥了林以轩一眼。 林以轩面颊一红,脑袋埋在被子里装乌龟。 “行了,睡吧。”黎耀楠轻轻揽过他,心里其实是感动的,隐隐又有一些心疼,他的小夫郎啊,究竟是多没安全感,才会出此下策,不过也他不反对就是了,突然发现感觉还不错,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。 他原以为自己已经够努力了,直到今日才明白他的小夫郎比他更加努力,更加用心,也让他更加感动。 第二天一早,他们是在两位嬷嬷,如同锅底一般漆黑的脸色中起床的。 黎耀楠想喊天地良心,他跟林以轩真的除了五指山啥都没做。

上一篇   35035

下一篇   37037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