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033

时间过得飞快,转眼便已深秋。 凉风吹在身上冷飕飕的,院中的花草树木也渐渐凋零,处处都透着一派萧索的景象。 眼见再过几日便要立冬,为怕林以轩冻着,黎耀楠绞尽脑汁,在正院里铺上一层地暖,打算给他一个惊喜。 经过这些日子磨合,他和林以轩的生活已经上了轨道,虽不能和真正的夫妻一样琴瑟和鸣,但也算得上相敬如宾,越和林以轩相处,他就越发现,自己真是捡到宝了,林以轩才华横溢,每每给他指点学问,总能让他茅塞顿开,倘若不是因为林以轩是一个双儿,黎耀楠觉得让他考个状元回来,说不定都没问题。 其实林以轩开始是有一些担心的,给黎耀楠指点学问,也是他斟酌了很久才下的决定,男人总不喜欢媳妇比自己厉害,他怕黎耀楠会因此心而生芥蒂,不过幸好,黎耀楠不仅没有不满,反而时时拿着书本与他说话,让他有种被尊重的感觉。 林以轩觉得这样的相处方式很好,他知道黎耀楠不爱自己,但他从未后悔过给黎耀楠下药,这个秘密他也只会带到棺材里。 没过几日,老家送的贺礼到了,距离他们给族中发去报喜信,如今正好十日,看着眼前一大堆的贺礼,虽不是什么值钱物件,大多是乡下土特产,黎耀楠心情却特别愉悦,突然心生出一种感概,如今他算是真正在古代安家落户了罢。 瞥了身旁正在清点贺礼的林以轩一眼,黎耀楠倏然想起:“对了,你给京中送信了没?” 林以轩身子一僵,沉默了片刻,继而继续手中的事情,淡淡的回道:“我给哥哥送了信。” 黎耀楠突然有些懊恼,他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,记得那晚林以轩跟他说了不少景阳侯府的事情,他怎么就忘了,给哥哥送信,而不是给母亲送信,这里面的差别,他又怎会察觉不出来。 “别担心,待我考中举人,咱们就举家去京,到时候我这丑哥婿,也正好要拜见丈母娘。” 林以轩听后心中一暖,清丽的脸上绽放出一抹浅笑:“谢谢你。” “跟我还客气什么?”黎耀楠略为不好意思的,林以轩平日牙尖嘴利惯了,突如其来的感谢,让他真心有些不习惯,不过看见林以轩的笑脸,他心里还是很高兴。 黎耀楠张了张嘴欲言又止,有心想问林以轩,为何会跟家中闹得那么僵,但是话到嘴边却发现开不了口,他很怕提起伤心事,又让林以轩心里难过。 不知为何,看见黎耀楠纠结的样子,林以轩莫名就是知道,黎耀楠想说些什么,仔细思索了片刻,缓缓说道:“大伯想将我送去太子府。” 黎耀楠微微一怔,大脑急速运转,很快便抓住重点:“那你......” 林以轩勾了勾唇角,黑亮的眼眸中闪过一道狠厉:“我又怎会让他们得逞。” 黎耀楠轻轻笑了起来,他觉得相比起林以轩的乖顺,他更喜欢看自家夫郎,生气,或是狠绝的模样,实在太对他的胃口,要不是性别不对,他很想把人直接拿去床上办了。 “那些传言......”黎耀楠掩饰不住心里的窃喜,哪怕早已有所猜测,但他还是想听林以轩亲口说出来。 林以轩原就有这个打算,如今孩子也有了,他也无需再顾忌,哪怕黎耀楠并不爱他,但作为一个男人来讲,倘若不解释清楚,黎耀楠心里定然会竖着一根刺,他并不想让黎耀楠误会,唇角勾勒出一抹嘲讽的弧度,冷笑道:“是我自己弄的,倘若不自泼污水,那群人又怎会轻易放过,没有太子也会有别家,我又能逃得过几次,我的出生注定了是枚棋子。” 黎耀楠后悔了,心头蓦然生出一股怜惜之情,伸手碰触了一下他的脸颊,触摸到手中的柔软,手掌就像被什么烫到了一样轻轻一抖,赶紧缩又回去,笑着说道:“那你可要感谢他们,否则又怎会得到我这样一个好夫君。” 林以轩抿嘴一笑,瞥了他一眼,点点头直言不讳:“确实要感谢他们。” 黎耀楠不好意思了,这种羞涩的感觉肿么破,为何他会有种初恋的感觉,就像是回到了初中的时候,活了两辈子,都一把年纪的人了,害羞,难为情什么的,很丢人呀有木有。 黎耀楠干咳了两声,整了整面部表情,给了林以轩一个你知道就好的眼神,正儿八经的转身离开。 待到黎耀楠走后,林以轩捧腹大笑,好久没这么畅快的笑过了,他心里实在高兴,发现了黎耀楠的一个小秘密。 早在前些日子,林以轩就察觉,黎耀楠面对别人的夸赞,要么顺着杆子往上爬,整个人都得瑟起来,要么就会难为情,顾左右而言他,亏他那么脸皮厚的人,还有不好意思的时候,林以轩觉得,这招或许可以常用用看。 立冬的五天过后,正院里的地暖终于铺好,黎耀楠当天就让人烧来试试,效果还不错,温暖的屋子里,一下就驱散了外面的寒气。 晚上的时候,黎耀楠就带林以轩搬过来了。 脱下鞋子,踩在木质的地板上,林以轩心里很好奇,不知黎耀楠是怎样弄的,家中的地暖似乎比皇宫里的暖阁还好些。 黎耀楠很得意,看见林以轩惊叹的目光,只差点没把尾巴翘起来。 林以轩心中好笑的同时又泛起一阵感动,无论黎耀楠对他好,是不是因为孩子的缘故,但这一分心意确实难能可贵,除了母亲和哥哥,从未有人对他这样好过,有了黎耀楠做对比,回想上辈子的事情,林以轩突然觉得自己很傻。真心和假意哪用比较,若不是被感情蒙了心,只要用心去看,他又怎会发现不了一些早就出现的端倪。 “工匠在哪?”林以轩眨了眨眼睛,一脸渴求的看着黎耀楠。 黎耀楠心里很得意,这种自我感觉不要太良好,挑了挑眉看着他,眼中的含义大概是,你来求我啊,求我我就告诉你。 林以轩无语,狠狠掐了他一把。 黎耀楠倒吸一口凉气,夫郎太凶悍也不好,急忙讨饶道:“疼,疼,别,我说,我说还不行吗?” 林以轩高贵冷艳的扬起下巴,等待他的下文。 黎耀楠咧了咧嘴,看见林以轩如此生动,他觉得受一点疼也值得,讨好道:“工匠打发回去了,你若要用人,我给你叫来。” 林以轩沉思了片刻,接着又沉默了下来,刚才还清亮的双眸变得黯然,略显失落的叹了口气:“算了,要了工匠也没用。” “为何?”黎耀楠蹙眉,最见不得他这幅模样。 林以轩淡淡的说道,听不出话里的情绪:“原想让他们去京城,北方天气冷,我想为母亲尽点孝心,只是......”景阳侯府若知道是他送去的人,恐怕连大门都不会让进。 “这还不简单。”黎耀楠心中稍一忖量,笑着说道:“地暖不是很难,我这里有图纸,你送过去便是了,工匠哪都能找到,哪值得为了这一点子事情伤感。” 林以轩想想也是,遂喜笑颜开地逼问黎耀楠要图纸。 黎耀楠抚额,觉得孕夫脾气变化真大,林以轩简直是一会儿一个脸色,如今才刚刚怀孕就这样,还有几个月日子怎么过,黎耀楠越想越发愁,愁得心甘情愿,甘之如饴。 有些事情想不得,没过两天,林以轩就开始孕吐,吃什么吐什么,面色苍白,整个人都瘦了一圈。 黎耀楠一个头两个大,变着方的给他找吃食,头一次体会到孕夫的幸苦,其实他自己也幸苦,不过他乐意。 盘算了一下手中剩下的钱财,黎耀楠一狠心,在城外买了一个温泉庄子。 如今有间茶楼宾客满堂,每月约有六百两银子收入,他相信用不了多久,本钱就能回来,花钱什么也不需要太紧凑。亏什么,也不能亏待了孕夫,古代冬天蔬菜少,大户人家也大多是肉食,就连他用饭的时候都没什么胃口,更何况林以轩了。 黎耀楠让人在温泉庄子里种上蔬菜,虽然并不知道现代人的大棚蔬菜怎样弄的,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,大概原理也就那样,咱们没有塑料布,但可以用油布代替,若是成功的话,年前估计就能吃上了。 林以轩吐得厉害,人却很乖,也不乱发脾气,黎耀楠看了心疼,其实他宁愿林以轩没事对他刺两句,这样他心里好受。 黎耀楠忙完事情,就见林以轩蔫了吧唧的趴在桌子上,就连他前些日子最喜欢听的上古演义,都吸引不了他的兴趣。 “今天还难受?”黎耀楠关切的看着他,目光中透着些许担忧。 林以轩摇了摇头,勉强提起精神,冲着他缓缓一笑:“我没事,听说怀孕都这样,你别担心。” “我买了一个温泉庄子,改日我们过去散散心,你也别老在家闷着。” 林以轩乖乖的点点头,虽然有些不情愿,外面的天气实在太冷,但他知道黎耀楠是为了他好,这些日子看见黎耀楠忙来忙去,他不是不识好歹的人,他帮不了什么忙,唯一能做的就是听话一些。

上一篇   32032

下一篇   34034

最近章节