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4034

黎耀楠既然这样想的,马上就付之于行动,选了一个天气不错的日子,将林以轩打包去了温泉庄子。 林以轩懒洋洋的提不起精神,上了马车后就蜷成一团,抱着床被子窝在角落里像个小松鼠。 黎耀楠看得好笑,试探的碰触了他一下,把手放在林以轩的背部,想了想,又把人轻轻揽在怀里,发现没有什么反感的情绪,黎耀楠舒了口气,这才大大方方将人抱住,怕他冷着,还帮他捻了捻被子。 双儿的身体,没有女人柔软,却也不跟男人一样硬梆梆的,直到目前为止,黎耀楠没发现自己对林以轩有什么冲动,但也不会产生厌恶之类的感情,这样就够了,黎耀楠心中暗想,慢慢来吧,他觉得自打认识林以轩以来,他对林以轩的忍耐就超乎常人,林以轩的脾气很对他胃口,狠的决然,行事果断,最重要的是知感恩,跟这样的人过一辈子,他觉得还不错。 林以轩身子一僵,很快又放松下来,感觉到黎耀楠温暖的怀抱,找了一个舒适的姿势,赖在他怀里。 若说前些日子,他还不知道黎耀楠为何对他动手动脚,但经过这段时间相处,聪慧如他又怎会猜不出来。 可正是因为猜出来了,他才感激黎耀楠的用心,他记得黎耀楠不喜欢双儿,当初自己想尽办法,也没让黎耀楠多看他一眼,如今眼见黎耀楠这样努力适应着,林以轩心里酸酸涩涩的,他觉得黎耀楠的宠溺就像是一种毒药,享受过他的这种好之后,他怕自己再也舍不得放开。 不是不相信黎耀楠,而是他心中胆怯,他怕自己再一次的真心会付之东流,仔细端详着黎耀楠,发现他这几个月,看起来竟然阳刚不少,俊朗的五官透着棱角分明的刚毅,从前狂野不拘的脸上,如今也换上了一副温润如玉的表情,唇角始终都噙着一抹浅浅的笑。 林以轩突然觉得,这样的好男人他要是放过,他就不是人了。 随着马车摇摇晃晃,林以轩想着心事,没过多久便沉沉睡去。 看见怀中熟睡的人,黎耀楠发觉肩膀有点麻了,心中苦笑了一声,最终还是舍不得把人叫醒,见林以轩睡得香甜,他也泛起了阵阵困意,找了个靠枕垫在身下,合上眼睛闭目养神,听着身旁人静静的呼吸,只觉得岁月静好。 到了温泉庄子,黎耀楠早就让人准备好饭菜。 由于白日在马车上睡过了,林以轩这会儿精神得很,或许是换了地方,亦或许是心情好了的缘故,林以轩今天比平时还多吃了半碗。 黎耀楠颔首而笑,心里觉得很欣慰,就知道来温泉庄子是个正确的决定。 下午,他们在房里,林以轩闲着无事看话本,黎耀楠提笔挥墨写文章,两人各做各的事倒也相得益彰,安安静静的屋子里,升起了淡淡的温馨。 晚上的时候,林以轩回到卧房,看见床上厚厚的被子,怔怔的愣在那里。 黎耀楠淡淡一笑:“睡吧。” 林以轩默不作声,黎耀楠为了他们的关系如此努力,他若是在矫情就说不过去,缓缓脱下衣衫,感觉到外面的冷空气,急忙钻进被子,只留下一个脑袋在外面。 黎耀楠轻轻笑了笑,脱掉外衣,紧接着也钻进被子,伸手把林以轩揽过来,让他趴在自己怀中。 这是黎耀楠今天才做的决定,既然不讨厌林以轩,同睡一床被子又何妨,他们已经是夫夫,又何必分得那么清,他觉得只要再给他一些时间,爱上怀里的人并不难。 静静听着身旁人的心跳,林以轩一夜无梦。 两人在庄子上一直住了将近一个月才回府,这时林以轩的肚子已经微微凸起。 黎耀楠每次看见,心里的感觉都很微妙,既有对孩子的欢喜,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。 这段日子,林以轩过得很开心,唯一只遗憾,黎耀楠不肯陪他泡温泉,任他撒娇耍赖都行,这让他有小小郁闷,不过总得来说,庄子里的生活很惬意,他觉得黎耀楠真会把他惯坏的。 越和黎耀楠相处,林以轩越是觉得,自己以前对这位夫君真是知之甚少,发现黎耀楠的一些奇思妙想,他心里不得不感到惊叹,佩服,从来没有如现在这般感谢景阳侯府,大伯确实为他找了一个好夫婿。 且说京城那边,自从九公子出嫁后,林三夫人闷闷不乐,眉头就没舒展过,哪怕心里再气,再恨,林以轩到底是她十月怀胎生的孩子。 一想到自己的宝贝哥儿,被人打发得远嫁他乡,她心里就恨,既恨九哥儿不争气,又恨侯府的人冷漠无情。她娘当初千挑万选,没想到就给她选了这样一户人家,说的光鲜是侯府,内力的龌龊,她连提都不想提。 她的九哥儿从小就娇生惯养,也不知去了扬州适不适应,听说他的夫君是个好的,只是她又没见过,哪能放得下心,再说二嫂也不会那么大方,真为自己的九哥儿打算。 想起扬州来信,林三夫人心里就疼得跟什么似的,对侯府的恨意也更甚一层,嫁了她的九哥儿还不算,竟然还要和九哥儿断绝来往,若不是致远和悦来客栈有些关系,她怕是连九哥儿的信都收不到。 九哥儿那孩子,从来都报喜不报忧,信里只说他很好,夫君也被过继了,林三夫人的那个心,就像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,都被过继了还叫好,这怎么可能?只要一想起她的九哥儿,不知在哪里受委屈,林三夫人就火急缭绕,嘴上都长了几个泡。 大房、二房、乐得看她笑话,大房原是想将林以轩送去太子府,结果被那样一闹,失去了一颗好棋子,心里又怎会舒坦。 二房则因为嫁女儿,眼看四丫头要嫁入皇家,林以轩却神来一笔,搞了一出私奔的戏码,倘若这事闹了出去,这让四丫头将来如何做人,如何坐稳王府正妃的位置,没把林以轩送去家庙就是好的,林李氏还敢有什么异议。 林三夫人无奈,只能以泪洗面,怪只怪娘亲去得早,没给她留下一个兄弟帮衬,若不然景阳侯府又岂敢这样对待自己。 林致远对母亲没辙,近段日子天天跑悦来客栈,只盼望弟弟多写信来,以安母亲的心。 林以轩也没让他们失望,就连林致远都没想到,再次收到弟弟的信,竟然有那样大的一个惊喜,他要当舅舅了。 知道林以轩怀孕,林三夫人才高兴起来,看着薄薄的一页信纸又哭又笑,她的九哥儿总算是苦尽甘来,有了孩子就好,以后就有了依靠。 只是他们都没想到,还有惊喜在后面,九哥儿知道孝顺母亲了,为怕京城天气冷,还专门送来地暖的图纸,林三夫人或许看不懂那是什么,但林致远却明白,皇宫暖阁的建造,都没有这张图纸描绘的细致。 林三夫人当天就高兴地让人动工,府里公中不拨银钱也没关系,大不了自己掏腰包。 林致远则拿着图纸出去卖好,首先便去了他师傅那,接着又去了兵部尚书府,与尚书大人关起房门聊了近半个时辰才离开。 然后还去了一趟廉郡王府。 除了用地暖的图纸送人情之外,林致远还另有要事,弟弟来信吩咐,他在京中开了一家茶楼,让他想法子送些份子出去,另外还让他找一些往年科举考试的题目。 林致远看见弟弟的来信,不能说男生外向,只能在心中感叹,吾家有男初成长,弟弟是真的长大了。 发现弟弟近日的来信中,对弟夫提起的地方多了起来,林致远由衷感到高兴,他那弟弟太不省心,偏偏又让人心疼的不得了,有时候他也拿弟弟没办法,不过知道弟夫明年要来京城考科举,他心里还是很欣喜的,就不知那时他是否还在京中...... 去军营是他的希望,有了弟弟的提醒,他对侯府做不到如从前那般信任,亲祖父都能同意把孙子送去那种地方,他若和侯府的利益有了冲突,接下来的事情他不敢想。 母子两个不约而同,把景阳侯府忽略了,林三夫人只装腔作势给府里通告了一声,话也没说太明白,旁人只知她要动工,弄什么暖的节约银钱,听见的人纷纷笑话,林三夫人也不在意,人家对地暖看不上眼,喜欢用炭盆,她也没办法不是,免得到时候又有人说嘴。 这一次他们不要,下一次可没那么便宜。 她家九哥虽然被勒令不许跟侯府有来往,但这并不代表,她不能送东西过去,只要做得隐秘些,瞒着侯府就成。 林三夫人忙忙碌碌,又是找有经验的嬷嬷,又是准备各种补品,还有小孩用的各种用具,通通装上马车,打算让人送去扬州。 林以轩这边也是一样,回到黎宅就开始忙碌,不仅要办年货,还要给族中准备年礼,这是他嫁来黎家的第一个年头,所有的事情都马虎不得。 不过,在那之前,林以轩一回到黎宅,首先做的一件事,却是将母亲给他的两个丫鬟打发了,看着碍眼。 这两个丫鬟,是母亲为他准备的通房,全家身契都掌握在他手中,若是换了以前,他或许会觉得给黎耀楠安排两个通房没关系,但是现在只要黎耀楠不提,他绝对不会做那贤惠人,不管黎耀楠爱不爱他,林以轩很小心眼的承认,黎耀楠的宠溺他不想分给旁人,谁都不行!

上一篇   33033

下一篇   35035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