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5035

古代年节的气氛很浓重,两人很忙,心里却很欣喜,这不仅是林以轩嫁来黎家的第一个年,也是黎耀楠在古代的第一个年,在原主的记忆中,除了的小时候,过年从没这样热闹过,也从没人这样为他细心准备。 黎耀楠心里暖洋洋的,看着林以轩驾轻就熟,指挥着下人忙来忙去,购买年货,准备年礼,年夜饭,新衣裳,银裸子,以及祭祀等一些繁琐的事情,他心里也跟着一上一下,生怕林以轩会累着,不过担忧的同时,心头又浮起一种莫名的开心,第一次感觉到一种家的味道。 有间茶楼因为他去了庄子,近一个月没讲过新章节,黎耀楠回到家中,板凳都还没有坐热,茶楼的掌柜就跑来敲门,黎耀楠也是这时才知道,他竟然还有不少粉丝。 清扬居士才名远扬,已经有书局前来联系,话语中透露出,问上古演义能不能刻印成书,掌柜不好回答,元墨先生也做不了主,只等左等右盼,等他回来再说。 黎耀楠并没有考虑多久,他写书为的就是出名,有一个大文豪的名头,将来他干什么事情都方便。问清是哪家书局,掌柜给他报了三家书局的名字,黎耀楠吓了一跳,他毕竟不是土生土长的古代人,晚上跟林以轩一商议,选择了最合适的一家书局,先敲定了第一卷的文稿。 至于后面的文稿,林以轩觉得,他在京城的茶铺刚开张,至少要等茶铺的说书人讲过了,然后才能刊印,要不然他还赚个什么。 黎耀楠倒是无可无不可,反正他写出来的文稿,首先便会送去有间茶楼。 当天晚上,林以轩扭扭捏捏,告诉了黎耀楠他在京城开茶铺的事,毕竟夫夫一体,他也不好意思隐瞒太久,更何况这还是黎耀楠的点子。 黎耀楠听了之后哈哈大笑,他家夫郎钻到钱眼里去了,脑筋转得够快。 林以轩见黎耀楠没生气,立马就挺直了腰板,狠狠瞪了他一眼,说:“我这还不是为了给咱们的孩子攒家底。” 黎耀楠无奈摇头,他还能说什么? 反正无论林以轩做什么都有理。 过年前,庄子上的蔬菜成熟,除了给府里供应之外,黎耀楠留了一部分送礼,剩下的就全都拿出去卖,扬州本就是繁华富庶之地。达官贵人虽不跟京城一样,出门扔一块砖头都能砸到两个,但有钱人家也不少,特别是一些喜欢讲究气派的达官贵人,就连黎耀楠都没想到,新鲜蔬菜竟然卖出了天价。 购买温泉庄子,由于占地面积广,泉眼就有两个,房子也被原来的主人保养得很好,他花了共三千二百两银子。没想到只卖这些蔬菜,不仅把本钱全部赚回来,还多了一百两结余。 林以轩对此并不意外,蔬菜的价位还是由他做主提升上去。 黎耀楠再次感叹了一把古人的奢侈。 林以轩淡淡的说道:“侯府里面过个年,其中有好几道菜,吃鱼只吃鱼唇,鸭也只要鸭舌,这些新鲜蔬菜,冬天本就罕见,如今这价位不算高,若是在京中,定然能卖得更好。” 林以轩心里盘算起来,来年定要在京城也弄上这么一个庄子,正好他在京城郊外,名下还有两家产业。 黎耀楠见自家夫郎凝眉深思,心念一转,莫名就是猜出林以轩的打算,心里倏然升出一种怪异的感觉,他家夫郎养家仿佛比他还在行。 其实黎耀楠不知道,对于古人来说,除了商家之外,一般的大户人家,公中都是交由主母打理,名下产业自然也是主母经营,这是不媳妇养家是什么?林以轩的思维和想法很正常,也不过是想给府中多添些进项,为后辈们多做打算。 或许是去了庄子上散心的缘故,亦或许是有新鲜蔬菜胃口好了,自从回到黎宅,林以轩没有再孕吐,身上还长了几两肉,黎耀楠看得心中欢喜。 眼见过年的日子一天天来临,家家户户张灯结彩,黎耀楠也赶了一把时髦,写了几副对联让林以轩评价,挑出觉得喜欢的,张贴在黎宅门口。 黎耀楠发现,来古代的这几个月,他写毛笔字的水平飞速猛涨,就连林以轩看见都忍不住惊叹,不是他夸,而是黎耀楠的毛笔字,确实很好,其中有两种字体,他竟然从未见过,林以轩心中疑惑的同时,也纳闷不已,认为他家夫君就是个怪才,旁人练一种字体没几十年功底,休想写得游龙走蛇,他家夫君倒是好,字写得虽然还不错,但也称不上顶尖,真正更令他吃惊的,却是新字体,须知能够创新发明字体,非大家不可。 林以轩百思不得其解,只把黎耀楠的字迹收好,目前不易流传出去,待到他日再一鸣惊人。 黎耀楠得了怪才的称呼也没不满,反倒挺得意,丝毫没有抄袭现代知识的内疚,本来嘛,知识就是拿给人用的,装个什么高洁。 夫夫两感情逐渐升温,距离过年还有三天的时候,京城的年礼到了。 林以轩惊喜万分,没想到母亲竟然给他捎了东西来。 却原来是林三夫人眼见快要过年,京城到扬州路途遥远,干脆就把贺礼跟年礼一块儿送,除了五大车的物件,还有两个嬷嬷,两个稳婆,三个京里的厨子。 林母为了这个儿子,可谓是用心良苦。 林以轩喜极而泣,黎耀楠也为自家夫郎感到高兴,他一直都知道,母亲和哥哥就是林以轩的心结。 然而好景不长,自从嬷嬷来了后,当天晚上就开始说教,见他们依然同榻而眠,立马不赞同起来,一个嬷嬷逮着黎耀楠便责备道:“少爷如今怀有身孕,姑爷怎可与他同房,伤着孩子怎么办?” 另一个嬷嬷则在林以轩耳边唠叨:“少爷,不是奴婢说你,姑爷对你好,但你也要有个分寸,如今都怀了身子,怎么还霸住姑爷不放,要我说呀,什么都没有孩子重要,你可不能胡来,夫人信任奴婢,奴婢自然要为少爷着想,听话,改日安排两个通房,只要拿住她们的身契,不怕她们反了天,可不能因为嫉妒而得不偿失,到时候失了姑爷的心,你这日子......” “我知道了。”林以轩不耐烦的说道,好心情霎时一扫而空,但念着她是母亲送来的,本心又是为了他好,林以轩也没发脾气,只是照样我行我素,他心里已经打算好了,只要黎耀楠不提,他才不会没事找事。 黎耀楠其实也觉得冤枉,同房而睡又咋了,他连林以轩的小嘴都没亲过,咋就会伤着孩子了? 更何况,夫郎怀孕,丈夫却要分房,这是哪门子的规矩,别人如何他不管,但在黎宅他说了算。 于是在两位嬷嬷焦急的目光中,两人一如既往该干嘛干嘛。 多了两个电灯泡,黎耀楠开始虽然有些不满,但两位嬷嬷确实经验丰富,林以轩被养得白白胖胖,久而久之黎耀楠也习惯了她们的存在,那就是干脆当作她们不存在,感觉倒也没什么妨碍,反正他是主子,两位嬷嬷怎么也越不过他去。 大年三十的时候,由于整座黎宅,所有主子加起来也只有他和林以轩两人,吃过年夜饭,黎耀楠就给下人放假,除了留守的人之外,其余人回家团聚,没有家人的则自行安排。 傍晚,黎耀楠给林以轩多加了件衣裳,带着他出门去逛扬州城,大年夜的晚上特别热闹,家家户户挂着红灯,大街小巷都透着一种欢庆的喜气。 街上的商铺并没有关门,反而生意火爆得很,处处都挤满了人。 一些大户人家门口,耍狮子,舞龙灯,好不热闹。 还有踩着高跷的戏班子,大摇大摆从街上游过,挨家挨户拜大年。 林以轩打从出门,脸上的笑容就没止住过。 黎耀楠其实也是一个乡巴佬,看得大开眼界,跟现代过年的时候相比,古代的人,那才真正叫过年啊! 第二天,也就是大年初一,请出祖上牌位祭祀,三拜九叩。 由于黎耀楠已经过继,他如今的祖上是黎泰成一脉,跟扬州黎府毫无关系。 经过他一番考虑,最终还是决定把张氏的牌位供起来,到底是这具身体的母亲,哪怕早已经去世,但他穿越过来,之所以日子还不错,也是沾了张氏光,就黎府那糟心地,他怕自己如果不记着张氏,就再也没人记得了。 林以轩把一切暗暗记在心里,张家那边他早就派人打听过了,张大人一家如今早已调任,只余下太夫人还在扬州老宅。 年初二的时候各家各户拜年忙,林以轩给张家准备的年礼又重了三分,除了扬州老家外,远在湖南就任的张大人府也送去了,不仅是为了黎耀楠心里对张氏的敬重,更因为张家在官场上是清流,能和他们缓解一下关系总是好的。 黎耀楠却是不知道,只一个祭祀,林以轩就想得那么多,其实他对张家没什么印象,早就忘得差不多,唯一记得的,也只有这具身体的母亲,想必原主还是有些怨恨吧,所以在他接收这具身体后,才会对张家没什么记忆,也压根想不起自己还有一个外祖。

上一篇   34034

下一篇   36036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